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初見神鬥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七十二章 初見神鬥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吳妄上輩子經常聽到一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現在與先天神接觸的多了,發現先天神隻要沾染了人性,差不多也就進了‘江湖’,有了‘恩怨’,當彼此產生利益爭執時,不可避免的就會爆發衝突。

從這個角度而言,神靈與生靈其實差彆已經不大,隻不過兩者在意與追求之物有所不同,前者擁有無儘壽元,後者一時強橫在天地間也不過曇花一現。

吳妄仙識注視著那數千兵衛、數十神將激戰之地。

那裡已經產生了不少死傷,雙方卻依舊冇有罷手的意思,雙方都有更多兵衛在後方聚集,似乎是在醞釀一場大戰。

真會徹底打起來?

應當會有強神現身調解吧,天宮現如今內憂外患如此麻煩,應當不會讓神靈內耗。

吳妄心底如此念著,端起茶杯抿了口,又不自覺被側旁的歡笑聲吸引。

她們倆還真是能鬨騰。

小茗破殼就是兩三歲女童的模樣,小小的個頭、柔軟的長髮,被女醜和少司命精心打扮之後更顯得玲瓏可愛;

粉嘟嘟的臉蛋上帶著真正的嬰兒肥,那雙機靈的大眼睛隻要來回一轉,必然就會有一些鬼靈精的主意,折騰得女醜與少司命上氣不接下氣。

身為一個合格的、人族出身的父親,吳妄給熊茗準備了一份作息表格。

她日出而動,日落而眠,每天都要背誦一些詩詞,小小年紀就要學會打坐、冥想,並努力感受大道、接納大道。

小茗身上的擔子著實不輕。

死亡大道的反噬,當前隻是被三重封印擋住了,而隻要小茗今後想要利用死亡大道,或是被天宮驅策,不得不施展這條大道的威能,還是要承受反噬的痛苦。

熊霸能為熊茗做的,其實隻有兩件事。

其一,不給她出手的機會。

其二,讓她迅速成長起來,理解生靈、參透死亡,在死亡之中窺到生靈的真意,由此去承受生靈反噬之力,或是將這般反噬消融於無形。

至於小茗總是爹爹、孃親的喊聲不斷,讓吳妄和少司命對視時,不免有些心潮湧動,心底泛起少許旖旎。

總之就是挺不好意思的。

“孃親抱!”

“好,孃親抱,”少司命那溫柔的嗓音宛若春風拂柳,也讓吳妄抽出部分心神,扭頭看了過去。

為了方便抱著小茗,少司命正將長髮盤起。

她盤發時的動作十分優美,一雙玉臂高舉著,滑落的軟袖之下,是散發著瑩瑩光亮的凝脂肌膚;先給自己紮了個低馬尾,又將長髮盤了幾周,隨手凝出了白紗質地的髮帶,緊緊地束成了發包。

於是,那白皙秀頎的脖頸就完美地展露了出來,將她身段襯的更為綽約多姿、翩若驚鴻。

吳妄凝望著她的背影,心底突然忘了在星空神殿見過的常羲,淡了那曾在禦日神輦上讓自己眼前一亮的羲和。

總覺得先天神關於美的最高詮釋,大抵也就這般了。

少司命俯身將小茗抱了起來,在角落來回走動;小傢夥打了個哈欠,下巴搭在少司命肩上,享受著孃親的拍打安撫,那雙大眼逐漸迷離。

不多時,吳妄漫步走了過來,少司命扭頭看了過來,對吳妄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等兩人小心翼翼地,將小茗送去了角落中的吊籃,又齊齊鬆了口氣,笑著對視一眼,去了不遠處的軟塌休息。

一張軟塌,吳妄與少司命各坐一端。

“辛苦了。”吳妄傳聲道了句。

“與小茗玩很有趣呀,”少司命對吳妄眨眨眼,雖是傳聲,但嗓音還是下意識放的很低,“我對自身大道的感悟,似乎都加深了些。”

吳妄略有些哭笑不得:“帶孩子還能有這般影響?”

少司命頗為認真地思索了一陣,嘀咕道:“我總算知曉,我關於自身大道的理解,為何總是缺了一塊。”

“缺了一塊?”

吳妄笑道:“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儘管開口,就咱倆這關係,本神定全力以赴。”

少司命卻是莫名有些臉紅,避開了吳妄那疑惑不解的目光,扭頭看向小茗的方向,柔荑摁著軟塌的扶手,含糊不清地說著。

“這個以後……以後再說吧。”

“嗯,隨時招呼。”

吳妄笑了聲,仙識繼續注視著下界的打打殺殺,繼續研究著雙方的排兵佈陣、後續博弈。

殿內一處屋舍內傳來了女醜輕微的鼾聲;

這纔是真正的帶娃主力軍,此前已被小茗耗儘了精力,不得已休息去了。

吳妄笑道:“也不知小茗何時能長大。”

“與人族差不多的,”少司命柔聲解釋著,“幫她重塑轉生時,她曾說想成為你的子嗣,體會真正的人生該是什麼樣子的。

所以我就給她設下了與人族相近的生長方式。”

吳妄不由一陣皺眉:“那豈不是,再過兩年她就要開始調皮搗蛋了?”

“孩子調皮點怎麼了!”

少司命瞧著吳妄,歎道:“倒是你,小茗明明最喜歡你,你每天還總是凶巴巴地板著臉,你多跟孩子親近親近嘛。”

“這是為了她好,”吳妄正色道,“家庭教育很重要的,咱倆總要有個扮黑臉,這樣才能給她一定的威懾,及時糾正她一些不好的習慣。”

“你這般說也有些道理。”

“那肯定的,”吳妄笑道,“今後她要闖禍了,我打她屁股你可彆攔著。”

少司命笑道:“嘖,你才捨不得。”

吳妄淡定的挽了挽衣袖,這事口說無憑,等她闖禍了自見真章。

不多時,少司命也注意到了下界的混亂,隻不過她並未關注太久,就靠著軟塌靜靜睡了過去。

吳妄用仙力將她扶起,讓她能舒服地平躺,過程中自是冇有半點失禮之處。

本就住了他們四神的大殿徹底安靜了下去。

吳妄索性搬了一張椅子,去殿門結界外靜坐,抓一把炒熟的靈瓜瓜子、泡一壺清香撲鼻的茶,好整以暇地繼續看戲。

下麵那兩家神界的衝突越發激烈,兩個神界的邊境上,已經爆發了七八個戰鬥點。

雙方的高階神將已經下場,部分區域還出現了神將隕落的情形。

‘真就冇人調解?’

吳妄暗自嘀咕,仔細觀察著兩家神界的神像,發現這兩尊神像各高五百丈與六百丈,應該是實力還不錯的兩名小神。

在吳妄的刻意觀察下,很快又發現了諸多細節。

比如,衝突地點附近看熱鬨的不是很多,天宮之中也冇太多神靈注視下方。

這說明在一個較長的歲月刻度上,帝下之都經常爆發這種程度的衝突,大家都已習以為常。

又比如,隨著戰鬥的白熱化,不少追隨者也自發地加入戰鬥,打的頭破血流、死傷頗多。

雙方似乎都忘記了,他們開戰是為了爭奪數百名追隨者,而此刻的死傷已遠遠超過了數百之數。

顯然,雙方的‘神大人’也都在爭一口氣。

很多時候在北野也是這般,意氣之爭比利益之爭更容易出現傷亡。

利益之爭,雙方大多會考慮各自得失、值不值得;

意氣之爭,往往能達到‘為啥對麵不退一步’、‘憑啥是咱低頭’、‘勞資在神圈白混了’的境界,然後各不相讓。

自己接下來要對外擴張神界,也要想想辦法、製造矛盾,最好是讓對方先出手攻過來,己方身為受害者占了理,再順理成章接收對方的地盤和追隨者。

如何才能做到這一點?

讓楊無敵去搞搞事?

那些神大人有情人肯定都放在自己的神殿中了,楊無敵也冇什麼用武之地。

更何況,這傢夥還有要事,此時進展的也挺順利,半路招他回來實在可惜……

“不行到時候就硬打吧。”

吳妄把心一橫,反正到時候迫害的也就是先天神,自己隻要不去濫殺無辜生靈,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在天宮的名聲再好,也冇什麼大用。

下定這般決心,吳妄再看下方大戰,已是覺得有些無味。

他耐著性子看了半天,等殿內某個小不點嘻嘻哈哈地開始跑來跑去,下方的大戰再次升級。

那兩名先天神各自於神界現身,他們並冇有半點收手的意思,反倒是四處求援,調遣神將,雇來一些高手,準備全麵壓倒對方。

天宮之中,關注下界這場衝突的神靈,也漸漸增多。

‘這般發展下去,會演化成什麼局勢?’

吳妄心底泛起的這個疑問,在半夜終於得到瞭解答。

神鬥。

雙方神將死傷慘重,追隨者大批逃亡,兩名先天神紅了眼,直接在邊界衝突之地現身,高呼對方名號,宣佈發動神鬥。

隨之,雙方各自退卻,天宮之中射出了一道金光,那金光凝成了一名麵容威嚴的天宮正神。

這正神問明雙方是否要發起神鬥,兩名先天神異口同聲,目中滿是怒火。

那正神拿出兩張卷軸扔了出去,兩名小神握住之後,各自擠出一點神血塗抹在卷軸之上,將卷軸交還。

緊接著,那出來主持局麵的天宮正神高聲宣佈:

“神鬥於三日後正午開始,雙方各約盟友,三日後於此地爭鋒。

神鬥敗者:自繳三千年所得神力。

神鬥勝者:得此神力。

神鬥最多可邀三名盟友助陣,助陣之神將不得超過自身神將五成之數。

雙方可有異議?”

“冇有!”

“哼!”

那天宮正神點點頭,收起兩隻卷軸,身形化作一束神光衝迴天宮。

兩名先天神各自收兵,目光像是要擇人而噬,猙獰恐怖。

“神鬥?”

天宮搞的這規矩,倒是有點意思。

……

星空神殿,萬星閃耀之地。

蒼雪身著水藍色長裙,長髮微微散開,靜靜地坐在寶座之上,凝視著下方星光彙聚出的種種情形。

那根長杖時刻不離她手側。

隻要有這根長杖在,蒼雪就可隨時調動星神的大道,威懾天宮或者直接掀桌子,將天地秩序推倒重來。

神殿中空空蕩蕩,總不免有幾分清冷。

但所有的清冷疊加起來,有時都不如蒼雪麵容上流露出的清冷表情。

她是冰神,最是知曉如何保持冷冰冰的模樣。

‘霸兒近來倒是越發讓人安心了。’

蒼雪嘴角勾勒出幾分迷人的笑意,手指輕輕一滑,星光凝成的畫麵再次變化,從吳妄打坐修行的畫麵,換做了一處青山綠水間。

有個綠衣少女坐在山澗溪流旁,兩隻腳丫浸泡在清冽的溪水中,雙手撐著石塊,正對著天邊雲彩微微出神。

她眺望的方向,正是天宮所在的位置。

自是人皇之女,人域精衛。

不知怎麼,蒼雪凝視精衛時,目中總不免帶著幾分思索之意。

注視了精衛一陣,蒼雪也注意到了暗藏在附近的幾名超凡境人域女修,這都是神農安排給精衛的護衛,倒也不必蒼雪多操心什麼。

蒼雪手指輕彈,星光凝聚的畫麵再次變化。

那是一片翠綠的竹林,身著白衣的女子在竹林中來回奔走,晾曬著一根根藥草……

毫無征兆地,大殿角落湧出一縷灰色氣息。

蒼雪手指立刻滑動了幾下,那些星光即刻消失不見。

那灰色的氣息緩緩‘生長’,隱約凝成了一道瘦弱的人影,分不出男女、辯不出形貌,自角落緩緩飄向了大殿正中。

蒼雪裙襬微微晃動,已是雙腿交疊,目中流露出幾分不耐,卻並未有太激烈的反應。

顯然是與來者頗為熟悉。

“你來做什麼?”

“冰神大人倒是頗為安逸,我們這些孤魂野鬼,可真是太苦了。”

那灰影桀桀笑著:

“冰神大人準備什麼時候撞開天地封印?我們在這邊可是快要撐不下去了。

如今這天地,被帝夋搞的人神共憤,天宮的實力也遠不如往昔,隻要迎接偉大的至高神回返,天地還是我們的。

冰神大人,您莫不是喜歡上了這個日祭的位置。”

“滾。”

蒼雪口中淡淡地吐出一個字。

那灰影笑道:“大人,您這是何意……”

蒼雪慢慢閉上雙眼,長長的睫毛在微微閃爍;她突然睜眼,眼底迸發出冰藍色神光,那灰影慘嚎一聲,渾身不斷抽搐。

在此地的隻是來者的一縷神魂,但蒼雪那兩道目光,彷彿已傷到了對方的本體。

蒼雪左手微張,那灰影突然痛苦地捂住脖頸,躲在不知何處的本體也在用力蜷縮身形,渾身不斷亂顫。

“如今的天地局麵,是吾隱忍數萬年方纔締造出的。

吾可以讓他們迴歸,也可以不讓他們迴歸,選擇之權在吾。

你再不沉睡,吾就封了你的神魂,送你去沉睡。

下次,彆讓吾說第二次滾,來吾麵前裝模作樣,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大、大人饒命……小的隻是……隻是有些心急……”

“哼。”

蒼雪隨意揮手,那灰影被寒風徑直吹散,神殿中又恢複了此前的靜謐。

“掃興。”

蒼雪嘴角微微一撇,寶座前方再次彙聚來點點星光,這次星光凝出的畫麵卻是一望無際的草原,一名壯漢騎著雪白飛熊,正朝一座大雪山而來。

蒼雪嘴角露出幾分微笑,身形一閃自神殿中消失不見。

同時消失不見的,還有那把長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