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周天星陣初顯威!【三更丨補更】

-

天宮,雲海之上;

兩道相對而立的身影,已吸引了天宮各處的目光。

一尊尊神明被大道波動驚醒,各處強神辨彆出了故人的氣息,神庭之中半數先天神已開始通過大道傳遞訊息。

“流光神何時醒的?”

“應當是剛醒,他身周還有抑製不住的神韻。”

“逢春神這次可遇到難啃的骨頭了,流光神竟都甦醒了,也該有人殺殺他的威風了,哼!”

“流光神乃天宮正神,流光大道強橫無匹,教訓一個逢春神自是不在話下。”

忽聞神靈自神庭嘀咕:“吾聽聞,流光神與大司命、少司命早年交好,乃是遠古光明神的子嗣,有神王之血脈。”

天宮眾神頓時興致更高,目中寫滿了原來如此,對即將爆發的大戰更是多了幾分期待。

速度快?

吳妄提著星辰劍,暫時隔絕了星神大道與天宮神庭的聯絡,此刻已調用起了全部心神。

單憑流光二字,已足以讓他全力以赴。

無他,就吳妄所知的,在不更改乾坤尺度的前提下,最快之物就是光。

這顯然會是一場苦戰,吳妄此刻也冇太多勝算,隻是在儘量思索‘囚光’之法。

“哼!”

流光神緩緩舉起左手,掌心中金光湧動,緩緩凝成了一隻宛若‘轉經筒’樣式的神器,此刻輕輕搖晃,此物發出了嗡嗡的聲響。

流光凝視著吳妄,淡然道:

“吾不會殺你。”

“出手吧,”吳妄挽了個劍花,“我自人域而來,你似乎冇有參與過和人域的征戰,莫怪我冇提醒你,人域的手段與先天神手段可完全不同。”

流光微微點頭,那張怎麼看都應該是女子的麵容上,露出了旺盛的戰意。

君卿難作彆,古神未得性。

流光身形突然沖天而起,吳妄靜立不動,抬頭凝視著流光的身影。

‘這速度也不快嘛……’

心聲未落,流光身形突然在吳妄仙識中消失不見!

高空中隻有一道金光橫穿乾坤,幾乎瞬間就飛出了數十裡後立刻折返,幾乎隻是眨眼的功夫,天空中出現了一道金光凝成的複雜圖案!

那流光神手中的神器發出陣陣尖嘯聲,也唯有這尖嘯聲,讓吳妄勉強捕捉到了流光神的身影;

但同樣,也正是這尖嘯聲,讓吳妄道心蒙上了巨大的壓力。

圖案冇有任何意義,這般速度讓吳妄喉結微微發顫。

甚至,乾坤冇有任何波動,冇有任何阻力,冇有半點漣漪,彷彿真的隻是一束光在不斷急竄,且速度逐步攀升!

‘驚鴻一瞥’之間,吳妄似乎看到了流光神的身影。

他身形筆直,左手握著‘轉經筒’,右手握住一把琉璃質地般的匕首,在空中左右橫衝,來回折返。

那長髮竟冇有絲毫舞動。

流光大道,速度最快的先天神,足以讓對手窒息的極速……

這般先天神如果出現在對人域的戰場上,人域超凡高手和超凡之下的生靈,隻會是待宰的羔羊!

萬幸他一直沉睡。

尖嘯聲突然一頓,吳妄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手提星辰劍突然朝著左側急閃。

刺耳的哨聲響起,漫天金光消散的瞬間,一束金光朝吳妄身形當頭打來!

吳妄橫挪不過百丈,對方已飛過了數十裡之距離,速度上的巨大優勢,讓吳妄完全放棄了挪移閃躲。

星辰劍灑落漫天劍芒!

那金光七拐八拐,彷彿絲毫不受力,在天地間數次折返前衝,留下了‘之’字拚合的軌跡,直劈吳妄肩頭!

真·電光火石!

吳妄身周湧出濃烈神光,滾滾仙力凝成一麵晶石壁壘,身形儘力朝著側旁閃躲,星辰劍急速抖動!

寒光七綻!

叮的一聲輕響,而後便是一小股鮮血飛濺,吳妄肩頭衣袍被劃破,留下了寸長的傷口。

那金光衝過吳妄身形後直衝向天,其內人影宛若大鵬展翅,額頭迸發出強烈的道韻。

吳妄嘴角突然扯出了少許微笑。

這個流光神,為了極速犧牲了許多嘛,那把匕首雖強,但似乎在極速之中,流光神無法施加太多力道在那匕首上。

換而言之,剛纔襲傷吳妄的,是那把極速飛馳的匕首。

雖然這傷勢看起來有點……有點刮痧;

但如果自己要害暴露,怕也會被對方輕易重傷,更何況吳妄也不知對方還有冇有其他變化。

流光一言不發,身形懸浮在高空,低頭凝視著吳妄的身影。

他的長髮不斷飄動,手中的‘轉經筒’響個不停,另一把匕首上,出現了淡淡的緋紅火焰。

彷彿剛纔的一擊隻是試探,現在他要認真對敵。

“你實力尚可。”

流光那單薄的鼻翼在輕輕顫動,“吾會用正常對敵的手段。”

吳妄手中星辰劍發出少許劍鳴:“但在我麵對過的對手中,你實力尚不算頂尖,全力施為就可,免得你我誰會不服。”

“彆太自信。”

流光輕輕吸了口氣,匕首上的火焰更為明亮。

他身形再動,天空中再次出現了金光畫成的圖案,隻是金光之外多了一點緋紅,如鮮血般。

吳妄卻收起了星辰劍。

他閉目凝神,雙手於胸前右上左下的平放,一股股陰陽二氣自天地間彙聚而來,化作陰陽雙魚圍繞他盤旋。

與此同時,天宮浮現出了一顆顆星辰。

這一戰,吳妄已決定適當的展露一些底牌出來,威懾天宮諸神。

比如那些崑崙之墟舊神所贈周天星鬥大陣,吳妄此時冇有演練純熟,也不可能拿出那些小旗。

但他已將周天星鬥大陣的萬般變化吃透了一小部分,可施展出三十六小週天陣,七十二地煞大陣。

光芒雖快,卻飛不出滿天星海。

一顆顆大星自天空緩緩浮現,流光已然再次激射而來。

此身為刃;

以身為光!

吳妄自身穩固不動,掌心、身周的陰陽二氣緩慢且同步的旋轉,整個乾坤似乎在被他緩緩拽動,那道金光飛射來的軌跡出現了微弱的弧度。

陰陽大道的道韻竟是那般清晰,無數星辰的光亮侵染了半個天宮!

……

轟!

急速的破空聲、激烈的轟鳴聲,此刻在天宮各處迴盪。

一名名神衛朝著大戰之地遠遠地巴望,一尊尊先天神自各自神殿上方顯出虛影,注視著翻湧的雲海與那道閃耀的金光。

但這些觀戰者中,卻少了似乎最應該出現的那位。

大司命並未觀戰。

此刻,大司命的神殿中空空蕩蕩,隻有神力結界在週期性地閃爍光亮;那天政殿的殿門擠滿了看熱鬨的小神,卻同樣不見大司命的身影。

就在天宮角落,金神的住處,那座彷彿是由無數兵刃搭建而成的大殿中,金神正側躺在床榻之上,披著輕紗、端著美酒,好整以暇地看著眼前那麵寬刃大劍劍身上,顯露出的大戰情形。

她那雙丹鳳眼微微眯起,透出了滿滿的得意。

又聽哢嚓幾聲,金神大殿之外似有雷霆閃耀,神殿大門被人一腳踹開,各處佈置的結界也隨之被破,那強悍的神力還化作一股狂風,吹的金神衣裙飄搖。

大司命麵容陰沉地出現在殿門前,凝視著金神的身影。

金神卻是動都不動,柔聲道:“怎麼,大司命竟有閒工夫來吾這,被人看去怕是要被說閒話了。”

“你乾的好事!”

大司命咬牙罵道:“你到底想做什麼!金!”

“哦?”

金神輕笑了聲,**輕擺間已是坐起身來,身前懸浮的寬刃大劍自行飛離,她的目中也帶著一二玩味。

“大司命這是何意?怎得,莫非是在令妹那受了委屈,來吾這荒落的神殿發發火?”

她舌尖輕輕劃過嘴唇,那板上釘釘、鐵板一塊的胸口,竟開始緩緩鼓脹了起來,嬌小的身形也長高了三寸。

此前的身形,自是更利於鬥法一些。

金神腳尖輕點,已是懸浮在大司命麵前,目光有些迷離,一隻手朝大司命臉頰摸去。

啪!

大司命揚起的手掌,竟是那般不解風情。

金神卻是咯咯笑個不停。

大司命輕輕吸氣,低聲道:“你不該把流光牽扯到這件事中。”

“怎麼,大司命莫非覺得,流光神會不是那無妄子的對手?”

金神笑道:“你也未免太高看無妄子,他神力最多與那些酒囊飯袋的正神持平,如何會是流光神的對手。

嘖,流光神可是傷過燭龍的強者。”

“那是仗著他父親的劍,那把劍已經被陛下毀了!”

大司命突然抬手攥住金神的胳膊,目中幾乎噴出火焰,嗓音卻直接傳到了金神心底。

“你可知吾用了多少代價才保住了他!他是第三神王的直係血脈,陛下豈能容他!燭龍被趕出天外之後的那場清算,你莫非都忘了!”

金神眯眼笑著,此刻卻是顯得頗為迷人。

她凝視著大司命,此刻卻也選擇了傳聲:

“大司命莫非忘了,陛下是如何對待曾經的盟友。

扳倒燭龍者,有咱們這位陛下,有你我,也有那些第三神代的舊臣,這天地本該有他們容身之地,可現在呢?

隻有流光活著。

你覺得,流光對陛下會有恨嗎?”

大司命幾乎將金神的手腕攥到破碎。

金神依舊不慌不忙地傳聲:

“這天地爛透了,吾等都知曉,它已經無可救藥。

你憑藉眾生壽元大道,本該穩坐天宮前三,卻接連遭生靈反噬,實力不斷跌落;這些可都是咱們那位陛下的手段。

你能做什麼?你反抗過嗎?有資格說這些話嗎?

為何陛下懼怕燭龍殺回來?因為當年的功臣,死的死、殘的殘,要麼早就被咱們至高無上的陛下解決了。”

大司命有些痛苦地閉上雙眼,慢慢鬆開金神手腕。

但不等金神抽離胳膊,他突然猛地一推,將金神推倒在地!

“你到底想要乾什麼!”

“想做什麼?”

金神冷笑著,胳膊上的血印那般醒目,卻笑道:“不如你今晚留在吾這,慢慢交談。”

突然間,天宮神庭大道震顫。

金神微微皺眉,有些錯愕地道了句:“流光竟敗了?”

“哼!”

大司命一甩衣袖,轉身朝大殿走去,腳下隻是邁出一步,身形已出現在殿門之外,隻留下了那空蕩蕩的金神大殿,以及殿內女神那猖狂且毫無收斂的大笑。

“有趣,這個無妄子當真有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少司命此刻著實有些鬨心。

她朋友本就不多,流光又是其中最為耿直的一個,這傢夥認死理、做事容易衝動,冇什麼分寸,也冇太多心機,又有讓不少先天神聞風喪膽的極速。

若是流光傷到了他……

本不想去看這一戰的少司命,聽到了雲海之上不斷傳來的巨大轟鳴聲,感受著逐漸狂暴的星之大道,一刻也難安寧。

“孃親!”

小茗在旁跳了過來,眼巴巴地看著少司命,肥嘟嘟的手指含在口中,小聲道:“外麵好熱鬨呀,我們出去玩玩嗎?小茗隻出去過一次呢!”

少司命溫柔地蹲下,抬手揉了揉小茗的腦袋,笑道:“外麵現在不安生,明天娘帶你去一個很熱鬨的地方,怎麼樣。”

“好呀,好呀!”

女醜自一旁走來,目中帶著幾分擔憂。

少司命示意她照看好小茗,玉脂般的手指捏了捏小茗的鼻子,笑道:“娘現在就去給你做些好玩的,明天好讓你玩個痛快。”

“好!”

小茗小手擺了擺,“娘你快去吧,我都等不及了呢。”

少司命笑著揉了揉小茗的臉蛋,身形化作一縷微風消散。

隨之,小茗歪了下頭,嘀咕道:“孃親好像有些不開心了呢。”

“大人的事,小孩管這麼多乾啥。”

女醜一把將小茗提起摟在懷中,笑道:“做好吃的去。”

“好耶!”

雲海之上,大戰已是如火如荼,但任誰都已看出,此戰將會是誰勝誰負。

天空中浮現出數百星辰,其中以三十六顆大星最為耀眼,這些大星灑落的星輝,被三十六顆寶珠吸納。

這三十六顆寶珠,僅僅在場外之人可見;

它們投出了無數星光,在方圓十裡的範圍,彙聚成了兩條交錯的星河。

那道金光就在這星河之中左衝右突,但金光每次前衝的方向都會莫名其妙出現變化,就如無頭蒼蠅般在其內亂飛。

那正是流光神,此刻正被困在星海之中,根本尋不到出路。

陣法?

少司命見狀已安心了大半,卻是不曾想,他竟還有這般本領。

她仔細探尋,很快就找到了吳妄躲在星海中的身影,恰好看到吳妄正抱著一顆碩大的灰球,並在那賣力地‘揉搓’。

那灰球蘊含陰陽之奧義,卻又不分陰陽,似乎是陰陽合一之後的模樣。

慢慢的,吳妄將這顆灰球高舉過頭頂。

他整個人的氣息都染上了蒼冥、晦澀,長髮隨意舞動,身上的道袍獵獵作響,竟是那般曜目,照亮了少司命那雙清澈的眼眸。

吳妄緩緩開口,嗓音傳遍天宮各處。

“流光,你可要認輸?”

迴應他的,隻是一個“哼”字。

吳妄笑了聲,右手向前輕輕一推,那灰色圓球瞬息間消失不見。

下一瞬,陰陽大道突顯,一束金光自星海正中朝著上方爆射而出,但一黑一白陰陽二氣散在星海各處,又瞬息間收攏化為灰球,將金光困在了方寸之間。

然後,吳妄抬手默默地扶住胸口,用力一按,低頭噴出一口鮮血。

少司命秀眉緊皺,已是衝到了吳妄身側,連忙將吳妄那搖搖欲墜的身形扶住。

“你怎麼了?”

吳妄的胳膊肘感受到了柔軟的觸感,隨之老臉一紅。

他對外公發誓,自己裝傷歸裝傷,絕對冇故意占人女神便宜的意思!

純粹是覺得自己完勝流光神,不方便以後藏拙陰……咳,容易讓敵人對他的實力產生誤判!

黑是黑,白是白,一碗粉就是一碗粉,之前不是故意的就不是故意的。

但接下來,他是故意的了。

吳妄順勢往那柔滑白皙的肩上一靠,口中虛弱地道了句:“冇事,就是操控這般大陣,神念耗損太多,讓我緩、咳,咳咳,緩緩。”

“你莫要說話。”

少司命眉頭輕輕皺著,已是反手摟住吳妄肩頭,渡過去了一縷縷生命元氣,目中略帶歉然。

遠處,那團灰色氣息緩緩飛了過來,周遭星光已悄然隱退。

隻有那道金光在灰氣內來迴轉動,卻始終無法衝出那薄薄的氣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