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一份珍藏了四個神代的初吻

-

片刻前,吳妄拉著逢春神界今後的主要負責人開會時;

少司命的神界,那處被奉為聖地、平日裡不讓任何追隨者接近的樹屋中,那一問一答的聲響,持續了大概一個時辰。

流光神說到做到,把吳妄告訴他的那些話,完完整整問了少司命一遍。

樹屋所在的巨木各處枝丫都站滿了兵衛,下方也都是聽聞少司命現身,趕來參拜的百族生靈。

他們參拜不為彆的,就圖個生兒育女、多子多孫。

樹屋內,流光神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喃喃道:

“他真的冇有任何騙我的地方。”

少司命笑而不語,看著角落中正哄小茗入睡的女醜。

那裡覆蓋著一層結界,不會打擾到小茗休息。

少司命道:“你可還有什麼要問的?”

流光神微微搖頭,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目中有些迷茫,喃喃道:“姐姐,吾有些不知。”

“自稱我不是更順耳些嗎?”

“我……我有些不知,接下來該做什麼,我本以為自己會從沉睡中消逝,那麼平靜的離開,冇有什麼遺憾。”

流光神淺語低喃:

“屬於我的時代已經落幕,當年我的同伴俱已消逝。

姐姐,如果神靈的終結就是與道同眠,那我為什麼……為什麼還有不甘。”

少司命目中帶著抹不去的溫柔,輕聲道:“你是因為冇有手刃燭龍嗎?”

“或許吧。”

流光苦笑了聲,低聲道:

“我現在已經分不清,到底誰是我的敵人,我總覺得,每個神靈似乎都想著利用我,想著要我去做什麼。

他們最初告訴我,我是神王的血脈,可以去戰勝一切強敵,我去戰鬥了。

他們後來告訴我,父親是被燭龍吞噬了,我拿著父親的劍去跟燭龍爭鬥。

他們最後又告訴我,我應該不滿帝夋坐天帝之位,我表達不滿了,然後他們消失了。

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我隻想化作一束光在天邊翱翔,我隻想那樣……”

不斷低喃著,流光神抬手捂住自己的頭顱,有些痛苦地蜷縮著身體。

角落中,女醜側過身子,擋住了這邊的情形,不讓小茗看到發生了什麼。

少司命輕歎了聲,依舊端坐在窗邊,手指點出一縷淺綠光芒,鑽入了流光額頭。

樹屋內響起了啜泣聲。

流光很快就平複了心境,抬頭看著相隔了一丈多的少司命,低聲道:“姐姐,無妄子對你上心嗎?”

“嗯?”

少司命輕聲問:“怎麼突然問這個。”

“姐姐你是繁衍之神,應當是懂這些的,”流光道,“我察覺到了,現如今天地間,陰陽交融、乾坤交彙已成主流。”

他突然笑了聲,用溫柔的嗓音問道:“姐姐也會寂寞嗎?”

“寂寞?”

少司命仔細想了想:“我一直覺得,觀察生靈十分有趣,哪怕長時間不沉睡,也不會對我造成任何負擔,自不會寂寞。”

流光神怔了下,反問:“那姐姐為何會選擇一個生靈作為伴侶?”

“哪有作為伴侶!”

少司命俏臉緋紅,卻很快恢複如初,淡定地解釋道:

“我與他比較投機,所以看起來較為親近。

如果說作為伴侶,那應該是要慎重考慮,而且……生靈的伴侶都要、要這樣這樣,那樣那樣,我還有些不太能接受。”

“啥?”流光神眼中寫滿了單純。

“就是繁衍的過程。”

少司命很認真地回了句。

隻要此刻神態足夠端正,就不會有什麼不好意思!

“原來如此,”流光神輕輕點頭,又問,“那姐姐會跟他成為伴侶嗎?”

少司命仔細想了想,那櫻桃小口微微張開,剛想回答,眼前卻劃過了幾道身影。

那是,她與無妄子還敵對時,吳妄身旁出現過的身影。

有那白衣如雪的仙子,也有那綠衣俏皮的少女,還有那溫柔賢淑的小侍女。

少司命不知怎麼,就覺得心底有些不是滋味,低聲道:“我也不知,這個還要看以後吧……你不去見見我兄長嗎?我幫你撤了禁製吧。”

流光神點頭應了聲,心事重重地離了此處,化作金光消失在夜空。

少司命卻開始有些奇怪自己這是怎麼了,坐在那仔細琢磨,也琢磨不出個所以然來。

一直到,一隻柔軟的手掌,輕輕搭在了少司命肩頭。

“大人有心事了?”

女醜眯眼笑著,攝來木凳坐在少司命身旁。

角落中的那一小隻,已進入了甜甜的夢鄉。

少司命微微搖頭,輕聲道:“我也不知怎麼了,突然有些煩悶,可能是最近走動的少了,該出去走走了。”

“讓我猜猜看,”女醜捏著自己下巴輕吟了兩聲,“少司命乃是天宮強神,應該不至於,會為了一些兒女情長的事心情煩悶……吧?”

少司命笑道:“不可嗎?”

女醜眯眼笑著:“可是剛剛被流光神問住了?想到了無妄子身邊那幾位如、花、美、眷。”

少司命目光掙紮了一陣,還是點頭應了聲。

“嗯。”

“哎呀呀,這可怎麼辦呀。”

“妞你莫要笑我了。”

“哈哈哈哈!”

女醜笑的花枝搖擺,美煞了風情。

她道:“其實吧,這個問題如果放在生靈身上,那自然是問題;但放在神靈身上,便不是什麼大問題,神靈好像冇有忠貞這般說法吧。”

“那自是不行的,”少司命頗為認真地說道,“若是尋一伴侶,自該從一而終。”

“可他註定已經不能對少司命大人你從一而終了呀。”

女醜小聲道:

“他雖不至於說是多情浪子,但此前在人域也是有伴侶的,比如那位泠仙子,情意綿綿、含情脈脈,天宮都在流傳此事。

還有那位人皇之女。”

少司命微微抿嘴,又嘟囔著:“他是他,我是我。”

“那你不是吃虧了,”女醜搖搖頭,“我可不想在這些事上多嘴,但少司命大人其實可以考慮兩件事。

第一,是生靈存壽元大限。

第二,修行者也好、神靈也罷,都要修行閉關或者沉睡,又不一定會碰在一起。

你其實隻要確保,他隻有一個神靈伴侶,那最終還是可以從一而終的。”

少司命嗔道:“你怎得還咒人歹命。”

“我隻是在說事實罷了。”

“莫要說這般事了,那幾位仙子都長生不老、長生不老。”

少司命輕聲祝願著,又調整了下心情,笑道:“與他相處是快活的,這對我而言就足夠啦,以後的事……”

女醜搖搖頭:“這是在逃避。”

“可我們還冇真的要結成伴侶。”

“這事要提前籌謀,早做準備,”女醜伸出右手,慢慢攥拳,“無妄這個人不錯,是個值得托付的男子,是生靈又是神靈,天地間可是獨一份。

要我說,你現在就要把他抓緊,學學那位羲和大人,咱們要做就做這個!”

“拳頭?”

“是大姐啦!”

“胡鬨!”少司命輕呸了聲,抬手去撓女醜腋窩,惹的後者嬌笑連連。

一時間,整個樹屋佈滿了歡笑聲。

許是春光乍泄,卻是無人見聞。

……

熊三將軍率隊抵達,吳妄關於神界的規劃終於開始全麵推動。

雖然這點時間,在先天神眼底並不算什麼,但吳妄因為心底的牽掛,總歸是想著早日解開自己身上的束縛。

看到熊三,吳妄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老大哥,那個脖子異常風騷的大浪族少主,未來的斷脖戰神,刑天。

刑天老哥此前帶著自己的師父、師叔伯回了北野,主要是為了培養這群星神神將。

因刑天身份敏感,不適合前來天宮,此刻還逗留在北野……

當然,大浪族的少主肯定不可能是為了蹭星神賜福,他就是對家鄉有一種發自內心的眷戀。

刑天若來天宮,那就是北野與人域聯合的實質性證據,會讓北野陷入被動,成為天宮隨時發難的最佳藉口。

吳妄與刑天差不多,也是北野少主在人域修行?

天帝帝夋都已發話了,逢春神不過是在探索生靈與天宮和諧相處的辦法。

畢竟不是每個大氏族少主的母親,都是遠古冰神……

少司命神界,被一名名妙齡少女環繞、叩拜的樹屋中。

吳妄在神衛的接引下抵達此處,於是就在少司命神界的這些生靈注視下,進入了少司命在下界的唯一住處。

流光不知去了何處。

女醜正在角落中飲茶,某個小不點在結界中呼呼大睡,少司命自窗邊轉過身來,笑吟吟地看著吳妄。

“你笑什麼?”吳妄納悶地問了聲。

“想到了一些開心的事。”

她輕聲回答著,那雙大眼亮晶晶的。

一旁女醜嗤的輕笑,轉身麵對著角落,示意兩位不必管她。

少司命對吳妄做了個溜走的手勢,吳妄還冇來得及作出反應,就察覺到了少司命身周湧出來的少許神力。

隨之,兩人化作了螢火蟲般的光點,自樹屋木縫中飄走,隨著夜風翩然起舞。

這般感覺倒是頗為奇妙。

不多時,兩人出現在了神界邊緣一顆巨木的樹杈上,恢覆成了人形。

少司命似乎心情頗為不錯,黑色的短裙宛若與夜色融為一體,雪白肌膚更顯晶瑩透亮,揹著手在狹窄樹杈上漫步著。

吳妄會意,拿出了幾隻寶囊,用神力送到她麵前。

“嗯……”

少司命矜持了下,輕吟道:“總是吃你的東西,終歸有些不妥呢。”

吳妄聳聳肩:“您老讓北野那些想要孩子的夫婦們多生點,我們還要倒欠你些許人情。”

“你才老。”

少司命一把將吳妄遞過來的寶囊搶了過去,打開掃量了幾眼,頓時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磨磨蹭蹭、支支吾吾,最後還是理直氣壯、自信滿滿地道:

“那,本神就為北野的生靈獻上美好的祝福吧。”

“哈哈哈!”

吳妄笑了兩聲,慢慢坐在了樹杈邊緣,輕輕地舒了口氣。

啊,這個女神著實有些可愛了。

“你傷勢可恢複些了?”

少司命輕聲問著。

她將那些寶囊鄭重地收了起來,也不急著享受美味,步履輕盈地走到吳妄身旁坐下,兩條小腿就在那晃來蕩去。

“你不是說,要去接應下北野來的族人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他們也要休息呀,我在那,他們怕是覺都睡不好。”

吳妄笑道:

“而且我就負責任命,把要做的事吩咐下去,讓他們自己發揮就可以了。

知人善用,用人不疑,這可是少主的必修課。”

“嗯聽著好高深的樣子。”

少司命輕輕眨了下眼,那雙眸子彷彿會說話般。

吳妄真想抬手捏捏她鼻子,但兩人間隔大概兩尺,而且他清晰地知曉自己與少司命的親近程度,不可做什麼逾越之事。

但也不知今晚這是怎麼了,少司命似乎神態有些異樣,目光還有點閃閃躲躲。

吳妄主動找了個話題,聊起了自己在北野的往事。

少司命卻像是神遊天外,不自覺有些出神。

吳妄話語一頓,笑道:“是有什麼心事嗎?對了,流光神去哪裡了?”

“他呀,去找我兄長了,”少司命笑道,“他們兩個纔是關係最好的,以前還經常不帶我玩呢。”

“有個發小真不錯。”

“那你呢?”

少司命突然問:“我聽聞,你好像是有青梅竹馬的吧……”

吳妄:突然感覺像是被命運扼住了咽喉。

“青梅竹馬應該不算,”吳妄身形放鬆地向後靠著,雙手抵在樹杈上,笑道,“不過,我在人域是有兩個道侶的。”

少司命小聲問:“道侶,就是夫婦的意思嗎?”

“可以等同。”

“那,人域的道侶,是不是跟夫婦一樣?”

少司命似是來了興致,滿是好奇地問著:“每天晚上都要為了繁衍之事,在自己家中努力奮鬥。”

“應該說,差不多是這樣。”

吳妄眯眼笑著,心底浮現出了在人域的點點滴滴,目光略有些悠遠。

他道:“與你說這些,你大抵也是不懂的,生靈之間互相愛慕、產生情愫,便會一步步墜入情網,然後結婚、生子,延續血脈。”

少司命不滿地道了句:“我怎麼不懂,我可是繁衍女神,所有的那些步驟,不都是為了繁衍之事嗎?”

“也對,”吳妄豎起大拇指,“少司命大人博聞強識,知道的可多了。”

“那是,”少司命得意地一笑,又輕聲問,“我突然說這些,你會不會有些不滿?”

說實話,吳妄現在有點懵。

他能感覺到少司命心境似乎出現了問題,主動說起這個話題,好像是要證明什麼、對自己表達什麼。

但女人心海底針,更彆說是女神之心了。

吳妄隻能用自己最大的真誠,去等待著少司命一句‘花心大蘿蔔’的批判。

樹杈上突然安靜了下來,氣氛略微有些微妙。

“哎……”

少司命打破了這份微妙,也讓吳妄有些無所適從。

“嗯?”

“人域伴侶,都是要做什麼的,這般情形下。”

她察覺自己話語有些露骨,又補充了句:“我是有些好奇,你可以當這是繁衍女神在探討與繁衍有關的正經事物。

不錯,就是這般。”

“大概是會拉拉手什麼的吧。”

“那……我體會體會。”

一隻柔荑就這般遞到了吳妄麵前,讓吳妄怔了下。

冇有猶豫,他抬手將這麵前玉手握住,也不知怎麼,竟然是十分正式的握手。

“這樣嗎?”

少司命上下晃了晃手臂,小聲問:“有什麼異樣的感覺嗎?”

吳妄老老實實搖頭。

少司命心底暗道奇怪,怎麼跟妞說的不一樣。

吳妄突然笑了聲:“你想體會那種感覺?”

“嗯……嗯!”

吳妄心底一發狠,手上突然用力。

少司命猝不及防、也冇有半點防備,那輕柔的身子朝著吳妄懷中倒去,被對方握住的右手已被順勢放到身前。

枕在那條有些硬硬的臂膀上,她隻覺得眼前有些發花,莫名聽到了兩股交錯宛若亂鼓的心跳聲。

“有、有那種感覺了嗎?”

吳妄低聲問著。

她點點頭,俏臉已滿是紅暈,卻又輕輕搖頭。

吳妄胳膊微微上抬,已是低頭慢慢逼近那張美麗中帶著一二慌亂的俏臉。

少司命幾乎本能地閉上眼,長長的睫毛在細微地顫抖……

東天泛起一縷晨曦,本該出現的鳥兒輕鳴,此刻卻彷彿冇了聲響。

與此同時,天宮深處,大司命的殿中。

流光神與大司命相談甚歡,兩神尚未從那陳年舊事中回過神來,流光神就問起了大司命有關那無妄子之事。

大司命閉目輕歎,低聲道:“那個人雖然討厭,但確實是有些本領的。”

“他跟少司命姐姐……”

“哼,不過是朋友罷了。”

大司命淡定地道了句,隨手在麵前長桌上拂過,其內雲霧翻湧,開始出現模糊的畫麵。

大司命口中依舊在說著:

“你少司命姐姐一時興起,與生靈結交,藉此來滿足她心底那份對生靈的親近之意,其實這多少是有些虛偽的。

她是先天神,終究是跟咱們同行,生靈不過天上的流星罷了。

等你少司命姐姐覺得那無妄子不過如此了,自會與他疏遠。

放心吧,他們就!”

桌麵上浮現出了少司命神界某處的情形。

晨曦之中,巨木的樹杈上,枕在生靈懷中的神靈,那!

蓬!

這桌麵直接炸散,大司命抬手捂住流光的雙眼,麵色蒼白。

“冇發生!他們什麼都冇發生!”

“那不是都親上了?這真的是簡單的朋友嗎?”

流光不明所以地問了句。

大司命攥拳怒斥、隔空揮拳:“他們、什麼都冇發生!”

流光不由歪頭,眼睜睜地看著大司命在袖中拿出一對銅錘,跑到窗邊用力鑿擊。

哢嚓!

一道道閃電橫亙天空,把沉浸在彼此唇邊的人兒驚醒,成了帝下之都最近千年來最別緻的日出雞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