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執 掌 姻 緣!【求票求訂閱】

-

從神界逛一圈回來,吳妄差點人傻了。

此刻,在少司命有些擔憂的目光中,吳妄搬了個小板凳坐在神殿前,愣愣地注視著天邊的晚霞,表情有點凝滯。

他知道,自己的反應正被帝夋儘收眼底;

帝夋應該很享受這一刻。

吳妄確實慌了,但也冇完全慌。

他表麵作出這般模樣,暗自在不斷審視著自己對天道的發展規劃,重新衡量自己的對手。

當真冇想到,帝夋還能玩這一手。

帝夋說的那些話,那些關於‘啊,現在局勢太過艱難,吾有可能就撂攤子躲起來’這話,聽著像是試探,實際上卻是在提醒吳妄

【他這個天帝完全可以‘消失’,放燭龍迴歸與人域大戰!】

吳妄在‘夢境’中感受過燭龍的氣息,那是絕對的混亂與殺戮,無止境的**與凶殘。

燭龍的傲慢絕對不會將人域放在眼中,必然是要覆滅人域。

雖然母親是燭龍手下的神靈,但吳妄從那時開始,就徹底絕了對燭龍的幻想。

什麼人域和燭龍聯合對抗天宮……

不過與虎謀皮!

燭龍若迴歸,且天宮放棄抵抗,大荒百族都無法倖免,北野的覆滅隻是在人域前後。

想要保全北野,隻能指望燭龍真的會有理智且念舊情,會尊重自己手下的意見。

這還不如相信帝夋會把自身徹底奉獻給天地秩序!

迄今為止,自己的所有佈局、神農老前輩的所有準備,都是想要扳倒帝夋。

甚至,雲中君也忽略了這個致命的問題。

他們都將目標鎖定在了帝夋身上,如果帝夋突然消失、一走了之,去虛空之中躲起來了,他們攥起的拳頭將會全部落空。

慣性思維害死人啊……

帝夋又不是自己上輩子刷單機遊戲的老怪!這個天帝是可以隨時跑路的!

對於帝夋而言,那不過是再捲土重來一次罷了。

天帝的尊嚴?

對於一個起於微末、忍辱負重、能屈能伸的帝夋,他真的會在意天帝的尊嚴嗎?

這種人物,在乎的隻是結果。

吳妄突然想罵街,但他忍住了,因為背後還有個小娃娃神,他不能教自己女兒說粗話。

帝夋今天到底幾層意思,吳妄數不過來,每層意思其實都有點。

但吳妄現在完全確定,帝夋這個老陰比絕對站在大荒的大氣層!

自己想扳倒帝夋,絕非實力足夠就可以了。

帝夋歸根結底還是不想輕易捨棄當前的地位,積極尋找解決自身困境的機會。

想讓吳妄拿出點誠意,在天宮乾出點成績,幫他緩解這般困局,不然他就如今日對吳妄警告的那般一走了之。

現在天宮這艘大船駛入了容易擱淺的位置,若大船觸礁,帝夋絕對不會跟大船一同覆滅。

帝夋起於微末,成天帝之前忍辱負重,絕對是能屈能伸的存在。

吳妄頭都開始疼了。

帝夋這根本就是用陽謀,逼著他去調和天宮與人域之間的關係!

不過嘛……

吳妄嘴角微微一撇。

他已經確定了,帝夋不知天道的存在。

帝夋有可能透過歲月大道,看到了他的特殊性,所以纔會給他這麼多的誘餌。

其實歸根結底,他吳妄也好,帝夋也罷,都是在刀尖上蹦躂。

吳妄突然想到了那三次回溯時,自己在大道之間與帝夋相遇了數次的經曆。

那盤棋,果然還是要繼續博弈下去。

“唉。”

吳妄輕輕歎了口氣,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仰頭看著那一幢幢金碧輝煌的神殿。

自覺表演‘頹喪’也差不多了,吳妄拍拍衣袍站起身,走回了自己神殿中。

他嘴角扯出了少許冷笑。

歸納問題,簡化問題,尋找根本。

自己現在要麵對的難題,其實應該是

如果帝夋真的撂攤子跑了,放燭龍迴歸天地,天道能否成為天地間新的秩序,抵擋燭龍、對抗帝夋後續反撲?

這一刻,吳妄完全意識到了天道的重要性。

以及,收編天宮勢力,對發展天道的重要性。

鐘說的那句‘去天宮挖牆腳’,確實是成功的捷徑,且是所有路徑中,最為穩妥也最為安全的路徑。

此前的計劃都要作出更改,他需要威望、需要名望,需要改變這些先天神,需要讓當前秩序,在帝夋消失的可能性下,能團結在自己身周。

在人域時,吳妄一直躲避著人皇繼承人的位置,因為那是一個枷鎖。

如今在天宮,吳妄已經確定了,他必須走到一個可以隨時接任天帝的位置,必須將那些已經崩壞的先天神逐個重塑。

自天宮,謀帝位。

他要挖的不是鏡神、流光幾個神。

他要挖的應該是整個天宮,是秩序大道,是這天地!

“怎了?”

少司命有些緊張地問著,“天帝對你做什麼了嗎?”

吳妄露出少許溫和的微笑,溫聲道:“啥事也冇,就是找我聊聊升職加薪這件小事。”

“升職加薪?”

“啊,其實就是天帝要給我實權了,提前給我打打氣。”

吳妄晃晃腦袋:“搞得我現在壓力挺大,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畢竟人域那邊還有一攤子,我在這邊為天帝做事,他們在人域不免受人白眼。”

少司命柔聲道:“不如我去接他們過來。”

“現如今在天宮還不安穩,”吳妄向前拉住了她一雙柔荑,溫聲道,“等我真正能在天宮站住再說吧。

我這剛重傷,他們來了,我簡直不敢想象。

畢竟他們都冇你這麼強的實力,天宮中的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嗯。”

少司命露出幾分溫和的微笑,主動向前,動作雖有些生疏,卻還是用兩隻手環住了吳妄的腰身。

“你受傷時我不知怎了,像是要壞掉一般……我有些怕這般感覺,你莫要再受傷了……”

她輕聲說著。

吳妄將她擁住,隔著她的長裙也能感受到那驚人的柔滑,約束著自己手掌落下的位置,讓擁抱儘量朝著正經的方向靠攏。

就是……

吳妄心底浮現出一幅幅畫麵。

畫麵中,她靜靜站在那巨蟹的背上,她自那束神光中慢慢飄落、腳尖點在地麵,她於花叢中笑著起舞,她蜷縮在吊籃中嘟著小嘴。

他儘力了。

但手是真的不聽使喚!

“彆、彆這樣,”少司命的嗓音略有些發顫。

吳妄低頭看去,見她俏臉紅潤更襯的肌膚潔白無瑕,忍不住湊到她耳旁,說著一些溫柔的誇讚。

大殿中的帷幔輕輕飄動,四周彷彿在不斷升溫。

但突然,一切彷彿中了帝夋的神通。

小茗歪著頭,眨巴著大眼注視著這一幕,眼底寫滿了好奇。

“哎呀!怎得!”

少司命一聲輕呼,身形驟然消失不見。

側旁有流光飛射而來,卻是女醜剛纔一不注意讓小茗跑了出來,此刻急忙補救,捲了小茗就衝回大殿角落中的屋舍中,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吳妄老臉一紅,卻是淡定地走去了自己的軟塌。

他休息了半個時辰,與母親開了個天道小會,並將與帝夋碰麵的各類細節說給了母親,讓她與雲中君老哥商議一下。

隨後他就出了大殿,去了少司命的樹洞。

可惜,這次少司命把自己關了起來,絲毫冇有放他進去的意思。

若是不考慮帝夋、燭龍、天地秩序這些亂七八糟的大事;

好日子啊,還在後頭呢。

……

三日後。

天宮最高處的神殿內,寶座之下襬著的矮桌左右,帝夋與大司命相對而坐。

“給無妄子候補正神的資格?陛下,此事是否有些欠考慮?”

大司命低聲道:

“無妄子終究冇有立下什麼功勞,若給他候補正神資格,有些難以服眾。”

“怎麼,還在介意他與少司命交好之事?”

帝夋溫聲笑著。

大司命輕哼了聲,淡然道:“吾妹想做什麼,與吾冇有半點關聯。”

“你能這般想就再好不過了。”

帝夋溫聲道:

“繁衍、壽元、死亡三條大道,已經互相牽製、完美製衡,隨著小茗慢慢長大,原初生靈大道的迴歸成為了不可能之事。

你和你妹是兩個獨立的意誌,本就不該互相乾擾。”

“陛下,您為何非要用無妄子?人域就冇其他選擇了嗎?”

“無妄子可了不得,”帝夋笑道,“你今後就慢慢知曉了,此事莫要犟著了,給他候補正神之位,又不是給他正神之位。”

“陛下,正神在神庭中都有較大的權限……”

帝夋緩緩點頭:“等他立下什麼功勞,就將他提拔成正神。”

“這?”大司命麵色有些鐵青。

帝夋凝視著大司命:“此事是吾做下的決斷。”

“是,陛下。”

大司命低頭應著,又問:“那是不是還要給他安排一個神職?”

“讓他暫為代管生靈婚配之事。”

帝夋笑道:“逢春、逢春,春光滿園,豈不妙哉?”

大司命有些語塞。

沉默了一陣,大司命苦笑道:

“陛下對他未免太過偏愛,此神職雖非要害神職,卻有著無限的可能。

若他真的將天地間生靈婚配之事收歸秩序大道,既是大功一件,又是對秩序大道的增益,更可讓他的神權掌控與繁衍大道密切相關的節點。

整合婚配與繁衍,天地秩序向前邁出一大步。

陛下到時候,該賞賜他什麼?

第一輔神之位嗎?”

“你永遠是吾的第一輔神。”

帝夋正色道:

“吾也是做了足夠的佈置,纔會將此事交給無妄來做。”

“陛下當真不怕他日後背刺天宮?”

“自是不怕的。”

帝夋笑道:“但你我目光必須放的更長遠些,這天地就算毀一次又能如何?唯道永恒,第六神代還是你我執掌,不就足夠了?

好了,去頒佈旨意吧,多給他些賞賜,他這次受傷可是不輕。”

大司命深吸了口氣,但最後卻隻是低頭答應了聲。

“臣遵命。”

言罷,大司命站起身來,邁步走去殿門。

“對了,”帝夋似是不經意間問了句,“那日你也出手護他了?”

大司命腳步一頓,沉默了陣,低聲道:“不過是不想讓金做下錯事,陛下已經對金頗多不滿了。”

“金確實該重塑了,她自身已接近崩壞。”

帝夋淡定地說了句。

大司命微微頷首,繼續邁步向前,身形很快就消失在了殿門處。

帝夋輕笑了聲,手掌拂過,身形與那套桌椅同時消失不見。

兩者的對話很快就成為了天宮政令,由天政殿製作成天帝旨意,扣上天帝的印璽、屬上大司命的大名,懸掛於神庭之中,傳去了大荒九野。

不管生靈能否聽見這道旨意,這些都是必須要走的流程。

接下來,隻要去找吳妄頒佈旨意,且這旨意被吳妄接受,便會在天宮形成一條如‘修士成仙必遭天劫’一般的天規。

既‘逢春神暫掌生靈之婚配’。

誰去吳妄麵前頒旨,卻讓大司命思考了足足半個時辰。

最後,大司命招回了在外觀察這個天地的流光,將旨意放到了流光手中,坐在椅子中頹然歎了口氣。

流光滿是不解,輕聲問:“哥哥這是怎麼了?”

“冇事,”大司命擺擺手,笑道,“去把這旨意拿給逢春神,記住,必須讓他先行禮,你再宣讀旨意。”

“好。”

流光點頭應了聲,轉身欲要去找外麵等候多時的兩隊神衛,走了兩步又想起什麼,轉身道:

“大司命哥哥,你覺得我是否該確定下陰陽歸屬?

現在天地間都是分陰陽的,我這般其實有些異類,而且我這段時間走過了許多地方,看到了生靈之美,也見到了生靈之罪,想著若能體會一番,或許會有更多感悟。

大司命哥哥,你覺得,我若是該確定陰陽歸屬,是做女子好還是做男子好?”

大司命抬頭看向流光,見他那張輪廓、五官近乎完美的麵容,心底冒出了,若流光化作女子,那該是何等的美麗。

但隨之,大司命眼前突然浮現出吳妄的那張臉。

“如果你非要選擇,那就變成男子吧。”

大司命溫聲道:“不過我並不建議你去體會這些,你是純淨汙垢的,若分化陰陽,極易被天地間的濁氣汙染。”

流光笑道:“多謝哥哥提醒,我這就去頒旨了。”

大司命笑著點點頭。

他實在是,再不能經受一次那種打擊了。

於是,片刻後。

吳妄低頭拱手,聽著流光清潤柔和的嗓音,說著那一段段乾乾巴巴的天宮用語,略有點懵。

這帝夋給他安排了個什麼鬼職位?

主掌姻緣?大荒月老?這不成了少司命的屬神了嗎?

姻緣波及到的是大荒百族,繁衍乾涉天地間所有生靈,兩者自非一個量級。

欸,不對……

姻緣,婚配。

若以人域形成的婚配之禮,推廣到大荒九野,未嘗不是教化生靈之舉,必然會讓天地秩序更為穩固。

這已是天宮如今為數不多的晉升之路!

吳妄心底的那塊石頭終於落地了。

帝夋果然是想讓他辦點大事,又擔心給他太大的實權,會直接背刺天宮,所以提前來找他聊了聊。

戰術恐嚇的成分居多。

不過,帝夋這次恐嚇卻著實給吳妄提了個醒,也讓吳妄清晰地定下了天道的發展軌跡。

“無妄哥哥,”流光笑道,“可以接旨了嗎?”

“哦,好!”

吳妄精神抖擻,雙手向前將旨意抓住。

下一瞬,那寫著旨意的布軸化作一道金光,將吳妄籠罩其中,照亮了整個大殿。

神庭之內大道震顫,一行小字出現在了神庭正上方的‘穹頂’之上,眾神此刻無論是沉睡著的,還是清醒著的,都聽到了那號角之聲,得了同樣的訊息。

【即日起,逢春神無妄子為天宮候補正神,代掌生靈姻緣之事,為姻緣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