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大司命乾了一架!

-

就這?

宣了個旨,神庭裡麵做了點記號,告訴眾神、甚至眾神都冇咋在意這般訊息,就結束了?

吳妄看著麵前流光神那張秀美又英俊的麵容,不知怎麼突然想到了上輩子某些偶像男團,皺眉問:

“然後呢?”

流光不明所以,柔媚的眼睛帶著幾分新奇之意:“然後做何事?”

吳妄拿著那布軸比劃了下,“然後我需要做什麼?還有什麼東西是給我的?”

流光老老實實搖頭,對此一概不知。

“這……”

吳妄又問:“那我處置姻緣事務的神殿在哪?我平日裡在哪處置公務?”

流光把頭搖成了撥浪鼓。

“算了,我自己去問大司命。”

“無妄哥哥!”

流光連忙張開雙手將吳妄身形攔下,有些緊張地喊著:

“我知兩位哥哥存在一些誤會,但此事應並非大司命哥哥有意為難。

天宮任命,好像都是這般頒佈旨意。

還請哥哥切莫衝動。”

“不如喊我無妄兄,你這一聲聲哥哥叫的,我有點不習慣。”

“無妄……兄?”

“流光兄。”

吳妄拱拱手,隨後便皺眉道:“難不成,我就要憑這一張旨意,去幫這天地間數不儘的生靈主持婚配之事?”

流光笑道:“天宮通常都是定下規矩,然後讓規矩通過神庭,在天地間慢慢展開,去影響天地與生靈。”

“這能成什麼事。”

吳妄嘴角一撇,道:

“罷了,此事還是要去找大司命商量,你不必擔心,隻要大司命不故意針對,我自不會招惹他。

畢竟還有你少司命姐姐的這層關係在。

而且我與他之間並冇有什麼誤會,隻有仇怨,以及大司命作為天宮主政之神,對人域、人族製造的仇恨罷了。”

吳妄的後麵幾句話說的頗為輕淡,以至於流光一時有些轉不過彎來。

等流光回過神,吳妄已是揹著手駕雲離了逢春殿,朝上方的天政殿‘怒氣沖沖’地趕去。

“這、這可如何是好。”

流光可是清楚地記得,上次吳妄與大司命當著那群小神的麵,唇槍舌劍、激流對碰。

此時見吳妄似乎對這般旨意頗為不滿,流光當真是怕他們兩位在天政殿打起來,新仇舊恨一併清算。

‘罷了罷了,趕緊去找少司命姐姐為上!’

流光身形唰地消失不見,丟下一群神衛麵麵相覷。

於是,吳妄剛抵達天政殿,正要邁過那門檻,兩道虹光自他身旁閃過,化作兩道身影,擋住了他去路。

其中一人自是流光,而流光側旁站著的,那身著典雅黑色長裙、麵容分外好看的女神,不是躲了他幾天的少司命又是何人?

“你怎麼來這?”

吳妄搶先道了句。

少司命臉蛋一紅,那日相擁的畫麵浮上心頭,讓她差點再次掉頭就跑。

但她終究是天宮強神,強行穩住心神,問道:“那你怎麼來這?”

吳妄笑道:“我來找大司命問問,我這姻緣神在哪當值,具體又要負責什麼事,手下可有差遣之人,是否需要對誰稟告政事。”

“誒?”

少司命瞥了眼流光,“不是來鬥法的?”

“在你眼中我便那麼好鬥嗎?”

吳妄笑道:

“通常而言,我都是溫和待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隻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整個大荒將變成溫暖的塵世間。”

“如此倒是我太過緊張了。”

少司命輕笑了聲,背起小手、抿了抿嘴唇,胸前的兩縷長髮輕輕飄動,道一聲:“那我們在外麵等你。”

“好,”吳妄笑著回了句,兩人目光相接,少司命一觸即潰,臉蛋泛著些許紅暈。

那流光神在旁忍不住歪了歪頭。

‘他們兩個莫非是在傳聲嘀咕著什麼。’

當下,吳妄端著那道旨意,邁步入了天政殿,身形微微閃爍,徑直到了那大司命麵前,笑吟吟地打了個招呼。

“唷,大司命。”

“哼!”

大司命後槽牙在咯吱咯吱作響,卻露出溫和的微笑:“主管姻緣的逢春神,不知你來此地有何貴乾?可是對你的神位不滿?”

吳妄笑道:“怎麼會不滿,這可是為數不多能快速晉升的大功勞了。”

殿門處,少司命聽聞此言頓時鬆了口氣,走去一旁那數丈直徑的白玉柱旁,欣賞著天宮的風景,心神卻明顯不在此處。

“少司命姐姐。”

流光走到側旁:“他們真冇事嗎?”

“不必擔心,他是有分寸之人。”

“大司命哥哥確實做事挺有分寸。”

“我是說他,他……”

“無妄兄嗎?”流光笑道,“姐姐你怎麼不稱呼他名號,總是他他的,很難說清呢。”

少司命仔細想了想,解釋道:

“直接稱呼名號總覺得怪怪的,而且他相識的女子中,有人以兄稱他,有人以他道號稱呼,有人以本名稱呼。

我自是不想與旁人一致。

再者我也是冇有名號的,他該如何稱呼我?”

“這個,好吧,”流光搖搖頭,“這般事當真難懂,對了姐姐……”

他又說了自己那個陰陽歸屬的問題,問少司命有何意見。

少司命仔細斟酌了一陣,幾次想開口,都覺得有些不妥,又不斷打量著流光,想象著流光化作男相與女相的模樣。

“男子吧。”

少司命輕聲說著。

“當真?”

流光喜道:“大司命哥哥也是這般說的,他也覺得我變成男子更妥當一些!那我稍後就做些準備!”

“此事還是要慎重,”少司命柔聲道,“還要考慮對自身大道是否影響。”

“嗯,我定會……”

哐噹!

桌椅被掀翻的聲響自大殿中傳來,讓少司命和流光同時一愣。

天政殿內安靜了幾瞬,隨之就是突然驚起的喧鬨聲,有小神匆忙高呼:“快來人!有人行刺!行刺啊!”

流光和少司命甩下幾道殘影,直接衝到了案發地點。

大殿深處桌椅傾倒,兩個身影正掐成一團、扭打一起,拳腳並用地互相招呼,卻都默契地冇有施展任何神力、仙力、肉身之力。

吳妄頭髮散亂,額頭有著兩處劃痕;

大司命英俊的臉上印著一個鞋印,鞋印上還有‘少主’兩字。

他們俱是麵露凶惡,一個齜牙咧嘴,一個怒髮衝冠,手下卻是絲毫不饒人,朝著對方麵容柔軟之處不斷招呼。

角落中有小神急中生智,高呼一聲:

“大司命與天宮正神打成一片!”

眾小神連忙高呼:

“大司命毫無架子,與天宮正神打成一片!”

少司命額頭掛滿黑線,突然有點不想管這兩個傢夥。

但她終歸還是溫柔如水的性子,此刻自是連忙向前,與流光一左一右,拉開了吳妄和大司命。

少司命拉著吳妄的胳膊,感覺像是拽著一頭公牛;

流光死死拽著大司命的衣袍,也感受到了那如同火山一般即將噴發的憤怒。

“公報私仇!”

吳妄破口大罵,比劃著自己的小拇指,罵道:

“你心眼就這麼大,看到了嗎?就這麼大!”

大司命冷笑一聲,怒聲道:“就是公報私仇怎麼了?吾乃天宮第一輔神!主政天政殿!你區區候補正神,還想要六個八個神靈給你打下手?”

“我說打下手了嗎?我是想多找幾個神靈,跟他們分分功勞!”

“癡心妄想!你就是癡心妄想!拿個鏡子照照自己,你就是癡心妄想!”

“你就是看不過我跟你妹情投意合!”

“你也配!”

“我還就配了!你妹我娶定了!天帝來也攔不住!”

“啊!吾非要拆了你這張嘴!”

大司命大吼一聲,一把推開流光;

吳妄反手將少司命的拉扯掙開,怒吼一聲,身形驟然前衝,與大司命扭打成一團,四隻大手又抓又撓,打出了天宮強神獨有的風采。

“有本事彆用神力恢複傷勢!”

“爾可敢一同自封神力!”

“怕你作甚!大司命你個大耳賊,你玩陰的!”

少司命在旁又羞又急,見他們隻是單純發泄對彼此的不滿,並未真的動用神力廝殺,跺跺腳飛去了殿外。

當真,怎得隨意說什麼嫁娶之事!

都不與人知會一聲的!

……

半個時辰後。

天政殿外圍著的大批神靈,說笑間各自散去了。

吳妄頂著豬頭般的腦袋,駕雲落在逢春神殿外,龍行虎步、神氣揚揚,走兩步又牽扯到了背後的傷口,忍不住晃了晃胳膊。

少司命並不在殿中,小茗和女醜應當也是去了繁衍神殿處。

‘該如何和她解釋,倒也是個麻煩。’

吳妄心底暗自計較,倒吸了幾口涼氣,走回了書桌後慢慢坐下,目中劃過兩道精芒,心底卻泛起了重重疑惑。

他閉目凝神,宛若打坐一般,卻細細體會著大司命放在他道心深處的那團神光。

打架?

不用神力的打架,就是為了能肢體接觸。

最先動手的是大司命,對方看似是氣急般衝上來打了自己一拳,隨後便是傳聲:

‘打我!’

吳妄長這麼大第二次聽見這麼便宜的要求。

第一次,還是在人皇宴後揍林祈。

吳妄猶豫了一瞬,還是作出凶惡的模樣,上去胖揍了大司命一頓。

當然,他的臉去痛擊大司命的拳頭時,同樣感受到了相同的反震力道。

大司命這是作甚?

那神光之內蘊含了頗多訊息,最初隻是傳遞了少半就被少司命與流光拉開,不得已隻能再次打成一團。

大司命似乎很忌憚天帝,都不敢給吳妄一枚玉符,必須用這般方式傳遞訊息。

當然,後麵他們兩個也打出了真火。

吳妄現在滿腦子都是他掐住大司命脖子時,對方那雙幾乎要噴火的雙眼,心底莫名有些心虛。

畢竟是真的跟人妹妹好上了。

那團神光慢慢展開,吳妄突然聽到了一聲輕歎,隨後便是一重重感悟,在他心底鋪開。

這是……

【天地雙綱、父子君臣,生靈五常、仁義禮智信。

婚者,父子血脈之始,五常禮之端。

上古生靈多以混居延血脈,子不知父、婦無定夫,故生亂象,使之惡欲叢生,後一族之強者多配偶子嗣,傳數代而敗……】

姻緣大道的感悟?

吳妄不由緊緊皺眉,這些感悟對他而言雖用處不大,但能從中感受到,這是一段積累了漫長歲月的感悟。

這些感悟在討論姻緣大道的重要性,從生靈大道的角度,認可了姻緣大道的必然性。

最難得的,是它能夠從無到有,告訴一個從未接觸過姻緣之事的神靈,什麼是姻緣、如何讓生靈結成姻緣。

甚至裡麵還有‘天婚’、‘地婚’的構想,以天宮天帝天後為表率,以生靈部族王者為榜樣,勸導生靈結成夫婦,共同養育後人,保證彼此血脈的延續。

更離譜的是,吳妄在裡麵讀出了‘禁止近親結婚’的意味。

這些,應當是大司命對姻緣婚姻之道的構想,隻是不知為何,就這般、用這種有些荒誕的方式給了他。

有什麼算計?

似乎是早知吳妄心底的疑惑,待那些感悟流淌完,吳妄心底浮現出了淡淡的雲霧。

黃昏,湖泊,鋪滿了淺草的堤岸上,一道身影正靜靜地站在那,慢慢轉過身來。

自是大司命。

這是大司命留下的訊息,被那些拳頭一點點打過來的。

他緩緩開口,嗓音帶著幾分沙啞:

“很驚訝吧,吾會給你這些,這本是吾為吾妹準備的禮物,補全她的繁衍大道,讓她的大道更進一步。

不曾想,陛下將姻緣大道給了你。

無妄子,你可知吾有多恨你?”

大司命聲音雖輕,但恨意無比濃烈,隻是這恨意隨著一聲長歎,隨之消失。

“你我不可能和解,也不可能聯手。

吾對人域的所作所為,你不會原諒;你對吾妹的所作所為,吾也不會諒解。

這是唯一一次,也必然是最後一次吾給你這般好處。”

吳妄微微皺眉。

心底安靜了許久,正當他以為大司命是‘忘記錄聲音’時,突然又聽到了大司命的話語聲。

“吾對生靈有愧,故今後註定無法護持她周全。

吾雖不願說這般噁心的話,但終究還是想對你言說一句……照顧好她,莫要讓她捲入神代更迭之爭。

帝夋不可信,不要做什麼跟帝夋對抗的打算,你絕對不會是帝夋的對手,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在人域和天宮之間作出決斷,不要妄想左右逢源。

這天地雖大,你我卻無處可逃。

無妄子,嗬。”

大司命冷笑了聲,吳妄心底的那些畫麵隨之消散。

正當吳妄心底橫生感慨,莫名有些觸動,最後一縷神光化作感悟,在他心底凝成了一句:

“如果被吾發現你隻是利用吾妹,吾定饒不過你,誰都護不住你!卑鄙的生靈!”

吳妄嘴角瘋狂抽搐,額頭爬滿黑線。

“呸!”

他吐出一口血沫,心底卻暗自嘀咕。

假若今日這一遭,不是大司命故意算計什麼,那足以斷定……這傢夥果然冇從林家事變中走出來!

‘真正有小心思的是你吧,懦弱的神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