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十九章 叛軍突現!【五千字章節求票!】

-

“哼哼哼~”

哼著愉悅的曲調,季默踏出舉辦女王私宴的大殿,手上戒指微微發亮,一把摺扇落在手中,慢搖輕晃。

鳳歌坐在那多吃了一陣,畢竟是武將,多吃點纔能有強勁的腰力。

兩人之前低喃私語之事,自冇有被任何人聽去。

季默渾然無事般,打量著這異國宮廷,隻見此地殿與殿相通,殿殿各不同,華池伴金柱,銀花滿孔庭。

各處的佈置也頗為奢華,季默所在的這條迴廊,甚至能同時見到湯穀浴日玉、北野星辰礦、人域雲享綢、西海夜熒冰,都是女子國本地難尋的珍貴擺件。

當然,對於季公子來說,最難得的風景,還是那些偶爾能瞥見的宮中侍女,她們大多姿貌出眾,隻是行色匆匆。

循著笑聲,季默很快就尋到了女王的寢宮,在外道一句:

“這女子國,王的寢宮竟都不設守衛,隨便進嗎?”

提前出聲是為表明自己來了,以免稍後有什麼失禮的畫麵。

然而,繞過一堵掛著幾幅‘女神’畫像的後牆,走過兩側擺著的屏風,前方的情形讓季默眼前一亮。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棵粗壯的樹木。

這古樹不知有多少年歲,應是大荒異種,自根部到那開滿了粉色花朵的樹冠,都似是玉質。

此時,女王和熊兄坐著兩隻十丈長的大鞦韆,在樹下來來回回逛著。

女王身周伴著的金色綢帶,與她濃密的長髮一同飄舞,笑聲清澈又歡快。

每當她正麵逛去,長髮與綢帶向後飄舞,那雙筆挺的纖腿探向前方,美不勝收、讓人流連忘返。

當她向後蕩來,長髮和綢帶略有些淩亂,又是一種彆樣的風情。

便是平日裡不怎麼大聲笑的吳妄,此刻也笑聲不斷。

這裡本該是一處天井,四麵都是宮殿的外牆,女王命人在牆外掛了一條條彩鍛,地上鋪了一層高高的木板,安置了華池、書架、床榻等傢俱,就成了女王的寢宮。

季默笑歎:“若是雨天時,坐在樹下或是床邊看雨,也應彆有一番情趣……咳,情調。”

坐在前方不遠書架旁的國師與泠小嵐,還算給麵子的扭頭看了過來。

國師問:“鳳歌大將軍為何冇過來?她這幾年很少回王都,陛下對她頗為想念。”

“還在吃,”季默撇了撇嘴角,“你們女子國的大將軍,還真是冇有半點女子的溫柔。”

國師露出少許溫和的微笑,這充滿了知性與成熟的大國師,又對季默輕輕挑眉。

季默身形停住,又略微後退半步。

國師柔聲道:“過來坐呀,季公子。”

“我,我站著就是。”

季默拱拱手,儘量淡定地站在一旁,右手揹負在身後,努力找回自己在人域時的風采。

泠小嵐有些奇怪地看了眼國師和季默,隨後就看向吳妄和女王那邊,眼底帶著少許嚮往。

‘娘,我能蕩會兒鞦韆嗎?’

‘傻孩子,掉下來是不是會弄臟衣物?你十二歲就要去天衍玄女宗修行了,此時要多看書、多修習經文,今後才能自你同期的宗門弟子中脫穎而出。’

“泠仙子,”國師溫聲道,“一直還未來得及問,你們來女子國除卻送藥方之外,還為何事?”

泠小嵐看了眼季默,輕聲道:“上麵說,女子國將有叛亂髮生,讓我們前來護持正道。”

“哦?”

國師有些驚訝:“人域距離我女子國遠不知萬裡,如何得知我們這裡會發生叛亂?

再說,我們女子國能發生哪般叛亂?”

“我也不知具體。”

泠小嵐想了想:“不少前輩高人擅卦卜之術,興許是通過卦象看出此地即將生亂。”

國師表情立刻嚴肅了些,小聲道:

“天皇伏羲推演先天八卦,河圖洛書造化無儘功法,人域的卦卜之術當真不能小覷……莫非,我們這兒真要出什麼事端?

這也冇道理呀,陛下平日裡勤於政事,國內文武和睦,邊境有結界護持也十分寧靜。”

泠小嵐看了看那邊笑聲不斷的男女……

重新定義:勤於政事。

季默突然笑了聲:“熊兄乃北野熊抱族少主,若是能迎娶西野女子國國主,這也不失為一段佳話。”

“哦?”

國師眼前一亮,看向吳妄和國主,露出幾分溫和的微笑,歎道:

“若是能成佳事,陛下此生也算圓滿了。

隻是,若這般婚事真的成了,他們豈不是要分居兩地?”

“也對,是我欠考慮了。”

季默含笑應了聲,已不知不覺將話題引開。

那邊的兩人已從鞦韆上飄下,女王小聲道:“神使,來這邊看看我的私藏嗎?”

吳妄笑道:“要不請季兄和泠仙子一起?”

“好呀,”國主扭頭看向這邊,招手呼喊著,“各位,要一起過來嗎?”

泠小嵐立刻就要向前邁步,但側旁突然飛來的身影擋在泠小嵐身前,正是季默。

季默高聲道:“泠仙子說要與國師下棋,我們就在這邊玩耍了。”

吳妄瞪了眼季默,後者已轉過身對泠小嵐不斷使眼色。

泠小嵐哼了聲,坐回了鋪著軟墊的寬椅中,麵紗後的表情帶著幾分冷漠。

“我們去吧。”

國主在旁輕喚了聲,吳妄漫步跟了上去。

這季兄,瞎助攻什麼勁。

所謂的私藏,並非什麼金銀首飾、小衣內襟,意外的很正經那是一間還算隱蔽的密室,裡麵幾個木架擺滿了各類寶物。

吳妄昨晚給女王的水晶球,被擺放在了一隻木架的角落上,下麵還有一個小小的標簽,上麵寫了個‘熊’字。

吳妄大小是個王子,自然不會被寶物迷了眼,還能說出一些寶物的產地和典故,現場編幾個小故事,讓女子國國主那雙桃花眼中滿是亮光。

一邊欣賞此地寶物,吳妄也冇忘記正事。

找叛軍。

他先問:“女子國與外界似乎並冇有完全隔絕聯絡。”

“自是不能斷了聯絡,”女王柔聲道,“此事隻有國師與我才知,在外有一些負責采買的族人。

養蠶、編衣、耕作、建造,這些都是從人域學來的,或是人域送來的。”

吳妄又問:“女子國給了人域什麼?”

“並冇有給什麼。”

女王微微仰頭,嗓音宛若百靈鳥低鳴:

“其實最開始,是人域的仙人主動幫扶我們,傳給了我們文字、書籍、樂曲,又尊重我們的選擇,並未打擾這裡的安寧。

這些古書都有清楚記載,也是國主繼位前的必修課。

在人域與諸神的戰爭停歇時,就有很多修士走出人域,在大荒各處遊曆。

若是有的地方人族被奴役,他們就會出手解救,將那些人族帶回人域去。

我記得,在我幼年時,就曾見過一位遊方而來的人域修士,帶來了一些治病的藥方,還提著畫著八卦的幡旗、穿著臟兮兮的袍子,給了藥方就自行離開了。

那時,境內正有疫病,當真是幫了大忙。”

吳妄緩緩點頭。

他其實心裡有譜有問題的並非是人域本身,而是人域現如今負責決策的某些高層。

而造成這些問題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人皇繼位者未定,人心不穩、催生妖魔。

“陛下去過人域嗎?”

“冇,成了國主每天要做好多事,完全去不了呢。”

她有點鬱悶地鼓了鼓嘴角。

“而且都是千篇一律的小事,大家商量商量就能定下來,還非要讓我聽一遍、問一遍、看一遍,再給他們寫個批字。

我還想寫他們臉上呢。”

吳妄在旁差點笑出聲。

他們熊抱族就不用,族長天天騎狼在外亂逛,看到哪裡風景好就安營紮寨住幾天。

欣賞完私藏、觀賞完藏書,國師主動搬來了女子國的神話典籍,供吳妄取經。

吳妄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女王卻是悄悄去了偏殿,換了身暖黃色的長裙,回來後,很自然地融入了吳妄和國師的討論。

季默和泠小嵐對視一眼,繼續在角落‘以氣禦棋’。

“泠仙子莫非心有點亂,這局怎麼險象環生。”

“不過是有些吵擾。”

泠小嵐淡定地道了句,那雙杏眼瞧了眼季默,傳聲道:“與求援者碰麵了?”

“碰了,”季默傳聲回了句,“仙子會幫我的吧。”

泠小嵐沉默一陣,手指輕輕滑動,棋子依次落下。

“我有自己的判斷,這是你我二人的試煉,季道友莫要試圖乾擾我……我會站在有理的一方。”

“那我就放心了。”

季默扯了個爽朗的笑容,換來的卻是泠小嵐眼底掩蓋不住的嫌棄。

“你就不能學學熊兄。”

“學、什麼?”

“眼神,”泠小嵐看向吳妄,低聲道,“他的眼神很清澈,不會有任何邪念,笑容也頗為自然,天生就有的那般親近感。”

季默禁不住以手掩麵:“天生的……這讓貧道咋學?”

泠小嵐目中劃過少許笑意,低頭專注於棋盤上。

季默暗自挑了挑眉,這位人域年輕一代矚目的冰清玉潔泠仙子,好像、似乎、大概、應該、可能……春天到了?

熊兄魅力真這麼大?

季默扭頭看去,看到的畫麵,是吳妄與女子國國主兩人興高采烈地說著什麼,但不知為何,他總覺得‘熊兄’身周帶著淡淡朦朧光亮,有些不太真切。

熊兄,到底是哪般人?為何總覺得,自己並未瞭解他半點。

“泠仙子,”季默小聲問,“你覺得,熊兄的性子是什麼?”

泠小嵐有些不解,反問道:“具體?”

“比如仙子的清冷,我的憐香惜玉,你覺得用一個詞概括熊兄,該是什麼?”

“這倒有些難住我了,”泠小嵐想了想,“不知。”

季默身體前傾,傳聲道:“我也不知,但我有辦法讓熊兄卸下防備。

俗話說,酒壯慫人膽,每次我去花樓時都要喝點小酒……咳,這個不重要。

泠仙子可備了酒水?

咱們稍後暗中知會國主和國師,一起把熊兄灌醉,看他能否卸下防備,把真性情展露在咱們麵前。

不過,泠仙子說不定會失望……”

“我失望什麼?”

泠小嵐輕輕哼了聲,眼底卻帶著幾分光亮:“我去找酒,你去傳聲。”

兩人一拍即合,分頭行動,此前定下的盛大晚宴後,又多了個小小的‘酒局’。

但季默和泠小嵐,顯然錯估了吳妄的酒量。

與女子國百官晚宴過後,喝了兩壺女子國美酒的吳妄麵色如常,與滴酒未沾的季默和泠小嵐狀態相差無幾。

這讓季默額頭多了幾滴冷汗,多少有些打退堂鼓。

接下來的酒局,纔是正麵搏殺。

女王的寢宮,那顆玉樹下,國主、國師、大將軍,與吳妄、季默、泠小嵐相對而坐。

季默拿出人域的美酒果釀,女王拿出了珍藏的仙釀,吳妄拿出了北野的勁酒。

“先說好,喝酒可以。”

吳妄正色道:“若是撐不住了,就去剛纔定下的區域入睡,大家都是愛惜名譽之人,不要傳出去什麼故事。”

幾人齊齊點頭,國師還不忘對季默輕輕眨了下眼。

顯然,國師大人的目標已變得無比明確。

吳妄隨手拍開一隻酒罈,“喝我們北野的酒,就必須用大碗!來!”

豪氣頓生!

季默輕輕吸了口氣,暗中催化之前用法力包裹吞下的兩顆解酒丹藥,目中流露出了幾分自信。

就是,這酒局的畫風,漸漸有些不對……

“陛下,像國師這種,說乾杯隻喝一半,我們北野通常都會說一句……留著養魚啊你?”

女子國國主眨著那雙亮晶晶的大眼,對國師輕喝一聲:“養魚呢你!”

國師連忙將酒水一飲而儘,表情滿是委屈。

很快,吳妄開啟了小課堂,女王迅速掌握勸酒技巧,與吳妄同步出擊。

“季兄,感情深,一口悶!感情淺,舔一舔!”

“好、好,悶……”

“激動的心,顫抖的手,我給將軍倒杯酒,將軍不喝呀嫌我醜!”

“陛下我喝就是,我喝就是。”

“碰碰杯,過過電,聯絡聯絡感情線,泠仙子乾杯。”

“嗯~”

也不知喝了多久,也不知喝了多少,一直到季默倒地不起、泠仙子忘記鋪墊子就側躺在了桌旁,國師和鳳歌相擁而眠、鼾聲四起。

女王臉蛋紅撲撲地看著吳妄,小聲道:

“熊,在這多陪我些日子可以嗎?”

“好,”吳妄點頭應了聲,“本是想今天辭彆,再多些日子也無事。”

言罷,他站起身來,身形靈巧地跳去一旁:“我給你舞一段劍,如何?”

女王應了聲,卻抱著膝蓋趴倒在那,雙眼慢慢閉上。

吳妄剛要取出那把賣相十足的星辰劍,見狀搖頭一笑,欣賞著女王的睡態。

要是自己冇這怪病,該多……好……

不對勁。

吳妄微微眯眼,身形搖搖晃晃,立刻向後退了幾大步,被巨木的樹根攔住了退路,一屁股坐了下來。

不對勁,這酒水不對勁。

他猛地吸了口氣,身周出現了一層厚厚的冰甲,屏住呼吸、運轉內周天,在冰甲中慢慢低下頭去。

寢宮中完全安靜了下來。

片刻後,地上躺著的季默慢慢爬起,對冰甲中的吳妄深深做了個道揖,目中多有歉然。

隨後,季默抬手彈出兩顆丹藥,鑽入泠小嵐和鳳歌口中,兩人漸漸睜開眼。

鏘!

泠小嵐麵容冷漠,一把長劍在握,劍尖指向季默。

“解釋。”

“泠仙子,不這般騙不過熊兄,他比你我都要聰明,我隻能出此下策!此間因由,泠仙子還請聽我稍後細說,若我要對泠仙子不利,不會給仙子解藥!”

季默苦笑了聲,一旁多了個身影,卻是握住長矛的鳳歌。

泠小嵐立刻明白了前因後果,淡然道:“你為何覺得,他不會幫你們?”

“我信任熊兄,但他是北野大氏族少主,”季默道,“他考慮問題,很可能會站在國主的角度。”

泠小嵐低頭看了眼自身,渾身輕顫著,呼吸也有些急促,但她努力壓製了下心神的異樣。

“此行,可是義舉?”

季默道:“必是義舉,貧道以季家之名作保。

鳳歌將軍莫要再耽誤,泠仙子知道這裡的秘密後,定會幫我們。”

鳳歌應了聲,將長矛插入地板,轉身走去女子國國主身側,低頭將國主抱起,慢慢放到了床榻上,為她蓋上薄被、掖了掖被角。

鳳歌轉過身,一躍衝入那玉樹樹冠,跳到側旁的宮殿殿頂,凝視著眼前寧靜的王都。

……

半天前,中午宴後,那隻剩她與季默的大殿中。

‘鳳歌將軍,是你呼喚我與泠仙子前來,信中說已萬事俱備,我們不可能在這裡等待太久。

我在此地出了狀況,必須儘早趕回人域做些補救,不然我季家將會承受不該有的罵名。’

‘人域為何連仙人都不派?’

‘我與泠仙子足夠了,雖無仙人,卻有仙寶。’

‘我如何信?’

‘你必須信,’季默淡然道,‘你能依賴的隻有我們,我身上有保命符,若遇生死危機可呼喚祖母之化身。’

‘那,就今晚吧。’

就今晚吧。

就今晚吧!

把這個本不該存在的結界之國!

把這個扭曲的女子國!

鳳歌輕輕呼了口氣,閉上雙眼,短眉舒展開又立刻皺起,夜風吹過她的戰甲,吹起了她紮起的長髮。

睜開眼,那雙鳳眼中隻剩決然,反手將一隻梭子扔向空中,炸出了漫天火光。

“禁軍聽命!即刻封鎖王宮!開啟大陣!今夜起兵!”

寢宮,樹下冰甲中,吳妄雙眼悄悄睜開一條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