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反 春 聯 盟!【萬更求票!】

-

‘你永遠可以相信少司命。’

繁衍神殿,吳妄坐在殿前的台階上,目中滿是感慨。

這咋搞?

現在就把少司命拉入天道,成為天道序列第五?

可如此一來,天道就存在了暴露的風險,且自己與少司命的關係,又增加了額外的負擔,時機遠遠冇有成熟。

為了確保少司命是己方大佬,且不暴露天道,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效仿帝夋娶羲和,自己娶了少司命?

那純純的感情不就變味了嗎?

如此一來,不就成自己用感情綁架少司命了嗎?

這問題,咋就變成了個人情感與生靈大義的拉扯……

吳妄雙手搓了把臉,繼續深沉地坐在那。

觀察此地的眾神彷彿明白了點什麼,此前少司命拉著逢春神火急火燎地回到了天宮,兩人開啟繁衍神殿的結界,阻隔了一切探查,過了片刻後,逢春神神情低落地坐在了神殿之前,似乎遇到了什麼難事。

這事,顯然就是他們想的那樣!

眾神心底一陣暗爽,甚至有不少男性神祇看吳妄的目光,多了幾分微妙的親近之感。

吳妄這邊正糾結,一束金光自遠處飛來,化作了流光的身影。

“無妄兄!”

流光喜道:“我正想找無妄兄聊聊,你怎麼在這坐著?不進去找姐姐呢?”

“流光啊,”吳妄蔫蔫地應了句,“遇到了一些為難的事,在這裡坐著發會呆。”

流光笑著走向前,並腿、挺胸,柔軟卻又剛強地坐在了吳妄身側,笑道:“可有我能助無妄兄的?”

吳妄搖搖頭:“此事是我的私事,不足為外人道,你想找我聊什麼?”

“我還是拿不定主意,”流光那張中性美的麵容上滿是糾結,“到底是化作男子,還是化作女子。”

“提前試試不就好了?”

吳妄笑道:“你先彆急著變化,先試試做男子是什麼感覺,說話、走路、穿著都朝著男子靠攏,過一段時間再試試做女子是什麼感覺。”

流光眼前一亮,笑道:“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那無妄兄,做男子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嗎?”

“這就要你去觀察了。”

吳妄眺望著天邊彩霞,歎道:“若冇其他事就讓我在這待會兒。”

“嗯,好,”流光滿心歡喜地站起身來,對吳妄行了個禮,“多謝無妄兄相助,我這就去觀察男子與女子!”

言罷身形化作金光飛射而去,眨眼間便與彩霞融為一體。

吳妄見狀不由暗笑。

流光還是做女子吧,不然以後被稱為天宮最快的男神,那也有點不好聽。

神殿內,少司命縮在吊籃中,手指捏著一隻軟糖,卻對著結成吊籃的樹藤微微出神,許久冇把糖放入唇瓣。

殿外,吳妄一拍大腿,起身就要朝著殿內走去,目中寫滿了狠勁。

直接娶了這個女神,其它再說算了!

大男人婆婆媽媽成何體統,總不能因為少司命對於天道太過重要,自己就要朝著後麵退半步!

去表白!去求婚!

去!

“嗯?”

淺綠色神光閃耀,少司命出現在神殿內,那雙宛若會說話的眼眸盯著吳妄。

吳妄瞬間站直身形。

她眨了眨眼,眼底帶著幾分期待,想著吳妄是否會對她吐露心事。

“咳,那個,”吳妄清清嗓子,“今天天氣不錯嘛。”

少司命納悶道:“怎麼了嗎?”

“就是覺得咱們兩個的關係,是不是……嗯……可以更進一步發展……這般事。”

吳妄心底鬆了口氣,凝視著少司命的雙眼,莫名又有些忐忑。

“為何突然說這個,”少司命抿了抿嘴,但嘴角卻忍不住向後勾勒出了笑意。

她抬手理了下耳旁的秀髮,輕聲道:“咱們順其自然就好,其實不必刻意做些什麼……你此前便是在糾結此事嗎?”

“不是,”吳妄輕輕歎了口氣,主動向前走了半步。

拉住那雙清清涼涼的小手時,他此前有些鼓動的道心,此刻也已安穩了下來。

確實,這些事都不能操之過急。

她走過了漫長的歲月;

領略過了世間無數的美景;

並不是為了成為自己的附庸品,而是想要彼此去開啟一段美好的故事,去沉浸在故事中,尋找著存在的意義。

愛情是美好的,卻非意識體的全部。

自己糾結的這些事,其實本冇有任何意義,她的立場與她的情感歸屬,本就冇有任何關係,隻是因她站在生靈一麵,是護佑生靈的神,才讓自己有了感情會綁架立場的錯覺。

吳妄主動向前半步,張開雙手。

少司命突然察覺到了吳妄眼神的變化,覺得那就如三月的春風,如旭日驕陽般,炙熱卻不會給直視者任何壓力。

她選擇遵從心底直覺,微微低頭走入了他懷抱,心底不免泛起少許漣漪。

這次的擁抱頗為正經。

吳妄在她耳旁說了幾句話,少司命其實大多未聽清,隻覺得心底無比安寧。

但那句“當你想嫁我了,我就娶你”,卻讓她彷彿墜入了雲霧中,坐在雲朵凝成的飛舟上蕩來逛去,尋不到停穩的依憑。

大道無聲,姻緣自成。

天宮眾神注視著繁衍神殿前的這一幕,女神大多麵露惋惜,男神的冷哼聲此起彼伏。

“我跟人親近都開結界的!”

“呸!”

“少司命大人也墮落了啊,這該遮擋下的,摟摟抱抱,成何體統。”

於是,眾神開始從各種角度,批評這對並冇有半點逾矩的男女。

天宮之中一時檸檬飄香,連帶著神庭都是酸的不行。

……

自繁衍神殿歸來,吳妄就與母親、雲中君,隔空開了個天道小會。

其實還是,吳妄對母親講述,母親轉達給雲中君。

會上,吳妄指出了天宮先天神少司命的重要性,以及少司命締造出的萬靈寶珠,對天道發展會有何等的益處。

天道第四席位許諾給了西王母,第五席位,吳妄已經決議給少司命。

蒼雪和雲中君對此不能說毫無異議,可以說完全讚同。

甚至,蒼雪還帶回了雲中君的叮囑,句句鞭辟入裡,完全就像是雲中君此前聽過吳妄之前糾結之事。

雲中君的原話是:

“少司命的繁衍大道,本就是生靈之基礎,在大司命已經對生靈造成頗多傷害的前提下,少司命是必須爭取來的先天神。

無妄你重感情,很容易就覺得,是這份感情拉扯住了少司命。

其實不然。

大道對先天神的影響頗深,比如冰之大道對令堂的影響,讓她在鬥法時穩準果決,不會有半點猶豫。

少司命對生靈的親近、護持,未嘗不是被繁衍大道長期影響的結果。

生靈三頂級大道,註定是要跟我們天道站在統一戰線,吸納這三條大道,也是你身為天道首領必須執行的首要大事。

不要有心理壓力,該行動就行動,少司命天真爛漫,豈能抵擋你這傢夥的花招。”

當然,母親大人轉達時,把雲中君的舉例說明,從冰神換成了火神。

火神性情暴虐,與大道影響也是有所關聯。

吳妄為此不由多想了點。

那西王母的天刑大道有啥影響?欲之化身會有一些皮鞭蠟油小板凳的癖好?

不管如何,得了雲中君老哥的鼓勵,吳妄更是精神振奮。

策劃各類正事、規劃姻緣大道發展之餘,吳妄也開始有意識地安排他與少司命相處的‘小故事’。

感情這種事,最重要的就是常伴。

隻等他們感情加厚、瓜熟蒂落,吳妄自不會有半點猶豫,直接把她變成自家人;再等天道能夠現世了,若她願意,便助她成就天道第五序列之位。

自吳妄叮囑,萬靈寶珠不可被旁人知曉後;

少司命就將繁衍神殿徹底封了起來,完全搬到了逢春神殿。

她不隻是自己過來了,還將她為數不多的侍女以及神殿周圍配備的神衛調來,讓逢春神殿也變得熱鬨了些。

吳妄半數時間呆在逢春神殿陪少司命與小茗,半數時間呆在姻緣殿修行。

姻緣大道在吳妄的推動下,已經開始在天地間鋪陳開來。

帝下之都的生靈已經開始被這條大道影響,心底逐漸有了成婚的概念;

離著天宮較近,且自身文明程度較為原始的部族,男女也逐漸有了成雙成對的意識。

若是有萬靈寶珠的催化,姻緣大道的展開過程自會無比輕鬆;

但少司命和萬靈寶珠,已經被吳妄視為天道的重要底牌,自不可能在此時展露,白白便宜了帝夋。

他可以給帝夋一些小甜頭,但絕不可能幫帝夋徹底壓過人域或者燭龍。

如此過了數月。

天宮之中已經冇有先天神關注逢春神殿,吳妄在鏡神的介紹下,參與了幾次先天神的正經聚會,也算初步打開了在天宮的‘人脈’。

逢春神界四平八穩地搞發展。

大羿提出組建狩獵大隊,率神將兵衛於各處神界邊緣地帶奔走,狩獵凶獸、救助遭受苦難的生靈,宣揚逢春神的榮光。

這幾個月,帝下之都倒是興起了一個與吳妄相關的傳聞。

逢春之力,可固本培元,令神靈生靈煥發第二春。

這訊息原本就有,但大多都是笑談,聊天的時候調侃幾句就算了;但最近不知為何,傳聞愈演愈烈,甚至還有人‘現身說法’。

不用說,這自然是大長老他們的手筆。

前來逢春神界拜逢春神的生靈越來越多,而這些生靈大多‘非富即貴’,讓逢春神界的生靈賺了個盆滿缽滿。

本來,吳妄聽聞此事也隻是置之一笑,並未搭理。

枯木逢春,是指的重新煥發生機!

這大道跟固本培元毫無相關,天宮也冇給他這個神權!

一天天的就知道瞎搞,他是仙人,又不是真的神!

一直到,吳妄那天接到了大長老的傳信求援,連忙趕去了神界……

剛出天宮下方的結界,吳妄就見到了迎麵趕來的大長老。

大長老行色匆匆,見到吳妄就連忙呼喊:“宗主,快!無敵出事了!”

“怎麼了?”

吳妄連忙向前,抓住大長老的胳膊,身形驟然前衝,極快地砸入了逢春神界。

見到楊無敵時,這傢夥正躺在大羿的床上,閉目沉睡、氣息微弱;吳妄向前把脈,卻是不斷皺眉。

他好像不會問診。

大羿在旁稟告:“大人,楊兄是半個時辰前回來的,回來的時候走路生風,整個人精神奕奕。

但等我們進了此處,他歎了口氣,打了個哈欠就躺了下來,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最初,我覺得冇什麼,楊兄應該是有些乏了。

但漸漸的,他氣息越來越弱……”

吳妄緩緩點頭,在袖中取出一顆丹藥。

大長老立刻向前掐住楊無敵的嘴,讓吳妄將丹藥扔了進去。

大長老低聲道:“宗主,此前給他吞服丹藥了,但冇什麼反應,他似乎是用了什麼高明手段,無法窺探他體內的情形。”

“高明手段?”

吳妄頓時想到了什麼,抓著楊無敵的胳膊輕輕抖了抖,發現了楊無敵身周依附著的薄薄變身氣。

吳妄道:“狐笙你先出去下。”

“哦,是!”

狐笙有些不明所以,總覺得自己像是被針對了,低頭快步離開了這屋子。

隨後,大長老佈置了結界,大羿關上了門窗,闞天厚躲去了角落,熊三將軍掏出了大斧。

吳妄手指點在楊無敵額頭,身形隨之後退。

一縷灰氣自楊無敵身周彌散,緊跟著便鑽入了楊無敵胸口,那源於神農老前輩的變身氣歸於楊無敵元神附近。

瞬間,屋內滿是倒吸涼氣的動靜。

楊無敵已經露出了他此時的真正麵容。

他眼圈發黑且向下深陷,臉頰之上毫無血色,整個人雖然還是那般健壯,但卻散發著沉沉暮氣,氣息都變得無比微弱。

“這咋了?”

熊三嘀咕了句,“感覺像是給巨狼配種的時候,種狼用過勁了?”

大羿皺眉道:“房事過度也不至於這般……”

吳妄歎道:“這傢夥說不定是遇到了什麼女妖精,這精氣都快被吸乾了!”

“宗主,女妖精是何物?”

“一種大荒比較古老的存在,”吳妄淡定地扯了句,注視著楊無敵的身形,略微思索,開始調運逢春神力。

少頃,吳妄掌中綻出了翠綠光芒。

這光芒剛把楊無敵包裹,就如水流遇到乾海綿,迅速被吸納。

吳妄在袖中摸了一陣,取出了得自神農老前輩的藥酒,在其內取出一杯,灌入了楊無敵口中。

很快,楊無敵渾身氣息回來了,那乾巴巴的麵容快速恢複光澤,衣袍也撐起了大帳。

“哈!”

楊無敵張口噴出一口濁氣,整個人直直地坐了起來,雙眼瞪圓,額頭冒出了一股股熱汗。

一旁大長老手指輕點,水屬靈氣迅速彙聚,凝成了一堆冰塊,將楊無敵身體埋了大半。

“哼!”大長老罵道,“丟人現眼!”

楊無敵方纔回神,扭頭看向吳妄,這漢子竟虎目含淚……

“宗主,屬下不辱使命,說服了一個神靈!”

吳妄皺眉道:“你怎麼搞成了這樣子?”

“這天宮的那些神靈,真的……”

楊無敵默默地捂住胸口,長歎道:“此前屬下隻道,已是橫掃人域無敵手,床榻之間無強敵,不曾想,還是這些先天神更勝一籌。

不過,得宗主賜下神力,屬下有信心,將那神靈一舉拿下!”

“行了你!”

吳妄笑罵了聲:“身體為重。”

“嘿嘿,屬下也是樂在其中,”楊無敵隨即麵露正色,“宗主,有件事需要稟告給您,不然我也不會著急回來。”

熊三將軍嗤的一笑:“都快成乾兒了還不急著回來?”

“這個,”楊無敵尷尬地拍了拍光頭。

“哎,”吳妄道,“楊無敵勞苦功高,能用這般方法融入先天神周圍的圈子,那是很有意義的。

你探聽到什麼訊息了?”

“近來天宮神靈暗中搭建了一個反春聯盟。”

楊無敵道:

“根據小琴所說,這反春聯盟頗為隱秘,已有半數正神參與其中。

他們的目的,是將您趕出天宮。

小琴本是其中一員,起初覺得此事頗有趣,能給她煩悶的神生找點樂子,但經過我一番勸導,如今已經改邪歸正,認識到了這個反春聯盟的無理取鬨。

宗主,這些先天神已開始暗中動作,他們有幾個已經去了東南域,想要挑起跟人域的衝突。

東南域如今人域正有大動作,天宮也派了不少兵馬在東野,若是一不小心,真的會再次爆發大戰。

這個反春聯盟的主旨,就是要讓您夾在天宮和人域之中,必須作出選擇,而不能左右逢源、兩邊吃香。”

楊無敵話語一頓,似是覺得自己用詞有些不當。

“東南域?”

吳妄眉頭緊皺,又問:“這個犯蠢聯盟的主理人是誰?”

“這個還真不知,”楊無敵嘀咕道,“小琴隻是天宮小神,冇有正神的職位,她之前也是被好友拉著入了夥。

他們交流都是通過大道傳聲,誰也不知誰是主謀。”

吳妄想了想,自袖中取出幾隻寶囊,扔到了楊無敵懷中。

“拿去揮霍,莫要在先天神麵前,弱了咱們人族男兒的麵子……自己也節製點。”

“哎,嘿嘿。”

楊無敵拍拍腦袋,又忍不住嘀咕了句:“您這逢春之力,還真有這般奇妙的效果。”

“我去查證下此事,你們聯絡下人域,在東南域行事定要小心。”

吳妄一甩衣袖,身形化作神光歸於天宮。

此事由不得他不重視。

小嵐正在東南域整合各方勢力,宣揚逢春神的信奉,為他提供神力支援。

天宮小神自己此時可以不在乎,但這些小神的實力普遍在普通超凡之上,若他們發起突襲……

吳妄精神一振,道心深處已浮現出一團雲霧。

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