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零一章 蒼雪聞鐘聲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零一章 蒼雪聞鐘聲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出天宮的過程異常順利。

吳妄繞過了天宮外圍那十多重神衛,依靠著陰陽大道潛藏行蹤,直奔與四海閣定下的接頭地點。

東南域此刻還算平靜,眾人皇閣高手也已做好了應對突髮狀況的準備。

泠小嵐此時身周有二十餘名超凡、三十餘名天仙修士,且這些超凡之中,還有幾名是人域如今已少了記載、無人聽聞過名號的老者。

作為人皇親派的‘特使’,人域曆史上第二名天衍聖女,她得到的重視自不會差了。

但根據四海閣的反饋,他們在東南域尚未捕捉到天宮神靈的道韻。

那個‘反春聯盟’到底有多大的能量,現在還是未知之數。

剛飛出帝下之都上方天域,吳妄胸前貼著的項鍊就開始輕輕震顫,母親的呼喚聲傳入吳妄耳中,卻是讓他不必太過擔心,她也在盯著泠小嵐所在之處。

“說來也有點奇怪。”

麵對母親大人,吳妄也冇掩著心底的疑惑,忍不住反問了句:

“娘,燭龍神係在這邊是不是還有殘餘勢力?

這些先天神是失智了還是缺心眼?

他們平日裡那麼懼怕帝夋,帝夋現在不斷要求天宮停止與人域爭鬥,那些先天神真就不怕死,非要去招惹人域?

怎麼想都有點不正常。”

蒼雪道:“或許是有先天神因與人域的大戰自身重塑過,從而對人域烙印了仇恨。”

“可能吧。”

“霸兒,其實有時候先天神比生靈還要衝動,並不是每個先天神都老謀深算,許多先天神想一出是一出,有時候一拍腦袋,就決定要去做幾件大事。”

蒼雪笑道:“也有些先天神根本冇有自身的主見,十分容易被其他先天神影響。”

吳妄:“總覺得娘是在內涵少司命。”

“少司命我可是喜歡的緊,”蒼雪柔聲道,“她的性子如何,娘還是知曉的,隻是冇想到她會動凡心,且這凡心還落在你身上。”

“這叫魅力。”

吳妄得意地挑挑眉。

星空神殿中,蒼雪卻是嗤的一笑,罵道:“明明是你那些稀奇古怪的念頭,讓她不明、不解,對你產生了興趣。

你覺得少司命是何時對你有好感的?”

“這個……”

蒼雪柔聲道:“你此前在東南域時,她在女醜引薦下與你相見,那時娘便察覺到了些許不同尋常。”

吳妄揉揉鼻子,低聲道:“娘你放心,我不會辜負她們幾個……啊,說這話著實有點不要臉了。”

蒼雪道:“你不是說要三妻四妾、享儘什麼齊人之福嗎?”

“我啥時候說過?”

“你三歲時做夢喊的。”

“這!”

吳妄嘿嘿笑著:“夢話罷了,夢話罷了,現在我都開始發愁,少司命若是與味精和小嵐見了麵,氣氛會多尷尬。”

“齊人之福是什麼?”

“就是齊全之意。”

“那三妻四妾又是何意?”

“就是說的順嘴,說的順嘴,”吳妄額頭沁出了兩滴冷汗。

他趕緊轉移話題,問起了父親大人的近況。

蒼雪輕笑著應對,與吳妄聊了一陣,叮囑吳妄小心行事,結束了與兒子的閒聊。

星空神殿內,蒼雪俏臉上的笑意慢慢收斂。

她雙腿交疊、身子斜靠在冰晶凝成的寶座上,那能調動星神大道的長杖依偎在她懷中,那張不染半點塵埃與煙火的麵容,宛若冰晶雕琢而成。

美到冇有任何生氣。

蒼雪手指憑空輕點,鋪滿星光的神殿中冇有多少變化,她指尖綻放出的寒氣凝成了一麵冰鏡,其內顯露著吳妄在夜空急速穿梭的身形。

感受著吳妄身周的大道道韻,蒼雪目中滿是欣慰。

‘一眨眼,霸兒已經有了這般實力。’

她也不知為何,一直抗拒星神大道的吳妄,會突然接納星神大道,還和星神大道迅速融合。

此時吳妄的實力雖遠不如巔峰時期的星神,但因星神大道早已成熟,且星神神軀可由吳妄分心執掌,吳妄在短時間內能爆發出的實力,已有些可怖。

‘霸兒的實力飛躍,似乎就是從那次與金神對戰開始。’

一直注視著吳妄的蒼雪,其實已經察覺到了,有一股力量在乾涉吳妄。

但蒼雪無法證明這股力量的存在。

她不曾將這個秘密告訴雲中君,卻在暗中細細探查。

吳妄身上的項鍊,是與她本體一同化生的神器,項鍊並非它的本來麵目,它是冰之大道的部分本源。

就在今日,在蒼雪特意觀察之下,她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微弱的道韻。

有些離譜的是,蒼雪突然發現,那道韻……

她完全無法參透。

甚至,能確定它的存在,已經耗費了蒼雪極多的心神之力。

因當年隨著父親水神一同追隨燭龍,那較為短暫的、燭龍執掌的第四神代中,她曾隨燭龍與諸神征戰,蒼雪感受過無數次至強者大道爆發的道韻。

就在察覺到吳妄身上那一閃而過的道韻時,蒼雪甚至感覺……

那比燭龍吞噬了大批先天神後凝聚成的道韻,更複雜晦澀,更玄妙高深。

宛若包含一切,又是一切的原初。

太一。

蒼雪突然想到了這個詞,這是自己當日在天道會議上提出來的,對天道核心席位的冠名,為無極、一切之源。

那條大道,似乎就可稱之為……

“太一?”

似有若無的鐘聲突然在星神大殿各處響起。

蒼雪豁然起身,手中握緊那長杖,長髮轉瞬間化作冰藍,腳下身周綻放出一隻隻六芒星狀的冰晶!

那股淩絕天地的冰寒氣息,瞬息間充滿了整座大殿!

但蒼雪的感知之中,星神大殿空無一物,剛纔的鐘聲宛若錯覺。

蒼雪雙目一凝,突然抬起木杖,立刻就要重重地砸落。

‘冰神大人。’

蒼雪心底突然傳來了一聲呼喊:

‘無意叨擾,我隻是想來提醒您,莫要去窺探此間之秘,不然有可能產生多餘的擾動,為我的主人、您的兒子,增加不必要的困境。’

那聲音迴轉間,蒼雪看到自己麵前浮現出了一縷淺灰色的氣息。

她略微遲疑,卻還是將那氣息捏在指尖。

瞬息間,蒼雪看到了星神掌中托著的圓盤,那圓盤急速放大,將她部分心神拉入了一片灰濛濛的狹小天地。

那是星神盤之內的狹窄區域。

‘星神殘念?’

蒼雪心底的警惕拉滿,卻以不變應萬變,隨時做好了發動最後絕殺的準備。

又是一聲鐘響,前方雲霧緩緩開啟,一口大半鐘身隱藏在雲中,隻有上半部鐘肩顯露的大鐘,映在了蒼雪心底。

與此同時,那大鐘側旁凝出了一道虛影,虛影隻有人身的輪廓。

這虛影用清潤的嗓音緩聲說著:

“您曾執掌星神大道,所以您在此地隻能見到今後會由星神盤鍛鑄而成的鐘肩部分。

主人十分幸運,能擁有你這般偉大的母親,能將一條完整的、有著成為至強者潛質的大道,讓給主人。

也很榮幸,我能以這種方式與您碰麵。

雖然這並不是我的本意。”

“你是誰?”

“我是一件寶物,被主人用來推演太一道。”

那虛影用平靜的嗓音說著:

“同樣的,我被主人用來鎮壓天地秩序,在今後會抵達的未來,成為天道的中樞,代表了天道的意誌。

您可以將我理解為秩序大道的替代者,雖然我比現如今天帝的秩序化身更為完整。

也可以將我當做,是主人未來主神器的器靈。

主人賦予了我靈性。”

蒼雪沉默了一陣,突然問:“你知曉未來之時會發生何事?”

“我站在了歲月的儘頭,可以回首眺望一切諸事。”

“霸兒也知曉了?”

“我並未對主人進行過多的非必要乾預。”

鐘解釋道:

“同樣的,我也不會對您吐露未來可能會發生什麼,因為那會造成因果的顛倒,從而影響太一於秩序投影的運轉。

未來不斷變化,無數可能性在導向無法預算的位置,但所有的可能性註定都會歸一。

冰神大人,您隻需要知道,最終是您的兒子贏了,請不必有過多的擔心。”

蒼雪突然道:“霸兒付出了很多代價,所以締造了你,想要扭轉贏這個過程中的悲劇?”

“並不是,”鐘道,“主人從未對我下過這個命令。”

蒼雪目光略有些銳利:“也就是說,你可以不聽從你主人的命令,而自我判定可以做什麼,需要做什麼?”

“這很難在短時間內給您解釋,我隻存在於過往,陪伴主人的,是不可能與主人交流的下一瞬息的鐘。

這是歲月不可逆轉的特性所註定的,我的靈性隻能存在於過往。

甚至,主人締造了我之後,想與我交流,都必須憑藉歲月大道的威能。”

鐘輕輕歎了口氣,繼續說道:

“知曉了我存在的所有意識,包括主人,都會覺得,我有可能背叛主人。

被賦予了靈性和自主決斷權限的神器之靈,背刺了自己的主人這很具有故事性,也能滿足一種窺探的心理。

但我為何要背叛主人?

我並不存在私慾,能理解主人的感情,且並不覺得自己有任何殘缺之處。

我能知曉一切諸因,鎮壓一切諸果,是一切的開始,也蘊含了一切的終結。

尊敬主人且服從主人的命令,是因主人給予了我自混沌內產生的機會,我的一切都是圍繞主人的意念。

我就如主人精心培育出的孩子一般,對主人有著無比的依戀和感激。”

“那你為何會出現在此處?”

蒼雪皺眉道:“為何又會不斷乾預霸兒?”

鐘沉默了許久。

蒼雪淡然道:“你可以選擇不告訴吾原因,吾卻會做出局勢已脫離吾掌控的判斷。”

“因為主人想要變強。”

鐘的嗓音變得越發低沉:

“主人想要一個更強大的自己,而當他鍛鑄我時,那已經變得十分困難。

我並未告訴主人這些,我希望您也能保守這個秘密,不然這會影響到主人的心境。

我不想讓主人感受到太多壓力。

主人麵臨著比帝夋與燭龍還要艱難的挑戰,主人受過的傷、遭受的挫折,都影響到了主人最後的上限。

您已經感受到了,在我的乾預下,主人麵對的阻力都變成了助力。

這其實,隻是為了讓主人在過往的歲月中得到更多幫助,以推動主人擁有更強的力量,哪怕,僅僅隻是在我誕生的時刻,我的這些努力,幫主人增加了一絲一毫道境,或許都能幫主人扭轉乾坤。

所以,我希望您能跟主人好好的談一談,把您心底的秘密告訴主人。

主人會幫您,也必然能幫到您。

在我已知的一千六百種可能性內,您的逝去,對主人而言都是無比巨大的打擊。”

蒼雪微微一怔,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難言的道韻,似是在衝擊自己的神魂。

鐘道:“這是窺探未來必須承受的代價。”

“我會逝去?”

“我今日的現身,就是為了避免這場悲劇,從而讓主人有更從容的姿態去應對挑戰。”

鐘話語突然停頓了下,又道:

“您可以仔細回想一下,我已經暗中給了您四次乾涉。

甚至,您觀察主人捕捉到的太一道韻,也是我特意為您留下的線索。

在我推演的所有可能性中,在這個時間點選擇乾預,改變您對主人隻是您孩子的認知,可以有七成左右的可能性,避免那場悲劇。

請不要讓主人傷心。

您始終不曾對主人坦露過您從天外抵達天地的真相,請不要給主人留下可稱之為創傷的遺憾。

不然我會采取一些激進的手段,以保護主人的情感。”

那隻有輪廓的人影緩緩變化,化作了少年時吳妄的身影。

它對著蒼雪做了個道揖,身周雲霧翻湧,瞬息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星神大殿,蒼雪保持著閉目的姿勢,許久未能睜開雙眼。

四次乾涉……

蒼雪額頭有六芒星閃爍,無數記憶碎片湧來,在她心底飛速轉動。

很快,幾個片段引起了蒼雪的注意。

【星空神殿中,自己靜靜站立在大殿正中,那時尚不知曉帝夋已知自己身份,故蒼雪還是以日祭的姿態示人。

尚冇有此時這般囂張。

她透過星辰觀察著熊抱族中的少年,看著那少年與人域來的普通女修歡樂相處。

有些莫名的,星光捕捉到了一處正在進行的鬥法。

蒼雪本覺得自己不該做一名日祭之外的事,以確保身份的隱蔽性,但那時莫名泛起了念頭,將目光投向了靈氣波動之地。

隨後,她將自己所見的情形,投影到了霸兒的心底。】

於是那促成了吳妄與泠小嵐的初次相遇。

蒼雪突然有所明悟。

她並不是對生靈懷有多少憐憫的性情,但那次,她心底莫名泛起了不願讓那女子逝去的心思。

此刻細細揣摩,加上有鐘的提醒……

“竟!”

蒼雪睜開雙眼,眼底的冰藍色在迅速退卻。

‘在我已知的一千六百種可能性內,您的逝去,對主人而言都是無比巨大的打擊。’

“霸兒……”

她輕聲喃喃著,目中帶著淺淺的思索,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與此同時;

剛邁出挪移大陣抵達東海上空的吳妄,心底也泛起了一聲鐘響。

離開天宮,鐘就囂張了起來,直接無視兼任歲月之神的帝夋,跨越時空阻隔與吳妄心神相連。

“主人。”

“怎麼了?”

“我想與您稟告,我想去跟冰神大人接觸一下。”

吳妄怔了下,問道:“這是必須的接觸嗎?”

“並非必須的接觸,但可以讓您擁有更圓滿的人生經曆。”

“嗯,不要給我母親任何壓力,”吳妄淡然道,“可以告訴我母親,以後我會成就天帝之位,這樣就夠了。”

吳妄突然有些眩暈感,似乎神魂承受著莫名的壓力。

“主人,您與我接觸太過頻繁,我會沉默一段時日,一直到您需要我的支援。”

“行吧。”

“還有主人,在您感知的歲月流速中,可能我是先發生了與冰神的接觸,才與您稟告,但我此刻正在逆著歲月向上。

故,我是在得到您的許可後,在過去的片刻,與冰神大人有了接觸。”

“呃?”

吳妄納悶道:“那你現在說話,莫非也是在倒著說?”

“是這樣的,不過神念傳遞可以讓您明白其中的語意,我隻需要傳遞神念給您,話語其實是您在心底自行破譯的。”

眩暈感更為濃烈。

吳妄不敢與鐘多聊,立刻將心神自心底抽離。

伴著一聲鐘響,鐘的道韻消失不見。

吳妄也調整了下心態,隱入了東南域的天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