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十章 地宮,凶獸,獻祭者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十章 地宮,凶獸,獻祭者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跟預料的差不多,鳳歌果然是叛軍首腦,但不是反的女王。’

樹下冰甲中,吳妄保持著坐姿,心底各種嘀咕。

這個季默,竟然能想出在酒裡下迷藥、提前用解藥的計謀,此前真是嚴重……

高估了他。

吳妄內視自身,看著那一肚子用法力包裹冇化開的神農牌解毒丹、化春丹、護魂丹、靜心丹、打蟲丹,笑容略有點苦澀。

這不浪費資源了嗎?

雖然神農氏前輩給的丹藥多,但這些丹藥都是不可再生資源,用一點就少一點。

罷了,罷了。

季兄能有什麼歹毒的心思呢?不過是想讓他這個凝丹境的小修士,不去參與接下來的故事罷了。

若是因為自己搭救了季兄幾次,季兄就對自己掏心掏肺,將所有的計劃都說一遍……

那季兄這個號也就算是正式煉廢了,季家早點換個人培養算了。

對於季默的小算計,吳妄完全冇生氣。

倒是,鳳歌剛纔給女王掖被角時的眼神,讓吳妄心底略有些警惕。

這個鳳歌……絕對有問題。

“快!將陛下寢宮護住!”

“佈置防護陣法!”

幾聲女子的嬌喝傳來,隨後便聽到各處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兩隊禁衛將寢宮團團包圍了起來。

吳妄也不急,坐在那靜靜思索,想脫身自不是問題。

他之所以能早早判斷出,女子國是鳳歌要起事,其實有很多依據。

彆的不說,自己在國師府遇襲時,鳳歌後續並未現身,而大將軍府與國師府離著不遠,對於鳳歌而言隻是一蹦之距。

按照鳳歌此前表現出的性格來說,不太可能不湊這個熱鬨。

再有,就是神農氏前輩為何會送他出現在鳳歌麵前,這本身就已是某種暗示。

吳妄此前就已瞭解到,鳳歌這個大將軍在女子國地位頗高,總攬兵權,她若是想叛亂自己當女王,根本用不到人域支援。

叛軍的目標不是女王,鳳歌對人域求援……

答案已經很明顯。

【鳳歌要反的、人域要支援的,是此地的神話秩序。】

但,吳妄心底還有幾個疑點未能解開。

冰甲中,吳妄看向女王私藏所在的密室,猶記得那裡有幾張殘破的羊皮卷,其上刻畫著一些已快褪去痕跡的符號。

在收集足夠的情報前,還是不要輕易做出輕浮的判斷。

那樣太過不正經。

閉上雙眼,靈識宛若流水般緩緩擴散;

彷彿一滴水落在寧靜的水麵,些許漣漪蕩過,寢宮周圍那百多名禁衛的身影,已投射在吳妄心底。

吳妄顯露出了北野獵人們平均水準的耐心。

他靜靜等待著,捕捉著四麵屋頂巡邏的禁衛,同時在他身上挪開視線的那個瞬間。

來了!

吳妄突然睜眼,屁股下的地板無聲無息化作碎屑,身形直接‘漏’了下去。

此地原本是天井,女王改造成寢宮時,自地麵架起了一層木板,存在較大空隙。

反手對著中空的冰甲軟綿綿地拍出一掌,吳妄在其內做了個虛假的冰人,又在下麵立了一根冰柱,以防此地塌陷。

隨後,吳妄身形自木板層下悄悄竄過,遁入上方眾禁衛的視線死角。

折騰了片刻,總算是溜進了女王的小金庫。

吳妄保持著靈識擴散,耳聽六路、眼觀八方,在眾寶物中,迅速找尋著資訊的載體。

羊皮卷、石板,還有那麵被蒙了布藏在一處木架後的牆壁。

吳妄遠遠地鼓動少許氣息,將那落滿了灰塵的布匹掀開,其上果然有幾幅畫作。

但此刻,吳妄的表情,卻越發凝重……

“這是?”

哭泣的女神,跪伏祈禱的小人兒,在不斷消退的神光;

可怖的凶獸,哭哭啼啼但被推向前的身影,化作灰塵消失的少女;

但仔細去看,凶獸和女神的腳下都有一個相同的圓盤,圓盤上勾勒著星象排列,似乎是凶獸取代了女神的位置。

再聯想到,與國師討論此地神話時,國師在歎息中說的那句:

‘北野的神靈蘊在星光中,還有日祭能夠侍奉神靈左右。’

創造了這裡的神,離開了這個國度?

隻留下了一頭凶獸做護國神獸,而凶獸守護這個國度,需要獻祭?

吳妄抱著胳膊,站在壁畫前靜靜思索。

外麵的喧囂他並不覺得有什麼熱鬨,反而還覺得她們吵擾。

……

嗖嗖嗖。

道道身影自宮殿群間快速穿梭,她們身著金甲銀甲,表情出奇的一致,滿是堅定。

王宮內,閃耀金光的大陣之下,數百上千人影朝王宮西北角落聚集。

不斷有人影自外衝入大陣,一個個血氣充盈、持刀背槍,實力在女子國都是一流。

因王宮大陣突然開啟,國都出現了少許騷亂;但大部分民眾都隻是好奇和納悶,朝著王宮方向眺望。

一批批精銳軍隊開赴街頭,四麵城牆亮起了排排火把。

王都本是星光璀璨之夜,卻突然陰雲密佈。

不安,在女子們心底瀰漫,卻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

王宮西北角,兩道刀光閃過,一座巨大的石碑轟然炸碎,露出其後那口三丈直徑的圓洞,以及斜斜向下、似乎冇有儘頭的甬道。

季默身著青色道袍,腳下踏著蓮台、手中握持寶劍,身周漂浮著閃耀著紅光的戰鼓、包裹著細小電弧的小錘等,數件波動強橫的仙寶。

泠小嵐負劍站在半空,一襲白裙出塵不染,目光凝視著麵前的圓洞。

鳳歌提刀落在洞前,背後立刻彙聚了大批女子國高手。

她看著洞口,麵色有些泛白。

這位大將軍向前邁出半步,忽地雙目瞪圓、牙關緊咬,身上的戰甲閃爍出少許血光。

十二歲,離開這裡的那年,她隻有十二歲。

十二歲之前的記憶,永遠是陰暗的地下宮殿,自己和數不清多少冇有名字的同伴……

‘哎,咱們每天祈禱,神靈真的能聽見嗎?’

‘應該能聽到吧,據說等我們長到祭祀們那麼高,就可以去外麵了。’

‘外麵,外麵是什麼樣呀。’

這是她們平日裡重複最多的交談。

“諸位!”

鳳歌高舉長刀,定聲高呼,轉過身背對著那圓洞,看著眼前的這些人影。

她們同樣在注視著鳳歌。

鳳歌嗓音十分低沉:

“即將展露在你們麵前的,就是這個國度最黑暗最不堪的一麵。

這一步邁出去,就冇了後退的可能。”

鳳歌背後,一名名手持兵刃的武將被點燃了目中的火焰,隨著鳳歌向前邁步,立刻湧了上去。

“裡麵的人都殺嗎?”

泠小嵐的嗓音突然響起。

鳳歌扭過頭來,低聲道:“錯不在國人,錯在凶獸與依賴凶獸力量的我們,請仙子出手,將裡麵的祭祀和護衛們製住就可。”

“善。”

泠小嵐輕輕閉目,手捏蓮花印,再次睜開雙眼時,身形已化作一抹白虹飛入洞中。

遠遠的,裡麵傳來幾聲呼喊,但嗓音很快安靜了下去。

季默淡然道:“我人域自不會放任此事不管,今日定當助鳳將軍斬殺凶獸,將女子國自凶獸陰影中解救而出。”

“多謝。”

鳳歌低聲道了句,隨後身形如風,提著長刀衝入麵前元洞。

背後眾將如影隨形,道道身影魚貫而入,冇有絲毫猶豫,哪怕她們知道今日一戰,必會有死傷。

麵對神靈留下來的凶獸,怎能少了一場苦戰?

但此時不能畏懼;

此事絕不能畏懼!

長長的甬道中,腳步聲若嘩嘩的流水聲;前方竟越發開闊,地上開始出現被仙光纏繞、昏迷不醒的長袍祭祀。

顯然,是人域來助陣的高手輕鬆製住了他們。

鳳歌做了個手勢,前行的人群分出幾人,負責將這些祭祀再次困縛。

進入圓洞越深,被仙光束縛的身影越多。

泠小嵐憑躍神境修為全力出手,此地的護衛和祭祀冇有半點反抗餘地,也由此避免了原本會出現的血戰。

那些身著兵甲的護衛身旁散落著弓箭;

麵露惶恐的宮女,身周卻灑滿了水果肉菜。

甬道各處懸掛著長明燈,還佈置了諸多發光的礦石,地麵平整且一塵不染。

地下通道開始出現一條條岔路,但每條岔路都有明顯的標識,或是通往廚房,或是通往一些畫了床榻之地。

前衝不知多遠,他們抵達了一處燈火通明的地下圓殿,圓殿自下而上分了十數層,每一層都有十二個洞口,洞前有著長長的迴廊,若梯田狀。

鳳歌停下身形,高舉左拳,身後一眾人影迅速止步,抬頭看向四麵八方。

泠小嵐懸浮在圓殿正中,她此刻閉目皺眉,拿出一支玉笛,輕輕吹奏。

鳳歌默不作聲,低頭走到了圓殿角落的一麵銅鑼前,拿起一旁的木錘,用力敲向鑼麵。

噹!

噹!

鑼聲在大殿各處響起,朝四麵八方散去。

一個個洞口傳出了輕柔又密集的腳步聲,眾武將抬頭看向各處。

先是一名身穿寬鬆白衣的小姑娘自高處探了個頭,迅速跑向洞前迴廊的角落;

隨後便是一名名身穿寬鬆白衣的小姑娘自各處洞口湧出,有條不紊地走到屬於自己的位置,冇有多少神采的雙眼打量著下方的這些人影,但她們很快就跪坐了下來,雙手合十,唱起了祈禱的歌謠。

鳳歌站在那麵銅鑼前,久久冇能動彈。

笛聲漸漸停息,泠小嵐麵若寒霜,凝視著這些身影,卻發現她們大多是孩童,每個年齡段都有固定的祈禱位置,年紀最大的一批不過十四五歲。

總數在六七百。

“她們冇有姓名。”

鳳歌的身形陷入陰影,平靜地道:

“想知道她們存在的意義嗎?跟我來。”

言說中,鳳歌起身躍到一處冇人的洞口前,走入了黑暗。

記憶雖已十分遙遠,但鳳歌記得,那天自己在一條通道中走了很遠,循著那古怪地呼嚕聲,走到了通道的儘頭……

那難聽的呼嚕聲再次出現。

這彷彿走不到儘頭的通道,讓人下意識屏住呼吸。

終於,他們到了一處巨大的石門前,一縷縷黑煙自石門縫隙瀰漫而出。

泠小嵐手中長劍虛斬,石門亮起了橫豎十數道裂痕,其內透出璀璨亮光,轟然倒塌。

黑煙滾滾而來,季默握住身旁懸浮的小錘,一抹衝擊波向前蕩去,無數黑煙頃刻消散。

這是一座極其宏偉的大殿。

一頭數十丈高的恐怖凶獸坐在大殿正中,扭曲的人麵、臃腫的牛身,生有四足卻有一條粗壯的臂膀。

它張手拿過一名昏迷的白衣少女,放在鼻尖輕輕一吸,那人影迅速化作了煙塵,自凶獸大手滑落。

凶獸有些不滿地張手搜尋,卻冇有摸到其他獻祭者;遠處高台上那幾名祭祀渾身發抖,卻不斷跪拜祈禱。

白衣少女……白衣……

‘你在這裡乾什麼!找死嗎!’

背後突然傳來了喝罵聲,透過石縫看著相同情形的鳳歌猶自記得,十二歲那年的自己,被嚇到了忘記呼喊,被一隻有力的大手提了起來……

“鳳歌大將軍?!”

高台上的那幾名祭祀發現了闖入者,一名蒼老的女祭顫聲喊道:“你、你們想要做什麼?你這是對神靈不敬!會招來災厄!”

“滾,”鳳歌嗓音很平淡,但雙眼已滿是血絲。

那幾名祭祀頭也不回地逃下高台,跑去一旁的角落,半個字不敢多說。

嗚嗚幾聲,鳳歌的長刀指向那頭凶獸。

“這就是守護我們的護國神獸!

守護我們的代價,是需要我們用人命去交換,而曆代的王選擇隱瞞這個秘密!”

鳳歌深深吸了口氣,目中燃燒著兩團火焰,聲音也變得高亢、變得咬牙切齒。

“我就是從這裡走出去的獻祭者!

祭祀們憑藉孕靈池秘密孕育一批批嬰兒,冇有賦予她們名號,冇有賦予她們成為女子國國民的資格,等待她們十五歲魂魄成熟,就將她們的魂魄獻祭給凶獸!

我們看到的那些孩子,她們降生在這個世上,就該死嗎?

冇有給予她們名號,就不算我們的國人嗎?

今日起兵,就是為救出這裡麵的孩子,斬殺這頭凶獸!”

鳳歌豁然抬頭,長刀扔向一旁,抬手虛握、一把長槍自她掌心凝聚,道道雷霆自槍身環繞,嗓音在殿內來回鼓盪:

“女子國的今後,由我們女子國人自己把握!

今夜即違背女神的意誌,今夜憑你我手中刀劍,將這個國度,自那凶獸的陰影中解脫出來!

禦前第一將鳳歌,今日叛神!”

那凶獸抬手撓了撓額頭,那雙佈滿血絲的雙眼,注視著前方這些渺小的身影。

一朵蓮花綻出,劍光橫斬百丈。

泠小嵐身形已出現在凶獸頭頂,季默雙手掐印,身周幾件仙寶已是光芒大作……

……

王宮正中,女子國的根基,孕靈池處。

吳妄靜靜坐在池邊,注視著池底畫著的巨幅壁畫,眼底劃過幾分猶豫,最後還是輕輕歎了口氣。

“你是什麼人!”

孕靈殿殿門處傳來幾聲呼喝,十多名侍衛立刻衝了進來。

吳妄左手對準這些人影,輕輕握拳,這十多名侍衛立刻被困在堅冰之中,但堅冰並未緊貼她們胸口,且在鼻孔留下了縫隙。

吳妄站起身,背後張開雙翼,淡定地道了句:

“我是……或許能幫你們的人。”

時間緊,任務重,還有諸多佈置要做。

這女子國麵對的困境,比毫無征兆的星神賜福還棘手幾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