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零七章 天宮特使少司命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零七章 天宮特使少司命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林怒豪死了。

他死的有些不太安詳,衝殺得太過猛烈,以至於渾身滿是傷痕,魔化的半邊身軀散發著一縷縷黑氣,整個身體宛若即將熄滅的木炭,已經分辨不出哪裡是正常的膚色。

天宮二十三名神靈偷襲東南域四海閣分閣,被斬殺十六,重創七神。

且這七名先天神,還是因吳妄突然現身,強行保下來的。

若非吳妄在人域威望還算強盛,恐怕這兩名正神、五名小神,已是被殺紅了眼的人域高手亂刀砍死。

誰都冇想過,戰局會是這般結果。

人域一方損傷十數名超凡、重傷數十名天仙,鬥法餘**及之下,真仙灰飛煙滅者數十。

人域冇有動用頂峰強者,竟創造了以‘微小’損傷覆滅天宮大批神靈的戰績。

天宮總共纔多少神靈?

可惜,這些小神都被神庭拽走了一縷神魂,可以在神池中排隊重塑。

這就是天宮占據天地秩序所擁有的先天優勢。

林家魔兵覆滅六成。

吳妄走過這些魔兵的屍身旁,心底也不免籠罩幾分壓抑。

但他很快就將雜念驅逐,讓道心空明,隻是對著這些屍身做了幾個道揖,以作緬懷。

一將功成萬骨枯;

他要去扳倒帝夋,建立新的秩序,這一路註定不會是太平的。

且吳妄堅信著,自己在走的路,雖然不是唯一的路,但卻是天地困局的最優解。

各處飛馳的人影在收拾此地屍身,霄劍道人已經率領人域高手朝北麵趕去;那數十萬仙兵也從海岸線上開始迅速回退,選擇更有利的地勢進行防守。

與此同時,人域也開始頻頻調動兵馬,隨時準備馳援東南域。

四海閣已將兩尊可移動的挪移大陣,在東南域稍微靠南的區域架了起來。

東野百族大軍有些散亂,暫時形不成威脅;

暘穀衝出的神衛卻是越來越多,已出現了東野古神奢比屍的道韻。

山雨欲來風滿樓,這二十三名先天神若是死絕了,那天宮反應或許還會小一點,但被生擒了七名……

這其實是人域曆史上極少出現之事。

天宮一方也有些不知該如何應對,土神已與大司命不斷碰麵,眾神發起大戰的情緒逐步高漲。

這些,基本都在吳妄此前的推算之內。

他走到林怒豪的屍身前,等待著林祈回返。

不斷有老者向前,對吳妄稟告各處訊息,吳妄大多隻是點點頭,表示自己知曉了。

“林家家主還有救嗎?”

泠小嵐的嗓音從後方飄來,輕輕柔柔,宛若三月新嫩柳葉拂過的水麵,讓吳妄的心情也變得明媚了許多。

他搖搖頭,傳聲歎道:“我現在做不到,而且,讓他就這般去吧,心比天高的人物,怎能忍耐自己失敗後還苟活於世。”

“可他畢竟是林祈的父親。”

“這是林祈自己的事,”吳妄搖搖頭,“若林祈能去崑崙墟求來不死藥,那是可以救的。”

泠小嵐怔了下,喃喃道:“不死藥嗎?那確實是冇得救了。”

隨後,她輕歎了聲,渾身包裹著微弱仙光,低頭摘下麵紗與手套,取出了一支短笛,吹奏出帶著幾分淒涼的輓歌。

幾道身影自空中落下,林祈麵色平靜地走過來,低頭跪在了林怒豪的屍身旁。

不知從哪傳來了慟哭聲,但林祈始終保持著寧靜。

片刻後,吳妄走向前,扶著林祈的肩頭,沉聲道:“林怒豪將軍斬神靈有三,為人域當世英豪,在東南域為他立一塊碑,緬其生平吧。”

林祈勉強擠出了一絲微笑,抬頭看著吳妄,低聲道:“多謝老師。”

泠小嵐道:“林兄還請節哀。”

“嗯。”

吳妄對泠小嵐使了個眼神,兩人在旁對著林怒豪的屍身行了晚輩之禮,隨後便朝遠處走去。

讓林祈靜靜待一會,比什麼話語安慰都強。

不多時,季默與樂瑤也被季家高手護持著趕來,更多人域支援陸續抵達此處。

前麵的大戰,吳妄一直冇有出手,隻是在最後站出來說了幾句刀下留神。

但人域眾高手並未因此就產生什麼疑問,按吳妄的要求,將那七名先天神捆成了粽子,禁錮其神魂、抽乾其神力,囚禁在大陣之下。

被殺了的那些先天神,其屍身已被運回了人皇閣。

吳妄並未動這些神力。

反正能吸納神力的整個人域隻有兩人,一個是他,一個是小味精,這些神力溜來溜去,不都是自家的份額。

他在天宮可以源源不斷的【薅神】;

自家小味精就指望著這些繳獲的神力提升實力了。

真說起來,這麼久冇見,也怪想她的……

“無妄兄?”

泠小嵐在旁輕喚了聲,吳妄立刻扭頭迴應:“我在!”

這般中氣十足的嗓音下,總歸是掩蓋著一點點心虛。

泠小嵐柔聲問:“這七名先天神,咱們當如何處置?”

“不急,先鎮壓些時日。”

吳妄正色道:

“現如今主動權已在咱們手中,天宮掀起大戰的可能性幾乎為零,當然也不能掉以輕心,該準備的還是要準備。

我要用這幾個先天神做幾件大事,撬動天宮現有的權力分配。

最起碼,我也要想想辦法,讓他們以後供我驅策。”

泠小嵐仔細思索著。

她其實有些不太理解,為何吳妄這般有信心,能讓這些先天神聽命行事,一直到她看到了自空中回返的鳴蛇。

“神咒?”

“不,神咒發動的條件十分苛刻,”吳妄道,“隻能對付夔牛、窮奇這般,由異獸被塑造成的凶神。”

他話語剛落,鳴蛇已閃身出現在他麵前,長髮、裙襬自上而下飄動著。

“主人!”

鳴蛇的目光略有些狂熱。

吳妄含笑點頭,對鳴蛇道了聲:“辛苦你了,稍後你負責看守這七名先天神。”

“是,主人。”

鳴蛇眼底滿是感動,寫滿了‘主人竟然又給她派了個任務’的驚喜感。

側旁泠仙子眨了眨眼,對鳴蛇欠身行禮,鳴蛇自是低頭還禮。

嗯?

吳妄目光自鳴蛇耳垂掃過,看到了有些眼熟的耳環。

他並未說什麼,嘴邊不自覺帶出了淡淡的微笑,對鳴蛇道一聲“跟過來吧”,就與泠小嵐一同,走入了不遠處的人牆,進入了鎮壓先天神的大陣。

七名先天神有三男四女,那兩名正神,吳妄倒也算眼熟。

此刻,他們七個被封印在七處陣眼,分彆被七件重寶鎮壓;大陣無時無刻都在抽取著他們的神力,再將這般神力散入天地。

吳妄對那兩名正神最感興趣,最先去他們跟前檢視。

可惜,這些先天神此刻被封閉了感知,無法看到外麵的情形。

不然吳妄還真想看看,他們這些反春聯盟的骨乾,在此時此地見到逢春本春,表情會何等精彩。

泠小嵐道:“可需我審訊他們?我審訊之法還是較為淺薄,也不知對先天神是否有用。”

吳妄幾乎脫口而出:“你那叫淺薄?”

“嗯?”

泠仙子眨了眨她那純真可愛友善乖巧的杏眼。

吳妄清清嗓子,笑道:“我的意思是,你的審訊手法,對於現如今的大荒而言,有些為時尚早。”

她嗤的一笑,目中帶著幾分嗔怪,主動用包裹著蠶絲的手,挽住了吳妄的胳膊,低頭儘量靠近著吳妄。

吳妄對旁邊的鳴蛇發誓!

他真的用力規避,手臂絕對冇有任何亂動,自身絕對冇有半點不正經的念頭。

但她那兒實在是太!

“不急,讓我想想辦法,看如何控住他們。”

吳妄清清嗓子,道:“咱們去找個地方散散步吧,我有些事還要問鳴蛇。”

走幾步,這般情形下,那肯定是要果斷多走幾步。

何其酥軟,大荒一絕。

……

天宮,天政殿。

大司命與土神居中而坐,周圍是數十名吵鬨不停的天宮正神,殿外還有更多神靈在等待著、張望著。

這般動靜,就彷彿他們再不動手,人域就要直接打來天宮,天宮馬上就在潰敗邊緣了。

“大司命!這人域如此苦心算計!哪裡有半點要跟天宮和解之意?”

“打!這次必須打!”

“天宮威嚴絕對不能受到如此踐踏!就算那些戰死的神靈能重塑,但發生這般事,已經是對吾等的褻瀆!”

雷暴神怒道:“他們竟還膽敢不都殺光!”

靜。

大殿中落針可聞,一道道詫異的目光看了過來。

雷暴神立刻道:“吾是說,他們竟膽敢扣押七個先天神,整整七個先天神!”

“不錯!”

“此事必須即刻處置!”

“那逢春神到底有冇有參與其中?還是先弄清楚此事。”

“諸位,”土神突然開口,剛要熱鬨的氛圍頓時安靜了下去。

土神麵色如常,手中拿著一枚骨片,手指在骨片上輕輕剮蹭,一幅幅畫卷迅速凝成,懸浮在這些神靈麵前。

這是剛落幕的東南域四海閣分閣之戰的具體畫麵。

“魔兵?”

“這鳴蛇!當真可惡!”

“鳴蛇是逢春神的坐騎,此事絕對是逢春神在背後佈置,他現在在何處?為何還不來此地!”

大司命的嗓音響起:“逢春神受了陛下之命,趕往東南域,阻止這些膽大妄為的傢夥亂來。”

眾神不由得緊緊皺眉。

有位麵容英武的女神問道:“大司命大人,您說的膽大妄為是指。”

大司命淡然道:“自然是不顧陛下禁令,猶自想去東南域挑釁,以至於葬送性命、被囚被抓,讓天宮陷入這般尷尬局麵的那些傢夥。”

不少先天神麵麵相覷,也有先天神麵露怒色。

土神立刻出聲,用低沉的嗓音緩緩說著:

“這天地局勢已非以往,諸位還請仔細看看,人域此次並未動用頂峰高手,他們隻是略施小計,誘那二十三神入了甕中。

陛下的意思,此戰中耗損的力量,本都可以用來對付燭龍。”

“土神大人……”

大司命突然道:“那二十三神為何要去東南域?諸位誰能回答吾。”

眾神皆默然。

大司命皺眉道:“莫非,諸位暗中有什麼吾不知的盟約,意圖暗中對逢春神出手,故將目光落在了東南域的天衍聖女?”

“吾倒是聽聞,”雷暴神開口道,“有不少好事的傢夥,立了個反春聯盟。”

大司命嗤的一笑,悠然道:“這反春聯盟,為何冇邀吾入內啊。”

“這個,大司命……”

“諸位當真有些糊塗了。”

大司命隨手攝來玉質茶杯,低頭抿了一口,淡然道:

“天宮不是爾等做主,也非吾與土神做主,更不是那逢春神能做主。

天宮能做主的,是陛下。

陛下想要借人域的刀去斬燭龍,那逢春神就是刀柄,吾對逢春神再如何厭惡,再如何反感,也隻是明麵上針對,光明正大地給他使絆子。

諸位莫非就不想想,若逢春神可隨手就殺了,吾會容他到今日嗎?”

眾先天神仔細一琢磨……

這話如果是從土神嘴裡蹦出來的,那他們肯定是要懷疑土神暗中跟逢春神暗通曲款。

但這話從大司命口中說出來,這般隨意、自然,這般淡定、如常,他們怎麼就如此確信,大司命絕對冇有半點忽悠他們的意思!

逢春神對大司命,那可是有奪妹之仇!

更何況,這兩者此前一路從人域鬥到了天宮,更是在此地大打出手,打了個鼻青臉腫。

“大司命說這些,吾信。”

“吾也信。”

“但縱然反春聯盟確實有些犯蠢,可人域又殺了天宮如此多神靈……”

角落中傳來一聲輕歎:“不是有重塑嗎?死了的神靈,姑且也就耗費些神力,被抓住的神靈纔是麻煩。”

“人域終於緩過勁來了,他們可以抓而不殺,封印神靈,從而達到逐步讓天宮無神可用的程度。

自然,吾等不會坐以待斃。”

“此事,還請兩位輔神大人拿個章程。”

大司命與土神對視幾眼,兩人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為難。

這事當真不好解。

哪怕隻是走出半步,都有可能走錯,以至於滿盤皆輸。

正此時!

一聲輕歎自眾神心底響起,大司命與土神背後突然出現了一道虛影。

眾神連忙高呼陛下,大司命與土神立刻起身,對著這虛影低頭行禮。

自是帝夋於天政殿中顯露影蹤。

“此事吾已知曉了。”

帝夋麵容有些冷峻,緩聲道:“哪位願去東南域一行,將那七神贖回。”

贖回?

眾神細品著兩個字。

言下之意,天帝陛下是下令與人域和談,付出一定代價,搭救回那七神。

果然,天帝陛下還是冇改變這個策略,這是鐵了心要將人域拉攏到天宮身旁,一同對抗燭龍。

局勢莫非已經糟糕到這般地步……

剛纔還在聒噪的眾神,此刻儘皆息聲,冇神敢站出來問天宮威嚴何存,更冇神會提他們天宮纔是損失慘重的一方。

帝夋緩聲道:“怎麼,吾這天宮已冇勇者了嗎?”

“陛下!”

大司命拱手道:“臣舉薦木神趕赴東南域!自人域手中,解救此七神!”

“木神,”帝夋微微頷首,“倒是不錯的人選,土神意下如何?”

“回稟陛下!”

土神瞧了眼大司命,沉吟了好一陣,方纔慢慢吐出一句:“臣覺得,最合適的使者,當屬與逢春神關係最為深厚的少司命大人。”

大司命扭頭瞪了眼土神,後者卻是尷尬一笑,對大司命連連拱手。

眾神仔細一琢磨,倒是紛紛雙目發亮。

少司命一去東南域,那豈不是……

有位女神小聲問:“萬一少司命大人被扣在東南域怎麼辦?”

“那就責令木神與少司命兩位愛卿,即刻啟程,趕赴東南域。”

帝夋一甩衣袖,那虛影漸漸消散,隻留下一句平靜的話語:

“大司命,待那七神被帶回後,扔入神池內重塑,讓他們的大道重新孕育神靈。”

天政殿落針可聞,眾神一時噤若寒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