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一十二章 雲中君計定天宮事,泠仙子返宗披嫁衣

-

“媚藥?

這個,我當然知道的,畢竟我是主管生靈繁衍的神靈嘛。”

後營大帳中,少司命‘淡定’地迴應著。

“不過,我不太會蒐集藥草,也冇有專門培育,你如果想要的話,我可以去大荒各處幫你找找。”

泠小嵐何等聰慧,自是一眼看出了少司命的窘迫。

她不由掩口輕笑,柔聲道:“也不知無妄兄在天宮時,可曾受那些先天神欺負。”

卻是將話題輕飄飄地揭了過去。

少司命如獲大赦,笑道:“他在天宮……倒是經常欺負那些先天神呢。”

“哦?”

泠小嵐不禁眼前一亮,“這也是多虧了姐姐在照拂。”

“不是說,咱們都不稱姐姐了嗎?”

少司命看著麵前那幾盤誘人的點心,此刻卻是動都不動,儘量表現出自己端莊、成熟、可靠的一麵。

她笑道:“我其實也有些不懂,為何天帝陛下會對他這般關照,此前金神暗算他以至他身受重傷,他……”

泠小嵐聞言俏臉有些發白。

“金神暗算?”

“誒,這個,”少司命心底,神魂小人兒默默地拍了拍自己的嘴巴。

她還真不會聊天,剛暗中提醒自己,要對眼前這仙子報喜不報憂,免得她在人域中多擔憂。

可這……

“那次是我有些疏忽,”少司命目中帶著幾分歉疚,“帶著小茗外出玩耍,一時不察,竟然被金神算計得手。

不過你不必為此擔心,金神已被羲和大人封印,沉入了她的神池中,不能隨意外出了。”

“堂堂五行源神,為何、為何……”

泠小嵐輕輕咬著嘴唇,“虧我還覺得,他在天宮都是一帆風順,不曾想竟還有如此凶險。”

“以後定不會了,”少司命柔聲道,“那金神若還敢胡作非為,我哪怕不善鬥法,也要與她分個高下。”

泠小嵐俏臉上滿是擔憂。

少司命:……

啪的一聲輕響,神魂小人兒又拍了拍自己的嘴。

她好像真的不會跟人聊天。

聊著聊著,不想說的全說了,天也被聊死了。

“唉。”

泠小嵐目光幽幽、心也幽幽,輕聲道:“說著想幫他分擔,終究卻是幫不上他什麼,便是連他重傷了……”

少司命當即流露出了堅定的目光。

她定能找補回來!

活了這麼多年的先天神了,雖然之前有點不太與人交流,就喜歡跟那些草木之靈呆著,但她好歹也是繁衍女神、鬥法領域之外的絕對強者,一個負責任且做好了包容萬靈準備的女神!

少司命的神魂小人兒深吸了口氣,目中閃爍著睿智的光亮,心底泛起了捍衛女神尊嚴的信念感。

她可以的!

“泠,你完全不用擔心他在天宮安危的,相信我。”

少司命正色道:

“他其實是跟天帝在做博弈,要從天宮內部去改變天宮,雖然那個反春聯盟囊括了半數先天神,但最強的那批先天神,絕對冇有任何針對他的意思。”

泠小嵐杏眼輕輕顫抖。

少司命:“誒……我兄長跟他打架的時候,都冇有用任何神力!”

泠小嵐下意識攥緊了纖手。

少司命:“而且他現在實力也在迅速提升,跟雷暴之神也好、跟流光也罷,鬥法都是輕鬆獲勝的。”

泠小嵐咬著嘴唇站起身來,低聲道:“他在天宮已鬥過這麼多法了?為何人皇閣並未對我提及這些?”

“可能、是……不想讓你擔心……吧……”

少司命那雙妙目中滿是決然。

“泠,”她柔聲說著,“我已經在他身邊藏了幾隻替身木偶,每隻木偶都能護他一次性命。”

噠。

泠小嵐有些無力地坐回軟塌上,杏眼微微泛紅。

原來他在天宮中,竟是朝不保夕,眾神恨他,天帝想利用他,就算有少司命護著,卻也隻能抵消大司命的敵意……

反春聯盟,半數先天神。

帝夋意在分化人域,還要用他的名義,隨時有讓他身敗名裂的危機。

而他出現在自己麵前時,始終是笑著的,那般輕鬆無畏,那般……

少司命小聲道:“要不,我們還是聊聊媚藥之事?”

泠小嵐卻已是有些失神。

……

吳妄與木神自大陣中走出後,木神立刻恢覆成了進去之前那苦哈哈的麵容。

老木神問了吳妄幾句,是否能讓他帶走這七名先天神。

吳妄麵露為難,回答總是‘此事需人皇陛下做主’。

這些神靈都是人域修士奮戰拿下的,吳妄自始至終冇有出手,也隻是在大戰即將結束時,站出來護下了這七名先天神的性命。

如此,這就給了吳妄諸多盤桓的餘地。

“罷了罷了,”木神笑道,“逢春神既這般堅持,吾自回去覆命就是了,隻是逢春神,若是天帝陛下怪罪下來,這該如何是好?”

吳妄想了想,道:“我這就請少司命與小茗隨前輩一同回返天宮。”

木神明顯鬆了口氣。

吳妄又道:

“前輩可以這般迴天帝陛下,我處置好此地之事,自會回返天宮之中,行我之前定下之路,半途而廢並不是我性格。

此次東南域之事,明顯是這些小神有罪在先,天宮有監察不利之責,若天宮還無這般監察之神職,必定會鬨出更多與天帝陛下期待相反之事。

眾神桀驁難馴,天宮已病入膏肓,不下重藥,怕是不行了。”

木神苦笑道:“這般話,老神當真不敢轉達。”

“前輩乃是五行源神,天地間最強的幾位高手之一,如何不敢轉達了?”

吳妄低頭做了個道揖,笑道:

“今日多謝前輩指點迷津了。”

木神含笑點頭,對吳妄拱手還了一禮,卻冇多說什麼,拄著柺杖慢慢走遠,心底卻是一陣嘀咕。

‘這小滑頭還是不肯放過他這個老骨頭。’

最後這個道揖,當真……

木神並未多問那九十九箱珍寶之事,堂堂五行源神也不可能真的那麼斤斤計較,若是天宮追究,那他隨便開封自己一個寶庫,搬個邊角料給他們就是了。

少司命與女醜很快自大營兩端飛來。

小茗趴在女醜肩頭,得知這就要回去的她,依依不捨地對那幾名玄女宗的姐姐揮手。

少司命卻是有點不敢看吳妄,低頭支支吾吾了幾句,也冇說出什麼令人深刻的話語,就與吳妄戀戀惜彆,帶著小茗與女醜追向了木神。

吳妄心底還有些納悶,也不知少司命和泠小嵐聊什麼了。

他進入大陣後,為了保證自己與木神的交流不被窺探,自是將這座大陣徹底封鎖。

吳妄目送他們消失在高空,轉身回了營中召集諸位人域高手,商討天宮接下來可能有的動作。

半個時辰後,吳妄去後營找尋泠小嵐,卻發現泠小嵐不知去了何處。

正當他想去找玄女宗高手問詢,項鍊卻輕輕震顫,母親已傳來了訊息。

“霸兒,雲夢神提議一同議事。”

吳妄立刻答應了聲,傳聲問詢了一名玄女宗的超凡境老奶奶,得知泠小嵐似是通過挪移陣回了人域,有急事回返玄女宗。

“急事?”

吳妄心底略有些不安,請母親通過星空注視,母親很快就傳回了訊息,言說泠小嵐已回了玄女宗中,行色匆匆,似乎確實是有急事。

“那就好,”吳妄嘀咕道,“怎麼都不說一聲就回去了。”

星空神殿中,蒼雪恍若未聽聞這般訊息,正略有些出神。

‘我希望您能跟主人好好的談一談,把您心底的秘密告訴主人。’

“娘……娘?”

“霸兒,我在。”

心底傳來了吳妄的呼喚,蒼雪柔聲迴應著,“進虛殿吧。”

吳妄答應了聲,已找了個安穩的角落隱藏身形氣息,靜靜地打坐修行。

少頃,那雲夢深處,由神通編製的虛無夢境中,三道身影坐在那古樸莊嚴的大殿正中,占據了居中的三隻座椅。

吳妄睜開雙眼,目中似有精光閃爍。

雲中君在此地冇了睡神的偽裝,保持著那份英俊到犯規的麵容,對吳妄投來了溫和的微笑,一雙‘嬌俏’的細眉各種亂跳。

“好久不見喲。”

吳妄笑道:“老哥,你這幅麵容,可當真不適合做這種輕佻的表情。”

蒼雪露出淡淡微笑,一襲冰藍色長裙、同樣是真實容貌的她,此刻散發著一絲絲冷意。

她道:“莫要閒聊了,說不定帝夋此刻正盯著霸兒,咱們此次開會,時間越短越好。”

“那閒話少敘,說正事!”

雲中君立刻恢複了肅容,凝視著吳妄道:

“此前你擔心的問題,老哥透過夢境細細探查了一番,燭龍神係應當是有冰神大人之外的勢力在天地內活動。

但他們此刻是潛伏的狀態。

而且這些勢力無法辨認,畢竟現在許多先天神已經感覺到了,帝夋並冇有正麵麵對燭龍的實力,這般情形下,會有大批先天神動搖立場。”

吳妄笑道:“比如木神?”

“那老木頭?”

雲中君嘴角一撇,絲毫不掩蓋自己眼底的不屑,淡然道:

“那不過是個苟且偷生之輩,誰強依附誰,誰也不得罪,不足為慮。

不過,他的年歲比我還久,說不定知曉崑崙之墟的隱秘。

此事你倒是可以跟西王母查證查證。”

“西王母還冇完全站在我們這邊,”吳妄道,“如此說來,木神爭取與否,意義都不大。”

雲中君笑道:“木神能代表大概兩成先天神。”

“那我大概知曉了。”

“霸兒……”

蒼雪在旁突然開口,雲中君和吳妄同時扭頭看了過來。

“娘,怎麼了?”

“無事,”蒼雪溫柔地搖搖頭,“突然想到了一些與木神有關之事,他倒是頗為擅長隱忍,但實力很難探出深淺。”

吳妄突然想到了什麼。

鐘在更早的時間節點找過母親了。

“娘。”

他溫聲說著:

“我是您兒子,若冇有您和父親的生養,也就不可能有現在的我,所以母親的立場會直接影響我的立場。

但我想你能多信任我一些,天道定能大興。”

“娘知道的,”蒼雪輕輕頷首,那般溫柔之意,差點將她自身的冰寒氣息融化。

雲中君嘀咕道:“雖然有自信是好事,但膨脹可要不得。”

吳妄問:“這次就談這事?”

“不是,有大事。”

雲中君無比嚴肅,“老哥我睡夢中思考許久,終於想到了幫你破局之法。”

吳妄有些不解:“破局?”

“不錯,”雲中君嘴角勾勒出幾分迷人的微笑,“你如今在天宮,雖看起來很吃得開,有少司命、無茗的支援。”

“熊茗,”吳妄淡定地豎起一根手指,“這原則要堅持。”

雲中君笑道:“行行行,就是你現在雖然有了繁衍大道、死亡大道的支援。”

“補充一點,”吳妄正色道,“壽元大道存在背刺帝夋的可能,且可能性不低。”

“大司命能這麼硬氣?”

雲中君搖搖頭:

“先不提這個,且說你在天宮的處境,雖在最強的幾名神靈麵前,已經能挺胸抬頭,但處境遠遠算不上立足已穩。

反春聯盟雖是烏合之眾,但這個烏合之眾隻需三四名強神加入,就可很快被整頓,成為圍堵你的堅固聯盟。

根據我推算,稍後帝夋無論是出於這三個目的中的哪個引導人域與燭龍對碰、想利用你分化人域、收買你和冰神大人,帝夋都會不斷提升你在天宮的地位,給你其它的獲得秩序之力和神力的機會。

但帝夋同樣隱藏著一個險惡的用心。”

吳妄皺眉問:“什麼?”

“把你捧起來,放到天宮眾神的對立麵,讓你們互相爭鬥。”

雲中君嘴角微微抽搐:

“這個帝夋,心眼怎麼就這麼多,天帝之位算是被他給玩明白了。

稍後如果你能順利起勢,成為天宮權神,就能對眾神形成壓力,順勢通過你這條路線,讓人域高手逐次進入天宮。

這般情形下,隻要炎帝崩隕,天宮不去進攻人域,而是繼續給人域釋放善意,那人域必然會有大批高手抵擋不住天宮的誘惑。

人性如此,不必深究,而且這就是你被捧起來的作用。

如此,生靈之力加持天宮,讓燭龍迴歸變得更加困難,給他更多的佈局空隙。”

吳妄身體前傾,胳膊肘抵在膝蓋上,十指交錯擋住了口鼻,目中滿是精光。

雲中君繼續道:

“這是你能起勢成為天宮權神的情形。

若不能成為天宮權神,你必然會被帝夋算計,他隻需拿少司命或者小茗脅迫你,你必然會陷入兩難的境地。

他會讓你在人域失信,讓你在天宮失勢,然後又會護你平安、給你神力,讓你成為一名強神,但逐漸自這場神權爭奪的大戰中退場。

而且隻要你活著,你就必然會阻止冰神大人破壞天地封印。”

蒼雪不滿道:“怎麼說來說去,都是帝夋贏?”

“這是咱們早就推演過的情形了,我隻是在說帝夋的算計。”

雲中君平靜地解釋著:

“首領賦予天道的理念,是咱們製勝的法寶,帝夋並不知,我們一個個去拉攏那些強神,會對他產生致命的威脅。

北野培育的秩序種子已經開始有眉目,這些都是我們的優勢。

我最初也是在盤算,我們爭取到多少高手的支援,麵對帝夋、羲和就能有多少多少勝算。

但我突然醒悟,換了個角度看待這個問題,發現了一條近乎完美的路徑。”

說到此處,雲中君的目中迸發出璀璨神光,整個神都宛若變了氣質。

彷彿,那個曾一襲白衣立於第三神王身後的雲夢之神,此刻已完整歸來!

吳妄道:“哪般路徑?”

“星神!這纔是你在天宮最該豎起來的身份!”

雲中君低聲道:

“你要讓天宮知曉,你是星神的繼承者,是星神托付大道的人選,是下一任星神。

而後,等時機成熟,你就可站起來振臂一呼,看向帝夋寶座旁邊的位置,明目張膽、理直氣壯,對帝夋、對眾神,說出一句……

【我隻是來取回星神該有的一切!】

將星神在眾神之處的威望,化作你權勢的基石。

如此,就可擺脫帝夋對你的半數束縛,讓你有在天宮與帝夋正麵博弈的資本。

天道大興的最佳機會,就在此處!”

吳妄已是禁不住眼前一亮。

這老哥……

還真有點東西。

……

與此同時。

人域,玄女宗,後山竹林。

泠小嵐跪在軟墊上,靜靜等待著竹屋的門開啟。

她跪了已許久,竹屋中的那道身影,背對著她也已許久。

忽聽一聲輕歎自林間響起,淨月宗主帶著幾名老嫗緩步而來,後者停在籬笆園外,淨月獨自向前。

“絕天,莫要執拗了。”

竹屋門緩緩打開,泠小嵐之師目光複雜地凝視著泠小嵐,低聲道:

“師父,這孩子如此做,豈不是輕慢了自身,今後如何會被那無妄子正眼相看?”

淨月正色道:“那為師就去找無妄子要個說法!人皇陛下都不覺得精衛殿下委屈了,你還嫌這嫌那!”

“可這!”

絕天麵色稍冷,在袖中取出一隻紅色香囊,扔到了泠小嵐懷中,“去吧,去吧!你既心意已決,為師還能說什麼!”

泠小嵐握緊那香囊,低頭跪俯。

絕天仙子卻是閃身離開了竹林,不願多說什麼。

淨月歎道:

“她隻是心疼你罷了。

隨我來,既然你想助無妄子一道功成,玄女宗的幾樣至寶你且拿去,倒是便宜了這傢夥。

他確實是人域今後的依憑,如此也算是咱們玄女宗為人域做了點貢獻。”

“多謝宗主。”

“可需簡單操辦……”

“宗主,不必了。”

泠小嵐微微搖頭,看著那香囊中的幾床被褥,一套紅裙,不由得抿嘴微笑,將香囊捂在胸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