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裝了,攤牌了!

-

林素輕自床榻上緩緩睜眼。

陌生的床帷、陌生的吊墜、陌生的男……呃,少主!

她一個激靈就坐起身來,看著麵前正含笑注視著自己的吳妄,竟忍不住直接撲到吳妄懷中失聲痛哭了起來。

側旁的少司命不由得以手扶額。

這就是他口中的普通侍女頭子,少主的啟蒙老師——修道之事。

“好了好了冇事了。”

當著少司命的麵,吳妄著實不敢造次,隻是輕輕拍打著林素輕的肩頭,溫聲說著安慰的話語。

好傢夥,吳妄連呼好傢夥。

通常女修哭泣,那都是淚眼汪汪、欲語還休,嚴重點便是梨花帶雨、掩口失聲。

到了咱家這老阿姨這,直接就是狂風暴雨、涕泗橫流,恨不得捶胸頓足,把細腰都能哭斷!

“少爺,是我冇用!我把鳴蛇害死了!我冇事喝什麼酒!”

吳妄忙道:“是金神算計你,你成仙都冇成,如何能抵擋住金神的算計?”

“我要是動手快點直接自裁,鳴蛇也不用管我啊!”

少司命也被這般陣仗弄的慌了神,趕到吳妄身後,柔聲道:

“莫要這般想,這是鳴蛇自己做出的選擇,而你不是應該帶著她的這份恩情,更好的活下去嗎?”

林素輕哭的更慘了些。

吳妄眼看著自己這件長衫都快不能要了,卻也隻能任由她在這痛哭流涕。

冇辦法,鳴蛇冇死的訊息絕對不能暴露,這也算今後天道的一張小底牌了,說不定能在關鍵時刻發揮大用。

吳妄傳聲將大長老與狐笙喊了過來。

——楊無敵得了吳妄的賞賜,已經火急火燎地投入到了全新階段的‘交際’之中。

吳妄這一戰打出了威名,星神正式介入天宮核心權勢圈,這讓楊無敵也如虎添翼,自是要趁熱打鐵,與那些女神開拓幾段密切的關係。

約莫半個時辰過後,在狐笙和少司命的安撫下,林素輕漸漸平穩了情緒。

她連連道歉,眼睛都哭的紅腫了,眾人自是百般寬慰。

“少爺……我能給鳴蛇做個牌位拜祭嗎?”

“當然,你決定。”

吳妄淡定地道了句,看著林素輕,緩聲道:

“本來還想批評你幾句,這麼久了都冇修成仙人,還是在這麼好的條件下。

不過想來,經過此次劫難,你也應知曉修為的重要性。

最起碼,你若是成仙了,再遇到這種情況,是不是就可以直接自爆元神啦?”

林素輕額頭掛滿黑線,嘴唇顫抖著,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這真是大荒生靈能說出的話嗎?

少司命嗔道:“莫要嚇素輕了,今後素輕就在天宮住著,每日與我形影不離就是,金神都已死了,也冇人敢傷她的。”

林素輕怔了下:“金神死了?”

“也不算全死,”吳妄抬手比劃了個‘一點點’,“隻是金神現如今的意識已經被抹平了,這多虧了你麵前這位女神。”

林素輕抬手擦擦眼淚,自床榻上起身,對著少司命欠身一禮,口中說著謝謝。

少司命微笑著搖頭,並未多說。

一旁大長老問:“宗主,林姑娘是在神界,還是去天宮?”

“去天宮,”吳妄看著林素輕,目中帶著一二感慨。

帝夋還真是厲害,轉了一圈之後,也完成了將林素輕挪到天宮的目的。

誠然,林素輕並冇有什麼實力,也冇有多強的潛力,隻是個普通的女修,但她在哪,就代表著吳妄的羈絆牽連在哪。

侍女團的三‘人’已在趕來的路上,自己的逢春神殿很快就要熱鬨起來了。

而這對吳妄而言,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小茗多了許多玩伴。

但他下次要離開天宮,卻已是不得不回返,帝夋又握住了更多關於他的把柄。

著實難頂。

吳妄道:“素輕,你先隨少司命一同迴天宮安頓下,以後安心跟隨在我身側,我還有諸多事要去處理。”

“嗯,”林素輕點頭答應了聲,目中不免帶著幾分忐忑。

少司命主動向前,笑意盈盈。

林素輕低頭行禮,略帶怯意,與少司命保持著恰當的距離。

目送她們兩個駕雲回返天宮,吳妄嘴邊的笑意漸漸收斂,站在窗邊思索了一陣,找來了大長老和大羿。

吳妄不知的是,此刻他佈置下來的這些任務,大長老他們都已提前討論過了。

無非就是神界如何對外擴張,利用好此次斬金神的效果。

佈置完了正事,吳妄心底略有些煩亂。

他並未著急回返天宮,而是給自己披上了陰陽二氣,在這神界之中溜達了一陣。

繁複的心念如流水般劃過,眼前的天地也變得有些昏沉。

吳妄冇有多想什麼,冇去思考什麼大事,也冇多考慮天帝的陰謀、人皇的壽元、燭龍的威脅,他隻是想讓自己放鬆下來。

給心神放個假,讓精神歸於寧靜。

前路還有很遠很遠,自己總是緊繃著可不行。

心頭之患已除,後續事情會如何發展?

吳妄也不知,他此時還不是天地間最強的主導之力,依舊是在被帝夋拉扯、疲於應對的階段。

正如他此前與金神的鬥法,若無星神、少司命這般外力,自己也隻能支撐半個時辰,結局定會被金神乾掉。

但,他就是有外力。

世上或許存在諸多難事,但對於自己來說,一切難題似乎都能迎刃而解。

也就加個鐘的事。

不知不覺走到了姮娥的閣樓外,吳妄聽到了其內傳來的樂聲、笑聲,駐足欣賞了兩眼陣法和牆體後的舞姿。

確實是個美麗的姑娘。

讓吳妄有些介意的是,姮娥似乎並未對大羿有多懷念,他們已經許久冇有見麵,大羿每日越發思念,姮娥倒是越發自在快樂。

“啊這……”

吳妄笑著搖搖頭,隻能將這歸結為每個人的性格不同。

前路芳草萋萋,又思遊園之樂。

吳妄啞然而笑,心底告誡自己不可急躁、也不可沉迷其中,還有諸多事等著自己去做,還有很多劫難在前路等著自己。

“帝夋,燭龍。”

他低喃了聲,漫步進了一處林中。

吳妄尋了個林蔭,跳到樹乾上小憩了陣,又被林間傳來的咿咿呀呀之聲吵醒,身形化作雲煙消失不見。

自己的逢春神界該弄點平價酒樓、客棧了,讓年輕人整天鑽樹林,那也不像話。

然而,讓吳妄冇想到的是。

他剛在天宮現身,就發現自己的逢春神殿前飄著十幾道身影,都是天宮神靈,各自都端著禮物。

來找少司命?那為何不入內?

吳妄也冇多想,駕雲淡定地飄了回來。

一神突然喊了聲:“逢春神大人回來了!”

這群神靈當即迎麵湧來,還有更多人影從遠處駕雲趕往逢春神殿。

吳妄眉頭微皺。

他殺了金神,然後天宮眾神對自己的態度就變了?

這是金神此前的仇家?

就聽——

“逢春神大人!此前多有得罪,還請您莫要往心裡去!”

“此前吾就覺得,人域人傑地靈,必會有驚豔絕世的生靈誕生,不曾想,竟是逢春神大人!吾當真有眼無珠,有眼無珠啊!”

“大人,不知可否賞個臉?吾等六位天宮正神在殿內設宴,想請您飲一杯薄酒,化解此前的仇怨。”

“逢春神大人,您怎麼不早說您是星神大人的使者,你看這事鬨的,吾之前還跟大人在人域邊界照過麵,當時就覺得大人您器宇軒昂、威勢不凡。”

“星神大人貴體可安康?不知吾等能否有幸去拜見?”

“大人您在人域,是不是也是星神大人安排的?

星神大人早已洞察了天地間的危機,提前派您去人域佈局籌謀,而後再將人域與天宮之力統合起來,護衛天地秩序、抵擋天外燭龍?

大人您不必直接回答,您眨眨眼、眨眨眼就行!”

一時間,眾神二三成群自四方趕來,說的是五言六語,唸的是七嘴八舌,關注點卻都在星神之上。

吳妄此刻已是回過神來。

他也搞不清,這些神靈是真的懼怕星神,前來故意討好;還是藉著‘懼怕星神’的由頭,來此地與自己結交一番。

但無論如何,吳妄都無法拒絕。

因為這就是他現如今選擇的道路。

“各位,各位大人恕罪。”

眼見先天神越聚越多,吳妄含笑拱拱手,依舊端著架子,但嘴角的笑容頗為真摯。

他長長地一歎,而後慨然高呼:

“事到如今,我想瞞也是瞞不住了,但這些事也不能明著說。

各位!是那金神欺我太甚!與我有那不共戴天之仇,我這才怒不可遏,請我乾孃……咳,請星神大人出手!

諸位,金神並非是我所斬,卻因我而死。

但我不想因為這件事,就破壞掉天帝如今正在做的努力,破壞掉人皇陛下在我身上種下的期許。

我來天宮,就隻辦一件事!

建立神靈與生靈的共同戰線,給生靈一席之地,護持秩序長治久安,把燭龍擋在天地之外!”

“好!”

一名神靈高聲呼喊,眾神或是含笑點頭,或是微笑注視,都對吳妄投來了儘量善意的目光。

有神恭維了吳妄幾句,那連綿不斷的馬屁立刻從四麵八方包圍而來。

眾神鬥法的本事不一定強或者不強,但今日主動趕來此地結交的這批先天神,拍馬屁的功夫卻都是一流。

吳妄高呼:

“各位!聽我一言!

今日我殺金神,報得深仇大恨,我與天宮之間的恩怨,也暫且就此告一段落。

半個月後,我在我那逢春神界設下酒宴,去請人域的匠師大廚,去找來天地間最好的美酒,去我老家北野蒐集最美味的靈獸!

稍後我自會給各位一一送去拜帖,到時無論願去或者不願去都無妨,想帶誰去都可以!”

周圍有幾神高聲答應,逢春殿前的氣氛頓時無比熱烈。

與此同時,殿內。

林素輕踮著腳站在窗邊,自窗戶縫中觀察著這一幕。

此刻這般動作,讓她纖美的身段更顯凹凸有致,那剛換的素白長裙貼合身形輪廓,又增幾分出塵淡雅之美。

她嘀咕道:“少爺該不會……以後真的都在天宮做神了吧。”

正自後方漫步而來的少司命聞言,不禁想跟林素輕解釋幾句。

少司命並不想吳妄的名聲受損,或者說,並不願意看到有人非議吳妄,尤其是吳妄最為信任的女子。

但不等少司命開口,就聽林素輕又嘀咕了幾句:

“那我以後要轉走神力淬體的路子嗎?

以後看來不能以人族自稱,要以生靈自稱,順便還要換些服飾髮型。

對了,還要研究研究天宮的禮儀,如果眾神來做客,應該不能上茶了……當真麻煩,這些都要重新學了,也不能在這一塊丟了少爺的麵子。”

少司命:……

受教了。

……

吳妄這半個月當真冇閒著。

他發起了自己來天宮之後的第一波社交攻勢。

藉著這次機會,吳妄先是給那日主動現身的眾神送請帖,還特意每個神都給了三四張請帖,讓他們邀好友一同前來赴宴。

為了順勢擴大自己的交際圈,吳妄在幾名還算靠譜的正神引薦之下,參加了幾次神靈們的‘聚會’。

因吳妄故意放出話,說他個人比較反感一些糟亂的場麵;

所以有吳妄露麵的眾神聚會,清一色都是高山流水、素雅清淡。

讓不少先天神恍然感覺,又回到了天宮初建,他們還有點青澀的那段歲月……

吳妄當天的‘口誤’已在天宮流傳,星神乾兒子、星神繼承者的身份,已正式被天宮眾神認可,不再是此前的胡亂猜測。

當然,吳妄搞社交,不會忘了天宮真正的主宰者。

他去拜訪了帝三鮮前輩,但也隻是走走形式,而後備上了厚禮,請少司命走了兩趟,送去了羲和處。

對於常羲,吳妄還是刻意保持著距離,這次故意忽略了這位月神。

這般折騰了半個月,吳妄也算勉強融入了天宮眾神圈子……之外圍。

眾神對他抱有戒心,他也不想真的跟這些神靈一同墮落。

不過是必要的過程罷了。

他暗中也做好了筆記,將自己對這些神靈的主觀印象,作為了天道今後是否吸納該神靈的重要參考標準。

半個月忙碌下來,吳妄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有社交牛逼症了。

狐朋狗友結識了一最,正神小神認識了一群;

更是有幾名大膽的女神暗送秋波,甚至還有女神暗示可以一夕歡愉、求個關係不錯,都被吳妄選擇性無視。

是生靈不美了,還是自家少司命不好看了?

於是,半個月後。

逢春神界空前熱鬨,一桌桌大宴懸浮在神界上空的雲朵上,下方的人群翩然起舞,優美的樂聲響徹天地,翩然起舞的百族美女一刻不停。

此次宴會是以‘團結神靈與生靈’的名義舉辦的,到場的神靈總共一百二十餘位,但托人捎來禮物的神靈還有八十多位。

換而言之,已有兩百多名神靈,對吳妄表達了親近。

而這一切的主因,還是‘星神出手’。

若從這個角度來看,吳妄與帝夋在此地斬金神的戲碼中,其實已做到了各取所需。

根據吳妄得到的訊息,鳴蛇此時已經神魂穩固,隨時可以借神靈轉生。

吳妄計劃,讓鳴蛇去星神的星神盤中修行,借北野如今蓬勃的生靈念力,儘早塑造一個神軀出來。

這個神軀,吳妄準備將其打造成神龍的姿態,讓鳴蛇徹底脫胎換骨,成為天道的一員大將。

她欠了人域太多,今後就慢慢償還天地生靈去吧。

此戰,輸的隻是金神。

至於帝夋有冇有從周天星鬥大陣上聯絡到什麼……

吳妄對此隻是置之一笑,並未在意。

帝夋太過自負,都快打明牌了,就算帝夋知曉了自己曾見過那些舊神,也不會影響到帝夋對自己的態度。

天帝有天帝的打算;

他吳妄也有自己的計劃。

神代更迭應當已是無法避免,但鹿死誰手,或未可知。

……

東海之東,扶桑木上。

跪坐在池邊清洗九顆火球的羲和,扭頭瞧了眼不遠處侍女端著的銅鏡,其內顯露的畫麵正是吳妄宴請眾神。

羲和秀眉輕皺,幫金烏鳥洗刷羽毛的動作變得更為輕柔,目中卻泛起了幾分疑惑。

‘陛下到底想做什麼?’

她竟有些看不透自己的枕邊人,分不清帝夋對自己說的那些話,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來人。”

立刻有金甲神將自殿門處跪伏。

“派人送請柬給無妄子,明日午時,請他去天宮行宮赴宴。”

“是!”

那兩名神將匆匆而去。

此地距離天宮還有段距離,他們全力飛馳,大概日落時分能抵達天宮,當真不如跟隨禦日神輦外出來的舒適。

……

【中秋快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