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初級離間小技巧

-

天還冇亮,羲和派來的神輦就已在逢春殿外等候。

吳妄一早就被林素輕從床榻上拉了起來打坐中拉醒的那種。

換上精緻長衫、繫上鑲玉的腰帶,吳妄口中說著‘不必太在意’,但當於紛漫抱來銅鏡時,總歸還是忍不住打量幾番。

倒是,有幾分天宮普通權臣的樣子了。

“走了,”吳妄抻了抻衣袖,忍不住打了個哈欠,負手朝殿外溜達了去。

淺綠神光一閃,少司命出現在前路,笑道:“你今天打算去教十位殿下些什麼?”

吳妄仔細想了想,又仔細想了想,最後嘴角一撇:“教他們蜜汁烤翅有幾種做法。”

“什麼?”

少司命明顯怔了下,一旁林素輕卻是掩口輕笑,在少司命耳旁解釋了幾句,無非就是說吳妄在胡說雲雲。

吳妄笑吟吟地邁步出了大殿。

看那天高地闊,觀那雲海翻湧;

吳妄隻覺神清氣爽,胸口醞釀著萬千豪情,差點就冇忍住引吭高歌。

還好,熊少主臉皮薄,由此也放過了那群來自於百族的神衛。

蛟龍呼嘯,一架車輦自側旁急急趕來,穩穩停在了吳妄麵前。

這自非禦日女神的禦日神輦,但拉車的蛟龍卻有幾分眼熟,應當就是禦日神輦上的苦力,被羲和壓榨著剩餘價值。

吳妄一個健步跳了上去,坐穩身形。

一旁有兩名女神將閃身出現在了趕車的位置,帥氣地甩動手中長鞭,兩條蛟龍向前遊動,這車輦開始平穩加速。

禦日女神家的車輦當真不凡。

起步平穩、加速均勻,冇有給吳妄太強的推背感,但在很短地時間內就達到了一個極速,整架車輦化作金光射向東海。

吳妄拿出隨身攜帶的書卷,捧書讀著其上的字句,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昨夜月色正好,他與少司命飲酒於窗台前,兩人說了許多話語,離著也很近,但吳妄心底反而翻不起多少雜念,隻是親吻了她的額頭,而後擁著看了一晚上月亮。

這……

以至於,吳妄都開始懷疑,自己與泠仙子的相好,打開的不是**之門,而是滿足了自己的某種好奇心。

他自是食髓知味,也認可自己骨子裡就是個俗人。

但自身的自製力反倒因此更強了些。

咳,這絕對不是因為複遊園太多,純粹是出於一種對今後伴侶們的尊重。

他與少司命的感情雖真摯,但暫時還停留在了知己的層次,想要更深一步,除卻歲月積累,還要有更多的感情交流。

昨晚雖覺溫存親近,但自己行為隻要過火些,少司命怕是會立刻跑了。

念及於此,吳妄輕輕地歎了口氣,讓自己靜心讀書,順便監察這車輦行進的方向;免得自己遭了算計,陰溝裡麵翻船。

前行複前行,日頭漸正中。

飛過層層山嶽,劃過了東野那廣博的平原,橫渡了波濤萬裡的東海,吳妄再次眺望到了那株近乎插入虛空中的神木扶桑樹。

扶桑木生的筆直,如鬆似柏,那寬大宛若島嶼的翠綠樹葉上,蘊含著濃鬱的太陽之精。

羲和的大殿就在扶桑神木的頂端。

日光照耀之下,大殿的金頂映出了無儘光輝,彷彿有一股股熱浪撲麵而來。

車輦前衝的速度開始平穩降低。

那大殿中飛出了一名名金甲神將,自殿前排成兩列,隊伍延伸到了十裡之外。

又有神女捧來彩虹、抱來朝霞,鋪成了一路彩光華照,徑直鋪到了車輦停下的區域。

吳妄麵色淡定地打量著下方的暘穀,視線和仙識都被扶桑木所阻攔;翻身下車,前方自有穿著清涼的美貌侍女向前迎接,對吳妄盈盈一禮。

“拜見逢春神大人,請您隨我們來。”

“有勞了。”

吳妄含笑應著,目光在這些侍女們僅有的紗裙上劃過,不由對比起了月宮中的那些侍女。

相對而言,常羲的侍女們反而還要更保守些。

不知是否因今日迎接的是吳妄,吳妄所見的侍女都是人族出身,且人族血脈十分純淨。

他一路漫步前行,每當那幾名侍女身形閃爍,吳妄也就施展一點縮地成寸的神通。

乾坤大道吳妄雖然不怎麼擅長,但自身造詣也在這些侍女之上。

到得殿門處,其內傳來了一聲輕歎:

“總算是將逢春神大人盼來了。”

吳妄抬頭看去,卻見那一襲金裙的天後羲和坐在寶座之上,不施粉黛、不添玉釵,但那渾然自成的雍容華貴,讓她的美更增幾分驚心動魄。

吳妄遠遠地拱手行禮,高聲道:“拜見羲和大人!”

“逢春神大人免禮,且入宴吧。”

羲和自寶座上款款起身,長髮自行結成雲鬢,身上的金裙閃耀金光,在胸口、腰身、裙襬之下,增加了一些布料。

吳妄在侍女的引領下,走到了那擺滿了珍饈美味的圓桌旁。

他有點後悔為啥冇帶少司命過來了。

家裡有個小吃貨,這裡的美味嘗不到,當真是可惜了。

羲和漫步而來,大大方方地坐在了主位上,並將吳妄的位置攝到了自己身旁,緩聲道:

“莫要拘謹,吾與你母親同輩相交,你也算是我的子侄了。”

“哎,嬸嬸好。”

吳妄順著杆就往上爬,笑著稱呼了一句,將自己的位置朝著遠處拽了拽,這才端坐了下來。

羲和卻是被那一聲‘嬸嬸’氣得翻了翻白眼。

她道:“也不知,你母親那般芳華絕世、不惹塵埃,怎得生了你這般滑頭。”

“主要是我父親的血脈比較優秀,”吳妄笑道,“我父親熊悍,私下裡也是個風趣幽默之人。”

羲和搖搖頭,抬手打了個手勢,眾侍女低頭退下。

吳妄卻道:“嬸嬸,咱們私下交談似乎有些不妥,恐怕會引起前輩的猜忌。”

“你若擔心,自行拿個留影珠就可,”羲和淡然道,“我隻是不喜人多,也冇什麼秘密可言。”

“那倒是我有些小人之心了。”

吳妄笑了笑,隨手拿出兩枚留影寶珠擺在了桌麵上。

羲和笑道:“你這警惕,卻總是用不到正途上。”

“嬸嬸何出此言?”

羲和卻是笑而不語,似乎另有深意。

吳妄並未多糾結這一兩句話,笑道:“嬸嬸讓我來教……”

“莫要這般稱呼了。”

“阿姨讓我來教各位殿下,不知具體想要讓我怎麼教,又如何幫他們開啟靈智。”

羲和額頭明顯繃起了十字筋,端起酒杯抿了下,讓笑容重新爛漫。

她也不回答,隻是道:“陛下此前與你在逢春神界相見,都說了什麼?”

吳妄見她終於吐露正題,也就不多玩笑。

他道:“羲和大人為何不去問前輩?”

羲和默然。

吳妄夾了口眼前的靈肉,入口即化、唇齒留香,端的是天地間難得的美味。

他笑道:“莫非羲和大人與天帝前輩有了隔閡?”

“我既招你前來,也不想瞞你這些。”

羲和垂目輕歎,自身竟有了幾分幽怨之感。

她道:“自陛下於人域歸來,雖說還是陛下,但始終是有些不同了。”

“哦?”吳妄放下筷子,“願聞其詳。”

“與你說這些,自有我的打算,”羲和道,“陛下似乎變的有些憂心忡忡、坐立不安,他似乎在忌憚著什麼,每次我試圖與他相談此事,他都會將原因歸結於燭龍。”

吳妄道:“燭龍不正是天地間最麻煩的存在嗎?”

“可這般威脅早已存在,”羲和鳳目之中劃過兩道金光,“這在他被伏羲擄走前極少出現。”

“這個……”

“你也是此事的親曆者,還曾與伏羲殘魂交談,”羲和凝視著吳妄,“伏羲當真死了?”

吳妄沉吟幾聲,卻不知該如何回答。

羲和又問:“迴歸天宮的,到底是陛下,還是伏羲,又或是陛下與伏羲糅合之後的全新意識?”

吳妄道:“羲和大人您如何會有這般荒唐的念頭。”

羲和歎道:“因為我在他身上,看到最多的,是那名登仙境老道的影子。”

吳妄不由問道:“具體如何?可有什麼例子?”

羲和仔細思索,但說接下來的話語時,冇有半分難為情,像是在說一些再普通不過的小事:

“我與陛下是夫婦,自遠古而來,素來恩愛。

以往我與陛下交合,自都是以蛇身相合、神魂相交,為的不隻是尋歡作樂,亦是探尋天地間的至理,補全自身對各自大道的理解。

正是憑藉著這般方式,他才逐步掌握了秩序大道所囊括的歲月大道。”

吳妄麵露瞭然,身形微微後仰:“現在呢?”

羲和不由得以手扶額,道:“多以人身,單純的作樂。”

“這?!”

“陛下有許多事似乎在刻意瞞我,”羲和道,“若陛下對我失去了信任,那我也該為今後考量。”

話到此處,羲和就凝視著吳妄,似乎想在吳妄表情中看出什麼破綻。

但很快,羲和就有些失望了。

吳妄坐在那靜靜思索,臉上帶著幾分驚異,似乎對羲和說的這些話有些不敢相信。

吳妄道:“羲和大人可還有其它證據?如此卻也不能證明,天帝前輩真的變了個人。”

“那你我不如交換個秘密。”

羲和笑道:“總是讓我說這些,你豈不是白白賺了訊息。”

“我有什麼秘密?”吳妄笑道,“羲和大人當真是抬舉我了。”

羲和突然問:“西王母找你時,你可見過了那些舊神?”

“舊神?”吳妄立刻皺眉道,“這不是我第一次聽見這個稱呼了,他們好像是第一神代的殘存神祇,暗中掌控著大荒,對嗎?”

“你當真不知?”

“為何羲和大人也覺得我會知道他們?”

吳妄臉上露出少許無奈的表情,“咱們還是聊聊如何教導各位殿下的事吧,總覺得跟您談這些,就像是在玩火一般,特彆的驚險。”

羲和莞爾,似有些欲言又止,最終卻隻是微微搖頭。

她道:“雖知曉你是在裝糊塗,但你這般演技當真難得,去吧,我兒就在偏殿池中,你先與它們結識、讓它們接納你了再說其它。”

吳妄長長地鬆了口氣,眼底寫滿了放鬆,又夾了口靈肉塞入口中,起身行禮告退。

剛走冇幾步,吳妄突然停頓。

他道:“有件事,我覺得還是跟羲和大人您說下。”

“什麼?”

“上次前輩與我在逢春神界漫步,其實是在說姮娥之事。

姮娥的來由,您應該知道的。

前輩對此好像有些不滿,而且他還曾威脅我說,若我不能處置好生靈與天宮的矛盾,整合天地內的力量去抗擊燭龍,那他或許會帶上美人一走了之,待他日,捲土重來。”

吳妄言罷拱拱手,朝著偏殿漫步而去。

羲和麪色平靜地坐在桌後,許久都冇動彈。

……

片刻後。

吳妄站在一處‘縮小版’的扶桑木下,看著麵前那九隻漂亮的三足金烏,目中滿是笑意。

他拿著兩隻布包,將一根根肉脯用仙力包裹,遞到這些金烏麵前,用微笑詮釋著最大的善意。

金烏們歪頭打量著,嘗試著啄了幾下,很快就開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吳妄可冇把這些尊貴的殿下當鳥喂,他都用仙力包裹、一個個送過去的!

雖然原理確實差不多。

羲和為何突然對自己說這些?

是試探,還是有意表達對帝夋的不滿,以換取自己的信任?

果然,上次去西王母那,確實留下了無比多的隱患。

吳妄略有些出神,此刻卻已坐在蒲團上,麵前擺著一本人域的詩集,開始為各位殿下朗讀詩詞。

唸經文是不可能唸經文的。

萬一唸了什麼奇奇怪怪的句子,不小心讓這些金烏開了靈智,那他豈不成罪人了?

吟罷紅杏詩,唱罷遊園賦。

吳妄匆匆起身,對著九隻金烏拱拱手,留下了一包肉脯,身形悄然溜走。

他去扶桑木之下轉了轉,就取路中山之境,自行回返天宮。

扶桑木頂,羲和站在殿門前靜靜眺望著吳妄離開的背影,嘴角劃過了少許冷笑。

“這小滑頭。”

羲和背後,兩團黑影凝出了人形輪廓,對羲和躬身行禮。

“大人,此子所言,應當不可信。”

“您若有疑問,不如去跟陛下開誠佈公地談談,若大人與陛下生了間隙,天地危矣。”

“嗯,”羲和輕輕頷首,“我正有此意,你們不必擔心,我與陛下數十萬年的夫婦,如何會因外人幾句話就動搖了心念。”

那兩團黑影輕輕舒了口氣,各自消散於無形。

她們並未見到的是,羲和目中劃過了兩道厲芒。

……

“今天天氣好晴朗,處處聞花香。”

黃昏時刻,天宮邊緣。

吳妄駕雲回返,隨口抒發著自己心底泛起的詩性,目中帶著幾分感慨。

中山的景色當真不錯。

路上的那青丘國內,還真是美女如雲啊。

他身形徑直朝逢春神殿飄去,一路上自是免不了與幾位‘偶遇’的神靈寒暄打招呼。

臨近逢春神殿,有名小神帶著幾名身著長袍的神官匆匆而來,對吳妄遠遠地行了個禮,呼喊道:

“大人!大人且慢行!”

吳妄扭頭看來,露出和煦的微笑,言道:“幾位有何貴乾啊?”

“大人,您瞧我,瞧我,”那小神點頭哈腰,笑道,“小神之前與您見過的。”

吳妄笑道:“自然,圭鱗神嘛,我如何會忘卻?”

“哎,是!大人您能記住小神,當真是小神的福分!”

圭鱗神頓時滿臉笑意,又道:

“近日小神在天罰池當值,這不,剛剛有一名人域修士有所突破,似乎是要抵達超凡之境。

小神定睛一瞧,那竟是傳聞中,大人您在人域的住所,就是那個滅、滅天黑風淋浴大魔宗?”

“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

“對,對,就是此處!有個女子要渡劫!大人您是否去天罰池一觀?”

“女子?”

吳妄挑了挑眉,妙翠嬌得了雲中君老哥指點,修為突飛猛進了?

他問:“我去觀摩……這合理嗎?”

“這很合理!大人您是天政殿參事,什麼事不能管?”

圭鱗神小聲道:“這天劫強弱,還不是您說了算。”

“走!一觀!”

吳妄大手一揮,那圭鱗神立刻點頭笑著,為吳妄引路前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