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最後的詔安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二十九章 最後的詔安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沐大仙能成超凡真不錯。’

接下來幾日,吳妄心情十分舒暢,連帶著他看那些天宮神靈也順眼了許多,與他們聊天時也變得更為主動。

天宮這牆角,已經開始大範圍地出現縫隙。

不對,準確來說,他現在已經從此前的挖牆腳,轉變為撬動整個牆。

‘不是我軍太給力,實在是帝夋給機會啊。’

吳妄馬不停蹄,在天宮一座座神殿之間不斷周旋,遇到陌生神靈就結識一二,有強神出場的酒桌,自會有他的身影,且每次還都是坐在主位。

時間緊、任務重,帝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搞出點幺蛾子。

吳妄必須讓自己跟這數百神靈的半數以上混熟,以備不時之需。

甚至,他都感覺,當年帝夋在燭龍眼皮底子下走的那條路,他現在又在走了……

形式上可能有差距,但性質還真差不多。

又過數日,日母羲和派人送來了諸多禮物,答謝吳妄去扶桑木之上教導金烏。

羲和給吳妄帶了一封信,信中言說,請吳妄每月最少去暘穀兩次,為金烏授課、開其靈智,且話語中透出了‘一切後果吾來承擔’的堅定。

吳妄心底暗自計較……

“夫妻倆打起來了?”

倒是真有可能。

吳妄也並未多打探此事,在他這邊,帝夋和羲和始終是一體的,他絕對不可能相信羲和會背棄帝夋。

前幾日的暘穀一行,吳妄也將這當做是羲和與帝夋的試探。

他該想點什麼辦法,證明自己在西王母那裡,隻是單純地搞了一下社交?

吳妄這幾日都在思索這個問題,這也成了少許困擾。

凡事都做最壞的打算,自然就容易得到期望之外的驚喜。

忙於外,也不能疏於內。

吳妄每日都會騰出時間陪陪少司命與小茗,或是與少司命花前月下,或是跟小茗逗逗樂子。

看著小茗一天天長大,吳妄的老父親心態也漸漸拉滿。

這日,與少司命在天宮附近的一處山林瀑布逗留時,吳妄就想到了這般問題……

“誒你說,小茗若是長大了些,情竇初開,想要找個道侶,這該怎麼辦?”

正在一旁伴著瀑布聲響吃零食的少司命,聞言不由得眨了眨眼,笑道:“那就找個唄。”

吳妄皺眉道:“那你不怕她被人欺負了?”

“為何會被欺負?”

“男子的嘴,騙人的鬼,就想看女子露大腿,”吳妄滿臉鄙夷,“要我說,以後還是要給小茗多樹立一些正常的擇偶觀。”

少司命掩口輕笑:“你呀,就彆操這份心了,小茗還是個孩子呢,而且死亡之神……說實話,道侶這種事有些不太合適。”

“為啥?”吳妄眨眨眼,“咱倆養育的閨女,難不成還有人敢說不好看?”

少司命道:“生靈會本能的懼怕,而神靈大多都已墮落。”

“也對……”

吳妄心底說不出是鬆了口氣,還是有點擔憂。

總之這般情緒就是十分複雜。

少司命問:“若她今後真的被人花言巧語哄騙了。”

“不夠十八腿打斷,十八以後自己拿主意,”吳妄淡定地回了句。

“腿打斷?”

吳妄笑道:“我是說那個敢哄騙她的狼崽子。”

“那也不行呀!”少司命笑道,“我看你就是捨不得。”

“嘿嘿,”吳妄輕笑了聲,躺在大石上看著藍天白雲,聞著側旁傳來的淡淡沁香,心底泛起了莫名的眷戀。

不知怎麼,他好像有些喜歡這個天地了。

吳妄朝著側旁伸出手臂,少司命目光挪向一旁,卻終究是冇有拒絕吳妄的邀請,若一片柳葉緩緩飄落,枕著吳妄胳膊側躺。

“命,這天地以後不管如何變化,你我聯手,自能闖出去的。”

“嗯……”

她輕聲應著,不自覺已是閉目小憩。

瀑布衝下的水花濺起了一道淺淺的彩虹,兩人就躺在彩虹的一端,宛若融入了這幅畫卷。

日暮西斜,他們剛要歸去,吳妄心底突然泛起了少許擾動。

“我突然有些感悟,”吳妄目中帶著幾分歉然,指了指自己元神的位置。

少司命當即領悟,微微頷首示意,靜靜站在一旁等候。

吳妄心神下沉,一縷神念探入了那團沉寂許久的變身氣中。

“前輩?”

“嗯,”神農的嗓音傳來,似是帶著幾分笑意。

吳妄笑道:“這是有什麼喜事嗎?”

“也不算什麼大喜事,”神農道,“你此前做的那個煉器宗師盟,近來弄出了不少有趣的仙寶,倒是給人域多增了幾分對敵的手段。”

吳妄笑道:“我還以為前輩找到長生不老的法子了。”

“長生談何容易,壽元大道對生靈本源進行了束縛,”神農輕笑了聲,“你在天宮所做諸事,吾都已知曉了,做的不錯。”

“哎,”吳妄小聲嘀咕著,“總感覺自己是在幫人域,也同時也是在幫帝夋。”

神農笑道:“帝夋要逃的事?”

“前輩也知曉了?”

“這是帝夋的破局之法,早有預見罷了。”

神農緩聲道:“時至今日,吾有些事也不該瞞你,你也有這般資格知曉了。”

吳妄:……

“人域還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嗎?”

“有,有許多隻有人皇才能知曉之事。”

神農道:“薪火大道承載了部分燧人先皇的記憶,看你如今,已是徹底與人皇之位無緣,這些秘密也該告訴你了。”

“就這般說嗎?”

“自是不妥,”神農笑道,“你抽空回人域一趟,也不必瞞著帝夋他們。

現如今的天地局勢就是這般,帝夋想要跳出去,燭龍想要衝回來,你我想著護持人域安穩,搏一個屬於人域的秩序出來。

其實,讓你麵對帝夋,本就是吾這般老骨頭的失職,但吾自是樂見你崛起,如此咱們纔能有更大的勝算。”

“老前輩你突然這麼一說……”

吳妄嘿嘿笑了聲:“我還真有些不好意思。”

“嗯,不必不好意思,”神農道,“你準備何時回來?”

“就這幾日吧。”

“善,”神農喃喃道,“那我這就派吾兒去北野送點禮,剛好跟你錯開。”

吳妄元神小人兒的頭頂冒出一個個問號。

這老前輩明顯有問題!

看吳妄在那瞪眼咬牙,少司命不由心生疑惑,小聲問:“怎麼了?”

“啊,無事,”吳妄不禁有些心虛,對少司命溫柔一笑,“咱們回去吧,剛纔人皇來信相召,讓我回去一趟,說是給我一些燧人氏老前輩留下的記憶。

對了,你要去嗎?”

“我?”

少司命略有些錯愕。

“我想想,”吳妄抱起胳膊,對麵著瀑布一陣出神。

明牌?

自己此前考慮如何對付帝夋,確實下意識忽略了神農老前輩的作用。

仔細一盤算,他手裡的牌其實已經不算少了。

天道,周天星鬥大陣,星神,薪火大道,能跟帝夋正麵死磕的老人皇,母親、雲中君、少司命這般高手團……

“嗯?”

吳妄抬頭看了眼天空,又低頭看了眼自己的雙手。

他有點後知後覺。

帝夋如果也是做最壞的打算,直接把他當成了崑崙墟舊神選中的新天帝,那……

帝夋,難不成是被他嚇走的,帝夋想將計就計?

這般思路自己之前倒是冇想過。

但裝傻充愣也來不及了,隻能繼續走一步看一步,南北兩個大計劃也需繼續向前推進了。

要不,多穩一手?

吳妄心底念著‘女子國’三個字,目中多了幾分亮光。

……

翌日。

吳妄出得逢春神殿,一路駕雲朝最高處的神殿而去。

如今的天宮比起半年前,自是變得頗為熱鬨;

許多一直沉睡的先天神們,也開始保持清醒的狀態,幾百年對他們而言不過彈指一揮,他們也想看看,天地到底還會經曆什麼動盪。

到得神殿之前,吳妄便拱手行禮,朗聲道:“無妄子求見天帝陛下!”

其內傳來了一聲輕笑:“入內就可,不必如此拘禮。”

“多謝陛下,”吳妄再次拱手,這才挺胸抬頭邁步入內。

說恭敬也算恭敬,說失禮也有些逾矩。

大殿內空空蕩蕩,帝夋站在寶座之前,低頭注視著快步走來的吳妄,笑道:“無妄行色匆匆,不知為何事來尋吾?”

“前輩,”吳妄道,“我想回人域一趟,帶上少司命與小茗。”

帝夋笑道:“怎麼?你這是想將繁衍、死亡之神帶回人域,而後就讓人域與吾這天宮開戰了?”

“前輩何出此言?”

吳妄眉頭微皺,歎道:“我本以為前輩應當是懂我的,我來天宮其實也是故意而為,如今好不容易打開了局勢,自是要繼續向前探索。”

“哦?”

帝夋目中流露出幾分笑意:“看來,你心底盤算的決戰時刻,遠遠冇有到來。”

“前輩……”

“罷了。”

帝夋擺擺手,而後負手拾級而下,坐在了那高台前的寬敞台階上,拍了拍身旁的空位,道:

“過來吧,你我放下各自立場,好好談談心。”

吳妄笑了笑,卻隻是拿出一隻蒲團,在台階正下方入座,麵對著帝夋,緩聲道:“前輩,咱們其實不需要談太多。”

“也對,”帝夋目中閃爍著幾分笑意,“你我都有一個目的,就是抵擋燭龍迴歸,護持這份秩序。”

“除此之外,”吳妄道,“我還想在秩序中增加生靈的話語權。”

帝夋那張俊美的麵容上劃過少許感慨,他道:“無妄,你知道嗎?你跟我很像,很像很像,甚至你我走的路、前行的軌跡,都是如此相似。”

吳妄不由默然,平靜地注視著帝夋。

大殿周圍泛起了一層層神光,吳妄失去了對外界的感應。

但這應該隻是帝夋不想讓他們的談話被旁人探聽,吳妄也並未著急。

帝夋目光略有些閃爍,喃喃道:“你不得不承認,這個天地間存在著某種勢;得勢則順風而起,失勢則萬劫不複。”

“運道神?”

“她隻是影響生靈之勢,而非大道之勢。”

帝夋笑道:“運道神雖強,但其道是對生靈、對低階的小神,她可能會成為你較為棘手的強敵,但卻入不了我的眼。

我的對手隻是燭龍、神農、伏羲、燧人。”

吳妄默然無語,很快就道:“看來,前輩你對薪火大道確實無比忌憚。”

“五行本源大道與生靈大道共鳴,薪火大道雖非原初大道,卻屹立於原初大道之上。”

帝夋抬手虛畫,似乎是想觸碰什麼,表情卻漸漸有些黯然。

“有一條強橫的大道,當真是無比便利。

你拿走了星神的積累,星神的道成了你崛起的基礎。

人人都說第三神王驚豔絕世,但他誕生於歲月大道,乃是歲月之主宰,其他神如何跟他對抗?我們註定隻能抬頭仰望。

你們人域供奉著聖母女媧,女媧甚至成了唯一超脫之神,可她憑藉的,也是她本身造化大道的神奇,那已經是得天地之造化。

你再看那燭龍,燭龍的陰蝕大道,可吞大道而成就自身之神通,它的強橫在於掠奪,在於暴虐,在於讓天地間的所有意誌都懼怕。

在這些之中,你看到了什麼?”

吳妄道:“大道強弱?”

“我看到了兩個字,”坐在台階上的帝夋豎起手指,“固化。”

“固化?”

“不錯,固化。”

帝夋歎道:

“這近乎是天地間意識不可逃脫的命運。

你看先天神,自第一神代而來,所有先天神的強弱都是由他自身大道的強弱來決定。

雷暴神何等平庸,但他的雷暴大道就是有不俗的威力。

你縱然可以說一些特例,比如我這般,但我一路走來付出的心血遠非你所能想,如今還依然要被固化這兩個字逼到絕路。

你再看那人域,就是你覺得那是真正仙境般的人域。

就算是在天宮如此重壓之下,人域還是在不斷演變,他們的秩序存在了一個人皇紀元,就開始朝著強者越強、弱者越弱的方向,一去不返。

凡人不能修行,隻是天地間的點綴。

大宗門與大世家壟斷修道資源,源源不斷地培養出新生力量,一路上升。

那些因緣際會踏入修行界的散修,自身想提升實力都是千難萬難,大多就如灰塵,一代代的下沉。

縱然你可以說,總有散修一鳴驚人,可那隻是極少數罷了。

這就是固化。

嚐到了強大好處的意識,會拚了命的保護自己的強大,壓製弱小、鞏固地位,以為傳承。

此難題,你如何解?”

吳妄道:“我有解,但需要較長的歲月去逐步實現。”

帝夋訕笑了聲,似乎有些不以為意,他道:

“莫要強撐著,也不要覺得自己比所有人都聰明。

我之前恐嚇你的那些話,其實隻是想告訴你。

我不會坐以待斃,我不可能等你和你母親、和神農做好了所有準備,再主動把脖子送上去由你們砍。”

吳妄默然無語。

帝夋嘴角劃過幾分冷笑,但很快又恢覆成了那般溫暖的笑容。

他道:“無妄,這是你我最後一個機會,我已經預感到,你這次回人域,會得到更多助力。”

“機會?”吳妄納悶道,“我有些聽不明白。”

“你我聯手,共享天帝之位。”

帝夋左手後舉:

“看看那個位置,我可以分一半給你,隻需要你點頭承認,你見過那些舊神,跟那些舊神有過交集,他們給了你一樣好處,他們選了你做新的天帝。

其他不需你多做什麼,燭龍我有辦法對付,神農等他壽元終結就可,這天地最終會是你我共享,而你也可以有機會去逐步驗證,你關於這個天地的解。

吾為兄;

尓為弟。

天地內外歸一,不可嗎?”

“前輩說笑了,”吳妄輕歎了聲,目中帶著幾分疑惑,“我當真不知那些舊神是如何一回事。”

帝夋雙眼一眯。

歲月長河突然凝滯,一股讓吳妄近乎無法喘息的威壓撲麵而來。

殺意,濃烈無比的殺意。

吳妄麵色有些蒼白,這是神軀的自然反應,但他依舊抬頭凝視著帝夋,冇有任何閃躲,也冇有半點退縮。

突然間!

一股莫名的道韻自此處神殿爆發!

像是跨越了無儘的乾坤,似是攜帶著無匹的神力,徑直撞在了這座大殿之下!

轟隆!

吳妄近乎坐立不穩,帝夋那眯著的雙眼已經睜開,嘴角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燭龍這傢夥又開始折騰了。”

帝夋拍拍膝蓋,慢慢站起身,渾身綻放出濃烈的神光,吳妄身下的地麵結成了繁複的網絡。

“回去吧,與你也冇什麼好聊的了。”

帝夋擺擺手,背對著吳妄,仰頭歎道:

“想回人域自己去,少司命與小茗不可輕易踏足人域。”

吳妄起身點點頭,伴著下方不斷閃耀的金光,轉身朝殿門而去。

尚未來得及走出殿門,大殿再次震顫,整個天宮浮現出了道道身影,神庭開始鎮壓天地封印。

吳妄腳步一頓,突然扭頭問了句:“前輩,你本初大道為何?”

“你早已知曉了。”

“哦?”

“吾最初大道名為逢春,”帝夋輕笑了聲,“主春暖花開之奧義,又可稱之為報春之神,神通是讓百花齊開。”

吳妄愣了下。

他微微點頭,邁步出了門檻,駕雲朝著逢春神殿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