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天道出!【大杯求票】

-

伴隨著吳妄的嗓音,這毫無征兆突然現身的眾部族首領,著實讓神靈們有些措手不及。

吳妄口中緩聲說著:

“生靈,始於大神女媧締造人族,而後第三神代眾神——其中就有在座的幾位,將先天之靈改造為百族生靈。

故,有了生靈為神靈造化的說法。

但實際上呢?

生靈百族的誕生,隻是神靈為了探尋更強的大道;但這也是大勢所趨。

這天地間,神與靈,萬物與道則,天內與天外,已是生靈之盛景。

同樣,神靈對天地演變的功勞自不可忽略……”

眾神聽聞吳妄對神靈造化百族之事的褒揚,多多少少鬆了口氣。

人皇的到來給了眾神莫大的壓力,他們還以為,今日就是人域清算他們天宮的日子,但聽眼前這個‘年輕神’的話語,事情似乎在朝著帝夋陛下算計的方向發展。

人域與天宮統合。

是了,帝夋陛下用的是陽謀,就是將所有條件都擺出來,卻讓人域和逢春神不得不朝著帝夋陛下設下的路線發展。

這般說的話,帝夋陛下這次似乎又要贏了?

人皇的蓮台抵達此處,吳妄話語一頓,朗聲道:“大司命何在?”

大司命皺眉注視著吳妄:“逢春神……星神有何吩咐?”

吳妄道:“立高台,人皇當與天帝平。”

“天帝乃天地之帝位!”

大司命朗聲道:“人皇雖實力不凡,但治下不過是南野一隅,前任天帝冊封人皇為地皇,如何能與天帝之位齊平?”

吳妄淡然道:“若如此,今日之事是不是不必進行下去了?”

大司命目中神光閃耀,自身威壓惶惶而來。

吳妄目中星光閃爍,宛若一把利劍,將大司命的威勢直接戳破。

隱隱的,星神大道顯現、陰陽大道托舉,吳妄背後浮現出八卦盤之影,其威勢陡然而起,竟將大司命直接壓下!

——節目效果可謂拉滿!

大司命冷哼一聲,麵色頗為陰沉。

眾神見狀,頓時有些不滿。

正此時,神農氏緩緩睜開雙眼,嘴邊露出淡淡的微笑,緩聲道:“若今日能順利登位的是無妄你,吾坐低些也無所謂。”

吳妄轉身看著神農,皺眉道:“前輩,這……”

“就這般定了。”

神農緩聲說著,目中流露出幾分慈愛的微笑。

這位人皇環視一週,眾神或是低頭、或是後退,竟都不敢與人皇對視。

神農緩聲道:“帝夋也配自稱天帝?燭龍都不如矣。

諸位都是大道孕育的神靈,本該執掌規則,為天地穩固、為生靈繁衍生息保駕護航,如今卻一步步走到了與生靈對立之局。

此間,帝夋之罪占八成。

其奸詐狡猾、剛愎自用,當年不敢與燧人先皇對陣,強逼大司命算計燧人先皇,不敢與伏羲先皇鬥法,還以天地封印相威脅,最後被伏羲先皇俘獲,鎮壓數萬年方纔脫困。

吾本打算在吾這一代終結第五神代。”

這般平平淡淡的話語,卻暗藏了莫大的殺氣。

眾神儘皆息聲。

此刻,神農隻是一個眼神,就鎮住了群龍無首的眾神,甚至連羲和的神韻都被神農的道韻直接壓製。

吳妄又道:“大司命,你還在等什麼?”

大司命深吸了口氣,抬手對著下方摁壓,一座幾乎複刻了‘帝後高台’的雲台緩緩升起,其上落著一隻寶座,高度比天帝的寶座低了三尺。

神農看向了大司命,似有些殺意。

大司命昂首而立。

此刻眾神並不知,這一切不過是雲中君早早安排好的戲碼;而眾神此刻看大司命的目光——就是在看他們神靈的英雄!

“多謝。”

神農拱拱手,赤腳走在雲朵之上,身周蓑衣被淡淡的仙光環繞,最後化作暗金色的長袍,居中有一條火焰環繞的金龍。

他淡定地坐在寶座之上,漸漸收斂了威勢。

吳妄道:“各族首領入座。”

聞言,大氣都不敢喘的百族首領有些不知所措,下方蓮台輕輕飄動,將他們帶去了神農的雲台兩側。

那裡雲霧翻湧,漸漸隆起了幾級台階。

此刻,北野七部族首領就站在最高的台階上,位置僅次於人皇。

熊悍一臉懵逼地看著眼前的情形,卻努力讓自己表現的十分淡定,彷彿這般場麵,他們在北野經常搞。

此刻站在全場正中心的身影,還是他兒子!

這找誰講理去?

昨夜突然得到了通知,說自己兒子熊霸今日要登天帝之位。

這事誰能信?

熊悍當時一邊笑著,一邊偷偷地摸向了枕頭下麵藏著的大刀,然後……他就被幾個人域老頭直接抬到這了。

眼下,熊悍注視著吳妄的背影,隻覺得是那般熟悉,又那般陌生。

人域真就這麼厲害?

這纔多久,兒子就要成為天帝了?

這應該是人皇的傀儡吧。——熊悍如此想著,心底反而更能接受眼前這般畫麵了。

於是,天地間的神靈與生靈代表,儘彙聚於此。

一切佈局已落位,吳妄靜靜地站在全場的最中心,閉目輕輕呼了口氣。

此刻,對諸神的壓製已經達到了極限。

該進行下一步,逐次、分層,給諸神一重重希望了。

吳妄昂首看向了天帝的神殿。

帝夋必然是在注視著此地,一切似乎都在朝帝夋所想的方向發展;而雲中君定下的這個計劃,迷惑帝夋是十分重要的考慮項。

就聽那土神開口道:“逢春神,星神!”

“嗯?”吳妄扭頭看向土神。

土神問:“今日之事,已發展到了這般地步,你是站在天宮的立場,還是站在人域的立場?”

眾神齊齊看向吳妄。

吳妄道:“我站在生靈的立場,而生靈已是天宮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有正神突然出聲:“土神、大司命,你們應當是有意商量好的吧。”

土神眉頭一皺。

那正神冷笑了聲,淡然道:“其實不必把問題搞的這麼複雜,天帝陛下的算計我們也弄懂了……”

“你還叫帝夋天帝陛下?”

有木屬強神反問道:“帝夋背棄天宮,背棄吾等,還將那天宮本源神力儘數捲走,置吾等於死地!”

“不錯!”

雷暴神一拍大腿站了起來,罵道:“吾就冇想過,陛下還能這麼當陛下!這!這臉都不要了這!”

有神道:“各位,天帝還有可能回來!”

“回來再拿走我們積蓄下的神力嗎?”

“他讓吾去跟燭龍拚命,自己卻在後麵躲著,等著再拿走天帝之位,執掌下個秩序!”

“以後誰愛喊帝夋天帝陛下誰喊,在吾這,他就是帝夋!”

有女神道:“現在討論的問題,應該是怎麼應對燭龍!”

“諸位!”

土之大道突然爆發,土神那魁梧的身形爆發出濃烈的威壓。

神農立刻出手,用土黃色的神光護住了附近一眾生靈大族的首領。

土神負手前行了兩步,沉聲道:“今日當有新天帝誕生,但舊事需有落位,天帝失德,當失其位。”

眾神大多點頭,少數露出憤慨的表情,少數卻是麵露猶豫。

有神問:“秩序大道還在天帝……還在帝夋的掌控之下,吾等就算想罷免天帝,又能如何行事?”

土神沉默不言。

吳妄突然笑了聲,主動向前半步,朗聲道:“我今日既敢站在這,且請來人皇進天宮,自是有辦法扭轉秩序大道。”

虛空中,帝夋聞言搖搖頭,嘴角露出了少許微笑。

‘無妄啊無妄,你的辦法除卻重立神庭,又能如何?重立了神庭,你還是冇有本源神力,天地封印依舊無解。’

天宮中,吳妄輕歎了聲,漫步走下雲梯,朝天帝的寶座慢慢走去。

他緩聲說著:

“這個故事,說的是一名年輕祭祀。

不久的年份前,這個年輕祭祀方纔七八歲時,剛得到星辰之力。他站在北野的天空下,抬頭看著天空中的星河,心底卻在想著,為何神靈大人賜給我們力量,卻不給我們更長的壽命。

然後過了幾年,天空中出現了一顆流星,朝著年輕祭祀的部落撞了下來。”

吳妄左手張開,祈星術的光輝不斷閃亮,凝成了一顆顆星辰,環繞在他身周。

全場安安靜靜,吳妄已落在了那九十九重階梯的中間位置,不緊不慢地朝著上方慢行。

他繼續道:

“各位可能不知,那是星神賜福,從空中掉下一隻由星神大人髮絲化作的凶獸。

那是星神大人在重傷彌留之際,對北野留下的限製,讓北野各部族保持實力的均衡,從而避免產生強大的個體。

這是星神身為神靈對生靈的防範,侍奉星神大人的祭祀們跪在了那隻凶獸跟前,不斷叩首。

那個覺得這一切都不合理的祭祀站了出來,卻發現,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撼動神靈降下的凶獸。

後來……後來啊。”

吳妄嗓音一頓,平靜道:

“他的祖母死在了那次星神賜福中,他的祖母是部族的前任大主祭,卻因她孫子選擇反抗星神的力量,用自己所有力量製造了地裂,將凶獸沉入了大地。

那時候,那個年輕祭祀就告訴自己。

他必須殺了星神,族人和祖母不能白死!”

眾神息聲,雙目瞪圓,滿是不解地注視著吳妄。

吳妄輕笑了聲,繼續緩步登台,口中緩聲道:

“後來,聽聞人域有讓生靈變強的辦法,同樣是人族的年輕祭祀選擇了南渡,他騙自己的部族,說他是去找星神的真經。

他哪裡是去找星神的真經,他是去找能變強的辦法,能讓族人們延壽,能讓他擁有麵對神靈的力量。

剛到人域,他也有點迷茫。

因為他發現,人域就算能跟天宮對抗,但依靠的是人命去填,人域的頂尖戰力超凡高手,跟天宮小神都有實質性的差距。

在進入人域之前,他碰到了一個光腳的老頭,他開始以為這個老頭是個老騙子,直到他被老頭帶著去了崑崙之墟的大門前,親眼看到老頭跟幾名神靈大戰。

這老頭就在那邊坐著。”

吳妄頭也不回地對著神農擺了擺大拇指。

“又過了幾年,這個年輕祭祀成了一家宗門的宗主,因緣際會、命運撥弄之下,在人域漸漸起了聲名。

他在人域這一路走的很順暢。

人皇之女與他傾心,天衍聖女、世家公子與他相交莫逆。

他們一起,鬥天宮的凶神——諸位,你們能想象嗎?

一群年輕人,神靈一根手指就能摁死的年輕人,就這般站在了那凶神鳴蛇的麵前。

鳴蛇的身軀那麼大,填滿了半個天空。

但他們還是站在那,無畏且冇有半點後退,口中高聲怒吼著。

千鈞一髮之際,年輕祭祀的母親突然出手,擋住了鳴蛇,人域的大批高手趕來,將鳴蛇趕走。”

吳妄話語一頓,看向了角落中的十多名正神,笑道:

“那次的事,你們不會忘了吧?”

那些正神低頭不語,麵色都有些蒼白。

“放心,這些過去都過去了,你們給的不是磨難,是這個年輕祭祀向前的動力。”

吳妄笑道:

“年輕祭祀又做了許多事,他也不知自己為何要為人域忙碌,但他就是為人域奔波了起來。

大司命那時候搞了個騷擾人域的十凶殿,又稱十神殿。

這個年輕祭祀,就一步步踩著十凶殿,靠著與十凶殿的爭鬥,迅速在人域內部崛起。

然後,他與大司命有了第一次正麵交鋒,僥倖贏了。”

“哼!”

大司命一甩衣袖,麵容卻有些灰暗。

吳妄拾級而上,目中有些恍惚,聲音卻伴著某種奇異的大道,鑽入了這些神靈的耳中。

他道:

“年輕的祭祀開始被人稱作是人皇繼位者,可他從未想過,要去坐人皇的位置,因為他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很有責任心的人。

他倦懶、喜歡逍遙自在,想著能牽到女子小手就算贏。”

一旁傳來輕笑聲,眾神道道目光彙聚了過去,那名女神趕緊繃緊麵容。

吳妄笑道:

“當然,後來他牽到了。

說到這,你們也知曉了,我就是那個年輕祭祀,後麵的事你們大概都知道了,神庭內都有記錄,我與天宮的正麵衝突接二連三。

少司命去抓過我;

大司命欲要殺我而後快。

但我一路走了下來,活得好好的,站的好好的。

那個曾經差點碾死我的巨蛇凶神,成了我的坐騎。

那個用凶獸砸我部族的星神,因與我論道輸給了我,讓她的身軀入駐了我的一縷魂魄。”

周遭泛起了少許騷亂之聲。

“星神論道輸給了你?”

“這怎麼可能?”

吳妄嘴角扯出少許冷笑,淡然道:“為何不可能?生靈對大道的領悟,就弱於你們對大道的理解嗎?看看那邊坐著的人皇,誰纔是今日此地的最強者?”

眾神一時默然。

吳妄道:“既然你們想聽刺激的,那我再說點你們不知曉。可還記得西野小神接連暴斃之事?”

眾神半數下意識點頭。

吳妄在袖中摸出一杆長槍,扔到了身後的雲路上。

斷神槍散出了一縷詭異的道韻,讓不少神靈麵露驚色。

“那是我做的,”吳妄淡然道,“為了快速收割神力,提升戰力。”

有神失聲道:“你是古神?”

“不,我是生靈,或者你可以稱我為半神,我的母親確實是神靈,這是我要告訴你們的第二個秘密。”

吳妄淡定地道了句,抬頭看向了高空。

星空再次顯現,其內出現了一隻巨大的冰藍色六芒星,蒼雪以冰神之姿屹立於星空,散發出了濃烈的威壓,對著下方眾神微微頷首。

“冰神!”

“冰、是冰!”

“快!燭龍殺回來了!”

土神一聲低喝:“肅靜!天地封印穩固,冰神身在天外。”

眾神看向吳妄,大多慌了心神。

熊悍有點暈乎地撓撓頭,背後卻亮起了幾對閃爍著猩紅光芒的三角眼——來自哥幾個的憤怒。

“我母親,遠古冰神。”

吳妄的嗓音傳過,神靈儘皆息聲。

這是第六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

【震神心,排暗雷。】

冰神的存在,是帝夋見勢不妙反擊吳妄最好的兵器。

但每件事都有兩麵性,吳妄是冰神之子,既可以對眾神造成進一步威懾,又可讓眾神對吳妄的印象進行重構。

一個人域修士,一個遠古冰神之子,哪個更容易被眾神接納為新天帝?

當然是後者。

而今日過後,冰神主動顯露身份,又可作為分化燭龍神係的一步妙棋。

星空中,冰神用一種古老的神語緩緩出聲,嗓音在眾神耳旁響起:

“吾兒無妄,給諸位添麻煩了。

今日起,吾的身份隻有無妄子之母。”

卻是直接擺明瞭自身立場。

吳妄對著母親微微頷首,冰神的投影緩緩消散,化作一顆冰藍色的十字星,懸掛在了天宮之上。

眾神看吳妄的目光中,畏懼更增、親善更增,有不少神靈麵露恍然,理解了吳妄為何能這麼快崛起。

吳妄根本不給眾神思考的時間,繼續拋出炸彈。

他道:“我還有第三個想跟大家分享的秘密,其實我一直有個很出色的謀士,幫我出謀劃策,定下一個個策略。

他來自第三神代……”

吳妄話語一頓,抬頭已經能看到羲和和常羲的裙角。

“老哥,出來吧。”

此刻,常羲麵露驚異,羲和眉頭緊皺,目光越過吳妄的發冠,看向了正在角落中慢慢起身的睡神。

睡神對著各處拱拱手,一股強橫的大道道韻自他腳下瀰漫而出,那微胖的身形竟在融化。

他隻是向前踏出幾步,自身已變成了另一個模樣。

身周雲霧繚繞,麵容眉清目秀,略顯單薄的身影卻散發著晦澀的道韻。

他微微一笑,眾女神儘為之傾倒。

古神,雲夢。

“諸位好啊,”雲中君身形緩緩飄起,對著曾經有過交情的一名名神靈眨了眨眼。

此地安靜了幾個瞬息,突然有神顫聲喊道:

“雲夢神!”

“是氣之大道,雲夢神!”

“第三神王的第一輔神!據說策劃了終結第二神代的絕世大戰!”

“怪不得,怪不得逢春神能這麼強,雲夢神在幫他!”

“安靜。”

吳妄的嗓音劃過,眾神儘皆息聲。

他淡定地邁出了最後兩步,已走到兩隻並排的天帝座椅前。

常羲下意識站起身來,羲和則是慢慢起身,凝視著吳妄。

吳妄對著二羲拱拱手,道:“我隻給兩次機會,這是第一次,二位是否想要加入天道,我可給二位第七、第八序列。”

天道?

序列?

“你突然這般說話,”常羲低聲道,“吾有些糊塗。”

吳妄看向羲和,後者隻是皺眉。

“那好,我當兩位第一次拒絕了。”

吳妄如此道了句,他麵露肅容,表情有些冷硬,嗓音自場內迴盪:

“第五神代開辟至今,天帝帝夋醉心權勢、倒施逆行、排除異己、欺壓良善,得享天帝之權,卻不行天帝之責!

致使!

百族惶惶,人域接連發生慘案,神靈與生靈徹底對立!

而今燭龍欲複辟,天帝帝夋畏懼自逃,失信於天地,失信於眾神,失信於大道,更失信於他應去庇護的生靈!

何其自私自利,何其品性敗壞!”

吳妄一掌拍出,麵前兩隻並排的天帝寶座直接炸碎!

他豁然轉身,身形疾步前衝,星辰劍已是出鞘,朝上空邁出十數步,左右神靈心驚膽戰,向後躲避者甚眾。

吳妄平舉星辰劍,朗聲道:

“今日,我無妄子欲舉新綱,重訂天地秩序!可有神追隨於我,前路同行!”

“吾願。”

冰神的嗓音響起。

“吾願!”

雲中君清朗的嗓音傳遍場內場外。

“吾願。”

人皇神農突然出聲,讓不少神靈變了麵色。

“吾願。”

大司命嗓音還算平靜。

“吾願。”

土神低聲應著,嗓音還是那般沉穩。

“吾願。”

木神含笑應著。

“吾願!”

一聲柔美的嗓音在場外響起,身著黑裙、長髮簡單梳籠的少司命迅速飄來,與吳妄相視而笑。

正此時,一聲輕笑自少司命相反方向傳來,那裡有青鸞鳥飛馳而來,幾道身影緊隨在青鸞之後。

而在青鸞之上的女神露出幾分微笑,柔聲道:

“吾願。”

西王母!

但此刻,或許是因西王母現身太過突然,眾神霎時安靜了下去。

“吾願!”

一個女聲突然響起,鏡神竟站起身來,高聲呼喊。

這像是打破了最後的一層薄膜,眾神儘皆出聲,一聲聲“吾願”此起彼伏,短短幾個呼吸,竟有過半神靈說出了“吾願”。

吳妄高舉星辰劍,眾神再次安靜。

他背後,陰陽大道化作太極盤,而後太極盤緩緩橫起,自吳妄頭頂懸浮。

無數星辰驟然變亮。

吳妄身周浮現出了一處處山川大澤的虛影,一隻隻閃亮的爻文不斷翻飛。

這一刻,吳妄左手下壓。

一縷縷神光突然自天宮神庭爆發。

虛空中,帝夋緊緊閉著眼,他麵色有些異樣,隻因他察覺到了事情的異樣。

伏羲的陰陽八卦,新秩序?

新秩序是那麼好立的?若非他在崑崙舊神那裡拿到了秩序的種子,怎麼可能……

怎麼……

吳妄的嗓音,已透過秩序化身,傳到了帝夋耳中。

“今,吾立天道!

天道者,天地運轉之綱常,大道之交錯,萬物之規則,眾生之約束,靈性之庇護!”

天宮中!

吳妄背後的陰陽八卦化作了氤氳的金雲!

吳妄手中星辰劍一震,無數星光自星空墜落,那金雲驟然膨脹。

星空中,冰神單手豎起,冰之大道化作一縷縷冰藍色的神光彙入金雲之中。

雲中君閉上雙眼,低頭對著吳妄單膝跪伏,一縷縷雲霧竄入金雲。

剛剛抵達此處的西王母手中甩出一支玉釵,那無形的肅殺道韻彙入金雲。

那金雲突然翻湧而起,其內演化出無邊異象。

大司命麵露微笑,祭出了壽元大道;

少司命雙手祈禱狀,嘴邊哼著舒緩的歌謠,繁衍大道彙入金雲之中。

角落中,小茗有樣學樣,小聲嘀咕:“小茗都聽爹爹的。”

一股漆黑的大道彙入金雲。

生靈三道齊聚!

金雲震顫,其內突然飛出一隻玉簡,這玉簡迎風便漲,霎時間化作數百丈長,自天空緩緩鋪開。

每一隻玉片之上,刻畫著一副簡單的圖畫,卻蘊含了一條完整的大道。

天道第一道——陰陽!

天道第二道——八卦!

天道第三道——星辰!

天道第四道——冰之道!

天道第五道——氣之道!

天道第六道——天刑道!

天道第七道——繁衍之道!

天道第八道——壽元之道!

天道第九道——死亡之道!

吳妄振聲疾呼:

“入我天道者,並行秩序,共護天地!吾為天道首領!日,月何在!此時不入,更待何時!”

羲和緊緊皺眉,攥著的雙拳在輕輕顫抖。

常羲目中泛起少許柔光。

天外,帝夋渾身輕顫,身形立刻就要下衝。

正此時,一道銳利的目光爆發,直接釘在了帝夋的秩序化身上,讓帝夋瞬間冷靜了下來。

神農!

天宮中,神農此刻散發著濃烈的威壓,凝視著秩序大道。

雲中君嘴角露出幾分詭異的微笑,一縷氣息凝成了他本尊的模樣,出現在天帝神殿高台之上,在那帝夋秩序化身耳旁輕聲說了句:

“逼你離開天宮,也是吾計劃的一部分。”

帝夋於虛空一聲怒吼,突然低頭噴出一口鮮血。

雲中君那一縷化身悄然消散,化作雲霧彙入了秩序化身中。

帝夋目中閃過幾分狠厲,立刻就要毀了自己的秩序化身,抽走天地封印的核心。

但他剛動念頭,額頭突然有些暈眩,一團團雲霧出現在自己麵前,他心念一動,竟出現在了一片青山綠水間。

這是……

雲中君的嗓音再次響起:“你有半吊子的歲月大道,但你不知,吾這雲夢幻境可曾困住過第三神王,好好享受。”

雲夢幻境,雲夢之神的神通!第三神代被稱之為能困住至強者的雲夢之境!

此境無傷,便是至強陷入其中,意念也無法直接離開,需衝破夢境。

‘計劃的一部分。’

雲中君的嗓音彷彿還在帝夋耳旁。

自己留在天宮的秩序化身!

“雲夢!你算計吾!你竟敢如此算計吾!”

天宮中,雲中君嘴角一撇。

他其實是在故意刺激帝夋,順便幫老弟分擔點帝夋的仇恨,反正帝夋奈何不得自己。

帝夋是否離開天宮,又怎麼會是他安排好的?

隻是帝夋腦子抽了,放棄正統二字,剛好被自己老弟撿漏罷了。

此刻,吳妄回首看向羲和與常羲,淡然道:“我其實還有其它的辦法,重演日月之道,日月不過陰陽,它們離著秩序最近,是因陰陽之恒可穩固秩序。”

常羲目光猶疑不定。

她當真冇想過事情會到這一地步,自己是陛下身上的藤蔓,而今若是、若是背叛了陛下……

“吾願。”

羲和向前邁出半步,閉目長歎,背後升騰出一輪紅日,彙入了那玉簡之中。

常羲低頭輕歎,苦笑一聲,扭頭看了眼天帝神殿,低聲道:“吾不願追隨尊駕,但願顯出月之大道。”

言罷,一隻月牙出現在玉簡之上,而常羲後退半步,低頭不語。

吳妄微微頷首。

日月入內,秩序自穩,玉簡瞬間凝若實質。

土神、木神向前,五行源道入天道二。

大司命手指輕輕震動,一束金光自天宮深處射來,飛入了玉簡。

金道入天道!

天宮諸強神立刻向前,各自祭起大道,注入此間,隱隱有爭搶之意。

然,這一爭搶不要緊,眾神儘皆慌亂,竟連忙祭起自己的大道,死死盯著那玉簡上的名號。

玉簡一片片被點亮,整個過程無比迅速。

那股濃厚的天威迅速攀升。

天帝神殿處,神庭顯露虛影,神庭卻在崩潰。

吳妄的嗓音再次響起,說的卻是天道成型後,將立刻進行的兩件大事。

天地分三界。

修行可飛昇。

突然,有神顫聲呼喊:“為何!為何,吾的大道無法進入天道?!為何!”

又有神靈呼喊:“大人,吾的大道也無法進入!”

“天道在排斥吾的道……”

“大人,大人我們一起喝過酒啊無妄大人!不!無妄陛下!”

吳妄停下講述,默然地看向了不斷呼喊自己的神靈。

天宮再次寂靜了下去,原本還在觀望的神靈,此刻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祭起自己的大道送入天道玉簡。

更迭不需要流血嗎?

天道不需獻祭嗎?

這般周密的計劃,這般規整的秩序,絕非一日構建。

而那些疾聲呼喊的神靈無一例外……

都曾欺壓百族,虐待生靈。

這是新王在給他們機會,而今日,若是行動慢了的、冇有資格的,恐怕都會被殺之立威。

“吾的道可以!”

有神竟忍不住高呼一聲,長長地鬆了口氣。

眾神並未察覺,他們無形之中,已冇了質疑天道之心。

此正是:

雲中妙計定天宮,帝夋巧失舊秩序。

這最關鍵的第一步,吳妄已是邁了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