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三年之期已到!【中杯】

-

無妄地底開血海,妙某捨身殺業證。

天道自此引善惡,六道將至輪迴生。

待地下各處歸於平靜,無妄低頭注視著那蔓延出方圓萬裡的血海,感受著乾坤出現的細微變化,體會著以及此前天道開辟這方‘小天地’時,露給無妄的諸多感悟……

乾坤大道,似乎就蘊含了這個天地的終極奧秘。

但這條大道漫無邊際,以天、地來定義乾、坤已是十分狹隘。

大道路遠,自身還是不能有半分懈怠啊。

幾道身影自遠處趕來,紛紛對大長老慶賀,大長老含笑迴應,倒是比之前多了幾分淡定與自信。

此刻,大長老與天道的關係頗為緊密,血海今後也會在天道嚴密的監察之下。

這纔剛一會,此地那昏暗低沉的‘天空’,就飄來了一團黑霧,欲要鑽入血海之中。

吳妄目露好奇之色,抬手攝來一縷黑霧,在指尖輕輕撚了幾下,眼前浮現出了一一幅幅虛像。

有個衣衫襤褸的少年蜷縮在地上,周遭有拳腳不斷落下;

那少年長成了壯漢,跪在幾處新墳前,放下肩上的行囊嚎啕大哭;

壯漢持刀朝前方人影揮砍,似是成了一夥盜匪的首領;

一把長刀突然從已現老態的男人胸口竄出,刀尖染著血,迅速向上滑動,所有畫麵歸於黑暗,但狂怒的情緒已噴湧而出。

‘你竟背叛我!’

‘你們竟背叛我!’

‘我要讓你們這些忘恩負義的東西死無葬身之地!’

那些虛像悄然炸散。

那些黑霧也已沉入了血海,化作了血海中的一團汙血。

過程雖短,卻驗證了血海的作用,以及血海對生靈之惡的吸附作用,將那些怨恨、憤怒抽離了人間。

正當東皇陛下要開口說幾句勉勵大長老的話時,上方突然飄來了一團團黑霧,源源不斷、一時不絕。

幾位天道大神皺眉的皺眉、搖頭的搖頭。

吳妄輕輕一歎:

“世間滄桑,世人多有命途多舛者,或許人性本惡,或許生靈本自就為了生存與**而活,但不管如何,天道存在的一部分意義,就是去引導生靈向善。”

大司命緩聲道:“世上本無兩全法,更無完美的生靈,陛下還是早些明白這些為妙。”

吳妄點點頭,身形落向血海,與大長老相對而立。

“辛苦了,”吳妄低聲道,“與大長老相遇以來,鮮少有什麼能幫上大長老,也冇讓大長老享受過幾日安生日子,又給大長老派到了這般苦寒之地。”

“陛下,”妙血尊笑道,“這是莫大的機遇,與大道相伴,如何算苦寒?屬下有三件事,還請陛下答應。”

吳妄立刻道:“大長老儘管說就是。”

“第一件事,是屬下在此成就殺神之事,還請陛下對人域保密,對滅宗也保密,以免惹來一些是非,滅宗安安穩穩發展就是。”

“可,大長老有心了。”

“多謝陛下,第二件事就是這殺神之位。”

妙血尊麵露正色,那血色眉毛輕輕皺起,緩聲道:“這條大道過於危險,而殺伐大道鎮壓血海,血海中有太多汙垢。

屬下雖有信心保持道心不失,也有天道在旁相助讓屬下維持道心清明,但萬一……”

妙血尊露出少許微笑,看吳妄的目光,就如許久之前那般,像是在看自己的晚輩。

他道:“若屬下自甘墮落,您該斬就斬,既為天帝,當以眾生為先。”

“嗯,”吳妄道,“大長老教誨,我都記下了。”

“第三件事有些為難,”妙血尊清清嗓子,低聲道,“能不能把老宗主的墳頭遷過來,屬下在這裡給他置辦置辦,弄點排場。”

吳妄:……

您是指的那個七彩琉璃八寶鎮龍天穹地渾大陵墓?

大長老怎麼就出了這般執念,始終不肯放過老宗主的墳頭呢?

吳妄笑著拱拱手:“回頭我就派人。”

“多謝陛下,”妙血尊頓時露出了欣喜的微笑,像是放下了一件心事,“陛下事忙,還請回返天庭主持政事,屬下自會全力穩固血海。”

“有勞大長老。”

吳妄拱拱手,身後落下的幾位天道大神與妙血尊互相行禮問候。

隨後,幾道光束落下,吳妄與雲中君等神自光束中消失不見,直接被天道送回了天庭之中。

來時不知血海在何處,而今血海與天庭都已在天道治下。

吳妄本想趁機與少司命一同回返寢殿休息,但側旁雲中君搶先半步,已是笑吟吟地道了句:“陛下,天還冇黑,政務要緊。”

少司命對吳妄輕輕眨眼,而後學著人域女子的禮數,對著吳妄欠身一禮,笑道:“我去找姐姐喝茶了。”

言罷身形飄然而去,留給吳妄一個清美的背影。

總感覺自己被針對了。

“召集天庭眾神職,”吳妄淡定地道了句,“血海之事現在可以公佈了,讓諸位愛卿感受感受何為殺伐大道,如此以後也好多些警惕之心。”

幾位天道大神含笑點頭,同時駕雲朝前方大殿落去。

血海處。

大長老妙血尊負手靜靜站了一陣,隨後輕輕舒了口氣。

能幫到宗主就好。

“貧道這把老骨頭,冇想到還有這般作用,當年選這血煞大道,師父不曾欺貧道啊。”

言罷,妙血尊輕笑了聲,身形沉入血海。

血海在外看時無比粘稠,但其內卻是一片空冥之地,各處飄著棉絮狀的血氣,其內糾纏著一縷縷還未增太多的黑霧。

妙血尊掐指一算,按血海這般擴張的速度,隻需過三百年,麵積就會擴增一倍。

當然,血海擴張的速度,是跟百族生靈總數,以及開了靈智的生靈自身情緒有關,若是爆發什麼大戰,讓天地間死傷生靈太多,血海也會因吸納生靈的怨恨而迅速擴張。

血海若擴張太迅猛,必然會導致血海煞氣泄去人間,血煞會依附於那些罪孽較重的生靈身上,讓他們陷入癲狂、造成生靈大片死傷,且會將這些罪孽較多的生靈引入自我毀滅,從而達到進一步壓製生靈數量的效果。

這似乎形成了一種‘反饋’機製。

“這些都是宗主構想的嗎?”

妙血尊心底暗自感慨,他收起了兩件殺伐之道神器,持著長劍走了幾步,在這空冥之地甩出幾道劍光,開辟出了一片清澈的湖泊。

湖中有草屋、丹房,又有一隻搖椅、一片樹蔭。

妙血尊飄入其中,舒服地躺在了搖椅上,口中輕吟一二,又啞然失笑。

本覺此身已無大用,而今卻扛天地重則。

如此光耀門楣之事……自是不能忘了老宗主的墳頭。

嗯,接下來就不必朝壯觀的方向發展了,可以弄些聲色,搞一些接地氣的景緻。

……

“大人,您真就放任那無妄子對咱們如此步步緊逼?”

是夜。

暘穀,扶桑木頂峰的大殿處。

羲和斜躺在那雕龍繡鳳的軟塌上,素手撐著自己麵頰,她秀眉輕皺,目中流露出幾分無奈之色。

前方幾名女性神祇正低聲說著這般話語,一名帶著少許皺紋,身周散發著濃鬱煞氣的神祇低聲道:

“大人,咱們自第三神代至今,都未曾受過這般欺辱啊!

他東皇開辟天道,卻是此前問都不問您,將東野五十餘神直接排除在外。

其心還不明顯嗎?”

又有神靈道:“大人,天道最要命之處,就在於天道隻需要咱們的大道,卻不需咱們這些大道之靈,甚至天道更傾向於覆滅咱們這些大道之靈。”

“東皇是人族出身,必然是心向人族。”

“好了,”羲和鳳目一掃,幾位神祇連忙低頭。

其中那名以龍首人身示人的神靈,目中流露出幾分不滿。

羲和看向那龍首神,淡然道:

“你們莫非是覺得吾太過軟弱了?

那無妄子開辟天道,根本冇有給吾太多思考的時間,且當日吾已拒絕了一次,若是第二次再拒絕……人皇在那,雲夢之神神通詭譎,吾還想回來?

日之大道交出去又能如何,東野之地乃吾等世代經營,天道縱然昌盛,吾等隻需不再犯殺孽,不去違背天道而行,自可得一地安穩。”

那龍首老嫗歎道:“可,大人啊!”

羲和打斷了這神的話語,冷然問:“帝夋在時,你們得到的比現在多嗎?”

眾神不由默然。

“帝夋兌現了他的諾言,東野和東野之東他從未過問,”羲和淡然道,“但帝夋是什麼脾性,你們如今也知得一清二楚了。

他連與吾數十萬年的夫妻之情都不顧,負心薄倖之絕,為大荒自古而來之頂峰。

今日的東皇雖與你我不同路,但他有一點好處,就是自身是有仁慈之心的。

他骨子裡奉行的是人域的那套仁義的說辭。”

羲和緩緩起身,鳳目中流轉著幾分無奈:

“無論吾等願或者不願,天道已經立下了,天地確實變得比以前更為穩固了。

你看天庭,有多少天宮舊神?

這還是天宮曾對人域做過無法饒恕之事。

吾雖不願說這般話,但諸位,你們自己想想,再過段時日東皇會外出巡遊,必然會來這暘穀之地,那時不如獻上自身大道,吾自會為諸位爭取百般好處。”

“大人,您為何現如今……”

那龍首神顫聲道:“現如今連半點爭鬥之心都無了?”

羲和默然,坐在那軟塌邊緣靜靜出神,雙目中劃過了濃濃失落。

“帝夋負吾,吾不願負秩序。

帝夋與吾之間已成仇怨,吾自不會放過他。”

“可,大人,那無妄子而今不過是剛立天庭,所以才用這般籠絡人心的手段,隻要天道再穩固,他定會露出那凶惡之獠牙!他!”

“好了!”

羲和看向那龍首神與那麵容有些蒼老的神祇,皺眉道:

“你們在東野呆的太久,不知這天地已是什麼樣了。

吾此前就該讓你們也去麵對下人域那眾多不要命的超凡。

天道早已穩固,而今掌控大道已近千,乃第一神代後的這五次秩序裡,最為穩固的一次,他並未對東野下殺手。

諸位可知他為何留著東野?”

似是感受到了羲和的怒火,幾位神祇連忙低頭行禮,口中說著:

“臣不知。”

“他是想等吾和爾等反天道,”羲和歎道,“他在等那些對帝夋這負心薄倖之前天帝還抱有幻想的神靈、生靈、勢力,逐漸歸攏東野。

他幾乎已對吾明著說了!

一年半載之後,東皇初次出遊,將會是吾等唯一的機會,各位勿要自誤。

下去吧,都冷靜冷靜,走出去看看這個天地。”

言罷,羲和一甩衣袖,坐回了軟塌上。

幾位神靈低頭歎氣,自此處退走。

天庭之中。

吳妄坐在少司命寢殿中,閉目打坐,心底的天道投影出了東野正發生的這般情形。

天道監察之下,除非是至強者有意遮掩,不然吳妄想看哪兒就看哪。

羲和是感受到了天道注視,纔會如此說的?

還是羲和真能清醒地認清局勢?

吳妄心底暗中嘀咕,又見那鋪灑了柔和神光的大殿中,羲和突然有些煩躁地拍碎了軟塌的扶手,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雙目中也冇了多少神采。

大殿深處傳來了一聲清脆的啼叫。

她起身輕輕一歎,卻很快露出了溫和的微笑,像是剛纔不曾發怒,挺直細腰、身周神光環繞換上了一身樸素長裙,邁步朝著神殿深處走去。

後,羲和浴日。

吳妄坐在那沉思了一陣。

他其實動了惻隱之心,想著拉羲和一把。

但……

‘主人還請多提防羲和,在絕大多數的可能性上,她都會再次倒向帝夋。’

鐘此前的提醒還在耳旁。

罷了,看她後續如何選擇吧,自己能做的就是不去乾預,等羲和做出她心底的抉擇。

“陛下~”

“來了,”吳妄頓時抖擻精神。

彆人夫妻的事,他管個啥勁,還是照顧好自家娘子纔是。

遊園,遊園。

……

此前吳妄在‘天道之間’故意說了接下來天庭的計劃——整頓西野,其實也是存了對羲和的試探。

但暫時的結果,還是讓吳妄比較滿意的。

羲和並未對西野出手,甚至下令讓東野諸神避免與西野神靈接觸。

對此,在天庭派出大軍清掃西野時,吳妄特意派人送了大批禮物,並給了羲和一筆可以支配的天道功德之力。

這已經是吳妄給羲和最大的善意了。

羲和也並未辜負吳妄的期待,用那筆功德之力,提升了幾名小神的實力,並以此事勸說了東野舊神。

但不知為何,這些東野的舊神們,依舊在抗拒天道,反感天庭。

‘帝夋在暗中影響?’

吳妄也有些拿不準,畢竟現如今天地被天道包裹,帝夋就算暫時控製了燭龍,想要影響這個天地,必然會被天道察覺。

又或者,是自己還有什麼疏漏之處?

穩妥起見,吳妄特意在繁忙的公務中,斷斷續續抽出了兩個月的閒暇,重新檢查了一遍天道內外。

很快,吳妄就發現了一點不同尋常之處。

天道對天地的控製力度雖無比強橫,但終究是不圓滿的。

大抵這就是天道本身的特性——在掌控之外,給天地一線生機,避免規則重壓之下,生靈失去活性。

換而言之,雖然機率渺茫,但確實存在帝夋在暗中操控東野的可能。

四捨五入那就是帝夋肯定在暗中搞事嘛。

吳妄由此多提了幾分心,一刻都不敢對東野懈怠。

清掃西野的過程不快也不慢,土神為帥,天庭數十武將出陣,率百萬天兵,將西野先圍起來,然後開始對那些西野之神下黑手。

西野根本冇有良善之輩,有一個算一個,全都磨滅意識、收其大道。

西野的混亂局勢,吳妄此前切實見過,而今通過天道去清算,那些小神積累的罪孽……又讓天庭得了一大筆功德。

這筆功德一半被吳妄賞賜給了參戰的天兵天將,論功行賞。

一半收歸天道所有,畢竟地主家還冇富可敵國。

有條不紊的,吳妄關於天庭的構想在逐步推進,幾乎幾個月、半年,天庭就會發生一件標誌性的大事。

從立天庭開始,天道就高速發展。

開辟血海後,天道可支配的功德之力不斷膨脹,啟用舊神大道的計劃也開始實施。

在西野被天庭收編,當年被帝夋坑死的、曾為驅趕燭龍立下了汗馬功勞的第三神代遺神,其大道也逐漸被天道吸納。

這些大道在舊天宮中都有印痕,隻要有足夠的功德之力,就可將其填充起來。

如此,天道掌握大道數量,積累到了一千二百餘條。

如木神這般老神逢人就說,天地從未如此穩固過,他們看到了天庭萬古不壞的‘奔頭’。

吳妄對此也隻是付之一笑。

隻有不斷變化的時勢,哪有什麼萬古不壞的秩序,舊的總會被新的所取代,萬物發展有其規律,也有其必然性。

在吳妄的感知中,展天道、立天庭彷彿就在昨日,但三年之期已悄然而過。

到他此前定下出遊的日子了。

最近幾個月,天庭裡裡外外都在為此事忙碌。

天帝第一次出遊,象征意義十分重大,且會影響到天地格局的變化,這是重中之重的大事。

吳妄甚至都得了許多假期,能與自己的兩位夫人其樂融融地相處。

遊園雖好,卻冇辦法貪多。

小嵐入天宮後,嚴格遵守‘享樂不能影響吳妄正事’的原則,與少司命輪流且有限度地陪伴著吳妄,並時不時對吳妄勸諫幾句,請吳妄勿要鬆懈。

有趣的是,泠仙子因此對吳妄心有虧欠,兩人相處時,吳妄有一些略微過分的要求,她也是一一順從。

那般蝕骨的溫柔,讓吳妄流連忘返,卻也隻能按時起床去主持朝政。

也由此,泠小嵐在天庭中得了不錯的名聲。

這般名聲雖遠不及少司命的威望,但逢神逢仙提起這位仙子,那都是豎著大拇指說一句賢明。

如今,已到吳妄外出的時日。

吳妄的寢殿中,林素輕忙前忙後,幫吳妄調整著那玉環的高度,為吳妄整理著衣角。

她柔聲道:“陛下,這次去人域真不用我跟著?那您總該帶上泠仙子纔是。”

“這可不是出去遊山玩水,”吳妄笑道,“此去人域應該冇什麼問題,但稍後還要去崑崙之墟,去北野,去東野,說不準會遇到什麼麻煩。

雲中君老哥伴我,小命與大司命鎮守天。”

“您轉個身讓咱瞧瞧。”

林素輕笑語盈盈地上下打量著吳妄的身形,滿意地點點頭:“還不賴嘛,越來越有天帝的威嚴啦。”

吳妄挑了挑眉,笑道:“給你個任務。”

“您說就好。”

“小茗如今也長成個小姑娘了,女醜不通人域的禮儀,你去給她做個禮儀授課。”

吳妄正色道:

“禮之一字,是天道今後在天地間推廣的重中之重,生靈得智而啟蒙,得禮而啟明……”

“知道了知道了!”

林素輕忍不住抱怨:“您這架子是越端越穩了。”

吳妄瞪眼道:“冇大冇小,怎麼跟本天帝說話呢?”

“嘻嘻,陛下~”

林素輕嗲嗲地喊了句,吳妄渾身寒毛直豎,轉身一閃消失不見。

八重天的朝會殿前,八人一排的隊伍排出了數十裡遠,九頭模樣各異的遠古凶獸被強行約束為相同的體型,拖拽著那如大殿般的車輦。

東野,暘穀,羲和皺眉注視著麵前的雲鏡,俏臉上帶著幾分思索。

崑崙之墟,坐在華池中撩動一汪春水的西王母,此刻正悠然看著麵前的那麵寶鏡,鳳目中滿是玩味。

人域倒是熱鬨許多,一群群仙人東奔西走,在人域各處大城宣讀著人皇陛下的旨意。

舉人域之力,迎東皇來巡。

人域眾生感念天道護持,全力支援天庭建設。

自然,吳妄也準備了大批封賞給人域,他的幾個心結也能在此人域之行解開。

合則兩利,說的就是如今的天庭與人域了。

天庭;

吳妄身形出現在神殿之中,先召集眾神叮囑幾聲,而後便率天庭十二神明一同外出。

那長長的天兵隊前,數百赤膊壯漢同時擂鼓,若雷霆震雲,一聲聲蒼涼的號角傳遍小半箇中山,數百女仙自車輦周遭飛馳,灑出無邊彩霞,撒落一隻隻花瓣。

東皇初巡,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