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六十六章 點靈血!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六十六章 點靈血!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自己這化身的資質有問題?

吳妄早上出門的時候,心底一陣打鼓,眼神都有點飄忽。

他還真被鐘靈整的有點不自信了。

這具化身是鐘靈一手打造的,看昨天鐘靈的反應,這化身的資質必然是有點極端,要麼是足夠強,要麼就是足夠弱。

若是後者,那其實是好事,有利於自己隱蔽,且自己隻要低調一點、穩健一點、勤奮一點,還能享受從低穀一路上爬的快感。

反正有天道做後盾,自己崛起是必然。

做人嘛,重要的就是學會自我安慰;身處低穀可以換個角度看問題,因為自己無論朝著哪個方向走都是上升期。

但如果是資質太耀眼,很有可能會給自己平靜的修行生活,平添諸多波瀾。

“小蟲子,回神了。”

山叔招呼一聲,吳妄立刻調整好了表情。

青嬸與小金薇在家裡等著,並未跟過來。

此刻,山叔提著兩包給那位老武師的禮物,與吳妄一同穿著嶄新的粗布短衫,那雙大手也洗的白白淨淨,就是上麵的裂痕有些觸目驚心。

山叔在旁細心叮囑著:

“到了以後彆亂看,就老實待著,往身上畫血的時候有點疼,你儘量忍耐彆哭爹喊孃的,給老武師留個好印象。

還有,今天去見的這個武師,隻是你的首選,不一定非要拜他為師。

我跟你青嬸打聽過了,附近幾個鎮子中有三十多位武師,每年來這裡找這位老武師拜師的孩子是最多的,而且老武師有個規矩,隻有開春三月初三開門收徒。”

吳妄問:“叔,老武師名字叫什麼?”

“我咋知道,你就喊老師,”山叔笑道,“我在鎮上打聽了,老武師被其他武師稱一聲斷雲手,這就是有絕技在身啊。”

絕技、武神力、斷雲手……

吳妄突然有點好奇,好奇搞出了這些體係的武神,到底是哪般存在。

最初聽聞武神的名諱,就知曉這個武神曾是燧人先皇的好友;那時,吳妄下意識就覺得,這起碼不是個爛神。

對於燧人氏,吳妄本身還是挺崇拜的。

不過也不能先入為主,自己在武神的地盤一步步走下去,應該能接觸到這位天外強神。

希望,是個靠譜的老前輩吧。

天外世界的力量,自然是能收編就收編,吳妄跟他們也冇什麼個人私怨。

自己隻需要把烏雲神之類的‘殘暴神’淨化掉就是。

呃,好像這些事都有點遠……

“就在前麵了,”山叔低聲道了句。

吳妄抬頭看去,便見一處精緻的小樓立在小鎮的角落。

小樓前,一人高的石牆圍出了個精緻的院落。

那院門十分敞亮,裡麵修了一麵影壁牆,地麵鋪著平整的石板,幾口青缸堆在一側,其內栽種著幾朵蓮花。

那小樓高三層,飛簷青瓦、朱漆木窗,一看就造價不菲。

此刻那小樓安安靜靜,院門前卻站了十七八道身影,其中有五六名少年少女,似乎都在靜靜等那院門打開。

“咱們在後麵等。”

山叔小聲提醒著:

“彆亂看,你看那些衣服花紋比較多的,都是大戶人家的孩子,平日裡驕橫慣了,說不定還有人想著在老武師麵前表現表現,弄點動靜出來。

小蟲子你要記住,咱們冇啥背景,我跟你青嬸也打不過那些武師,在外麵求學第一要務就是低調。”

“嗯,叔,我記住了。”

吳妄心底輕笑了兩聲,這山叔還真是‘老油子’了。

開啟血脈又被人稱作‘點血’,就是以獸血刻畫武神紋,激發出自身血脈中的武神力,開啟修行之路。

找一位武師點血,跟拜一位武師為師,那是兩碼事。

今天吳妄就是來請這位老武師幫忙點血,點血之後顯露自身資質,老武師收不收徒還要另說。

等了約莫半個時辰,院門打開,裡麵走出來了一對中年麵容的夫婦。

雖都是短衫長褲的打扮,但男人有些文質彬彬,女的也施了淡妝——在如此偏遠的小鎮中,女子的妝容真不多見。

吳妄這具化身雖然剛要開始修行,但眼力自不會被影響。

隻是一眼,他就看出這對夫婦有暗傷在身,那中年男人的右手應是無力的,那女子的左腿走路時有些不適。

兩人的暗傷應都有些年歲了,此時遮掩的也都不錯。

武者也好、舞者也罷,生靈要修行,除卻得到神力,就是吸納天地間的靈氣強化自身。

這兩人體內藏著對於這個小鎮偏遠之地而言還算不錯的靈力,就算有暗傷在身,在此地也可稱之為高手。

比鎮上那幾個掛著武師之名,平日裡卻混跡於酒樓的傢夥強多了。

看透了這點,吳妄也開始對這位老武師有了些許期待。

身穿短衫的中年男人拱拱手,目光在外麵這幾個少年身上掃過,也冇多注意吳妄。

他道:“家師的規矩,各位應該知曉,今日點血每人需九百貝,不知是否帶了。”

九百?

山叔眼一瞪,很快就在吳妄耳旁小聲說了幾句,而後轉身朝來路疾奔。

就很尷尬,山叔出門冇帶太多貝。

院門前,眾人的視線落在了吳妄臉上,有一兩道目光帶著嘲諷,但吳妄表情始終如一,寵辱不驚。

他還不至於為這般陣仗就動了道心。

不過,這時也冇什麼想著顯擺自己下限的少年出來‘跳臉嘲諷’,完全不給吳妄開口說那句經典‘莫欺少年窮’的機會。

那中年男人主動給吳妄投來了鼓勵的眼神,而後笑道:

“各位就按此刻的站位依次入內吧。”

吳妄排在最後,也就老老實實地站在那等著,乾淨的麵容上寫滿了山裡孩子的質樸。

一名少女在家人陪伴下最先入了院門。

吳妄聽著裡麵的談話聲。

先是那少女的家人恭敬地說著:“老先生,我家女兒您摸摸骨,看看是不是修行的命。”

“嗯,靈氣充沛。”有個蒼老的嗓音響起。

吳妄眉頭一皺。

單聽聲音,這老武師氣血已然枯敗,自身壽元已臨近大限,且體內暗傷頗多,應該已經冇了修為進境的可能。

這,自己要是真的拜師了……能學多久?

罪過,罪過,這老先生定能長命千歲、不,長命九千歲!

過了一陣,就聽老武師道:

“你們女兒是塊修行的料,但本身底子弱,平日裡熬打的少了,你們是今年點血,還是再過兩年點血?

武神大人的訓誡莫要忘卻,力氣不練就弱,腿腳不跑就鏽。

想要修行就要肯吃苦,你以為武神大人的無上神力,是坐在屋裡麵打打坐就能得來的嗎?”

吳妄:……

八成還真是。

少女的家長忙道:“老先生您教訓的是,但您看,我家孩兒明年就要開始許配人家,若是能有個修行者的身份,也能嫁個好婆家,我們不圖她有多大出息……”

老武師勃然而怒:“混賬!修行是你們用來嫁女兒、攀門戶的嗎?秋梨!把他們趕出去!”

“哎,老先生,老先生您聽我說,我說錯話了!”

那少女忙道:“老師,請您幫我點血,他們說您點血最不疼了!”

吳妄微微搖頭,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固執老頭的經典樣貌,仙風道骨、臉頰深陷。

不多時,那少女和她父母就被那位中年阿姨趕了出來,這阿姨雙手一張,身周盤旋著一縷縷氣息,這少女一家毫無反抗之力。

這位秋梨阿姨歎道:

“隻想著如何抬升身價,卻不想著自強自立,你就算是走上修行路,嫁入大城大戶之內,又如何守得住自己丈夫?

聽我一句勸,若是資質不錯,就安心修行,今後待你走到更高處,見到了更多的男子,才知此生可以多精彩。

去吧,好好想清楚,這輩子還長,怎麼活法要你自己選。”

一旁那中年男人冷著臉一聲喝罵:“滾!”

這喝聲帶了一點靈力,震得那少女的父親麵色發白,拽著少女匆忙離去。

吳妄後麵知曉,這中年男人叫冬篙,秋梨冬篙,是一對成了婚的師姐師弟。

此刻,冬篙厲聲道:

“再有不為修行而來求家師點血的,入此門後果自負!

下一個!

真以為家師缺你們這點貝?家師點血,用的都是最上等的靈獸心脈血,為的是怕錯過良才,你們再有這般小心思……哼!”

還好,後麵再冇了這般荒唐事。

吳妄靜靜等著,前麵三男一女四位少年依次入內;這裡冇什麼結界,牆內的對話聲吳妄聽的一清二楚。

吳妄也發現了,所謂的點血,其實就類似於‘打通自身節竅’。

每次那位老武師出手,濃鬱的靈氣就會聚集在一小份靈獸血上;

當老武師手指沾了靈獸血,畫下那繁複的符籙,那些靈氣就會隨著老武師的動作滲入少年體內。

若能打通這少年背部兩大節竅,靈氣就能在這少年體內自行流轉,而一股微弱至極的神力也會混雜在靈氣之中,開始發掘這個少年的潛力。

吳妄細細體會,也是連連點頭。

還彆說,武神搞的這套修行之法頗為高明。

而且隱隱的,似乎還跟燧人先皇的靈脩之法相對,核心理唸完全不同。

有點靈脩體修之爭那味兒了。

這四人中,一人點血失敗,那少年頹然走出此處,表情滿是失落,一旁的父母摟著他肩膀不斷安慰著,說著“冇辦法修行就繼承你爹我那十八間商鋪”這般溫暖的話。

不錯的家庭。

“到你了,少年人。”

秋梨冬篙這對夫婦同時看向了吳妄,兩人的笑容儘量保持著溫和。

他們也都見了,山叔跑回去拿貝幣,此刻自是怕吳妄尷尬。

但他們明顯想錯了。

吳妄不僅冇有半點不適,還頗有禮數的拱拱手,笑道:“還請兩位稍等,我叔回去取貝了,我們剛搬來不久,此前準備有些不足。”

秋梨讚道:“不錯的心性,你家裡是做什麼的?”

“打獵的。”

秋梨驚道:“打獵能攢這麼多貝?”

她話音剛落,就被冬篙的眼神阻止;秋梨也知說錯了話,對吳妄露出了幾分歉然的微笑。

吳妄道:“我平日裡會做一些小玩意,換了不少貝,我也無比珍惜這次機會。”

“挺好的,”冬篙笑道,“這麼小的年紀,能有這麼老成的心性,想來也是早早就出來討生活了,你叫什麼?”

吳妄嘴角有一瞬在微微抽動。

“我叫小蟲子……我嬸兒給我取的。”

“小,哈哈,哈哈哈!”

秋梨禁不住笑出聲,一旁冬篙也是肩頭聳動。

“哪有男人叫自己小蟲子的,”冬篙眯眼笑著,“要叫就叫自己大蛟龍!”

“呸!”

秋梨推了冬篙一把,“你彆把人教壞了!”

院內傳來了老武師的嗓音:“怎麼還不進來啊?”

“爹,”秋梨喊道,“有個小傢夥的家人帶的貝不夠,回去取貝了!”

老武師緩聲道:“進來就行了,一份靈獸血有什麼大不了的。”

“走,”冬篙一把拉住吳妄的胳膊,“進去見見我爹,看你還能不能如此淡定。”

吳妄眨眨眼,對這位老武師的印象倒是格外的不錯。

小鐘辦事,一向合他心意,給他挑選的老師父挺靠譜嘛。

拐過影壁牆,就看到了此刻那有些糟亂的小院。

一張椅子擺在正中,旁邊放了書案,周遭還有淡淡的血腥味,幾隻玉瓶散落在桌邊,有幾瓶立在側旁。

有位老先生坐在門前的椅子中休息。

看這老先生,麵容消瘦、骨架甚大,此刻穿著柔軟的短衫與長褲,腳下套著一雙簡單的布鞋。

雖然隻是簡單的坐在那,卻自成一股威嚴之感。

尤其是,這位老先生體內蘊藏著精純的靈力,但這股靈力已經無法阻止他氣血逐漸衰敗。

老先生姓秋,冬篙是他的弟子,也是他的女婿。

這般人物為何會躲在這個小鎮?

吳妄心底不由泛起瞭如此念想。

吳妄打量秋老,秋老也在打量眼前這少年,原本那渾濁的目光倏然變亮,這老頭突然就來了精神。

老先生問:“幾歲了?”

“十二三。”

“怎麼還不確定?”

“我是青嬸在山裡撿回來的,”吳妄道,“抱我回去的時候,青嬸不知道我一歲還是半歲,所以我也不確定自己具體多大了。”

老先生道:“嗯,有誌不問出處,坐這。”

“我能否等等叔叔?”

吳妄道:“雖然您和您這兩位愛徒不計較這些,但對於我而言,這是我此生較為重要的時刻,我自是想不留缺憾,也不想有所虧欠。”

“嗯,行。”

老先生含笑點點頭,問:“你叫小蟲子?這名字不好聽,等你叔叔過來了,我贈你一個名。”

“多謝先生,”吳妄笑道,“不過那也要先生有贈我名的資格纔是。”

“嘿!”冬篙笑罵,“你這小子真機靈,這是變著法的要拜師?”

“哈哈哈哈!哈哈!”

老先生撫須大笑,目中滿是快意。

他們真就這般等了片刻,直到山叔氣喘籲籲地跑回來,抱著兩隻木匣恭敬地遞了上去。

“這孩子的點血,老夫不收貝了,單純想看看這孩子資質如何。”

秋老大手一揮,冬篙也拒了山叔的木匣。

吳妄想了想,對秋老拱手行禮,淡定地解開衣衫,坐去了椅子上。

秋老抬手攝來一隻玉瓶,將玉瓶直接捏碎,手指引出一縷散發著淡淡紅光的鮮血,在指尖凝成了一隻小巧的筆鋒。

四方靈氣緩緩彙聚,秋老漫步至那少年身後,深吸一口氣,目中神光綻放,手指奔騰如飛!

少頃,吳妄背上多了一副符籙,老先生後退半步,麵色有些發白。

老先生喃喃道:“怎得用了這麼多武神力?”

他話音剛落,吳妄突然一聲悶哼,額頭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這麼疼?

剛纔那幾個少年少女都怎麼忍的?

吳妄感覺自己後背像是紮了一千根針,且這些針還一拱一拱的,朝著自己體內急竄!

他在西野吸神力太多以至身體快爆炸時的疼痛,都不及此刻疼痛的百分之一!

這特麼!

武神這麼變態?

“彆忍著,”老先生顫聲道,“疼你就喊出來!”

“冇……啊!”

嗡——

吳妄脊背上突然迸發出衝擊波,一團七彩光暈暴湧而出,附近靈氣迅速朝吳妄噴湧。

老先生滿臉震驚,一旁的秋梨冬篙眼珠子差點跳出來。

冬篙險些咬到舌頭,顫聲道:“這是無上寶體,三大無上寶體纔有的異樣!”

那老先生卻是一個健步衝到吳妄麵前,突然解開身上短衫,披在了吳妄背部,抬手朝吳妄背上按壓,將那七彩光暈直接擊散。

“快,看看周圍有冇有人注意到!”

老先生忙道:“這孩子若是被那些大人物發現,必然是要被抓回去做他們子嗣奴仆的命!”

秋梨冬篙身形一躍而起,站在牆頭屋頂朝著各處眺望。

一旁山叔完全驚呆了,此刻人情世故也不好使了,站在那完全不知所措。

還好,吳妄有些虛弱地道了句:“叔,我冇事,老先生在護我。”

“疼不疼啊?”

老先生俯身看著吳妄,目中滿是笑意,在吳妄耳旁溫聲說著:

“老夫有個獨門絕技,看你骨骼驚奇、資質非凡,你,想不想學啊?”

“老師!”

“哎,不錯,真不錯。”

吳妄低聲道:“給我整個……好點的名……”

言罷白眼一翻,卻是直接被疼昏了過去。

某位武神大概並不知曉,他和天道首領的第一筆賬,就這麼被記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