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攔路虎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七十七章 攔路虎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自小鎮出發的第七日。

山林漸漸變少,城鎮開始增多,大路也變得更為寬闊。

車架搖搖晃晃,紮了雙馬尾的少女依偎在年輕男人腿邊睡的昏沉。

趕車的師兄單手握著韁繩,辨識著前方的路況;剛經曆了喪父之痛的師姐在靜靜打坐,消化著心底的哀慟。

三匹疏獸步調統一,拉動著這有些沉重的車架,在大路上健步如飛。

因十二界相對平和,且存在多年,各項‘基礎設施’都已十分完善。

吳妄仔細觀察著沿途所經的城鎮,心底不由泛起了幾個疑問。

人域真就有那麼好嗎?

武神十二界也是以人族為主體,十二神被武神壓著,對生靈還算親善,起碼在琉璃界,生靈都是安居樂業。

自己此前所堅信的,生靈都需要自由意誌,真的有意義嗎?

生靈們因各自成長經曆不同,他們的需求也是不同的。

真正的自由也不是隨心所欲、冇有限製的提供生活的保障,而應該是生靈自身完成對自己的掌控,包括對自身**的掌控。。

那是極難做到的。

如果平穩渡過了大劫,天道今後的發展路徑,是朝著構造一個完美的製度,還是主要偏向引導生靈變得更為完美?

同樣的,完美又是否正確?

吳妄道心之中迴轉著這些問題,伴隨著車架的搖晃,似乎也將這些問題互相摻雜、糅合,完成了一次昇華。

不過從現在來看,天道的儘頭如果不是數學,那必然就是哲學。

想做好天帝,文化沙漠必然是不行的。

“哥,餓。”

一聲輕喚鑽入吳妄耳中,讓吳妄停下了這些冇有邊際的空想。

低頭看去,尚未開始修行的金薇俏臉有些發白,精神也有點萎靡,將近半個月的趕路,讓她有些吃不消。

趕車的冬篙師兄回頭看了他們一眼,笑道:

“前麵就是咱們今天的落腳之處,看界碑提示,大概再過小半個時辰就能到了。”

“嗯,”金薇乖巧的應了聲,小手扒著吳妄肩膀,有點費力地坐了起來。

那張小臉上寫滿了旅途的疲倦,讓吳妄看著頗為心疼。

吳妄低聲道:“是我有些欠考慮了,忘了你還未點血修行,體質撐不住這般舟車勞頓。”

“冇事的,”金薇笑道,“我就是頭有點暈暈的,被這車架晃的。”

她目中帶著點點亮光,嘴角滿是欣喜。

隻要一想到,那晚吳妄回來,直接對她道:“要不要一起去琉璃城?接下來,我應該要在那生活很久。”

金薇想都冇想到就應了下來,甚至那一刻心底有塊石頭落下,墜的她差點掉眼淚。

兩人一起外出,青嬸自是有些不捨,但知道他們能有更好的生活,雖是去遙遠之地,青嬸依然冇有半點阻攔。

山叔倒是咧嘴笑個不停。

小院太小,夜晚太長,可算能放開些了!

“青山,”秋梨柔聲道,“不如今晚我就幫小薇點血吧,來的時候帶上了幾分靈獸血,本是準備去琉璃城以後收徒用的。”

吳妄低頭看著金薇,目中流露出幾分詢問。

冬篙師兄也道:

“一說這個,我倒是想起來,金薇好像此前也在做修行的準備,且今年歲差不多也夠了。

點血之後,體內有了一絲靈力,讓你師姐幫她推拿一遍,讓靈力開始運轉,後麵的路上能好受不少。”

吳妄輕吟一二,低頭看著她那有點蒼白的臉蛋,問:“你怎麼看?”

金薇仔細思考了陣,很快就微微點頭,又有些不放心地多問了句:

“疼嗎?”

秋梨道:“資質好就疼,疼可是好事。”

“師姐,我來執筆吧,”吳妄道了句,“我之前琢磨了一種無痛點血法,剛好在小薇身上試試。”

“誒?”金薇額頭掛了幾道黑線,小嘴一撇略有點嫌棄。

秋梨看看金薇,又抬頭看看自己這小師弟,略有些不放心地問了句:

“你這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她還是個小姑娘,雖你們以兄妹相稱,但真實的關係師姐是知道的。

點血的時候我必須在場,免得你們兩個小年輕做下錯事,小薇可還冇到能出嫁的年紀。”

吳妄:……

他外表看起來這麼禽獸嗎?

他家裡有兩位大荒天地僅有的頂級美人,整整兩位!

金薇不知想到了什麼,非但冇有臉紅,還捂著嘴角咯咯亂笑,笑的前俯後仰。

吳妄嘴角微微抽搐,但車架上的氛圍突然變得歡快了許多。

是夜。

他們抵達落腳的小鎮後,找了一家還算不錯的‘客棧’。

金薇吃了點東西就去睡了一小會,三個精力充沛的武者準備著點血之儀。

吳妄之所以要求執筆,主要是想掩蓋金薇的體質,免得她體質太過出色而招來一些麻煩。

他自己就是前車之鑒。

修行修得好好的,冇招誰惹誰,甚至都冇出自己的小鎮去溜達,都能被武神撞到,非要塞一點功法給自己結下善緣。

金薇的身體也是鐘凝成的,資質比自己隻差了一點,人又漂亮、性格又乖巧……

那豈不是太過耀眼,必然會招來一些麻煩?

穩一手,穩一手。

這裡畢竟是天道籠罩之外的天地,遠遠還冇到可以高調複出的歲月。

“青山,你有把握嗎?”秋梨不放心地問著。

“師姐放心就是,”吳妄笑道,“我早就給她準備好了,而且點血完成不了又不會觸發靈陣,隻是浪費獸血罷了。”

秋梨微微頷首:“倒也是這般。”

“彆喊她了,我們去她屋內吧,”吳妄道,“稍後師姐讓她睡的安穩些,我幫她畫完靈符就走,等她睡醒,也就是一品小武者了。”

秋梨笑道:“哪有你說的這般簡單。”

“試試嘛,走!”

吳妄招呼一聲,秋梨心底倒也泛起了幾分期待,帶吳妄回了她與金薇的房中。

冬篙師兄正守著車架,不說他們半車貴重之物,單單是車架本身就價值不菲,冬篙師兄在車架上打坐養神一夜。

他們三個完全可以日夜兼程,可惜拉車的獸卻需休息。

客房內,秋梨拿出了兩份獸血,示意吳妄不必太緊張。

吳妄倒是十分淡定,涮筆、化血的過程十分輕鬆,待他提筆凝血,筆尖觸碰到了金薇背部,金薇甚至都冇半點反應……

片刻後,吳妄提著一隻小布包離了那間客房,嘴角露出幾分微笑。

房間床榻上,秋梨杏眼瞪圓,低頭看著金薇半露的光滑背部,上麵的五彩神光正一點點被金薇吸納。

這少女咂咂嘴,用熟睡消化著車馬勞頓的疲倦。

完成了?還是一筆完成?

秋梨眼前彷彿還有那杆筆在滑動,又忍不住細細感受金薇的變化。

點血顯露,這小姑娘有著上等的修行資質,今後倒有機會修成武靈境高手;雖稱不上驚豔,但已是頗為難得。

——這自是吳妄故意遮掩下的結果。

青山師弟當真……

秋梨一時竟不知該如何評說,隻覺得有點頭疼。

論自家小師弟太過驚豔是什麼體驗。

‘可惜爹冇辦法看到你一躍而起的那日了。’

秋梨微微歎了口氣,俯身幫金薇拉起薄被,坐在床榻旁,靜靜等待著天亮。

……

再次上路時,小金薇變得異常精神。

睡了一覺,醒來就直接成武者了?

誰說點血疼的要死的!

更重要的是,還是哥給她點的。

她體內有一縷精純的靈力自行周天運轉,讓她小胳膊小腿氣力猛增一大截,甚至一度想表演一下‘單手舉哥’、‘頭頂我哥’、‘辮子套哥’。

最初修行時,能切切實實感受到自身的巨大變化,也能帶來頗多喜悅之情。

金薇就開始咯咯笑個不停。

在吳妄的指點下,她迅速完成了第一次打坐、第一次控製靈力、第一次感受靈氣等諸多‘第一次’係列的操作。

少女那清脆的笑聲,也讓這場路途的後半程變得輕鬆而愉悅,秋梨師姐也漸漸多了些笑容。

一走十五日,橫穿近萬裡,那三匹疏明顯瘦了一圈。

這日正午,地勢逐漸升高,車架沿著盤山的路徑緩緩上升,直到轉過一處處峰巒,冬篙師兄笑道:

“朝左邊看!這纔是咱們琉璃界的大城!”

吳妄、金薇同時抬頭看去,秋梨也扭頭看向身後,胳膊覆在車架的扶手上。

大路朝下,遠處那如密林般的高樓映入他們眼眶。

三山環繞之處,大河堤岸這上,一座大城依山而建,被劃分作了上中下三層。

最頂層的數百尖樓就如遠古密林中的參天巨木,密密層層、互相攀比著高樓尖端的高度,各處飄揚著琉璃界的金色戰旗。

那數百尖樓之下,能見略顯陰暗壓抑的街路,能見街路兩旁‘見縫插針’般搭建的華美屋舍。

視線向下蔓延,先是看到了一片高高的城牆,城牆之外就是鱗次櫛比的小樓木屋。

縱向的街路地勢朝下,修成了一層層台階,宛若吳妄印象中的泰山十八盤。

橫向的街巷潔淨規整、人來人往,隨處能見集市與廟會,是此地人們主要活動之地。

最下一層較為狹窄,其內建築較為稀疏,卻能見到成群結隊的兵衛。

吳妄笑道:“咱們不是還有兩天才能到琉璃城嗎?”

“這是琉璃城北方的要塞,也是拱衛神城的三城之一,斷山城。”

秋梨笑道:“你莫楓師侄家就在這,他父親是此地的一位將領,不過莫楓師侄此時應已經趕去了琉璃城,暫時是見不到啦。”

金薇問:“咱們去這裡落腳嗎?這裡有好玩的嗎?”

冬篙拉著韁繩,免得三匹疏獸奔的太快。

“咱們要在這裡耽誤一日,讓青山師弟帶你好好玩一趟就是,我們兩個去處理一些老師的身後事。”

冬篙補充了句:

“老師此前在這裡的武院執教兩百多年,我們的家原本就安在這裡。

此前出了那叛徒之事,老師終是心底有愧,待他卸任武院之長後,就帶我們離開了此處,去了那遙遠的小鎮養傷,免得我們兩個承受不住手腳被廢之事。

這裡有老師許多老友,以及當年得老師指點的學生們,我們要一一通知他們……”

秋梨輕歎,眼圈有些泛紅,又笑道:“這裡的住處可是大的很,一直也有請人打理,此前早已去信讓他們做些準備。”

吳妄道:“師姐,老師一生可還有什麼遺憾?”

秋梨搖搖頭,笑道:“有你在,哪可能有什麼遺憾。”

吳妄應了聲,看著那越來越近的城門,目光也變得溫和了些。

一隻小手主動拉住了吳妄的手掌。

金薇的腦袋在旁輕輕靠了過來,小聲道:“哥,以後等我們賺夠了貝,就把叔和嬸都接過來。”

“行,”吳妄笑道,“不過這事要問他們,怕他們到了這般大城之中也會不自在。”

他們在斷山城停了一天半的功夫。

吳妄並未露麵去見老師的故友,與金薇在那三進的大院中呆著,也並未外出閒逛。

可惜,整個大院冷冷清清,隻有幾個年老的傭人。

再次上路時,冬篙和秋梨換了裝束,穿著打扮更為精緻華麗,將此前的‘敞篷’車架換成了更為寬敞舒適的‘帶棚’車,找了個老仆人趕車。

那三匹疏獸也終於解放了,被拉去偏院養膘。

他們換了四匹疏獸拉車,每隻疏獸的尖角上都染成了金色,看著真就跟獨角獸似的。

吳妄還納悶為何非要搞這般排場,冬篙師兄卻主動解釋。

“這次被舉薦參加大考的,半數都是非富即貴,你莫楓師侄家世在此間都隻能算中等,咱們這般小門小戶,必須要搞個排場,不然你連神城大門可能都進不去。”

“不錯,”秋梨笑道,“師弟不必擔心,我秋家雖不是什麼大族,但也在琉璃界流傳許多歲月,積累還是有的。

隻是爹生前不喜那些名利場上的齷齪,選擇了入武院執教。

待到了琉璃城,我帶你去認識幾位師姐,都是爹當年指點過的學生,現在都頗為厲害呢。”

金薇抱著吳妄胳膊道一聲:“認識幾位師兄不可嗎,認識師姐做什麼。”

“你這小丫頭,善妒可不行唷,”秋梨柔聲說著,“以後青山還不能跟女子說話了不成?”

“也不是這般。”金薇略有些羞愧。

冬篙不由得仰頭長歎。

有些人啊,道理都懂,就是不講道理。

過了斷山城,繁華的城鎮驟然增多,這也解釋了為何琉璃界的邊緣小鎮糧食富足,但琉璃界本身卻是糧食告急的狀態。

兩者根本冇辦法比。

那些偏遠的地區,幾百裡大山就供養幾萬人;

神城方圓千裡之內,聚集了琉璃界九成的人口,卻隻有琉璃界小半的土地。

就算他們早已有了成熟的耕種技術,有了較為不錯的生產力,以及完善的社會體係,也必須依靠外來的助力,才能維持這個俗世的繁華景象。

吳妄突然感覺到了一絲絲壓力。

這倒不是那五十年一次的武神十二界大比給的壓力,這事跟他關係不大。

他在思考,天外有多少類似於武神十二界的神界。

第四神代與第五神代交替的遠古神戰,天外諸神是落敗者,他們被趕出了天地,反而讓其中六成神靈開始重視生靈,放低了姿態,與生靈共處。

若天外都是烏雲神那般殘暴神靈,吳妄動起手來絲毫不會手軟。

但天外半數區域都是如琉璃界這般景象……

天地戰火一燒,最慘的還是這些本來安居樂業的生靈,那就是他們的無妄之災。

雖說長痛不如短痛,但吳妄現在明顯有第二個選擇。

一人崛起,乾掉燭龍,在天外建立新秩序,併入天道,完成天內天外的一統!

所以,自己成長的過程中,必須低調再低調,哪怕被人挑釁,也必須壓住火氣,用穩健換取更高的成功率,讓低調成為自己成功的護航船……

“嗯?”

正遐想的吳妄略微皺眉。

他突然感受到了幾道窺探自己的目光,且對方的實力似乎並不算弱,根據自己感應到的神念強度判斷,應是有武靈境的高手。

西南方向,大概是在武靈三品左右,應有三到四名幫手,實力也都在武魄境之上。

車架中,吳妄突然出聲:“前麵是不是有樹林?”

冬篙立刻道:“過了前麵那個山坡,就是十幾裡的林地。”

“有人盯上我們了,”吳妄道,“車架調頭回上一個鎮子。”

冬篙不由怔了下。

秋梨問:“青山,此事當真?”

“信我。”

冬篙與秋梨對視一眼,倒是立刻給出了決斷。

車架很快原地掉頭,朝不遠處的鎮子趕去。

此地距離琉璃城隻剩半天路途,鎮子上也隨處可見巡邏的兵衛,但前方彷彿有一道無形的屏障,攔在了吳妄一行前路上。

吳妄略有些納悶,誰盯上了他?

老師的仇家?

聽師兄師姐說,老師執教的歲月中人緣極好,桃李滿天下不說,與各位將軍也都有不錯的關係,極少得罪過人。

抵達鎮上,在吳妄的安排下,四人加那個老仆住進了此地最熱鬨的酒樓。

那股被人窺探的感覺並未消失,但對方並未接近鎮子,隻是守在前路,似是胸有成竹。

吳妄心底瞭然,對方必然是有眼線在自己附近盯梢。

老仆自然被吳妄懷疑,但吳妄隻是將他隔絕在外,以修行‘補課’的名義,將師兄師姐喊到一起,與小薇一同商議。

“師兄,你在斷山城提到我了?”

“提了啊。”

“也提我要去參加大考了?”

“這是大好事,自是逢人必說,”冬篙聲音弱了幾分,“莫非,是有人擔心你搶占名額?”

“不一定,”吳妄道,“也有可能是看準了我冇什麼勢力,想要通過我占一個名額。琉璃神大人親自下場,看來已經讓琉璃界成為武神十二界的焦點。”

秋梨和冬篙對視一眼,表情無比肅然。

金薇小聲問:“是有其它界的奸細嗎?”

吳妄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問道:“師兄師姐,你們可有信得過的前輩高手?”

“有,”冬篙道,“我親大伯是武帝境高手,就在琉璃城中,在琉璃界一些決策上都能說上話。”

秋梨小聲嘀咕:“神祀院長老就神祀院長老,還都能說上話。”

吳妄沉吟幾聲,起身自屋內來回踱步。

他道:“你們稍後就在這鎮子上小住,寫信給這位長輩,請他派人前來護送你們三個去琉璃城。”

言罷,吳妄走去了自己的行李處,取出了一隻錦盒。

“小薇不可任性,你跟師兄師姐一同前去,不然我必須分心照顧你。”

金薇立刻點頭,目中滿是擔憂。

秋梨皺眉問:“青山你想做什麼?如果前路真的有人要截我們,我們直接等琉璃城派人來接就是了。”

冬篙又道:“隻要能確定有其它界的高手埋伏,我們就能直接請此地守軍護衛。”

“那樣容易打草驚蛇,”吳妄道,“我去會會他們。”

冬篙皺眉嗬斥:“胡鬨!”

吳妄想了想,突然開口,嗓音變得有些空靈虛幻,直入二人心中。

“青山師弟可以輕鬆應對這種情形。”

秋梨和冬篙同時麵露茫然之色,各自低喃:“青山師弟可以輕鬆應對這般情形。”

而後兩人神色稍緩,看吳妄的目光滿是信心。

吳妄心底暗道抱歉,他實在無法對師兄師姐解釋,隻能用一點小手段,給他們強烈的心理暗示。

再扭頭一看,一旁金薇都驚呆了。

吳妄笑著摸了摸金薇的腦袋,後者哆嗦了下,忙道:“哥,你可以的!”

“嗯,”吳妄輕輕捏了捏她的小耳朵。

抬頭看向窗外時,目中似有利劍出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