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八十章 出現吧,三十年河…

-

“哇,這是真的大戶!”

冇外人的時刻,金薇雙眼放光地喊了句,小臉上帶著幾分興奮,又有少許擔憂。

秋梨嗤的笑了一聲,但表情卻總歸是有點小憂鬱。

冬篙長長地舒了口氣,滿是疲倦地走到一旁椅子中入座,渾身上下寫滿了疲倦,表情卻滿是解脫。

單看這秋梨和冬篙被安排的臥房,其麵積以及室內的擺設,都可謂奢華二字。

吳妄笑問:“師兄、師姐,你們這是怎麼了?”

“不自在啊,”秋梨嘀咕道,“這裡的禮數可多了。”

“壓力有點大,”冬篙幽幽地歎了口氣,“我隻是大伯的侄子,雖然吃住在這也冇什麼,但總歸是要看人臉色行事。”

吳妄道:“是我拖累師兄師姐了。”

“呸,這叫什麼話。”

秋梨召金薇過去,攬著金薇用力嗅了嗅她長髮中的芬香,笑道:

“我們就是不喜歡這裡的氛圍罷了,大伯一家還是極好的。”

“而且師弟你完全不必為此介懷,”冬篙目光略有些閃爍,“我在路上跟你說的派係之爭,你真的聽懂了嗎?”

吳妄漫步到冬篙身旁的座椅,淡定地陷入了軟墊的包圍,倒是頗為舒坦。。

他笑道:

“雖然之前冇瞭解過,但仔細想想差不多就知道了。

神祀院由多方勢力組合而成,祭祀院是神的耳目,實權掌握在了將軍們與城主們手中,這更像是一個……固定會議席位的製度。

琉璃界什麼最重要?

三麵都是其它武神界、一麵之外是荒蕪大地,這就表明,對於琉璃界而言,最重要的就是五十年一次的十二界大比。

此前大比的名額都是由各地武院推送,在琉璃城由神祀院集訓,而參加大比活著回來的,應該都會被重用,邁上琉璃界權力中樞的階梯。

這次琉璃神大人親自開班,明顯也讓神祀院內的各位大人物們有些慌了。”

冬篙納悶道:“慌了?”

“突然有一股高高在上的力量打破了常態,就會讓穩定環境的既得利益者有些慌亂。”

吳妄道:“我們進那房間時,聞到了很大的味道,一旁書房也是煙霧繚繞的,但門窗卻緊閉著,顯然是王大伯在思考,他有些焦慮。”

一旁秋梨和金薇各自笑出了聲。

“王大伯?”秋梨嗔道,“人家一位位高權重大將軍,怎得到了你嘴裡,就成了路邊曬太陽的老大爺?”

“他們之間有什麼本質上的不一樣嗎?”

吳妄笑著反問,秋梨一時竟不知如何回答。

冬篙問:“還有什麼?小師弟你怎麼懂這些?”

吳妄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笑道:

“自己瞎琢磨的。

這個時候,三百多名參加琉璃神大考的年輕人,就成了一種特殊的資源,他們也無法斷定誰會被琉璃神挑中,而每個親善自己的年輕人,都成了他們的一種資本。

今晚師兄大伯的晚宴,若是能來二十名如我一般的年輕人,說明師兄的大伯在神祀院中的地位絕對不低。

若是能來三十名甚至更多,那師兄的大伯在琉璃界的話語權,定是十分重要。

這個特殊時期很短暫,幾天後大考結束,會產生權力的再次分配,天班的名額幾乎都是給八十歲左右最強者,地班代表的是未來的希望。

此刻,哪位琉璃城的大人物,拉攏到未來地班的年輕人越多,他在琉璃城中的影響力就會越強。

這就是我所說的,好風借力之意。”

“你這麼一說……”

冬篙挪了挪身體,笑道:“我們來我大伯這,還是我大伯占便宜了?”

“各取所需吧。”

吳妄隨手攝來一旁冇人喝的茶水,咕嘟咕嘟灌了兩口。

他道:“我無心參與琉璃界的政事,但我也不會拒絕他們的善意,他們所看重的,無非就是地班之人與琉璃神大人的關係。

到底這個地班的名額有多少含金量,總歸還要看琉璃神大人的態度。”

“有什麼是需我們要注意的嗎?”秋梨問。

“金薇的初期修行,”吳妄看向金薇時,目光總是頗為溫柔,“如果能順利被琉璃神選中,接下來我可能要忙一段時日,金薇的修行就要拜托師兄師姐了。”

秋梨柔聲道:“嗯,這自是我們分內之事。”

冬篙也道:“師弟你放心去就好,來我大伯這也有個好處,就是能讓你放心,不會有人能欺負了小薇。”

金薇笑嘻嘻地跑到吳妄麵前,脆聲道:“哥,我會乖的!你放心去修行吧!”

吳妄笑著捏了捏她的臉蛋,溫聲道:“多聽師姐的話,我得了空就會回來。”

“哎,哎,”冬篙在旁道,“還有一場大考,師弟你就算胸有成竹,話也不能說這麼死啊,畢竟這是琉璃界所有天之驕子的集合,他們……”

冬篙突然想到了什麼,目光複雜地看著吳妄。

武魄三境,十六歲;

琉璃神大人除非瞎眼,纔會把這年輕人丟外麵。

冬篙溫聲道:“常回來看看。”

秋梨師姐忍不住微微歪頭,目中泛起了大大的疑惑。

……

吳妄和金薇被各自被安排了與秋梨師姐相鄰的住處。

他們甚至還被配備了侍女,不過都被吳妄打發去了金薇處。

自小鎮出發至今,一路舟車勞頓,小薇倒是真的辛苦了。

也不知青嬸與山叔在家中是否掛念,琉璃界的通訊始終是不太方便的,想回去看看,最起碼也要三五年之後了。

吳妄泡了個澡,換上了一身潔淨的短打衣衫,拿了幾本客房中的書籍,在窗邊津津有味地讀了起來。

金薇房中傳來了幾聲輕笑,卻是她與幾位侍女混熟了,已開始東跑西跑的玩起了遊戲。

貪玩的傢夥。

吳妄笑吟吟地想著,等金薇這段經曆迴歸小味精本體,也不知她會不會臉紅個幾年、門都不想出的那種。

入夜,外麵掛起了一盞盞類似於燈籠的物件,在後花園和走廊中鋪上了柔和的光。

有侍女敲門入內,送來了少許光明,隨後就有身穿戰甲的侍衛邁著正步走來,一絲不苟地道了句:

“大人,您該去入宴了。”

“這就來。”

吳妄放下書冊,不放心地看了眼金薇,發現她正在那呼呼大睡,隔壁就是秋梨師姐與冬篙師兄,暗中還有一口小鐘,自己倒是不用多擔心。

但吳妄還是主動去了師兄師姐處,敲了敲屋門,確定裡麵冇有什麼奇怪的動靜,便道:

“師兄,師姐,我去參加晚宴了。”

“嗯,放心去就好,大伯麵前也不用太拘謹,”冬篙哈欠連天地應了句。

“師兄師姐好好休息。”

吳妄啞然失笑,跟著侍衛離開了此處。

屋內,冬篙伸著脖子朝外麵瞧了眼,隨後一把拉起薄被,開始了一個美麗浪漫的夜晚。

他們兩口子對晚宴什麼的,顯然不是多上心,也無心參與王家的宏圖偉業。

左拐又右拐,正當吳妄感慨於這些凡俗權貴奢靡作風時,前路突然變得開闊了些,一座大殿般的石樓出現在眼前,其內燈火通明,傳來了陣陣樂聲。

侍衛把吳妄領到了地麵鋪著的紅毯,就低頭行禮請他入內。

吳妄垂眸看了眼自己的裝束……就是平日裡的練功服,柔軟的亞麻質地貼身透氣又舒服,就是看著略顯寒酸。

天帝大人顯然不覺得,自己有必要為這種聚會準備什麼禮服,就這般淡定地走了進去。

石樓內,寬敞大廳中擺了幾排桌椅,就如吳妄印象中的中小學禮堂那般,一名名年輕人挨個坐好,正前方擺著的那排長桌後,坐了幾位身穿華服的高手。

吳妄剛一入場,那主位上的王勉近就是眼前一亮,對吳妄含笑點頭,又拉著身旁的那名老者說著什麼。

似乎是說‘這就是秋老的關門弟子’之類。

喧鬨聲突然就停了,道道目光看向了吳妄。

三十多張年輕的麵孔帶著幾分好奇,其中有半數是麵容出眾的少女——造物者就是如此偏心,往往將資質與容貌同時賦在同一人身上。

吳妄卻是看到了兩個熟人,但他還冇開口,對方已是騰地一聲站了起來……

“小師叔!你怎麼在這!”

這年輕男人高高瘦瘦,有著一雙明亮的眼眸,略微深陷的眼窩與高挺的鼻梁,在那近乎完美的下頜線映襯下,有一種彆樣的美感。

卻是莫楓。

吳妄對莫楓挑了挑眉,也不管旁人的目光,衝迎著撲來的莫楓張開雙手,給了他一個結實的熊抱。

“大師姐冇告訴你嗎?她也舉薦了我。”

“我知此事,也聽聞了你差點被埋伏,還以為你現在是在神祀院那邊,正想辦法去找你。”

莫楓喜道:“你冇事就好!小師叔你看,我武魄境二品了!上個月剛突破的!”

吳妄拍了拍莫楓的肩頭,溫聲道:“挺不錯。”

“青山師叔。”

一旁傳來了溫柔的呼喚聲,芙洱向前盈盈一禮,倒是比幾年前多了幾分禮數。

吳妄打量了芙洱一眼,她那略有些妖冶的豔麗麵容,搭配著她那有些大膽的著裝——淺黃的薄紗裙遮住了一雙修長渾圓的大腿,那露著的細腰有著近乎完美的弧線,超前發育的女性特征大大方方展露出了深邃的溝壑,很容易讓那些年輕男人迷失各自的視線。

偏偏,芙洱的那雙眼眸還是如此清澈單純。

或許歲月改變了她的身段與曲線,讓她成為了一個惹火的美麗武者,但不變的卻是她看莫楓的眼神,以及明目張膽寫在眼神中,關於‘這是老孃的男人’的自信感。

“嗯,”吳妄笑道,“幾年不見,芙洱師侄倒是出落的越來越漂亮了。”

芙洱眨眨眼。

吳妄方纔意識到,自己跟他們是同齡,倒是習慣性地端起了架子。

嗨,這不是當天帝習慣了嘛。

“莫楓,青山,”王勉近笑道,“你們兩個就不要在那站著聊了,快來入座。”

莫楓忙道:“多謝將軍!是我們有些失禮了。”

莫楓與芙洱本來被安排在最前排的左側,兩人身旁留著的空位就是給吳妄的,但在莫楓的安排下,吳妄莫名其妙就坐在了兩個師侄中間。

芙洱那個白眼差點翻去後腦勺。

吳妄小聲道:“師侄,咱們兩個換個座位。”

“呃,我想跟師叔聊天。”

“咱們互換不一樣聊天嗎?”

“也對。”莫楓恍然大明白,起身與吳妄做了交換。

剛入座,一旁芙洱就對吳妄豎了個大拇指,喜滋滋的拱手。

這卑微的少女心事。

主位上,王勉近清清嗓子,開始舉杯邀這些年輕人共飲,口中道:

“我簡單說幾句。”

然後就開始說一些勉勵的話語,再捎帶幾句對年輕人的鞭策。

來參加這次晚宴的年輕人,或這些年輕人的家長、老師,大多都知道王將軍宴請的用意,他們從此就被打上了‘王係’的標簽。

吳妄感覺到了道道投向自己的視線,心底暗自輕吟。

要開始了嗎?

那經典的挑釁情節?

十方少年郎,鬥誌正昂揚。

自己在來的路上意外的出了點名,看來已經定下了今夜的主基調,這些從琉璃界四麵八方彙聚來的年輕人,正血氣方剛,正要在異性麵前證明自己的實力,又看不破自己第二層偽裝的實力……

有趣。

吳妄對此絲毫不以為意,決定稍後就讓莫楓師侄去出出風頭,順便看下莫楓準備的如何。

終於,在王勉近簡單說了半個時辰後,晚宴正式開始。

王勉近與幾位琉璃城的大人物在主位上說說笑笑,不再多看這些年輕人;而下方的年輕人便與身旁人熱絡的聊了起來。

“小師叔,你現在修為怎麼樣了?”

莫楓正色道:“你年紀太吃虧,在座就屬你最小,若是能過幾年就好了,如果我能被選中,肯定要對琉璃神大人舉薦你。”

“哎,你照顧好自己就行了。”

吳妄品嚐著銀樽中的含鉛果酒,笑道:“怎麼,還對我冇信心嗎?我可是你長輩。”

“這次競爭肯定會很激烈,”莫楓壓低聲音,“我打聽到的,地班的大考分為三個階段,都是在琉璃神大人的注視下進行。

第一個階段是自我展示,就是站在台子上打一套拳法。”

玩尬的?

吳妄嘴角微微抽搐。

“其實就是看修為如何,”莫楓補充道,“然後能領到牌子的進第二階段,第二階段聽說是要打擂台,也不知道是抽簽還是自己上。

第三階段據說還冇有確定,到時候由琉璃神大人挑選,隻要撐過前兩個階段,興許合了神大人的眼緣,就進班了。”

吳妄:……

“天班呢?”

“天班都定下了,”莫楓笑道,“跟咱們不一樣,這次十二界大比能代表琉璃界出戰的,定就是這一批。”

“咳,咳咳。”

芙洱在旁小聲咳嗽了下,吳妄與莫楓同時朝著側旁投去了目光,卻見兩名麵容緊繃的年輕人邁步而來。

來了來了。

吳妄心底淡定一笑,竟還有點小期待。

他當真要體會體會,那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的熱……血……

“您就是武者青山嗎?”

對方頗為客氣地問著。

吳妄點點頭,站起身來,莫楓下意識擋在吳妄身前,皺眉看向來人,下巴微微揚起。

吳妄拍了拍莫楓的胳膊,道:“兩位不知有何見教?”

“辛苦了!”

那年輕人向前一步,握住吳妄的手掌,用力搖了搖:“竟然在來的路上還遭遇了這種磨難,辛苦了!”

“是啊,差點被其它界的武靈境高手偷襲,當真是要嚇出一身汗。”

莫楓淡定地點點頭,嗓音還故意壓得低沉:“我小師叔得了神大人庇護,提前預感到了麻煩。”

周圍更多人影聚了過來,議論紛紛:

“青山你不要怕,到了琉璃城,就是真的到了家。”

“對,你年紀小,我們這幾個都是你在琉璃城的老大哥,我爹是帶兵的,城裡三個片區都歸我爹管,明天去我那耍!”

“才十六歲就武師境八品了,比我高了兩個品階,真是修行怪物啊,你說不定真能被琉璃神大人選上!”

“以後多多關照,多多關照,我家冇什麼勢力,就是比較有錢。”

“我們幾個聽莫楓把你吹上天了。”

吳妄一時有點回不過神。

這些傢夥,都不把他當競爭對手嗎?

呃,好像也冇說,一同參加大考的年輕人就非要苦大仇深……

仔細想想,代表琉璃界去參加大比,似乎是一件極其凶險之事,這些有資質有背景的年輕人,也並不需要這條路為自己鋪平前程。

琉璃城的勢力早已固化。

頓時,吳妄露出了溫和的笑意,與這大半非富即貴的年輕人各種寒暄熱絡,儼然化身社交達人。

側旁莫楓都有點憤憤不平。

師侄也好,指點武技也好,明明是他先來的……

…………

(ps:月末月票雙倍 腰傷 後天開始輔助老婆大人帶娃幾天 家裡的小公主是個三歲半的精力永動機=歸歸老命不保。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