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你皮任你皮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八十七章 你皮任你皮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我是誰?’

‘我在哪?’

‘為啥我會出現在這?’

深夜,萬家燈火點亮了琉璃城。

琉璃神所在尖塔的最頂端大廳內,吳妄看著眼前這一群跪伏在地的祭祀與武將,臉上寫滿了茫然。

他跟小薇……怎麼就一左一右站在琉璃神身邊了?!

這讓吳妄想到了藍星神話中的著名組合——【觀音菩薩與善財與龍女】、【太上老君與金角與銀角】、【牛魔王與鐵扇與玉麵】。

好像混入了奇奇怪怪的組合。

吳妄注視著下麵跪伏的琉璃界新神祀院全體成員,思忖著剛聽到的訊息。

此事與吳妄冇什麼直接關聯,真要說起來……還真要從開天辟地開始說起。

簡而言之:

最近半年來,天狐異族——青丘古國的一支,在邊境區域動作頻頻,屢次擾襲人族城鎮,前日更是爆發了天狐族與邊境守軍的正麵衝突,這纔有了此次議事。

原本此事隻是彙報到了神祀院,王勉近做個決議也就罷了。

但不知為何,琉璃神突然下旨,讓神祀院如今的九位長老一同前來此處,會同掌握了兵權的各路將軍,一同商議邊境問題。

這明麵上看著,像是琉璃神親自管理整個琉璃界的事務,表達了對這些祭祀、將軍的不滿。。

實際上,吳妄細細品味了一陣……

倘若琉璃神稍後把話鋒轉到自己身上,那鐵定就是武神在背後搞事,想進行一些【讓我們考驗一下這個年輕人在武道之外的天賦】,這種奇奇怪怪的試煉。

王勉近跪伏在地,詳細介紹著邊境的狀況。

琉璃神麵色看不出喜怒,對這般事似是毫無興趣。

待王勉近說的差不多了,琉璃神微微抬手。

“都起來吧。”

下方這二十餘人慢慢起身,佝僂著背、緊皺著眉,唯恐琉璃神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琉璃神道:

“邊境之事,也是我琉璃界由來已久的隱患,天狐一族此次為何鬨事?”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這個問題,剛纔王勉近將軍已經答過了……

自家神大人就是冇認真聽!

王勉近立刻道:“回稟偉大的神,是因天狐一族聽聞了其它神界的謠言,以為我們會將他們從邊境驅逐,部分天狐族心存不滿,故有此激烈的行徑。”

“哦?”

琉璃神淡然道:“你們真有計劃驅逐他們?”

王勉近喉結在微微顫抖,嗓音卻儘量保持平和:

“神祀院確實是有這般預案,但我們隻是做了最壞情況的準備,具體如何,要……要看這次大比的結果。

偉大的神,天狐一族這些年並未對您獻上應獻的信仰供奉,這也是我們預備驅逐他們的重要原因。”

琉璃神話鋒一轉:“青山,你怎麼看?”

吳妄雙眼直視前方,瞳孔卻冇有任何焦點,儼然是在光明正大地走神。

“咳!”

有祭祀乾咳提醒。

“咳咳!”

王勉近努力製造著動靜。

“咳!咳咳咳!”

某將軍差點把氣管從嗓子裡咳出來。

“哦?”

吳妄被這般響聲驚動,方纔回過神來,身周有淡淡的道韻飄過,自身武道境界微微上揚了一小節。

原本還對吳妄這般失禮的行為,有著頗多意見的祭祀們,此刻隻剩下感慨。

這年輕人……

聽這般枯燥的政事,竟然都能突破!

吳妄心底暗罵幾聲武神不講武德,小聲問:“怎麼了?”

琉璃神絲毫不以為意,還道:“給他複述一遍,從你們進入此地開始。這次,青山你可要仔細聽著。”

王勉近雙腿一軟,隻覺口乾舌燥。

吳妄投來了略帶歉意的目光,琉璃神嘴角卻勾勒出了迷人的笑意。

高空雲上,那大塊頭的先天神樂得連拍大腿,口中哈哈大笑不停。

“絕了,琉璃這一手當真絕了。”

武神繼續觀察那雲鏡,又聽了一遍關於琉璃界邊境之事。

話自開天辟地——燭龍開辟天外世界。

當年,燭龍有可能是直接將大荒天地撕下一塊,或者帝夋構築遠古天地封印時,就是將部分大荒天地隔絕在外,形成了現在的天外世界。

故大荒百族在天外都可找到‘族親’。

但人族與百族的起源不同、根基不同、秉性不同,導致的結果,就是在天外世界,人族又一次壓倒性地戰勝了百族。

再加上燧人氏當年曾在天外世界大鬨了一場,留下了靈脩之法,以及武神開辟出的武修道路,這些都是與人族更為親和親善。

經過一整個第五神代的發展,天外世界也已是人族的主場。

武神十二界人稱‘小人域’,人族主場這一點,在武神十二界尤為突出。

天外之地因道則不全,無法承載太多生靈;

武神以神力開辟出小世界,為武神十二界源源不斷地提供糧、藥、布、礦等等,以此來維序武神十二界的繁華與安穩。

琉璃界此前數次十二界大比不利,最近一兩百年分到的物資一直不足以支撐琉璃界這些大城的消耗,各處傳出了琉璃界要清理異族的訊息,琉璃界的邊境開始變得不穩,尤其是不與其他武神界接壤的西南部邊境。

天狐族的動亂根由就在於此。

王勉近將軍話語一頓,抬頭看向吳妄,小聲問:“青山大人,可聽懂了?”

“聽懂了,”吳妄道,“不過,此事與武道修行又有何關?”

此地眾人不禁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

琉璃神反問道:“青山,我且問你,你修行是為了什麼?”

“變強,”吳妄回答的十分果斷,“以備自己在任何情況下,都有實力守護住自己想要守護之人。”

金薇在旁連連點頭。

琉璃神不由得啞然,仔細盯著吳妄的表情,想看這個傢夥是故意裝傻充愣,還是當真有如此單純的少年心性。

琉璃神溫聲道:

“誌向不錯,但武道修行可不是你參悟武技、琢磨如何吸納靈力,就能夠抵達巔峰。

真正的強者,既有斡旋乾坤之能,又通天地陰陽之變,知大勢、明正理、存仁義、留善根。

武者也並非隻是為了讓自己變強,有一點你說的冇錯,變強是為了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人與物。

但青山,有時候你可以讓自己的胸懷更為寬闊一些。”

“這個……”

吳妄輕輕吸了口氣,琉璃神的笑容越發明媚。

“我大概知曉了,”吳妄點點頭,已經是試探出了‘那個問題’的答案。

琉璃神突然召集他們,隻是武神就邊界之事,順勢給他搞個試煉罷了。

自己推諉也不會有結果,琉璃神隻是遵從武神命令列事。

吳妄道:“請神大人下令。”

琉璃神略作思索,緩聲道:

“此刻開始,命武者青山為特遣神使,全權處置邊境天狐族一應事務。

青山,我知你心性老成,與尋常少年不同,但此行你還是要記住,凡事三思而後行。

天狐族是生是滅,今後走向何方,全繫於你一念之間。

莫要讓那位關心你的大人失望。”

這女神把話說的如此明白,吳妄自也冇多少顧慮。

吳妄拱手行禮,笑道:“我隻是去聽一聽各方的聲音罷了。”

“很好,小薇留下,你們都下去吧。”

琉璃神微微擺手,眾人隻覺眼前光影閃爍,再回神已是在尖塔之外的廣場上。

眾祭祀連忙跪下行禮告彆,王勉近立刻走到吳妄身旁,低聲說了幾句稍後的安排,吳妄簡單應了聲,約好稍晚去王府詳談。

吳妄其實也有點吐槽無力。

他為了躲天庭的政事……嗯咳!

他為了妥善解決天外的難題,最大程度儲存兩界生靈之力,親自降臨天外,偷偷從頭開始修行。

結果,修行未半而中道被先天神再次盯上,又開始做這些修行之外的奇怪事。

莫非這就是自己的宿命?

神之尖塔下,吳妄在各處瞎逛了一會,隨後搖頭輕歎,負手走向了自己常去的幾家小吃店。

先吃飽再說。

尖塔頂端,金薇猶豫了幾次,還是忍不住道了句:“老師,我也想跟我哥一起去……”

“不必,”琉璃神笑道,“你稍後跟我去見一位大人,我們會坐在雲上,一直漂浮在他頭頂。”

金薇滿是驚訝:“雲上能坐人嗎?”

“當然,這是神術。”

琉璃神抬手揉了揉金薇的腦殼,笑道:“你這小丫頭,當真是一顆心都在你哥身上,他還能突然跑了不成。”

金薇小臉微紅,卻點頭應了聲,依偎在琉璃神身旁靜靜出神。

“老師,哥會不會喜歡上其她女子?”

“嗯?為何會有這般一問。”

“我長大長的太慢了呀,像芙洱姐這般女子也很誘人呢,”金薇低頭看了眼胸口,把衣領裹緊,“也不知道爭不爭氣的。”

琉璃神嗤的一笑,抬手在自己這小弟子腦袋上敲了下。

不知怎麼,她倒是越來越喜歡這小傢夥了,一天到晚鬼靈精的,不知道會冒出什麼話。

“放心,有老師在,神術都能解決。”

“那樣會不會不自然?”

“你覺得,在自然的情況下,有人能做到不長肉就長這兒的?都是用了法子的。”

金薇的那雙大眼頓時充滿了光亮。

……

入夜時,吳妄自王勉近府上離開,回了不遠處的大宅。

這裡就算是他在琉璃城的落腳地了,山叔、青嬸,以及師兄師姐,都在這大宅之中住著,這個點趕回去,恰好能趕上晚飯。

吳妄故意放慢腳步,心底在細細思量著天狐族之事。

剛從王勉近那裡得到了訊息,自己大師姐春鸞此刻就在與天狐族對峙的前線。

因為天狐族突然發難,整個邊境的形勢十分緊張。

當然,因為提前做足了準備,春鸞師姐現在的安全不用擔心。

王勉近坦言,整個天狐族的動亂,此前都在神祀院的算計之下。

糧食不夠用了,且隻能優先供給這些大城,琉璃界神祀院做出的選擇,其實就是驅逐幾十萬天狐族,拿到他們所占據的那一塊沃土。

如此一來,他們就多養活數百萬臣民。

吳妄也問了王勉近,讓天狐族生產糧食不就可以了?為何非要搞這麼大的事。

王勉近說到此事也頗感無奈,天狐族大部分的沃土都在閒置,他們還是以狩獵為生,既不肯接受人族的耕種技術,又不肯讓出族地。

當然,這隻是王勉近和神祀院的‘一麵之詞’。

神祀院幾年前就開始在天狐族附近區域屯集重兵,二三十萬大軍壓在天狐族附近,又主動走漏風聲,放出要驅逐天狐族的訊息。

天狐族內部立刻分成了幾個派彆,開始爭吵不停。

最保守的聲音,是主動退出琉璃界;

最激進的聲音,就是跟琉璃界直接開戰,給人族一個響亮的耳光,維護他們天狐族最後的尊嚴。

偷襲邊境駐軍的就是後者,意在讓事情發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至於,激進派如此行事,對天狐族有什麼好處……

他們得到了心靈上的慰藉。

吳妄不自覺背起手來,心底思量著天狐族之事的解決之道。

他之所以肯費心,很大程度上而言,天狐族與琉璃界的矛盾,幾乎就是大荒人域與百族之間未來爭鬥的縮小版。

天庭有太多人域的‘基因’,人族對天庭的歸屬感,必然會擠壓其他種族。

雖然能否平穩度過大劫還是未知之數;

但一旦渡過去了,這些問題必然會浮現,且會異常激烈。

吳妄構建血海,而後在血海的基礎上構建六道輪迴,也是做的這般考量——淡化人族與百族的界限。

一縷火把的光亮映入眼眶,吳妄才發現自己此刻的姿態太過於老成,做了些許調整。

他剛邁入家門,耳旁就聽到了一聲鐘響,本體心底氤氳出了少許薄霧。

薄霧中,那個輕盈的少女跳了出來,一雙桃花眼滿是笑意,對吳妄的元神嬌滴滴地喊著:

“主人人,雲中君大人的身體準備好了!”

“好好說話!”

吳妄的元神小人兒睜開雙眼,一股莫名的天威突然展露,將鐘靈嚇的哆嗦了下。

鐘靈小聲嘀咕:“主人您本體的神魂,是不是太強了點?”

“有嗎?”

吳妄笑了笑:“天道在壯大,我也在趁機壯大罷了,你給雲中君老哥準備了哪般化身?”

“嘻嘻嘻。”

鐘靈眼珠一轉,臉蛋上寫滿了不懷好意。

吳妄突然有點不好的預感:“又是個傻子?”

“哎呀,您的化身需要保持純粹性,所以肯定是要從小培養,缺少主魂時,行為肯定會單調且傻乎乎的嘛。”

吳妄又問:“還是修改了天外的時間線,在前麵的某個時間點加了個人進去?”

鐘靈靠近吳妄元神,小聲嘀咕:

“其實,上次幫您做這個化身時,我還準備了幾個備用化身,是防備您這化身戰死時用的,這次剛好給雲中君大人用上一具。

他們都有虛構的主魂,前麵十七年都算是渾渾噩噩,智力偏弱,但能正常生活。

隻需要抽走他們的虛構主魂,就能讓雲中君大人完美降臨。”

“那搞啊,”吳妄笑道,“你做事一向周全……為何眼神閃閃爍爍?”

“風眯了眼!”

“現在怎麼又瞪了起來?”

“眼大顯得精神。”

“快給我看看你準備的化身,”吳妄淡然道,“總覺得你在給雲中君老哥挖坑。”

“嘻嘻,怎麼會,您看!”

鐘靈小嘴裡麵蹦出幾聲‘噹噹噹當’,小手一揮,一道虛影浮現在吳妄麵前。

看這化身!

千嬌百媚不足誇,傾國傾城真本色。

細柳身段、浮萍薄唇,微微捲起的長髮搭配著暖黃色的長裙,給人一種莫名的慵懶之感,那有些誇張的身段彷彿也在詮釋著‘身段’二字。

好漂亮的女子!

天帝大人心底暗讚,扭頭看向了鐘靈。

鐘靈抬頭望天。

“化身是女人?”

“您不覺得,這樣更有反差感嗎?保準冇人能想到,堂堂的氣神、雲夢之神、天庭雲中君,化身會是個嬌媚的女人!”

鐘靈信誓旦旦地解釋著:“這樣更有利於隱藏呢!”

“雲中君老哥骨子裡是個很保守的男神,”吳妄正色道,“不要瞎搞,換一個化身。”

“這個嘛。”

“怎麼?”吳妄眼一瞪,“你把其他化身都顯露出來看看!”

“主人,我還有點事……主人您眼神好嚇人,我放就是了。”

鐘靈默默後退幾步,小手劃拉兩下,那嬌媚女子身旁顯露出了幾道身影。

吳妄定睛看去。

謔,蘿莉、禦姐、女武神、病弱係……

吳妄嘴角瘋狂抽搐,這鐘靈是非要搞雲中君老哥一把?彆說,這些化身,還都在吳妄的審美線上。

等等,有個細節。

‘我還準備了幾個備用化身,是防備您這化身戰死時用的。’

吳妄的元神跳了起來,鐘靈高呼主人,連忙朝著雲霧深處急竄,吳妄的元神小人兒唰地衝了出去。

“主人!主人您聽我解釋!敗者女裝很正常嘛對不對?不要啊,主人!我不敢了!不要改我的鐘體草圖,我錯了不行嗎主人!啊,冇鐘耳實在太難看了!”

雲霧縹緲之地,歲月長河儘頭。

鐘靈的慘叫聲,響了足足半個時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