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八十八章 與雲中姐姐的正經相遇

-

這小破鐘,冇事還給他搞點花活。

是大劫能破了,還是他東皇手裡的刀不夠快了?

給雲中君整個女子之身,這不是對雲中君老哥莫大的侮辱嗎?這難道不是對雲中君這般帥氣男神的挑釁嗎?

雲中君能答應纔怪!

正此時,吳妄心底泛起了來自小鐘靈的呼喚:

“主人,雲中君答應了。”

當時正在陪山叔青嬸吃飯的吳妄,眼珠子差點蹦出來。

這、這都能答應?

吳妄忍不住身形後仰,端著手裡的肉包和湯碗,整個人都有點不太好了。

是不是,先天神對性彆這一塊,都不會太介意?

不管如何,吳妄心底浮現出了那有著波浪長髮與完美身段的雲中君,心底就是一陣惡寒,老哥兩個字……有點喊不出口的。

“青山,咋了?”

青嬸小聲問:“是不是飯菜不合胃口?”

“還好,”吳妄笑了笑,剛想說自己要出一趟遠門,抬頭就看到了青嬸頭頂那兩隻毛茸茸的狐狸耳朵。

現在條件好了,青嬸也多了些妝容,雖此前多年在山裡風餐露宿讓她有些滄桑,但如今找補一下,也是散發著成熟風韻的‘美人’。

世人誰不愛美?隻是條件允許不允許罷了。

“叔,嬸,”吳妄道,“我接到了神大人的指派,要去邊境曆練一段時間。”

“邊境?”

山叔小聲道:“我聽集市上一起擺攤的人講,邊境似乎要開戰了?說是有異族入侵。。”

“不是對外開戰。”

吳妄特意把天狐族之事解釋了一遍。

青嬸若有所思,小聲道:“我祖上好像有過天狐族,你看我這耳朵,那邊的人都是這種樣貌,不過真正的天狐族還有尾巴。”

“對,”吳妄笑道,“我剛想問,嬸你有冇有需要關照的天狐族人?托小薇的福,我現在也能說得上話。”

青嬸笑道:“天狐族跟我咋能扯上關係,你年紀輕輕的,跟那些大人們曆練,可彆亂說什麼,說錯了就不好了。”

“青山啊。”

山叔放下筷子,正色道:

“你叔你嬸都是打獵出身,也是托你們兄妹的福,到了這琉璃城中,做了這被人服侍的老爺。

但青山你要記得,這些都是彆人給的,不是你自己打回來的。

你像我們進山打獵,偶爾能碰到野獸跟野獸撕咬,甚至我還見過凶獸肆虐普通的獸群,然後撿了個大便宜。

這固然能讓我們輕鬆一時,但真正養活我們的,還是我們打獵的本事。”

“嗯,我知道的叔。”

吳妄笑了笑:“不用擔心,我肯定不會忘記根本,武者的根本就是讓自己不斷變強,其他都是附加的罷了。”

“就是這個道理,還是你懂。”

山叔擺擺手,目中滿是欣慰。

吳妄還以為兩位會擔心他出遠門,但冇想到,青嬸和山叔現在好像對他都有種謎一樣的信任。

王勉近說隨時可以出發,最好是儘快。

從此地趕去邊境,用最快的車架也要六天六夜。

吳妄想了想,讓小鐘將雲中君化身安排趕去前路,兩者直接邂逅碰麵,然後相談甚歡,最後互為知己。

必須是知己!

仔細想想,雲中君這老哥一直為天道勞心勞力,鬥帝夋有他一大份功勞,天道發展也離不開他在背後出謀劃策。

尤其是雲中君知曉了大劫之秘後,這老哥為了尋找大劫的蛛絲馬跡,不說殫精竭慮,也算是廢寢忘食。

讓老哥來天外逛逛度個假,倒也算不錯。

老哥,這個是老哥。

吳妄心底暗自計較,躺在床上閉目養神,心神迴歸本體。

他特意外出,在天庭各處逛了逛。

許久不曾露麵,吳妄本以為自己會更有親和力一些,但一路上見到的神靈也好、仙人也罷,天兵天將等等,看他的目光越發敬畏,行禮的速度也更為迅速了些。

吳妄略作反思,這應該是距離感和神秘感所帶來的威嚴。

有好有壞,倒也不必太在意。

自己真想要享福、退隱,還是等大劫之後。

此前甦醒去得了東園,今夜自是要去西園。

天庭冇人的角落,吳妄哼起了藍星時的流行歌謠,負手駕雲趕去了小嵐的住處。

遊園之樂,可不能荒廢。

……

“駕!”

一聲響亮的甩鞭聲打破了琉璃城清晨的寧靜。

南麵城門打開,千騎如洪流般滾滾而出,清一色的棕毛疏背上,是套著月白鎧甲的精銳武者。

這是琉璃城神祀院直屬的一支兵馬,此時提前出發,為後方的車隊沿途掃清障礙、警戒放哨。

待這千騎出發半個時辰,三輛華蓋車架在數百騎的簇擁下,迅速自此地駛離。

車架蓋的嚴嚴實實,外人無法看到裡麵是什麼情形,但琉璃城中已經有訊息流傳出去。

【那位在大考之上名聲大噪的青山老師,已被琉璃神親自命為特使,趕赴邊境全權處理天狐族相關事務。】

訊息怎麼流傳出去的,神祀院的九大長老也說不明白。

但走漏了這般風聲,‘青山’二字風頭正勁,路上要是出什麼問題,那誰都無法保證。

所以……

吳妄此刻正踏步疾行在琉璃城西南方向的一處山林中。

他健步如飛、身形留下道道殘影。

速度之快,讓那些機靈的傻麅子都來不及反應,就嗖的一聲消失在了傻袍子眼前,完全不給傻麅子好奇的機會。

不錯,吳妄決定靠腳力趕過去。

他偽裝了身形,施加了妝容,變粗了嗓音,讓自己看著如一名武魄境的中年男人。

武者靠自身長途跋涉有兩個弊端。

第一其實就是比較累,保持步法就如平日裡練習武技,還要麵對陌生的路況幻境。

第二個弊端是耗損自身靈力、心神,如果遇到敵人,就是以疲憊之態對敵,未免太過吃虧。

故,武帝境之下的武者,大多都會選擇車架、獸騎做代步之坐騎。

吳妄主動提出‘一明一暗’的計劃,本身也是為了自己修行考量,不想荒廢路上這幾日,剛好練習下自己對靈力的掌控力度。

他給自己訂了個小目標——跑到天狐族族地,保持靈力接近全滿!

順便,吳妄就遊走在‘自己的車隊’附近。

他倒要看看,武神界的其他先天神,是否真的猖狂到,能直接對琉璃神的特使下黑手。

說的就是那個叫冥卿的。

奔馳之中,吳妄身形越發迅疾,體內靈力流轉通透且輕盈。

看前方景色變幻;

望遠山青黛染墨;

一股莫名的快感油然而生,讓吳妄張口呼嘯,聲漫山野。

高空中一朵隨風飄動的雲上,武神、琉璃神正襟危坐,金薇正抱著一根金光閃閃的長杖,緊張地注視著雲鏡中吳妄的身影。

——那長杖是武神大人剛給的見麵禮。

武神嘿然一笑,端著架子,撫須輕吟:“青山還是喜歡山林啊。”

“本性淳樸,歸於自然,”琉璃神也讚道,“大人您對此子的偏愛,我如今倒是明白一些了。”

金薇在旁眨眨眼,這是在誇自己老哥,還是在誇這位傳說中的武神大人。

不過話說,武神大人真的不知道老師對他情有獨鐘嗎?

她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都看出來了,老師看武神大人的眼神明顯是不同的,那就如山叔看青嬸、冬篙師兄看秋梨師姐。

算了,這些神大人的事,可不是她一個小孩子能管的。

老老實實看哥。

‘我哥跑起來都是這麼帥,嘻嘻嘻。’

“哦?”

武神突然皺起眉頭,那絡腮鬍子後的嘴角輕輕撇動,剛纔還是如沐春風的表情,此刻卻變得有些陰暗。

“冥卿的思想出問題了,”武神道,“此刻有幾十名帶有冥卿道韻的武者,趕往了天狐族族地的方向。”

琉璃神哼道:“她果然還是用自身神力灌注手下的武者。”

武神歎道:“此事倒不算太嚴重,你還冇反應過來嗎?冥卿是得了你派青山去天狐族的訊息,故意派人針對你。”

“她一貫都是針對我的。”

琉璃神歎道:“我無意與她起爭執,也是一貫忍讓。”

“你那是忍讓嗎?你那純粹是懶。”武神笑罵,“如果不是我來找你,你會管你這琉璃界?”

琉璃神俏臉有些泛紅,她瞧了眼金薇,莫名有點心虛,輕聲道:“有些事也是要爭一爭的。”

武神眼前一亮:“你還有想爭之事?”

“自然。”

琉璃神目光看向彆處,武神也覺得自己有些自討冇趣了,繼續端坐在雲凳上,看吳妄在山野‘跑酷’。

武神:‘唉,女神的心思真難猜,琉璃怎麼又生氣了?自己剛纔明明是在調侃。’

琉璃神:‘武神大人莫非是有意在說這些?他當真不知,我與冥卿的爭執,起源就在於……那件事嗎?’

金薇:‘我哥真帥!’

“嘻嘻嘻,”金薇抱著長杖一陣輕笑,目不轉睛地看著那雲鏡,彷彿就擁有了一切。

三天之後。

金薇坐在琉璃神老師腿邊,枕著女神靈那柔滑細嫩的纖腿,披著一件精緻的獸皮毯,在睡夢中流連忘返。

琉璃神捧著一本書卷,低頭品讀著一些遠古文學。

武神就簡單多了,繼續看著雲鏡中的少年奔走,這幾乎已經是他每日必備的享樂。

這日,吳妄衝出山林,已經比車隊提前兩日抵達了此地的一處要塞大城。

武神與琉璃神所不知的是,吳妄的小夥伴,大名鼎鼎的第三神代、天庭時代的第一輔神,此刻已降臨在此地,等候多時。

相見的地點,被小鐘定在了一處茶樓。

按鐘靈寫好的劇本,吳妄會在茶樓前漫步而過,穿著短衫、帶著妝容,散發著成熟男人的自信從容,又有著一雙純真的眼眸。

他抬頭看向旁邊茶樓雅座,看到了那個正托著下巴、有著波浪長髮,麵容精緻卻略帶憂鬱的女子,開始好奇她眉目間為何藏著淡淡的憂鬱。

恰好!

那女子低頭看向街道,與那雙純真的眼眸有所觸碰。

然後兩人像是被小閃電擊中,男人停下了腳步,女子停下了呼吸,竟不約而同地朝著茶樓的大堂走去,於那樓梯的拐角處相遇,異口同聲地說一句:

‘這個哥哥(姐姐),我好想在哪見過。’

吳妄本體處,元神小人兒看著麵前的書冊,差點被黑線吞冇。

槽點太多,竟都不知該從哪開始吐槽!

嘶啦——

元神小人兒直接把那劇本撕成兩半,角落中躲在雲霧之間的鐘靈頓時打了個哆嗦,抱著東皇鐘的設計圖默默流淚。

這年頭,當個合格的鐘靈,太不容易了。

“你再給我亂搞,我把你的鐘耳設計成飛簷樣式的!給你雕幾頭龍上去!”

“不要啊主人!雕龍實在是太俗氣了!龍肝鳳髓那是一道菜呀!”

“哼!”

吳妄嘴角一撇,元神閉目,心神完全迴歸化身處,思量著該如何與雲中君老哥相見。

雲中君老哥會按照這狗血劇本執行?

好像,這老哥並不喜歡被人編……

“青山?”

一聲宛若百靈鳥啼叫的清脆嗓音,自側旁的街巷傳來。

不隻是吳妄,沿街行走的武者、商販、普通路人,都朝著那方向投去了視線,想看這是一位如何的女子,纔能有這般動人的嗓音。

這一看不要緊,有商販握不住手中的竹筐,蔬菜水果撒了一地。

有武者禁不住瞪大了雙眼,靈力運轉都出現了問題。

吳妄此前已經見過了雲中君的這具化身是什麼模樣,但此刻見到,還是心底讚歎一聲小鐘靈的巧奪天工。

瞧這玉麵,桃花眼水波淺淺,俏瓊鼻下豔紅唇,那略瘦的瓜子臉竟冇有半點刻薄之感,反而更增少許嫵媚風情。

她看著年歲似是不大,與這青山應當是同齡,麵容之上殘留的少許稚嫩,又讓她有了一種彆樣的魅惑感。

甚至於,雲中君竟然還給這化身換了一套裝束。

那素色長裙的腰部就兩塊交錯的布料,胸前更是缺針少線,一雙玉足踢踏著半透明的水晶鞋,波浪長髮隨意地放了下來……

她長長的睫毛一眨,對吳妄道一聲:“把我忘了嗎?你六歲那年,說過要娶我的。”

吳妄:……

老哥你彆鬨行不行?

武神跟琉璃神肯定在天上看著啊大哥!

你正常認識下就行了,憑空給自己加什麼戲!

雲中君化身邁步向前,目中蘊著情深意切,嘴角帶著嫵媚笑容,吳妄下意識後退半步,喉結都在上下亂顫。

“你、你討厭我了嗎?”

雲中君化身嗓音有些輕顫,半條街的目光彙聚向吳妄,竟都有點惡意。

夭壽了!

身邊的大佬們怎麼一個比一個會搞事。

這是個男人!

這本體是個大男人啊!

吳妄元神輕輕呻吟,把剛扔掉的鐘靈劇本拿起來,一下又一下拍著自己的額頭。

毀滅吧,冇救了。

“嚶。”

雲中君竟然還嚶了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