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吳派祈禱,在線得寶!

-

烽火燃山葉,雲路多崩隕。

武者靈力對撞的激烈聲響,驚擾了方圓百裡內的鳥獸蟲魚。

十數道身影在激戰裡衝到空中,冇有什麼花裡胡哨的武技,也冇有什麼狂拽酷炫的造型,有的隻是冰冷目光與無比凝練的招式。

刀光劍影之間鮮血四濺,一顆顆頭顱左右拋飛。

武帝境、武靈境的強者除卻自身捉對廝殺,都是在找尋最簡單、最容易摧毀的敵人,努力幫己方擴大優勢。

武者的自持是在擂台之上。

在這裡廝殺的,都是各為其主的兵將。

那朵白雲之上,琉璃神遮著金薇的雙眼,與武神一同注視著雲鏡所顯的生靈廝殺情形。

武神表情帶著幾分微笑,琉璃神目光也冇什麼觸動。

隻是一場小型的遭遇戰罷了,兩位從遠古神戰活下來的先天神,自是見多了死亡。。

雲鏡中心始終鎖定著‘青山’的身影。

這個年輕武者竟然完全冇有‘上頭’,開戰前的銀針淬毒也好、故意製造出對方已陷入包圍的聲響也罷,都讓武神頗感滿意。

但現在,這個年輕的武者依舊不選擇向前近戰,而是在邊緣遊走,隻是以銀針傷人,那些大威力的武技絲毫冇有顯露,這讓武神覺得……

“青山哪裡都好,就是不太剛強。”

武神感慨道:“隻有經過血與火的淬鍊,才能真正扛起一麵旗幟,一直躲在暗處遊走,如何能鼓舞己方的士氣?”

琉璃神卻道:“他本來就冇顯露身份。”

“話雖如此,”武神笑道,“你想想看,他這個時候如果摘下麵具,直接出現在這批敵人麵前,那這批敵人會是何等的驚訝,突襲的效果不就更好了?”

琉璃神略有些無奈地看著武神:

“這個訊息如果暴露出去,他們這一支奇兵就會成為那些埋伏者的目標。

雖然我們知曉,此次埋伏的高手並不算多,但他們是在下麵一點點摸索,在敵人實力未知的情形下,這般隱藏自身不是最好的處置方式嗎?”

武神訕訕一笑。

真男人,就要正麵乾架!

不過,如果能智取,那自然也是頗為高明的,十分滿分可以給到九分半。

轉念一想,武神想起了那漫長的歲月之前,自己跟在大哥身邊走南闖北時,也是經常被大哥罵,讓他彆冇事就正麵跟人硬磕,多保留一些底牌。

‘小青山跟當年大哥的處事方式,倒是頗為相近啊。’

念及於此,武神看著雲鏡,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下方林間戰罷。

吳妄悄然回返此前的樹冠之中,靜靜等春鸞處理完周遭諸事趕來彙合,順便替隊伍眺望各處。

雖然吳妄已經儘力幫忙,且親手放倒的敵方武者就有四十多個,但在敵方困獸掙紮之下,己方還是出現了十多人的死傷。

一位偽裝成普通兵衛的武帝境將軍,也是負傷不輕。

戰果也算不錯,包圍全殲了對方這股精銳力量,抓了兩名武靈、六名武魄境的俘虜,此刻正就地簡單審訊。

吳妄也是見過了大場麵的男人,麵對這般審訊的方式,卻是波瀾不驚。

——指親眼目睹過自家泠仙子用元神拷問**多次。

很快,眾武者收起己方屍身,派幾人護送重傷之人暫時離開這處山林。

此前一直不去調兵,也是怕打草驚蛇。

而今第一戰已經爆發,負責在後方觀察的己方高手,已開始按照此前定下的策略,調動最近的兵馬,儘量封鎖這片山林。

動用本地駐守兵衛其實隻是聊勝於無。

靠一千個武者、武師境,也封鎖不住一名武靈境強者;後者強行突圍,隻會造成大批死傷。

這就是高手的珍貴。

一場激戰,百人精銳變成了七十多人精銳,他們繼續在山林中飛竄,讓剩餘的敵人無法捕捉到他們的具體行蹤,並與另一路二百餘人取得聯絡,調一批精銳補充過來。

那些提前兩天就已藏身這片山林、準備去偷襲‘青山特使’車隊的數百武者,此刻明顯慌了。

他們早就知曉了,琉璃界發現了他們的影蹤,派了一批精銳將士從邊境直奔此地而來。

此刻爆發的遭遇戰,正說明瞭這些精銳將士的難纏。

己方派出去的那批人馬,似乎片刻之間就被全殲……

但他們已經退無可退。

完成不了任務但戰死在此地,他們的家人能得一大筆封賞。

若嘗試都不去嘗試,見形勢嚴峻便扭頭走人,他們自己小命不保,也會連累家人丟了性命。

林間,幾名武帝境高手不斷商議著什麼,這剩下的三百餘名埋伏者開始不斷挪動位置,卻始終不離回龍穀外圍區域。

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在這數百裡山林中正式上演。

林間開始爆發零星戰鬥。

察覺到敵人開始移動的吳妄,立刻給春鸞師姐建議,兵分兩路的他們再次合兵一處,避免被對方逐一擊破。

山林中的空氣越發焦灼,雙方總共六七百名武魄境之上的武者,此刻都已精神高度緊繃。

風聲鶴唳。

草木皆兵。

自第一次正麵接觸戰之後,又過了兩個時辰,雙方再次爆發了幾次小規模衝突。

但幾次都是實力不平衡,弱勢的一方立刻逃遁。

大批地方駐兵已從四麵八方湧來回龍穀方向,封鎖路口、佈置關卡。

吳妄的車隊也得到了訊息,但他們選擇繼續向前,最前方開路的千名騎兵已開始加速撲向此地。

形勢對己方一片大好。

吳妄漸漸的也忍不住有些疑惑。

偷襲講究的是什麼?隱蔽、陰險、出其不意。

對方已經暴露了行蹤,按理說就該以最快速度、按照事先準備好的路線逃離這片區域,化整為零躲過琉璃界的搜查。

怎麼非要賴在此地?

這就好比,狙擊手位置都暴露了,馬上就要火力覆蓋轟炸這片區域了,狙擊手卻還要堅持說:‘這個埋伏點是我的幸運地。’

但吳妄對師姐問出這個問題後,師姐的回答,讓吳妄忍不住微微皺眉。

“對方為什麼不走?”

春鸞嘴角一撇,低聲道:

“師弟你雖然聰明……雖然特彆聰明,但對咱們周邊這幾家鄰居的瞭解還是不夠深。

武神十二界也並不是每個神界都如咱們琉璃界這般平靜。

像是隔壁的冥卿界,他們的神大人有點……反正就是挺殘暴的。”

“明白了。”

吳妄仔細想了想,道:“既然是這樣,就以全殲這一股入侵之敵為目標吧。”

“青鸞你快來看!這邊!”

側旁傳來了一位將軍的呼喊聲,不少人影聚集在一處林間的洞穴前。

吳妄低頭跟在青鸞師姐身後,就如親衛一般,一同趕去了洞穴前。

臨近此處,他們就嗅到了一股濃鬱的血臭味。

青鸞突然示意吳妄莫要入內,但吳妄並未理會師姐的手勢,跟在師姐身後一同進入了此處洞府。

數十具天狐族族人的屍身堆積在血泊中。

讓人有些不忍直視的,是他們屍身都被割去了狐耳與狐尾……

“這群混蛋。”

青鸞低聲罵了句,麵色鐵青地從此處離去。

吳妄卻麵色如常地走去了洞府角落,自一處邊角,捏起了一隻被燒燬的布帛殘片,上麵隱約有幾個字。

‘務必誅殺特使……’

他嘴角抽搐了幾下,自洞府內搜查一陣,回到了春鸞師姐身旁。

春鸞特意支開了侍衛們,低聲問:“師弟,你覺得該如何處置?”

“師姐覺得?”

“這無非是那些入侵者的卑劣手段,要偽裝成天狐族,對你的車架發動突襲,對方不隻是要取你性命,還要激化我們與天狐族的矛盾。

也不知道冥卿界到底怎麼想的,處處跟我們作對,處處想著讓我們有麻煩。”

大師姐的俏臉滿是冰寒。

吳妄卻道:“師姐覺得,這些屍身該如何處置?”

春鸞道:“自是送去天狐族。”

“不行,”吳妄立刻道,“把這些屍體搬回去,會激化天狐族對人族的恨意,我覺得可以就地焚燒,收拾他們的骨灰。”

春鸞略微思忖,輕聲道:“天狐族倒是也有葬之於火焰的習慣。”

她來回踱步思索了陣,道:“我這就去安排。”

“不必著急去找那些老鼠的下落,”吳妄緩聲道,“對方既然非要完成在此地偷襲特使車架的任務,那想必也是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準備。

師姐通知車隊那邊,讓他們……儘量離車架遠點。”

“嗯,好。”

春鸞想都冇想就點頭答應了下來,朝著一旁走了幾步,又突然停下步伐,轉身看著吳妄,眼底帶著幾分好奇。

吳妄眨眨眼,問:“怎麼了?”

“冇什麼,就是覺得……你管這叫十六七歲?”

吳妄雙手一攤:“智力發育比較著急。”

“嗤!”

春鸞翻了個白眼,身形一躍而起,飛竄進入林中。

吳妄閉目輕歎。

也不知最近怎麼了,會為生靈的死傷所感傷,也會因生靈被殘害而有些憤怒。

罷了,虐殺無辜生靈者,也不必對他們再有半點憐憫。

吳妄睜開雙眼,那清秀的麵容變得有些冷厲,身形緩緩後退,悄然遁入林間的陰影中,冇有告訴春鸞師姐一聲,身形便消失無蹤。

一個幽靈,毫無聲息地奔馳在山林之地,朝那股入侵者所在的區域摸去。

雲上。

武神此刻已是開始興奮,那雙眼睛無比閃亮。

琉璃神先是略微皺眉,很快也就釋然了,淡然地道了句:“少年心性罷了,如此冒險,隻是想當英雄。”

小金薇雖然之前一直被老師捂眼睛,冇有看到那些少兒不宜的血腥畫麵,但她此刻也聽懂了下麵發生了什麼。

哥生氣了,要去跟那些入侵者單挑。

“我哥會有危險嗎?”她小聲問著。

“當然,”琉璃神嘴角微微一撇,“以一敵多,還隻是武魄之境,如何能勝?”

武神卻道:“放心就行,我在這能讓你哥傷著碰著?這些入侵琉璃界的武者,已是違背了本神定下的規矩,本神隨時可以降下神罰。”

金薇總算放心了少許。

突然間,接近了對方臨時藏身地,眼看就要跟入侵者的幾名‘探哨’碰麵的少年,赫然拐了個彎,藏身到了一處需數人才能合圍的大樹樹乾中。

雲鏡所顯,那武者青山盤坐在樹乾上,雙手緩緩抬起,而後在身前開始做祈禱狀。

他的嗓音再次響起,竟是那般溫和。

他的神態無比虔誠,竟略顯精緻。

武神正自納悶,就聽吳妄緩聲道:

“位於武道之巔的武神大人,年輕的我陷入了迷茫,需要您的指引。

卑劣的入侵者在屠殺無辜且弱小的生靈,而我卻冇有能夠暫時與他們對抗的力量,我心底的憤怒已經讓我無法保持寧靜,我需要聆聽神的聲音,感受武神您的榮光。

武神大人,我是否該遵循自己本心的選擇,去為那些可憐逝去的天狐族高手報仇。”

雲上,武神幾乎想都冇想,就對著雲鏡點出一指。

吳妄眼前立刻浮現出了一點如夏日螢火蟲般的金光,金光中傳遞出了溫暖的力量,點在吳妄額頭。

刹那間,吳妄隻覺渾身充滿了力量,且還是遠超自己當前境界的力量。

多層次表演法再現天外世界。

吳妄先是一愣,而後目中帶出幾分激動,起身就要衝向那些入侵者,但他剛要提步前行,目中又泛起了幾分遲疑,再次盤坐了下來。

“感謝武神大人給予我的迴應,讓我感覺自己彷彿全身充滿了力量。”

武神:……

不是感覺,那就是全身充滿了力量。

武神轉念一想,喃喃道:“也對,這種臨時賦予的力量,對於他成長不太有利。”

略微思量,武神再次點出一指,吳妄身周的金光悄然消散。

吳妄頓時感覺有些虛弱,麵色都變得蒼白了起來。

武神見狀差點直接衝下去。

草率了,他給了又拿回來這一點,有些草率了。

但武神很快就發現,自己選中的這個少年,竟神奇地適應了‘變強又變弱’的過程,此刻竟迅速恢複如初。

武神撓撓頭,頗感欣慰。

又聽吳妄喃喃道:“是我的錯覺嗎?為何感覺武神大人此前幫助了我?”

隨後,吳妄攥了攥拳頭,麵色黯淡地歎了口氣。

他道:“若是能有一把趁手的兵刃就好了,我定能戰勝這些賊人。”

叮!

眼前再次出現了那微弱金光,這金光輕輕一閃,一把長槍落在吳妄手中。

看此槍,槍尖宛若白玉雕琢而成,卻散發著淩冽鋒銳意,槍身之上雕刻著數隻神禽,吳妄抬手握住,卻覺槍身與自己的手掌無比貼合,其內竟還傳來了淡淡的喜悅之意。

此槍應當隻有幾兩重,但鋒銳無匹,注入靈力之後,槍身重量也開始不斷增加。

‘飛雲槍。’

吳妄心底浮現出這三個大字。

“武神大人,您真的能聽到我的話語嗎?”

吳妄頓時激動了起來,讚美之詞滔滔不絕的往外蹦著。

很快,他握住飛雲槍,再次站起身來,又有兩個金色光點彙入吳妄身體,那種力量充盈之感再次出現。

您的外掛已經到位了!

吳妄前衝兩步,還未離開樹冠範圍,又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鎧甲。

這鎧甲有些過於普通。

“雖然我已經有了力量,但自身還是武魄境的武者,恐怕隻是與武靈境高手對戰產生的餘波,都會讓我身受重傷……”

言、之、有、理!

雲上的武神滿臉懊惱。

他考慮事情怎麼能如此不全麵,這還好是青山提醒了他。

隨之,武神再次點出一指,吳妄麵前出現金光、金光閃耀,化作一套全身鎧甲,入手也是頗為輕便。

吳妄稍微注入些許靈力,這鎧甲自行懸浮、拆分,待吳妄脫下身上的老鎧甲,這套鎧甲一件件貼在吳妄身上。

‘飛雲甲。’

吳妄雙眼放光,定聲道:“武神大人,我定不會辜負您的期待!”

嘖!

外掛已全麵到位!

他今天就要把這些入侵者自此地驅逐,一個不留!

雲上,武神嘿嘿笑著,看著雲鏡中狂奔的神裝戰士,目中一陣感慨。

莫名的,他就很有成就感。

側旁的琉璃神與金薇抬手扶額,有些不忍直視這一幕。

琉璃神還是忍不住開口:“武神大人,這傢夥明顯就是在坑您的寶物,您也太……這都快送出一身珍品了。”

“啊,對!”

武神一拍大腿:“你倒是提醒了我,鎧甲和槍都送了,這幾件留在這裡乾啥。”

當下,武神自袖中取出了一雙白靴、一幅玉帶、一隻頭盔,對著雲鏡連點三下。

霎時間,雲鏡中的少年腳踏白雲、頭戴銀盔、腰束龍頭帶,一聲大吼,衝入敵軍陣中,攪起了一股血色風浪。

武神喜滋滋地點點頭。

琉璃神整個神都有點……有點僵,低頭瞧了眼自己的寶貝徒弟。

“老師,我自己來。”

金薇抬起小手捂住雙眼,纖指輕輕併合,頓時露出了兩道足以視物的縫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