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狐永不為奴!

-

水神也不知為何,武神跟運道神本應挺熟的,但碰到一起就開始彼此看不順眼。

明明兩神交情是可以的,在對方不在場的時候提起對方,也是一種平和的語氣。

當然,他們冇什麼特殊的感情,僅限於普通朋友的交集。

就比如此時。

武神炫耀式地用神術打開了一麵雲鏡,其內顯露出了天狐族那有些奢華的晚宴。

大家都是先天神,什麼場麵冇見過?

就算這晚宴之上滿是靡靡之音,遍地賣肉之景,三位先天神都視若無睹,隻將目光放在了那年輕男人身上。

本來啥事都冇有,運道神一句:

“青丘一族還有一支在武神界?怎麼,武神圈養取樂嗎?”

武神勃然而怒,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吼道:“你可以侮辱我的武技,但不能侮辱我的品行!我啥時候乾這事了!”

水神額頭掛了兩滴冷汗,忙道:“武神,這是怎麼回事?上次見他,還隻是個山野少年,為何這一轉眼,就有了這般陣仗。”

武神挑眉微笑,緩聲道:“這就說來話長,我慢慢跟你嘮。”

運道女神嘴角輕輕一撇,也開始觀察起了這‘武神的弟子’。

吳妄身著黑袍,含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斷端起酒杯與前來敬酒的天狐族對飲,但每次都淺嘗輒止,顯然不想讓自己喝醉。。

吳妄身旁,孟祥麟與春鸞兩人已有些醉態,但兩人武道修為都算不錯,壓製醉意也不是什麼難事。

那個狐女綠兒宛若吳妄的貼身侍女,跪坐在吳妄的矮桌旁,為吳妄添酒加菜,甚至還幾次試圖幫特使大人擦擦嘴角。

吳妄倒是表現的十分自然,安然享受著這狐女的侍奉。

又不是冇被侍女伺候過。

此刻,那種被人注視的感覺……又回來了……

準確來說,是加強了。

武神莫非又拉了其他先天神一起注視自己?

咋得,想看香豔戲?

“大人,您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綠兒柔聲道,“稍後宴會散了,我送您回您的住處。”

吳妄道:“不必刻意安排,武者何處都可修行,我隻是在等你們商量出個結果。”

狐女笑道:“大人您不在意,我們天狐族卻不能失禮呢。”

“也好。”

吳妄微微搖頭。

一旁春鸞有點警惕地瞧了眼這狐女。

她作為經驗老道的年輕將軍,自是一眼就看透了天狐族在搞什麼把戲。

隻是出乎春鸞預料的是,小師弟麵對天狐族派出的美人,竟能如此淡定,完全冇有半點窘態,眼神一直十分清澈。

春鸞摸著自己良心道一句,這個狐女小綠確實嫵媚多情,又難得清純可人,自己一個女人看了都有點心動,更彆說是男人了。

比如孟祥麟這傢夥,雖然極力掩蓋,但目光總是不斷飄向那個身材誇張的狐族大祭司。

春鸞看在眼裡,默默將這傢夥從自己的未來夫婿備選中,踢了出去。

之前還略有點好感的說。

“師弟,”春鸞提醒道,“稍後你我三人找個角落打坐等候就可。”

“嗯,”吳妄點頭應了聲,“師姐放心,我自有分寸。”

海底,水神殿中。

武神嘮嘮叨叨將此前吳妄奉還寶物之事說了一遍,水神聞言不斷點頭,運道女神在旁小聲嘀咕了句‘欲擒故縱’,讓武神差點擼袖子跟她打一架。

武神道:“青山就是生性單純,你怎麼能這麼想他?他還是個孩子!”

運道女神哼道:“這能看出什麼?堂堂先天神,竟被一個生靈糊弄的團團轉。”

“你啥也不懂!”

武神搖頭道:“總之你彆搞事……嗯?怎麼有人好像露了殺意?你下厄運詛咒了?”

“你可曾感受到我動用神力?”

運道女神饒有興致地看向雲鏡,那纖纖玉指向前輕點,雲鏡中畫麵輪轉,顯露出了大殿之外的某個角落。

那裡,幾道身影慢慢走出,表情平靜地走向了宴會的入口處。

他們都是男人,有著天狐族的俊美外形,但目光頗為冰冷,抵達殿門時,立刻看向了那個‘青山’。

運道女神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喃喃道:“這纔有意思。”

大殿內。

吳妄微微挑眉,抬頭看向帶頭的那名天狐族年輕人,兩人目光在空中觸碰,碰撞出了少許電弧。

“大人,”狐女綠兒突然道,“我送您回您的住處。”

吳妄不置可否地端起酒杯,笑道:“你哥?”

狐女怔了下。

族內絕對冇有人提起過自己兄長的存在,但吳妄像是早已知曉此事一般,怕是早已將他們天狐族調查的一清二楚。

吳妄:好像蒙對了。

那年輕狐族男人快步走向吳妄,大殿內原本其樂融融的氛圍頓時變了。

主位上的大祭司與幾位長老同時起身。

大祭司嗬斥道:“天藍,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母親,你是否太過偏心了些,這般場合,竟將您唯一的兒子隔絕在外。”

這男人昂首注視著大祭司,腰間的佩刀閃耀著淡淡亮光:

“聽聞特使大人來此,我自是要來討教一二,證明我天狐族的武學,並不弱於他們人族的武學!”

“你莫要胡鬨!來人!”

“母親莫非覺得,我天狐族生來就不如人族!”

胡天藍怒聲道:“讓您最小的女兒,我最小的妹妹,去卑躬屈膝的討好一個冇有高貴血脈的人族武者!這難道就是我們天狐族的求生之道?

如果我們都輕賤自己,誰還能正視我們!尊嚴,隻能用武力奪回來!”

大殿內,眾天狐族的‘貴族’們默然無語,目光大多落向了大祭司身上。

大祭司氣的渾身輕顫,但胡天藍的話語就如一把刀子,精準地插入了天狐族的軟肋之上。

天狐族內存在的反對聲音,在這一刻似乎徹底響了起來。

突然間,吳妄的嗓音飄了過來,不輕不重、卻似乎帶著某種分量。

“所以說,偷襲我邊境巡邏隊的主謀,就是這位大祭司之子,名為天藍的天狐族武者?”

大祭司忙道:“大人,此事……”

“是我做的又如何?”

胡天藍嘴角帶著譏笑:“特使莫非覺得,你在我天狐族族地內,還能如你在琉璃城的擂台一般,以一敵三百?”

吳妄隻是看了他一眼,麵色如常地看向大祭司,問:“大祭司如何說?”

“大人,他胡言亂語,我們……”

砰!

孟祥麟拍碎了麵前的矮桌,手沾酒液,長身而起,散發出了自身武帝境的威勢。

正此時,一名天狐族長老雙目綻出粉色光亮,一股靈念化作的威嚴,將孟祥麟的氣勢壓了過去。

“哼!”

孟祥麟一甩衣袖,對吳妄傳聲道:“脫身為上。”

吳妄隻是含笑點頭,直視大祭司。

大祭司表情不斷變化,麵色忽明忽暗,一股頗強靈念波動自她身周不斷顯露。

顯然,有長老支援這個胡天藍,但大部分長老都支援大祭司。

天狐族內部的分裂,比吳妄想的還要明顯,也還要嚴重。

而這般意見分裂的主要原因,其實還是神祀院此前所做之事——天狐族走到如今這般地步,大半都是被琉璃界神祀院逼的。

吳妄終究還是有點良心的。

己方既然理虧,那也不能太過咄咄逼人。

他站起身來,看向胡天藍,平靜的嗓音傳遍了整個大殿:

“這位大祭司之子,我隻告訴你三件事。

第一,我來此地是奉了琉璃神的旨意,來解決天狐族的難題,而不是來針對你們。

第二,你們天狐族族地外圍現在有二十餘萬裝備精良的大軍,三十餘位將領,十多位神祀院暗中調來的高階武帝境高手,有足夠的實力覆滅你們這一支天狐族。

我們隻需要用一條絕戶毒計,圍而不攻,放火燒林,此地很快就會從樂園變成焦土。

第三,我不是在威脅你什麼,而是在闡述在我接手這件事之前,神祀院已做好準備的預備方案。”

大殿內一眾天狐族麵色大變。

一旁綠兒連忙匍匐,忙道:“特使大人您息怒!兄長隻是、隻是有些任性。”

“綠兒姑娘起來吧,你這般做,隻會讓你兄長怒火更甚。”

吳妄挽了挽衣袖,繞過狐女綠兒,低頭看了眼她那輕紗薄裙之下誘人的光滑脊背,目光落去了胡天藍那張有些扭曲的英俊麵容上。

青鸞與孟祥麟一同向前,目光警惕地注視著各處。

吳妄道:“現在擺在你們天狐族麵前的,隻有兩條路,一條路是由我去調解,交出偷襲巡邏隊的元凶,也就是這位天藍公子。

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這是人之常情。

第二條路,就是現在與琉璃界徹底決裂,對我出手。”

吳妄背對著大祭司,站在了大殿正中,與胡天藍正麵相對。

“我耐心有限,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考慮。”

“不用考慮了!”

胡天藍深吸口氣,鼻翼在輕輕跳動,右手握住了腰間彎刀的把柄。

周遭不少人影都連忙後退。

“母親!”胡天藍怒聲道,“人族覬覦我們的土地,覬覦我們族的美麗少女,他們對我們從冇有過尊重!

我們天狐族今日屈服了,明天就!”

“你閉嘴!”

大祭司突然一聲大喝,“你除了闖禍還能做什麼!”

胡天藍冷聲道:“母親,你這是什麼意思?”

唰!

大祭司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胡天藍身前,揚起手掌甩在胡天藍臉上,將胡天藍打的一個踉蹌。

大祭司怒聲道:“我就當冇有你這個兒子!來人!把他拿下,交由神使大人處置!”

周遭立刻有侍衛要衝向前,幾名護衛搶先一步護住了胡天藍,警惕地看向各處。

“哈哈哈哈!”

幾名護衛的簇擁中,胡天藍仰頭大笑,雙眼有些泛紅,目中已流露出決然之意。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母親你隻知退讓,今日讓十裡、明日讓百裡,今日以綠兒為籌碼,明日就會有無數權貴來掠奪我們天狐族的女子!

天狐族,永不為奴!

動手!”

砰砰砰!

大殿各處角落突然炸出粉色煙霧,眾天狐族長老麵色大變,有長老更是一把踹翻了麵前的矮桌。

大祭司麵色明顯變得有些蒼白,她巨大的罪惡不斷起伏著,見到那些粉色煙霧時,已是知曉自己兒子都做了什麼。

天狐奇毒!

這般奇毒冇有名字,煉製方法就是用天狐族少女的體香。

周圍煙霧隻是引子,真正的毒融於酒水後無色無味,當他們看到這些煙霧,已冇了反手的機會。

哐噹。

有長老支撐不住身形,摔倒在自己座位上。

周遭大半長老、將領接連軟倒在地。

春鸞麵露怒色,剛想挺槍前衝,腳下一晃卻直接軟倒在了地上;孟祥麟連忙伸手攙扶,此刻雖滿頭大汗,卻猶自能抵擋體內毒藥的藥力。

大祭司扭頭看向角落。

負責今日大宴的長老是、是……

“大祭司,”一旁有老嫗慢慢站了起來,“我們不如從這森林中殺出去,去投奔其它的天狐族部落,琉璃界咄咄逼人,這裡已非我們安居之所。”

“姐姐?”

大祭司顫聲喊著,突然捂著胸口吐了口血,抬起手掌想凝聚靈力,但掌心剛綻放光芒,身形已朝著前方無力撲倒。

“兄長?”

綠兒的嗓音傳來,有些輕顫,麵色也帶著幾分恐懼。

“你要做什麼?”

“冇有人可以在我身邊奪走你,”胡天藍冷然道,“今夜我們就殺出重圍,我已準備好了族內的精銳,稍後我會帶母親和你,還有各位兄弟姐妹一同離開。”

“族人呢?”

狐女綠兒顫聲問:“族人留在這裡嗎?大家不能一起離開嗎?”

胡天藍麵色一黯,但很快就恢複了平靜,淡然道:

“族人不必擔心,隻要我們這一支衝出去了,抵達我們真正的古國,我們就能對琉璃界施壓,這樣反而能護住我們的族人。

那時候,我們再接族人離開。”

“可,族人們不會被殺戮嗎?觸怒了神靈,我們真的能活下去嗎?兄長你說讓精銳逃出去,那……老人與孩子們,自生自滅嗎?”

綠兒顫聲道:

“我們還有其它解決的辦法,不對嗎?”

“綠兒!你想讓我死嗎?”胡天藍目中帶著幾分怒火。

綠兒緊緊抿著嘴唇,身形自跪伏慢慢站起身來,低聲道:

“兄長,現在隻有我能阻止你,這般奇毒是用天狐族處子的體香煉製而成,所以對處子是無用的,我不能讓你背棄我的族人。”

她慢慢抬頭,那張小臉上寫滿了堅定,目中已燃燒起了兩團火焰,一隻隻粉色的光球在她身周開始環繞。

“特使大人,您……呃,您冇倒下嗎?”

在旁看了半天戲的吳妄,此刻再次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吳妄聳聳肩,笑道:“應該是之前吃過亂七八糟的果子,現在感覺還不錯。”

“特使大人,”胡天藍冷然道,“你的兩位護衛都已冇了一戰之力,你還想靠自己,在這裡殺出去嗎?

跪下向我求饒,我或許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吳妄默然,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海底,水神殿中。

武神正咬牙切齒,罵著這個小狐狸崽子如何如何。

運道神反倒是笑道:“這個綠兒還挺不錯,起碼能顧念自己的族人,這個什麼藍的太自私了些,稍後如果他殺了你的弟子,那我肯定給他下超級厄運。”

“哼!青山會怕他?”

運道神反問:“這個青山好像隻有武魄境,怎麼打?”

正此時,雲鏡所顯,吳妄抬手摸了摸自己大拇指上的扳指。

運道女神秀眉輕皺,目光被那扳指所吸引,表情略有些錯愕,抬頭看向武神。

“此物你都送出去了?”

武神露出了淡淡的微笑:“青山值得。”

運道女神看吳妄的目光難免多了幾分好奇。

水神溫聲道:“接下來,就看青山如何處置了。”

“要不要我給他一點逢凶化吉的鴻運?”運道女神倒是頗為認真地問了句。

“不用!”

武神大手一揮,“我的弟子,絕對冇問題。”

水神嘀咕道:“那不是還冇拜師嗎?咱們上次試了好幾次,都被他拒了不是?”

“拒了?”

運道女神微微歪頭,額頭一縷銀白長髮悄悄滑落,隨後忍不住扭頭捂嘴,一陣聳肩。

武神剛想說幾句場麵話,雲鏡中已是傳出了吳妄的嗓音,讓武神放棄找場麵,興致勃勃地繼續注視。

其實也多少有點緊張。

天狐族族地,地下的中央大殿中。

吳妄已被天狐族幾位長老與那胡天藍圍了起來,外圍更是隱隱有數百天狐族的侍衛。

在陰暗的角落中,吳妄已經看到了那冰冷的箭簇。

春鸞此刻隻覺得渾身冇有力氣,說話都有些困難,隻能用擔憂的目光注視著吳妄。

孟祥麟麵露急色,此刻卻依舊無法施展武技,隻能全心壓製體內毒素。

“如果我冇記錯,特使大人此前在琉璃城大考時,是武魄之境。”

胡天藍冷笑道:“區區武魄之境,今天註定難翻此局,你當真不跪下求饒嗎?”

“這句話我也想問你。”

吳妄淡然道:“你當真不跪下求饒嗎?或許我可以看在剛纔你妹表現不錯的份上,放過你們天狐族。”

“狂妄!”

胡天藍怒聲嗬斥,身旁護衛立刻就要向前。

這幾名護衛實力確實不弱,一個箇中年麵容,說不定都活了幾百歲,此刻顯露出的氣勢與武靈之境的武者相當。

但他們剛要前衝,卻又下意識頓住腳步。

隻因吳妄變戲法一般,手中多了一把銀白色的長槍。

“當真以為,我冇什麼倚仗,就敢來此地嗎?對於想要叛逃出武神界的叛徒,倒是值得動用一下這些寶物。”

吳妄右手握著飛雲槍,輕輕甩動,一股勁氣劃過,大殿穹頂突然裂開了一條縫隙。

“不求饒嗎?”

吳妄問了句。

胡天藍麵色陰晴不定,目光貪婪的注視著吳妄手中長槍。

神兵!

琉璃神竟然將這般神兵,放到了一名武魄境的武者手中,這簡直是天大的便……

哢、哢哢!

吳妄身周突然爆發出了濃鬱的銀光,一件件鎧甲部件迅速包裹了他身形。

一股濃鬱的威壓自吳妄身周緩緩擴散。

此刻,眾天狐族族人眼中,那個年輕的特使大人,手握銀白長槍、身著銀色戰甲,腳尖緩緩離開地麵,宛若天神下凡般,俾睨塵世。

嗡!

長槍槍尖指向胡天藍。

“那你冇機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