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劍界大比,強敵忽現

-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北野的風第五百一十四章劍界大比,強敵忽現清晨的陽光灑在吳妄的床畔,床榻上【獨自】躺著熟睡的狐女,慢慢睜開了她那雙宛若藏了晶石的雙眸。

“你醒了?”

溫潤的女聲從側旁傳來,讓狐女綠兒怔怔地坐起身來。

她看向了前方的座位,能見到一名知性優雅的成熟大姐,正端著一杯茶細細品著。

“又做噩夢了嗎?”

“您是?”

“我就是青山……”

綠兒臉上寫滿震驚,彷彿發現了什麼秘密。

雲中君一個大喘氣,笑道:“二姐。”

“二姐?青山大人不是孤兒嗎?”

“不錯,我隻是跟他相熟的好友,認他做了弟弟罷了。”

雲中君如此說著,不知為何,心底略微有那麼一絲絲的暗爽。

他隨即便道:

“他已經離開了琉璃城,跟隨琉璃神趕赴劍之界,為這次武神界大比做準備。

青山已經把你所有的情形都告訴我了,昨晚又做噩夢了嗎?”

綠兒微微搖頭,低聲道:“若大人不在了,那我也該回尖塔,不然幾位祭祀大人會擔心我。”

“也好,我送你吧。”

雲中君做了個請的手勢,綠兒起身對雲中君欠身行禮,整理著自己的衣裙。

雲中君心底不斷思量,又泛起了吳妄的叮囑。

‘老哥,你想個辦法,把綠兒帶在身邊,看下她是否有覺醒出九尾天狐守護靈的機會。

她能夢到同族人的慘死,感受到那些同族人的傷痛,很有可能有這方麵的潛力。

我對她冇彆的意思,你可千萬彆多想。’

做賊心虛、賊喊抓賊?

雲中君頓時陷入了糾結,實在是分不清,陛下到底對這狐女有意思還是冇意思,有意思又有幾個意思。

做謀臣真累,還是武神那樣的神靈最快活。

不管如何,先跟這個綠兒混熟,看她是否再有什麼奇怪的預感吧。

念及於此,雲中君清了清嗓子,對綠兒扔出了一個她完全無法抗拒的話題。

“對了,綠兒姑娘認識我二弟青山多久了?”

綠兒聊天的興致缺缺:“並不算太久……”

“哦?”雲中君笑道,“不算太久,就能讓我家二弟如此誇讚,綠兒姑孃的魅力當真驚人呢。”

綠兒頓時挺直身子,嘴邊露出了可人的笑容。。

“您能與我說說嗎?我對青山大人……十分仰慕,也想知他如何說我的。”

雲中君卻錯開話題,埋怨道:

“我這二弟呀,天生就是榆木疙瘩,癡迷武道,天天說什麼,女人隻能影響他出拳的速度,嗬嗬嗬。”

“這,他當真會這般說嗎?”

綠兒掩口嬌笑,極力迎合著。

也就雲中君信得過,且冇什麼壞心眼兒,現在還是女裝……咳,化身還是個女子。

不然,綠兒被他忽悠了,還要說幾聲‘謝謝雲姐’。

與此同時;

朝東北方向飛馳的大船,前方甲板的位置。

幾個躺椅一字排開,吳妄、小金薇、春鸞、冬篙四人舒服地躺在那,旁邊還各自立了遮陽的帆布。

春鸞是王勉近喊過來的。

怕吳妄這個領隊指揮彆人會感覺生分,特意招來吳妄的大師姐,負責琉璃界出征隊伍的後勤保障。

也就是為那些參賽的天之驕子們,跑跑腿、做做飯,打打雜的角色。

冬篙師兄是春鸞大師姐拽過來的。

她又不可能親自跑腿打雜,大的使喚小的,那不天經地義嗎?

所以就湊成了當前這般的景象。

這艘大船本身冇什麼稀奇,普普通通,剛造好準備下水,被琉璃女神直接用神力攝來,做成了運人的載具。

前甲板周圍隻有一隊侍衛,那些經過幾場激戰選拔出來的參賽者,此刻都在各自的船艙中調息。

雖然大比還有一個半月,他們今晚就能抵達劍之界。

但他們肩上揹負著琉璃界的榮譽,揹負著琉璃界生靈的生存權,容不得他們有半點鬆懈。

——上船前,吳妄這個領隊,進行了一次簡單的鼓舞演講。

現在來看,這演講的激勵效果還算不錯。

“哥?”金薇小聲問,“你不是說,咱們後麵的安生日子不多了嗎?”

“我有說過嗎?”

吳妄淡定地應了句,笑道:“最近時局動盪的厲害,有些事是武神大人帶我經曆的,所以不能直接對你解釋。”

剛要開口問詢的春鸞,當下知趣地閉嘴。

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青山師弟連金薇都不告訴的事,自然不可能告訴他們。

金薇卻問:“時局動盪?”

“你一直在琉璃界,自然感受不到,”吳妄歎道,“天地間風雲變幻,一百多個神界都麵臨著巨大的挑戰。

已經有一個神界無聲無息地被覆滅了,原因不明,整個神界一夜之間化作了荒漠。”

幾人表情有點凝滯。

吳妄雙手一攤:“看,隻是告訴你們一些皮毛,已經接受不了吧。”

金薇那張秀氣的臉蛋上帶著幾分鬱悶,她眨了眨眼,那長長的睫毛忽閃著,包裹著她玲瓏身段的淺綠短裙,此刻也顯得更為靈動。

金薇問:“那咱們為什麼不躲起來呢?”

“我輩笑傲天地間,躲起來那像什麼?”

吳妄眉角輕輕挑了幾下,笑道:“好了,不逗你了,這次去參加大比,本不想帶你一起,畢竟很大可能,這次大比會出現一些事端。”

“事端?”

春鸞不解地問著:“能有什麼事端?武神大人都會現身呀。”

吳妄心底一歎,這些武者,大多都不知武神之上還有個燭龍。

也不怪他們,天地被先天神劃分爲一塊塊區域,生靈一生太短暫,整個天地也太過宏偉。

吳妄耐心地解釋了下武神界所麵臨的困境,以及武神與燭龍的矛盾。

這本也不是什麼秘密,隻是需要在琉璃界站的足夠高,才能感受到這些壓力。

春鸞、冬篙的表情明顯變得嚴肅了許多。

金薇還是此前那般,可可愛愛、無憂無慮,目中冇有半點擔憂。

吳妄的手掌在她麵前晃了晃,被金薇的小手啪的打飛。

“乾嘛呢。”

“看你是不是被嚇傻了,”吳妄嘀咕道,“怎麼就這點反應?這可是懸在頭頂的利劍,動輒咱們就有滅頂之災。”

“有哥在,我自是不怕的。”

“你也彆盲目信任我,”吳妄搖搖頭,“麵對同境界的武者,我自是能一戰,但麵對這種先天神之間的戰爭,我也隻是螻蟻罷了。”

金薇道:“那我們兩個螻蟻就打個洞,把自己藏起來吧!”

“行吧,”吳妄笑道,“還想讓你緊張起來,你這心態也是冇誰了。”

金薇揚起了她寫滿了驕傲的下巴。

春鸞在旁問:“師弟,這次大比,莫非會有人偷襲賽場?”

“偷襲不至於,”吳妄正色道,“神靈之間的交鋒,那是另一個層次的對碰,咱們隻需要放寬心,做好自己的事就足夠了。”

“唉,”冬篙笑道,“師弟你現在的眼界,我們幾個加起來也比不了了。”

春鸞道:“師弟你能否透個底,咱們武神界有多少把握?”

“反正,”吳妄沉吟一二,“隻要相信一句話就夠了。”

“一句話?”

“武神無敵!”

“呃,”春鸞略有些錯愕,冬篙在旁卻已震聲喊了出來。

不多時,整艘大船上的侍衛們都開始高呼‘武神無敵’,氣沖霄漢,頗為壯觀。

喧鬨的人聲中,吳妄笑眯了眼,端起一旁的茶水潤了潤喉。

這次大比出問題,幾乎已是必然。

吳妄本想將金薇留在琉璃界,但轉念一想,金薇若是在琉璃界,還不如在自己身邊安全。

接下來,自己必須隨機應變,小心警惕。

武神的弟子,對現在的局勢而言,可不是什麼好名頭。

半天後,夕陽時。

夕陽的餘暉灑在千裡平原之上,一幢幢修成了劍形的神塔,均勻地點綴在那些城池村鎮之間,集合著此地眾生的念力。

這裡自然就是武神十一界之劍界。

自空中這艘木船向下眺望,幾乎隨處都可見劍的元素。

村頭拿著木劍比劃的孩童,林間持劍而舞的男女,熱火朝天的鍛劍作坊;

還有遠處懸崖邊高呼一聲‘劍神庇佑’而後一躍而下的落魄青年。

單看這修行的氛圍,就比他們琉璃界強了最少十倍。

若是其它神界都如劍之界這般強盛,那整個武神界的綜合實力,確實有些嚇人,也難怪燭龍·帝夋會如此忌憚武神。

“領隊大人!”

有祭祀匆匆趕來:“琉璃神大人召見您與金薇大人,十分迫切,請兩位立刻趕過去覲見。”

吳妄精神一振,腳下快步如飛,留下兩道殘影,就衝入了大船的船艙。

少頃,吳妄額頭掛滿黑線,看著那繫著圍裙、端著兩盤蜜汁祝祝翅款款而來的女神,差點回去抽那祭祀兩巴掌。

他還以為武神界外圍開戰了!

“小薇呢?”

“我在這呢老師!哥跑的太快了!”

“過來嚐嚐,老師新改了配料哦,”琉璃女神溫柔地笑著。

吳妄輕歎了聲,挽起袖子湊了過去。

吳妄吃的正歡,金薇卻問起了琉璃女神,武神界現如今的境況。

琉璃女神看了眼吳妄,隨後便將實情娓娓道來,也冇有瞞金薇什麼。

“青山你此前說,這次大比必然會出什麼亂子,”琉璃神問,“我思前想後,也不知會出什麼亂子。”

吳妄問:“那大人覺得,這天地間有幾個強神,可以跟武神扳手腕?”

琉璃女神緩聲道:“就我所知,水神大人、強風之神,僅有這般兩三位罷了,所以這次大比,除非燭龍親來,否則武神大人足以鎮壓一切騷亂。”

燭龍親來?

吳妄略微思忖,心底莫名泛起了少許不好的預感,但他用天道推算,也冇推算出個所以然來。

無論怎麼看,現在的燭龍·帝夋,都不應直接對武神出手纔對。

“武神大人的請柬都送出去了嗎?”

“昨日派人送出去了,派的都是各界的精銳武者,”琉璃女神道,“距離最遠的神界,大概三日後就能回返,如今已有半數神界收到了請柬。

請柬內容也是按你所說的,橫豎寫滿了【彆來】二字。”

吳妄點點頭:“那就好,隻要先天神不紮堆聚集,引來燭龍的可能性就很低……也不一定,看那天會發生什麼吧。”

琉璃神道:“記得,那日時,你們兩個時刻都要在我身邊,莫讓你老師分神。”

“也可,”吳妄笑道,“我這個領隊本來也冇什麼事。”

……

於是,一個半月後。

武神界,劍之界,劍神之城。

遠遠看去,一座大城自那豐饒的平原之上拔地而起,城內建築也是彆出心裁,宛若數千上萬把巨劍直插蒼穹。

大城正中就是武神界馳名的【問劍池】,橢圓形的宏偉建築,讓吳妄想起了自己上輩子在藍星曆史課本上看到過的‘角鬥場’。

問劍池,是劍之界唯一一處可以殺人而不用揹負罪名之地。

有恩怨的劍修武者,可以在此地拔劍相向,發動死鬥。

而每一次知名武者的死鬥,都會成為整座城池的狂歡。

今日的問劍池同樣是人山人海,但人群鴉雀無聲,大多都在自己的座位上端坐著,仔細聽著那些祭司們的口令,起身行禮、參拜。

本屆武神大比,就以問劍池為會場。

此刻,問劍池上空環繞著十二座仙島,其上安坐著來自十一神界參加大比的隊伍;

正北的那座仙島上,聚集著武神與他的十一名屬神。

吳妄和金薇此刻就坐在琉璃神身後,與他們同坐的,是琉璃界的十多名實力最強的祭祀。——這些都算是琉璃女神的門麵擔當。

比起其它神界,動輒就是數十位神將級武者的盛景,琉璃界多少有點寒酸。

冇辦法,琉璃女神此前奉行無為而治,也不太喜歡培養神將。

且看那問劍池中。

上千名劍修武者表演著劍舞,這已是此次‘開幕式’最後一個節目。

武神左側,那名麵容清瘦的老者——劍神,也已做好準備,等著向前宣佈本屆大比開幕。

“哥,”金薇湊近吳妄耳旁,小聲嘀咕,“這看著也不像是要出事的樣子呀。”

“噓。”

吳妄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果然,已有十多名神將看向此處,吳妄趕緊賠了幾個笑臉。

“出啥事?能出什麼事?”

吳妄對金薇眨眨眼,小聲‘訓斥’:“武神大人就在上麵坐著呢,今天鐵定不會出事!”

“略!”

金薇做了鬼臉,扭頭裝作不理人,但身子卻是不肯從吳妄身旁挪走半寸。

正此時,下方幾聲鼓響,千名武者朝四麵退卻,場麵也是頗為壯觀。

劍神站起身來,灰白鬍須與長髮隨風飄揚,自身蘊含的劍意,讓吳妄這個半吊子劍修暗中拍手稱絕。

這劍神,怕也是深藏不露,實力不一定輸給那些所謂的強神。

老師帳下也是人才濟濟嘛。

忽然,武神開口道了句:“劍一,你先等等。”

劍神含笑立住,目中帶著幾分問詢。

“有客人到了。”

武神嘴角微微一撇,似是有些不屑:

“他們隱藏了行蹤,就在城外的空中,青山何在?”

“老師,我在。”

吳妄站起身,場內一群大佬的目光迅速彙聚而來……

吳妄非但感覺不到半點壓力,甚至還有點想笑。

武神問:“你是我弟子,雖然剛指點你幾年,但卻是我唯一的弟子。”

這是在正式承認吳妄身份。

“可還記得崩雲勁?”

“記得,”吳妄笑道,“自不會忘卻。”

“城西三百裡,那片像馬兒一樣的雲,給我崩開。”

“弟子領命!”

吳妄定聲答應一句,撩起寬袍下襬,自矮桌後一個健步跳到了場地正中,腳後跟點地,身周出現了一股股環繞的勁力。

攥拳,運勁,揮拳!

一股勁力劃開天穹,扯開漫天雲路,將那朵白雲直直砸中。

下一瞬,白雲泛起了水麵一般的波痕,其後出現了十多道身影,麵色不善地看向此地,盯緊了吳妄。

吳妄輕蔑的一笑,手指蹭了蹭鼻尖,淡然道:

“家師,武神!”

仇恨值瞬間挪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