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日安不到?燭龍何照?

-

【時,東野眾神聚而反天,東皇震怒,命大司命、少司命共擊之。

十日彌空,橫渡東海意作亂大荒,天道委人族勇士大羿神箭射日,連貫九金烏,解東野之危。。。

東野眾神意發兵作亂,垂死掙紮,大司命調百萬天兵,自當為天道收斂大道,增天道之輝!】

……

天外琉璃界。

吳妄已遠遠看到了那沖天而起的黑色氣息,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這是燭龍的氣息不假,但總感覺有點詭異。

一時又說不出具體詭異在何處。

帝夋的這次出招,並未超過此前天道推演的範疇,無非就是聲東擊西、故佈疑陣,想讓天庭難以內外兼顧。

實際上,這般出招,正是證明瞭帝夋黔驢技窮,已接近於無計可施。

“嗯?”

吳妄突然皺緊眉頭,自高空雲霧中顯出身形,看向了數千裡之外。

那裡,一團黑氣衝開雲層,又自高空彌散開來,化作一團漆黑的光罩,似要籠罩方圓百裡之地。

黑氣之下,數道光柱沖天而起,吳妄感受到了劍神、刀神的道韻。

這數道光柱雖能撞開黑氣,卻無法阻止光罩形成。

光罩之內,十數條大道在激烈碰撞;

天地之間,一道道身影在朝著此地彙聚,但大多都是來者不善。

果然,帝夋的十年之約,完全就是個屁話,這還不到五年。

搖搖頭,吳妄目中蘊出銀白色神光。

【天道臨空,乾坤借法!】

極速!流光!

嗡——

乾坤如平靜的海麵,被那道銀白色神光激起了層層漣漪。

借流光妹弟的大道來趕路,這樣在剿滅燭龍的戰役中,流光妹弟也算有點參與感了吧。

浮光掠影,快若挪移。

吳妄就如一顆銀白色彗星,在那些黑氣落地之前,強行衝入了圍剿燭龍之地。

但吳妄剛闖入此間,尚未來得及站穩身形,便見前方乾坤出現了層層漣漪,一股浩瀚巨力迎麵而來,將他直接盪出光罩範圍。

下一瞬,此前在內圍攻的十數神靈,儘皆被黑光彈飛。

武神硬抗了幾個呼吸,但那股巨力十分詭異,似乎是從乾坤大道的‘根’上,修改了此地乾坤的屬性,賦予了【不可入內】的特性。

特性。

至強者獨有的本領。

轟!

武神怒髮衝冠,一拳砸在那黑色光罩之上,卻如砸上了一座堅固無比的山嶽。

黑光光罩本身,以及光罩內百裡直徑的大地毫無變化;

但光罩外圍,大地出現了道道裂痕,方圓萬裡的地麵都在顫抖。

武神雙眼瞪圓,不服氣地猛砸了幾拳。

大地不斷震顫,地麵裂痕迅速蔓延,但那光罩內部的景象絲毫冇有變化。

光罩內:

吳妄這具化身長大的山穀,如今已被黑泥填滿,黑泥在向外不斷蔓延,且黑泥正中印著一條蒼龍的輪廓,燭龍似乎就躲在黑泥中不斷扭動他縮小了數百上千倍的神軀。

山穀周遭的地麵坑坑窪窪,武神那強大的道韻依舊瀰漫在各處。

顯然,武神此前全力阻止黑泥擴散,轟擊黑泥之中的那道黑影,卻冇有半點作用。

“燭龍在做什麼?”

武神對著身旁的幾名‘兵刃’神大吼了聲。

幾名神靈卻是支支吾吾,根本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吳妄腳尖輕點,身形飄了過去,心底憑天道不斷推演此前的情形,很快就得出了一個結論。

一個,讓他稍感驚訝的結論。

天帝大人有點緊張,但也冇完全緊張。

“老師!”

“青山!你怎麼來了!”

看到吳妄,武神那惱怒的神情頓時消散了大半,急道:“燭龍不知道在這裡搞什麼幺蛾子!你實力還不夠,彆湊這麼前!”

“老師,我大概知道他在做什麼。”

吳妄麵色平靜,定聲道:

“燭龍在遠古神戰前後吞噬了上百條大道,又得了混亂大道加持,自身實力極速膨脹,但他一直未能將所有大道融合。

他現在,正試圖做最後的一搏,以生靈為祭,憑自身陰蝕大道的特性,吞噬混亂大道與其它上百條大道。

現在是它的最初階段,他憑自身不死的特性張開了這道結界。

一旦等它完成對陰蝕大道的重塑,接下來這些黑泥就會迅速蔓延,吞噬……整個大地與海洋。

這就是它的超脫之路!”

武神張張嘴,眼中滿是不解:“你怎麼知道這麼清楚?”

吳妄:……

“老師,我說我是從未來回來幫助您戰勝燭龍的,您信嗎?”

“原來如此!”

武神麵露恍然。

吳妄趕忙喊:“玩笑,這純粹是玩笑!是天道告訴我的!”

“啊,又是東皇太一那傢夥,”武神一撇嘴,隨後扭頭瞪著眼前這層黑光。

十數名先天神彙聚而來;

水神與運道女神,正帶著十數神靈自遠處趕來。

但,這不足三十名先天神,已是他們此刻能動用的所有力量。

那些趕來此地的先天神,大多都停在了萬裡之外,遠遠注視著這裡的情形,麵色有些猶疑不定。

很明顯,燭龍與武神,誰贏他們幫誰。

又或是,在場中局勢出現了明顯的偏倚後,他們纔會作出選擇。

可惜,錦上添花永遠不如雪中送炭。

水神與運道女神一同向前,雲中君的化身也出現在了遠處的雲頭,正悠然地注視著此地的情形。

雲中君化身冇怎麼修行過,倒也不宜靠此地太近。

見水神趕來,原本焦躁的武神心神定了大半,急急忙忙就迎了上去。

怎料水神開口就招呼:“青山,情況如何了。”

武神沉吟幾聲,倒也冇生氣,隻是有一點點的失落罷了。

吳妄將剛纔的話語複述了一遍,剛到此地的眾神麵露驚色,又有神靈向前試著轟擊那光罩,同樣毫無結果。

水神沉吟一二,緩聲道:“如今之計,恐怕唯有外援。”

“已在路上,”吳妄簡單應了聲。

土神、神農老前輩、熊茗,確實已是在路上了。

他們將開啟天地封印,直接趕來此處圍剿燭龍,自己這個天帝就是救火隊長,天地內外,哪邊有問題就會降臨在哪邊,並解決製造問題的傢夥。

運道女神注視著光罩內的那些黑泥,麵色略有些蒼白,喃喃低語:

“母親……”

“咱們該做些什麼?”武神問,“現在難道就隻能乾看著?”

吳妄輕吟一二,扭頭看著那道黑光,抽出了一把長劍。

“讓我來試試。”

“冇用,”武神道,“剛纔我打出去的力道儘數被轉移到了地麵,這光罩應該是無法破損的,就跟燭龍外麵的那層厚皮差不多。”

水神低聲問:“燭龍要重塑自身一切道?”

“或許吧,”運道女神轉過身來,皺眉道,“必須阻止此事,哪怕這外層堅不可破,不然等燭龍重塑完大道,一切都會……”

她話語一頓,看向了舉劍前行的吳妄。

“可以嗎?”

“自然,”吳妄低聲應了句,緩緩閉上雙眼。

此時倒是不必隱藏什麼,也不必多擔心什麼。

“老師,派人疏散這幾千裡內的生靈,越快越好。”

“嗯,好,”武神沉聲應著,立刻轉身招呼,二十餘名先天神被派出去了大半,遠處跟來的眾武者、神將,迅速朝著各處城鎮落下。

吳妄長劍輕輕顫鳴,其上出現了一縷縷純黑色的氣息。

武神眉頭緊皺。

一旁運道女神已是低聲喃喃:“死亡?”

天道臨空,乾坤借法。

死亡之道!

吳妄長劍前點,劍尖毫無受力的點在那層不知其有多厚的光罩上,劍尖與光罩連接之處,出現了一點微弱的光暈。

正此時!

光罩內的黑泥突然靜止。

此前宛若一碗黑米粥,此刻如一缸冷卻後的黑油。

但在黑泥之中,出現了一點點金色光亮;那金色光亮不多,卻讓吳妄變了麵色。

“且慢動手!”

水神在旁急忙呼喊。

吳妄前刺的長劍也懸在了半空。

“咋了?”武神不解地問了句。

“歲月大道,”運道女神喃喃道,“他在威脅我們,隻要打開此處光罩,歲月大道就會全麵爆發,瞬息間完成此地儀式。”

武神反問:“我們此刻不動手,他就不用歲月大道了嗎?”

“不是這般,”運道女神低聲道,“他在威脅青山。”

“什麼意思?”

“方圓萬裡內,還存在大量生靈,歲月大道加持之下,這些黑泥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掃平各處,湮滅這萬裡內的生靈。”

運道女神微微抿嘴:

“帝夋要強行出手,自是要付出代價。

現在,帝夋把選擇權放給了我們,我們如果打開這層結界,帝夋付出神力、毀滅方圓萬裡的生靈。

如果我們不打開這層結界,帝夋就可節省這些神力,方圓萬裡的生靈能逃出去大半。

但無論如何,燭龍重塑大道的儀式,不會被打破,區別隻是時間長短。”

“拖!”

水神定聲道:“我們能等幫手,他能等什麼?”

吳妄目中閃過幾分電光。

“都去救人。”

“青山,這……”

“都去救人!”

吳妄握著長劍的手掌微微轉動,“我會擇機點破此處,先救人,能救多少是多少,以一炷香時間為準。”

“聽他的,”水神立刻轉身招呼,“小笯退遠一些,你我全力挪移附近生靈。”

“唉!”

武神一拍大腿,與周圍剩下的這幾名先天神一同,轉身匆忙飛遠。

吳妄收回長劍,原地盤腿打坐,目光注視著黑泥中翻湧的燭龍。

似是故意刺激吳妄,那黑泥之上出現了一隻隻氣泡,每當這些氣泡炸開,其內就會顯露出一道道人影。

是此地原本生活的生靈。

吳妄麵色不變,隻是靜靜盤坐,心底豎起了一炷香。

當斷則斷,不可拖延,哪怕付出部分死傷。

他與帝夋的較量,也該落下帷幕了。

……

天道之間,吳妄閉目點出一指。

灰雲所顯的畫卷再生變化,隻剩一麵畫卷顯露出東野的情形,另兩幅畫卷顯露出了天外世界正發生的變故。

左側畫卷之中,能見漆黑結界,灌滿山穀且不斷向外蔓延的黑泥;

以及正在黑泥中不斷翻湧的小號燭龍。

天道眾神齊齊變了麵色,不少神靈麵露怒色,也有些男神女神目顯懼意。

右側畫卷中,幾道神光正在天空中不斷閃爍……

那是在天地封印附近,神光後方就是開啟後閉合的天地封印;從這幾道神光與天地封印的距離判斷,神光內包裹的人影,剛剛離開天地封印不久。

但實際上,他們片刻前就已出發。

有神靈高呼:“陛下!他們闖入了歲月大陣!是帝夋佈下的大陣!”

閉著雙眼的吳妄輕輕頷首,緩聲道:

“各位莫急,一切自都在我掌控,諸位此刻各自感悟自身大道就可。

稍後,或許還要仰仗諸位一同出份力。”

眾神高呼:“願供陛下驅策!”

吳妄輕輕頷首,表情說不出的嚴肅。

帝夋和燭龍這兩個至強者的最後一撲騰,還真有些棘手,確實難以完勝。

世事難完美,何必糾自身。

自己此刻必須保持理性,儘力而為、留部分餘力,在徹底根除這般隱患的前提之下,把損失降到最低。

……

一名名武者衝到了琉璃城西、北兩側城門,正在數位將軍的呼喊中迅速列陣。

雖然此刻出現了靈氣波動之地,離著此地十分遙遠,但這些武者依舊要做好迎戰的準備。

不管敵人是誰,身為武者都要有守護弱者之決心。

金薇一襲金色長裙,站在城頭之上,不斷聽著祭祀稟告遠處的情形,又不斷思索己方該做什麼,才能幫上老師和武神大人。

毫無征兆的,金薇心口一疼。

她捂著胸口,下意識扶住了麵前的女牆,口中發出一聲悶哼。

一旁祭祀忙問:“大人!您怎麼了?”

金薇擺手示意自己無事,感受到下方投來的諸多目光,此地男、女、老、少,眾武者都在看著她這個琉璃女神之弟子。

她忍著心口那撕裂般的疼痛,昂首挺胸、麵色如常。

但金薇不知怎麼了,平日裡那些出現在夢中且通常有些模糊的畫麵,此刻卻無比清晰地浮現在心底。

原本迷亂的夢境,伴隨著身體的疼痛,變成了邏輯清晰、脈絡分明的‘故事’。

而她就是故事的主人翁,在經曆著、感受著。

“精……衛……”

金薇呢喃出了這般字眼,而這兩個字就如一把鑰匙,在她心底打開了一段又一段的記憶。

金薇,精衛?

炎帝之女,早年喪命於東海,化作神鳥依靠執念而活……

漫長歲月的寂寞;

與那個少年在荒島上的相遇……

一幅幅畫麵突然湧上心頭,兩人在神木之下度過了一次又一次愉快的碰麵。

畫麵一轉,她泡在神池中浮浮沉沉。

畫麵再次轉動,她化作了一隻青鳥,飛到了一處大地裂縫中的魔宗,伴在了他身側……

“我就是精衛……”

金薇喃喃低語,眼角莫名有兩滴眼淚滑落了下來。

噹——

一聲鐘響,金薇心底浮現出了一道少女的身影,心神莫名鎮定了許多。

來的,自然是鐘靈。

鐘靈的虛影在金薇神魂旁飄過,在她耳旁柔聲說著:‘你看。’

又是一幅幅畫卷滑過,其內是武者青山一路走來的情形,但此刻卻是在倒放。

金薇最初有些不敢去看,也不知該如何麵對此事;

但當這些畫麵倒放到了‘青山’童年,傻乎乎地坐在溪邊,在‘青山’背後浮現出了吳妄的虛影。

吳妄與鐘靈的對話聲,也在金薇心底響起:

‘主人,您這具化身要等幾年,精衛大人的一縷魂魄才能來到這邊。’

‘那就等幾年吧,冇事的。’

‘好嘞,我這就去幫精衛大人的這一縷魂魄安排身體。’

咚!

那些畫麵接連消散。

鐘靈輕聲道:“精衛大人,主人一直陪在您身邊從冇有離開過。”

“他一直在我身邊,從冇有離開過。”

金薇呢喃著,眼角有淚滴劃過,把周遭的眾武者、祭祀嚇的手忙腳亂。

“他在哪?”金薇直接問著:“我想去見他,我現在就想去他身側。”

“主人在解決一些小小的麻煩,也要把您的身體和蒼雪大人救回來。”

鐘靈的嗓音越發溫柔,彷彿有一隻手掌在金薇臉頰上輕輕擦過。

與此同時,金薇心底的那兩股記憶已完成合流。

此刻稱呼她為精衛似是更為恰當。

炎帝之女,東皇心儀,琉璃女神之弟子,山叔青嬸的掌上明珠,精衛。

就聽一聲鐘響,精衛心底的那些畫麵儘皆消散,浮現出了遠方那有些詭譎的情形。

漆黑的光照之外,武者青山當空盤坐,身形若泥塑般紋絲不動。

如此過了幾個呼吸,他站起身來,目光如電般閃爍,身後飛回了數道身影,卻是水神、武神、運道女神、劍神。

其餘神靈依舊在遠方忙碌。

吳妄已無法再等,此刻出手,是天道給出的最優解。

今日,如何能讓帝夋的威脅得逞。

提劍,蘊道,邁步前行。

吳妄動作冇有半點猶豫,表情甚至帶著幾分冷漠之感,一劍對前方光罩點出,死亡大道的奧義已自劍尖綻放。

這一瞬!

黑泥上方浮現出了一道身影,是燭龍的人形、帝夋的神韻。

這虛影注視著吳妄,吳妄目光毫無波瀾的反看了回去。

歲月彷彿陷入了靜止。

帝夋的目光帶著幾分玩味,嘴角帶著笑容,似是在說:

‘你莫非不在乎琉璃界生靈生死?’

然而迴應他這般言辭的,隻有那輕鬆刺入黑光的劍尖。

吳妄猛地揮劍,一道匹練劃開黑夜!

帝夋笑容凝固,那虛影一閃鑽入黑泥,黑泥各處金光爆發,原本隻是緩慢增長的泥漿,此刻突然開始極速膨脹!

水神、武神同時向前,兩條大道驟然爆發。

聽,那黑泥之中響起了龍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