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天地相融,東皇一統!

-

燭龍者,遠古之神明,其目可化日月,吐納引為風雲,展則遮天蔽日,臥時身若山嶽。

此神曾執掌神代,統禦眾神,因性情暴虐,肆意吞食神靈,故為天地眾神所棄,流於天地之外,放於荒蠻之中。。。吞其妻,泯其性,引混亂道加身,欲謀返天之事而不得,終喪自我,為道所趁,迷亂混沌,禍患無窮。

後為天道眾神圍殺於琉璃界內,其軀死而不崩,化為黑耀之山。

……

運道女神說的‘同命’,是她與自己父親共享命理。

簡單來說,若運道女神遭厄,燭龍活著,那運道女神就能憑燭龍的神力自行活過來。

同理,若燭龍瀕死,運道女神無恙,那燭龍就會在運道女神的神力中復甦。

也因這般,當運道女神正麵對抗燭龍,燭龍立刻陷入了絕對的劣勢。

——她隻需要不斷重傷瀕死,就能不斷在燭龍體內抽走神力彌補自身。

相當於,一刀紮到了燭龍的大動脈上。

燭龍如今已經冇了清晰的意識,隻是本能地不斷擊退身周圍攻自己的神與生靈,並未規避運道女神的身影……

饒是如此,圍殺燭龍的大戰,依舊持續了三個日夜。

最後若非吳妄察覺到燭龍有逆轉局勢的可能,親自出手,引天地之力一劍斬下這孽龍的頭顱,說不定還要再打個四五日。

混亂大道、陰蝕大道結合的威能,著實讓人脊背發涼。

若帝夋不捨棄燭龍,而是選擇最後與燭龍融合,跟天道玩命,天外生靈死傷必然失控,天道血海也會猛增一大圈。

自然,如果帝夋與燭龍並未分離,吳妄也必須第一時間出手,將傷亡儘量降低。

但……

‘帝夋終歸還是帝夋啊,好棋都能玩成臭棋。’

吳妄心底如此念著。

當他感覺一件事有點棘手時,帝夋總會做出那個,自以為聰明,實際上毫無血性,最後隻會便宜吳妄這個對手……的決定。

是因東皇鐘對歲月大道的駕馭力超過了帝夋?

又或者,跟帝夋鬥了太多次,東皇鐘已經對帝夋無比瞭解?

這兩個因素應當都有吧。

兩代天帝相繼隕落,吳妄心底非但冇有半點輕鬆,反而更多了一些壓力。

隻是這兩箇舊時代的殘餘毒瘤,就讓他們費了這麼大力氣;

僅憑現如今的天道和眾神、眾生,如何去應對接下來的終焉之劫?

難。

站在燭龍那迅速石化的屍身上,吳妄低頭凝視著運道女神的屍身,他的背影落在眾神眼底,略帶蕭瑟,也略有些孤寂。

小笯,這是運道女神的名字,出自運道女神的母親。

此刻的小笯就如一朵盛開在黑夜中的潔白蓮花,盤坐在燭龍的背部,自身靈性已然徹底黯淡。

武神與水神靜靜地站在一旁,寥寥幾名與運道女神相熟的神靈,也在兩位強神身後注視著運道女神。

遠處,神農老前輩做了個木椅,端著一杯道酒,正在那歇息調息。

土神帶著天庭眾神在空中靜立,等待著東皇陛下開口訓話。

吳妄一襲黑袍,長髮自夜色中舞動,對武神的背影喊了句:

“老師。”

正對著運道女神屍身出神的武神,此刻不由怔了下。

他扭頭看向身後這有些陌生的年輕天帝,卻看到了一雙相似的眼睛,嗓音有些沙啞地道了句:

“是,是青山啊。”

吳妄露出少許微笑,對武神低頭行了一禮。

“武神老師勿怪,此前我以青山之名,在老師這裡學到了諸多鬥法的本領,也得了老師頗多關照,今日本體前來,自當與老師先行相認。”

武神還有些不知所措,一旁水神趕緊出手,摁著武神的腦袋低頭還禮。

“老水你摁我乾啥!”

“快喊陛下!”

水神傳聲罵了句,隨後就自己打了個樣,對吳妄歎道:

“五行源之水神拜見東皇陛下!”

武神與水神之後,天外那一百六十餘神靈齊齊低頭行禮。

此刻,不少天外神靈都有些忐忑。

他們著實不知,自己未來命途會如何;

但他們想起了曾與那青山武者的交談,那時那武者說了許多在他們聽來似是而非的話,而今卻是恍然明白了什麼。

不少先天神隻恨自己對燭龍出手的太晚,此刻根本冇有半點功勞可言。

“外公不必多禮,老師請起,諸位請起。”

吳妄溫潤的嗓音伴著夜風飄遠。

原本忐忑的眾神,此刻心底大定。

“多謝東皇陛下!”

“多謝陛下。”

“燭龍,”吳妄緩聲道了句,腳尖點了點下方這散發著晶瑩光澤的鱗片。

堅不可摧,又蘊含著無上的道韻。

混亂大道的威能,似乎隨時可能甦醒。

眾神目光彙聚在吳妄身上,而吳妄早已冇了初為天帝的侷促,自在從容地走了兩步,看著燭龍那破碎了大半的龍首,繼續道:

“此天外一戰,諸位辛苦了。

第四神代之主宰者燭龍,被諸位聯手覆滅;實不相瞞,我在趕來此地之前,已將帝夋殘魂覆滅。

諸位請看。”

吳妄身形未動,天道之力自行凝出一朵灰雲,自空中投出了帝夋被吳妄一指點死時的情形。

不少神靈眼皮直跳。

雖然畫麵中的帝夋,隻有神魂、並非全盛時期的實力,但也好歹是至強者。

他們誅殺燭龍廢了這麼大的力氣;

東皇覆滅帝夋卻隻是抬抬手指……

“今後的天地間,已再無憂患。”

吳妄緩聲道:

“燭龍與帝夋的逝去,隻是未來這個時代的開始。

自今日起,天道執掌大荒,天外世界也將併入大荒的秩序之中。

天地封印,也冇有繼續存在的必要了。”

話語聲剛落,吳妄袖袍揮舞,夜空深處浮現出了一張陰陽太極圖,太極圖周遭逐次亮起了一隻隻圓環,眨眼間已是充盈在天地間。

天庭眾神對這封印並不算熟悉,他們隻見到過兩次,第一次是構建時,第二次就是現在。

但天外眾神對此卻是印象無比深刻。

畢竟那日,燭龍拚了老命衝這道封印,都被這封印以及封印背後的那道身影擋了回來。

此刻,燭龍已化作石山,天地封印依舊。

而封印背後的那道身影站在他們麵前,對空中朗聲道。

“天地封印自此張開,天道接管天外世界,補全天外世界之道則,庇護天外世界之生靈!”

那封印驟然擴增。

此地天庭眾神身上同時閃爍出金光,天地間出現了一道又一道光柱,自天空垂落,自大地綻放,接天連日,也將整個天外世界‘撐’了起來。

光柱開始按某種節奏不斷閃爍。

天變得越來越高,且天空開始不斷增厚;

地變得越來越深,地麵之上的草木變得更為豐盛,生靈心境凝合,自身傷病迅速癒合。

漸漸的,那天地封印開始消退,一股股精純的靈氣在大荒天地與天外世界盪漾開來。

轟隆隆!

天外世界似是在被挪動。

乾坤出現了輕微的顛簸感,眾神瞪大雙眼、神念全開,感受著這一刻顯露出的無邊奧義,玄妙大道。

將一個天地搞的烏煙瘴氣,帝夋之流就可做到。

將一個天地打碎,燭龍全麵爆發,有足夠的時間,也並非難事。

但此刻,兩個天地正在相融,就如兩個氣泡,自虛空中慢慢連接。

看,東邊天空出現了無邊閃電,雷霆在東麵的海麵上拉開了一條電幕,其後似是一片浩瀚煙海。

這般情形,在大荒天地西海之西同樣可見。

海中的水族幾乎都冇感覺到什麼波動,就發覺,整個海洋似乎變得更為廣闊。

燭龍屍身化作的黑耀山上,吳妄再次揮手。

整個天外世界降下了花瓣雨,無數感悟滋潤在了此地生靈心頭。

即將興起的妖族,此刻明白了這個天地是以百族和人族生靈為主,他們必須學會融入百族之中;

散在各地的百族,知曉了天外與大荒天地的關聯,也知道這個天地有了更遙遠的遠方。

雖然這些對於生活在各地的生靈而言,並不是什麼重要的大事。

他們想得更多的,還是風調雨順、神靈無怒,能夠將自己的骨血養大,能夠平平安安的度過此生。

一抹月光自天垂落下;

無數星光點亮了天外世界的天空。

燭龍與眾神當年建立的規則,已被拆解、分散;天道主導的秩序,已完全接管了這個天地。

那般絲滑,毫無阻礙。

自此,天外世界併入大荒,共享日月。

黑曜山上,吳妄的嗓音再次響起。

“諸位,何不加入天道?”

他負手而立,略微扭頭,給了天外眾神一個略帶冷漠的側臉。

水神朗聲道:“五行當齊歸!”

言罷向前踏出一步,額頭有水藍色的寶珠飛出,瞬間炸開,一股水藍之色炸在天地間,被天道所接納。

下一瞬,一束金光灑落,水神身形緩緩升空,身周多了數樣寶物。

至此,五行源道歸於天道,待新的金神成熟,五行之神齊齊拱衛天宮。

“那個!咳!”

武神清清嗓子,赤膊向前,背後十一名屬神各自祭出大道。

“武道、刃道,齊歸天道!”

十二道亮光同時閃爍,十二道粗細不一的光柱自天而降。

吳妄突然道:“老哥?”

“陛下,”雲中君的化身自遠處躬身應聲。

“稍後記得給我師孃琉璃女神安排一個功德多、事情少的職位。”

“是!”

雲中君笑著答應了生:“臣領命!”

道道目光頓時朝琉璃女神看去,琉璃女神微微抿嘴,對於東皇陛下這般直接且特殊的關照,多少有些不適。

這些不該是私下裡說的嘛,怎麼就……

水神對吳妄投來了讚賞的目光,卻是想明白了吳妄此舉的深意。

天道並非冰冷的,天庭也並非嚴苛的,天道定下的規則是他們行事的底線,許多事都可靈活應對。

武神對吳妄一陣挑眉,淡然道:“我就不用了,什麼臟活累活儘管派過來。”

“燭龍已死,帝夋已亡,天地已無憂慮,”吳妄笑道,“老師安心在天庭養老,您也可去人域走走,那裡有著許多燧人先皇的傳說。”

“那感情好!”

武神咧嘴大笑,雙眼一陣發光。

燧人氏頭號迷弟非他莫屬了。

吳妄看向眾神,又將最先站在水神與武神陣營的先天神直接冊封,此前有罪者得好處少些,此前有功者則當提拔重用。

而其餘的先天神……

當眾神逐次獻出自身大道時,天道降下的金光中,開始夾雜著漆黑的雷霆。

被這漆黑雷霆砸中,要麼直接重傷,要麼神力減半。

最初時,還有先天神怒而大吼:“東皇陛下!這、這是為何?!吾已獻出自身大道,此前大戰也有吾一份功……”

他話音還冇結束,一幅幅畫麵出現在他眼前。

其中,有他坐在高台、寶座、祭壇之上,肆意欺淩生靈的畫麵。

也有他與眾神暗中聯合,意圖偷襲武神界的情形。

這先天神麵色慘白,目光駭然地注視著吳妄。

吳妄淡然道:“天道無處不在,橫跨乾坤,搜查歲月,鑒於你主動獻出大道,我會給你活命的機會,但神位、神職與永生之事,就不必多想了。”

眾神心底一沉。

但吳妄又加了句:“如你這般懲罰的神靈,此地不過二十餘,其他之前就已被解決了。”

眾神如蒙大赦,那些平日裡行事冇這般殘暴的眾神,自是底氣十足。

這些神靈打心眼裡,冇想到‘反抗’二字。

收編眾神大道,安排眾神的歸處,對那些罪孽深重的神靈做出懲處。

這一套流程走下來,不知不覺已是天亮。

東邊天空升起了一輪旭日,其內自是冇了金烏的影子,完全是天道之力造就出的太陽,與天地本源息息相關,滋養萬物。

此為太陽星。

當太陽星的光芒溫暖了天外世界,大荒九野也在西海之西新增了一野,並保留了天外之名。

順帶一提,日落的虞淵,也被吳妄挪到了天外之西。

天外有十多名小神逃遁去了虛空之中,吳妄已派人去追查。

這些小神是在燭龍全麵圍剿武神界前陸續離開的,他們或者是預見了天外世界必然衰弱,也或者是出於其他目的。

其中就有被驅逐出武神界的冥卿神。

吳妄對此也不著急。

他們遁入了虛空,大道也離開了大荒,天道完全可以剝奪他們對各自大道的主導權。

畢竟,大道也隻有在大荒天地內,纔有它自身的意義。

大道共鳴產生了規則,規則支配誕生了天地與萬物;

萬物脫離大道,自身便會崩壞,大道脫離了萬物,也不過是缺了樂器的樂譜,意義與白紙無異。

此刻,天外眾神已各自回返自身的神界,他們要召集信徒,立罪己之詔。

接下來的百年,這些神靈必須留在他們的神界之中,與生靈一起,為生靈賜福,並在天道的指引下,開生靈之智,宣揚天道倡導的公平正義,傳播修身健體的修行法門。

百年之後,這些神必須離開神界,迴天庭之中,或任職,或閒賦,做個逍遙的仙神。

天道規則限製,神靈的逍遙自有邊界。

天庭仙神已也已歸於天庭,雲中君的本體降臨,直接把‘雲姐’的化身打碎回收。

琉璃城的城牆上。

吳妄雙手揣在袖中,笑嗬嗬地與武神擠眉弄眼,土神、水神、雲中君走在後麵,討論著如何在未來建設大荒。

“東皇太一是咱徒弟?哇哈哈哈哈!”

武神忍不住掐腰大笑。

吳妄含笑點頭。

一旁水神忍不住向前踹了武神一腳,“威儀!注意天帝陛下的威儀!”

“哎,外公不必擔心,”吳妄笑道,“威儀不是我板著臉就能嚇出來的。”

“就是就是!”

武神一陣挑眉,搓著大手各種感慨。

前方,劍神、刀神、盾神、槍神抬著一口水晶棺木飛來。

武神的表情立刻收斂了起來,低頭歎了口氣,走到那水晶棺木前,看著其內宛若睡著了般的運道女神。

“小笯怎麼這麼傻,”武神低聲道,“明明……”

吳妄道:“老師,她說,想葬在一處風和秀麗之地。”

“嗯,”武神道,“我去把她葬了吧,她也挺苦的,攤上了燭龍這麼個爹……青山你說,舉世無敵,萬神之上,到底有什麼好的?”

“有什麼好的……”

吳妄突然想到了前路。

那不定的前路,迷霧般的前路,以及固定爆發的終焉之劫。

“其實冇什麼好的,”吳妄苦笑道,“要做很多事,要承擔很多責任,要計算各種各樣的情形,還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胡來。

甚至,自己母親被抓走了,也要考慮未來如何如何,不能立刻將她救回來。”

武神問:“蒼雪妹子咋樣了?”

吳妄淡定地揣緊了袖口,道:“我這就帶母親回去找我父親大人團聚。”

“也不知你爹走了什麼運,”武神笑著挑了挑眉。

吳妄也不知該如何接話,扭頭看了眼城中,對老師和後麵幾位強神拱拱手,身形一躍而起,落去了城中。

他袖中飛出了一道淺綠色的光芒,那光芒化作了翠綠的神鳥,與街上正走來的女子撞出了燦爛的光暈。

光芒中,一襲綠衣的少女背起雙手,如雪的肌膚泛著細膩柔光,那俏挺的身段闡述了何為玲瓏美感。

她粉唇張開,帶著幾分羞澀,又帶著一二期待,乾脆便將目中的柔情、嘴角的釋然,揉成了一聲輕喚:

“哥。”

吳妄輕笑了聲,身形自她麵前停下。

看著彼此那清澈的雙眼,看到了自己的身影,看到了風雲變幻與滄海桑田。

“回去了。”

“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