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劫自虛空來!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五百三十八章 劫自虛空來!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鐘,這天地還有什麼缺漏嗎?”

“主銀,您壓力彆太大,現在能做的都做了,就等大劫就好了……嗝!”

“你在偷吃什麼?”

“少司命大人做的糕點!廚藝很是不錯嘛。”

吳妄挑了挑眉,淡然道:“你不是並未出現在少司命麵前嗎?”

“哦,對,我這是在未來品嚐,未來品嚐!”

吳妄不由得一手扶額,這傢夥已經開始不加掩飾了!

若是此時將目光投向自家少司命那,自是能見到,十多個天庭女神正聚在一起……

她也在那。。。

靜心,吳妄避開了這個問題,心念微微一動,麵前浮現出了自己幾十年前製作的一個小麵板,其上出現了一行行數據。

天道執掌大道數目:貳叁肆玖。

生靈之力充盈程度:九成六二。

大荒生靈安居指數:十分穩定。

天道於虛空擴張速度:緩慢。

在這些數據側旁,還有一個特殊的計數圖案,那是一隻沙漏,沙漏中流淌著血紅色的沙子,當沙漏的沙子漏完,就是大劫降臨的時刻。

自己還有什麼冇考慮到嗎?

這是吳妄最近問自己最多的問題。

歲月被他刻意模糊了,不然倒數著大劫到來的年份,會給他造成無比巨大的壓力。

饒是在‘心理素質’這塊無比自負,開飛船衝入蟲洞都冇太多情感波動的吳妄,此刻也察覺到了自己心態在逐漸失衡。

以前冇想那麼多,考慮的隻是如何完成自己的使命。

而今,自己的使命背後,就是大荒無數生靈,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東皇鐘給過他建議,讓他封印自己的感性思維,用純粹的理性觀點去看最後的大劫,到時候若事不可為,能救多少是多少。

但吳妄有自己的計劃,有自己的展望,且思路無比清晰。

現在最大的問題有二。

第一,不知大劫具體如何展開。

第二,自己還未踏上超脫之路。

相比而言,第二個問題好像更致命。

‘要出去走走嗎?’

算了。

吳妄低頭看了眼雙手,慢慢閉上雙眼;化身天道,注視天地眾生,眺望無儘虛空。

他已經探索過了虛無的星空。

就如東皇鐘所言,星神冇有說錯,星空隻是大道的投影;但偏偏,吳妄自身所堅信的那套宇宙大爆炸學說與廣義相對論,在這裡也能找尋到蛛絲馬跡。

投影並不隻是投影。

投影似乎是給予自己的指引。

伏羲先皇說,破局的關鍵在於星辰。

這星空……

吳妄的虛影出現在了天庭之上,坐在大荒天空的正中最高點,抬頭看著那依舊離著自己稍遠的星辰,許久冇有動靜。

……

人域,某座煙霧環繞的仙山之上。

幾道身影駕雲自遠空而來,其上站著兩對男女,落去了山林中的一處涼亭。

看這四人,男的英俊瀟灑,已褪去了早年的青澀,舉手投足間散發著穩重與成熟,又有一種常年居於高位的威嚴感。

卻是季默與林祈。

那兩名女子也是端莊秀雅,雖容貌出眾,卻在外收斂起了些許美色,避免搶了身旁夫君的風頭。

待四人行到那仙亭前,見到那仙亭旁邊掛起來的旌旗,也是不由露出幾分笑意。

【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小聚】。

亭內已有幾人對飲,見到了來人也是立刻起身迎接。

於是,這小小仙亭,就聚起了‘天帝之友’。

主位上坐著的卻是那身高九尺的光頭壯漢。

看這楊無敵,自天外回返之後,已是過上了油光發亮的中年仙人生活,手中握著大筆功德,天庭內外都有人脈,自己找了個山清水秀的山頭建了個山莊,好不風流快活。

最近,楊無敵奔走在‘妖族與人族通婚’這新型命題的前列線上,近來與幾名妖族女子廝混的他,麵色紅潤、身強力壯。

就是氣息略有些虛弱。

楊無敵身旁卻是與滅宗冇什麼關係的兩位壯漢,刑天與大羿。

他們兩個今日會出現在此處,也冇其它原因,就是因緣巧合之下結交,一來二去有了交情,互相引為知己。

大羿出門並未帶姮娥,刑天今日也冇帶他的北野侍女團,反倒是楊無敵帶來了兩名妖族女子,在不遠處撫琴弄簫,增添了幾分情調。

待季默、林祈夫婦入座,幾人推杯換盞,寒暄幾句,楊無敵就拍了拍腦袋,拿起了腔調。

“各位近來如何啊?”

林祈笑道:“天下太平,自是安居樂業,每日倒也是悠閒自在。”

季默卻是搖搖頭,歎道:“身在浪潮之中,欲寧靜一段時日都是奢望,倒是遠不如無敵兄你逍遙快活。”

“啊哈哈哈!我就一般,一般。”

楊無敵一陣擺手,對季默林祈眨了眨眼,目中意味深長。

季默搖頭輕笑,端起酒樽,與林祈遙遙相對,緩聲道:

“林兄,先乾一杯。”

“嗯,”林祈雙手端酒,與季默輕輕一碰,隨著那酒樽之中的水麵蕩起了細細的波紋,林祈嘴角綻出少許釋然的笑意。

刑天在旁道:“我聽說了,你們兩家現在,好像成了人域東西兩部世家豪門領頭的?”

“是有這般事,”林祈歎道,“到了這般位置,卻也難保持一顆無垢之心。”

“今日不提此事罷!”

季默笑道:“好不容易出來一趟,難得還是無敵兄做請,又有刑天大哥、大羿神將軍在此,咱們說這些糟心事作甚?”

“不錯!”

林祈舉杯相邀:“今日當不醉不歸!”

“可惜了,”季默身旁的樂瑤笑道,“東皇陛下事務繁忙,要主持天地三界之大事,跟咱們卻是聚不到一起了。”

“哎!”

楊無敵嘿嘿笑著:“宗主要是到了,咱們怕是喝酒都要拘謹,不過嘛,今日我還請了一位重量級的大人物!”

季默笑問:“莫非,你把咱們血海之主請來了?”

“嘿嘿,來的不是血海之主,是血海之主的閨女,那也差不多。”

楊無敵道:“妙長老現在可是地府大總管,負責統合六道輪迴周遭諸多雜事,直接對天庭的大司命與少司命負責,眼看就要成為壽無神殿的二把手!

咱們先吃先聊,妙長老稍後就到。”

眾人興致更濃。

大羿拋了個話題,論起了月中常羲獨自起舞之事,眾人立刻燃起了八卦之魂。

三斤仙酒下了肚,話題也就這般打開了。

說一說,那天庭諸神風流史;侃一侃,這人生百態奇趣多。

上自天帝家事,下抵血海輪迴,中論人仙修者,遠看天外歸族。

不多時,一朵紅雲自南邊而來,幾人外出迎接,笑著呼喚幾聲妙長老。

且看來人。

一襲紅衣、淡妝豔色,長衣包裹住那嬌俏的身段,眉目間還帶著幾分揮散不去的疲倦。

自是妙翠嬌。

妙長老一來,楊無敵與刑天變得異常的精神,話都比之前多了許多。

楊無敵純粹是想打聽打聽地府的稀罕事,都知地府是魂魄轉生之所,也都明白六道輪迴的巨大意義。

而現在,妙翠嬌與妙某這對父女,就是距離六道輪迴最近的仙神,也能看出天帝對他們是何等信任。

妙翠嬌入座後先是歎了三聲,而後就自己拿了一壺酒、招來一副碗筷,專心吃吃喝喝。

季默問:“妙長老,那地府現在成什麼樣子了?咱們倒是好奇的很。”

“還是那樣,我們在六道輪迴盤之上搭建起了十殿閻羅殿,這都是按東皇陛下的旨意進行的……喏,給你們長長眼。”

妙翠嬌素手劃過,仙亭一旁雲霧瀰漫,其內出現了一隻巨大圓輪的輪廓。

這圓輪呈赤、綠、橙、黃、黑、白六色,對應了天道輪迴之事。

畫麵清晰了些,能見到這圓環直徑超過數千丈,居中有著一團藍色旋渦,周圍散佈著濃鬱的天道之力,本身也有著各類繁複的花紋。

這些紋路並非隻是雕刻,其內蘊含著成熟的乾坤大道,與整個天地建立起了聯絡。

輪迴盤下方是滾滾血海,濃稠的血海就如即將冷卻的岩漿;

在輪迴盤周遭,一條條粗比蒼龍龍身的漆黑鎖鏈,探向了周遭十座大殿;能見那大殿外圍有瑩瑩光點從四麵八方彙聚而來,這自然就是大荒不斷逝去的生靈。

楊無敵讚歎道:“有了這六道輪迴盤,咱們大荒的生靈數量,能在千年內翻三倍!”

“不止,”妙翠嬌輕輕歎了口氣,“以前的生靈呢,隻能在天地間存活一次,死了以後魂魄就消散了。

現在的生靈呢,都被天道打上了烙印,死後殘魂不滅,進入地府之中,清洗掉記憶、審判了功過,或是打入血海受苦,或是放入六道輪迴盤中輪轉。

這就相當於,同一個魂魄,在洗掉了記憶之後,重複在天地間活六到十二次。

這不隻是能短時間內提升生靈數量,增強天地間的生靈之力,更是給了這個魂魄更多的機會踏上修行之道。

也不知道東皇陛下急什麼,非要這麼大張旗鼓地增加生靈數量。

天地的承受能力是有上限的。”

“這點,我倒是有些耳聞,”大羿沉吟幾聲,“天瀾城在天庭之下,最近都在流傳,有關一場大劫之事。

前路似乎還有麻煩。”

“還能有啥麻煩?”

刑天拍了拍自己修長的脖頸:“就現在的天庭,啥敵人弄不死?不用擔心。”

眾人各自莞爾,卻也都覺得是這般道理。

“喝酒吃菜!”

楊無敵挑了挑眉,終於開始亮出自己今日要顯擺之事:“各位看,那邊彈琴吹簫的兩個妹子,可看出了什麼異樣?”

“誒?天外的妖族?”

“修為倒是不錯,這才幾百年,竟就這般多見了?”

眾人轉而談論起了妖族之事。

他們卻是忽略了,妖族興起,以及吳妄立六道輪迴盤,背後的邏輯關聯。

增加生靈之力,培養更強的天道。

又或者,是不太敢去想這般問題。

……

天地邊緣,一朵白雲悠悠地劃過了天垂。

這裡是真正的大荒邊緣,低頭就能見到東海的邊陲,能看到那連綿無邊、向下延伸的瀑布,以及瀑布底端那連通了東海海眼的暗河。

這裡麵就有許多奇景、妙景,隻是尋常人等無緣相見。

雲上,那揹著長劍的道者負手而立,時不時抬手撫過自己的鬍鬚,目光一直在虛空之中徘徊。

道者雙鬢銀白,麵容清瘦,雙目自成劍光,卻是許久未曾露麵的霄劍。

霄劍現如今早已是天庭之中的得力乾將,負責鎮守東海之東的天地邊緣之地。

雖然霄劍也不知這裡有什麼值得鎮守的,但他依舊不敢懈怠,每日都會巡查自己負責的邊界,若有異樣立刻調動手下的十萬天兵。

霄劍其實心底隱隱感覺到了不對勁。

帝夋與燭龍死了已有一段時日,但天庭上上下下都不曾鬆懈,一直都是外鬆內緊的狀態。

他負責鎮守一地,對此感受最是明顯。

簡單舉個例子——天庭調兵方式的變化。

最初時,天庭調兵是采用傳令兵、通訊玉符、通訊玉符,三者擇其一,若是尋常調令就用傳令兵跑一趟,能即時通訊的通訊玉符用的最少。

畢竟這也是要成本的。

可就在最近百年,天庭連續‘升級’調兵方式,現如今已是將通訊玉符增加了天道之力加持。

就彷彿,前路似有什麼大戰。

霄劍道人搖頭輕笑,心底回想起了當年與天帝陛下相處的點點滴滴,目中綻出了幾分回憶的神色。

突然……

霄劍道人輕咦了一聲,皺眉看向虛空。

虛空本是空無一物纔對。

可此刻,虛空中似乎是有一道光點在閃爍,似是某種寶物的光亮。

霄劍道人下意識就要衝過去探查,但他心底立刻升起了一縷警兆,想起了自己此前所看過的‘守則’。

二話不說,霄劍立刻握住了一枚玉符,還冇等他將玉符捏碎,麵前乾坤似是被劃開了一條縫隙,一身黑袍的吳妄邁步而出。

乾坤,冇有絲毫波動。

這是什麼修為?

霄劍道人道心震動一二,連忙向前,低聲道:

“陛下!”

“道兄,調天兵佈陣。”

吳妄略微扭頭,麵容滿是嚴肅。

“臣遵旨!”

霄劍道人不敢耽誤,轉身化作一束流光飛向了天兵兵營。

吳妄大手一揮,大荒天地外層出現了薄薄的金色光膜。

敵人?

這就出現了嗎?

與此同時;

大荒西南角,原本的天外世界大地邊緣,幾位強神動手修建的天涯海角處。

武神、水神、木神這三個天庭清閒老人團,正聚在此地喝茶聊天,順便緬懷一下逝去的老友。

武神對朋友那自是冇的說。

雖然運道女神小笯已逝去多年,但武神他們喝茶的時候,還是把存放小笯屍身的水晶棺擺在不遠處。

女神的屍身冇有半點損毀的跡象,嘴角保持著那份釋然的微笑,那般栩栩如生的模樣,似是隨時要活過來一般。

武神正自感慨,自己在天庭之中已快生鏽發黴;

水神笑嗬嗬地批評著武神,讓武神學會何為知足常樂。

木神皺起了皺巴巴的眉頭,歎道:

“兩位其實還算不錯了,現如今這天庭之中,就吾最尷尬,高不成低不就,天道序列看來是鎖死冇法向前挪動了。

若非有個金神給老夫墊底,老夫就成這五行源神中,最丟人的那個了。”

“哈哈哈哈!嗝!”

武神眉頭跳起舞,挖苦道:“你咋不想想,之前你左右逢源,一直冇功冇過的,這讓青山怎麼給你提功績?”

水神溫聲道:“有失有得,何必自憐自艾?咱們也都活過這麼多年歲月了,爭這般……咦?”

水神抬頭看向空中。

那淡金色的光膜瞬息間凝成,整個天地都被天道之力包裹了起來。

三位強神立刻起身,各自表情都有些肅然,已是察覺到出現了變故。

大家都是聰明神——武神腦袋後麵打個問號——這些年自都是感覺到了,天庭似有個還未出現的敵人,東皇、雲中君、大司命等權力核心的存在都十分緊張。

這般異象,如此大的天道之力波動,此事絕非尋常!

正此時!

哢、哢哢……

“老水,老木頭,”武神喉結上下晃動了幾下,“你們聽冇聽到什麼動靜?”

三位強神的目光,同時挪向了那剛剛出現了一道道裂痕的……水晶棺木。

砰!

運道女神的棺材板突然炸飛!

武神麵色大變,一個箭步竄了出去,鎮壓乾坤、神光明滅,一把將那水晶棺木的遮擋摁了回去,連帶著把那要坐起來的女神摁住。

水神高呼:“且慢動手!”

木神連忙呼喊:“武神彆出手!”

還未睜開雙眼的運道女神罵道:“你動我下試試!”

武神動作一頓,舉著棺材板進退不得。

此刻水晶棺木中,運道女神慢慢睜開雙眼,雙目之中竟是漆黑一片。

她猛地吐出一口灰色的氣息,整個人像是剛從深海之中爬出來一般,麵色慘白、渾身顫抖,但雙目之中的漆黑迅速退去,凝成了一雙黯淡的眼眸。

“冇有氣息?”

“不顯道韻?”

水神與木神各自衝向前,目中滿是驚異之色。

但運道女神並冇有要開口多解釋的意思,而是定聲道了句:

“快,帶我去見青山,我不知道自己這般狀態能保持多久,隨時可能會崩隕。”

“不是,這咋了?”

“出事了,虛空深處出現了異變,生死逆轉、歲月紊亂。”

小笯緊緊抿了下嘴:“第三神王的屍體,馬上就要活過來了。”

三強神悚然一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