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六十九章 大 搞 特 搞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六十九章 大 搞 特 搞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夢中選的道,非星辰也非火,這是……’

吳妄心底一陣嘀咕,下意識就想通過脖子上的項鍊問問老母親,轉念又覺得自己當自立些,不能對母親太過依賴。

更何況,母親雖是修祈星術的行家,卻也不通修仙之路。

靈台乃神魂寄處,非實乃虛,為心、為識、為理、為魂、為道、為法,為心之延伸。

人域修士一般認為,靈台寄托於背之中,乃‘精氣神’的‘神’寄托之所。

隨著修為提升,靈台也會隨之演化,出現種種異象,最終開辟為仙府,供養自身元神。

吳妄剛想內視自身,意識便轉到了靈台元嬰處。

原本隻是灰濛一片的靈台,此刻竟化出了一座仙府,其內還盤坐著一隻介於虛實間的小人兒。

似乎自己就是那小人兒,那小人兒就是自己意識的具象化,與身軀完美交融,不存在半分間隙之感。

這就是元嬰,也是吳妄‘神’的第一次昇華。

此時這仙府隻是初具雛形,且各處都有些虛淡。

炎帝令就靜靜懸浮在元嬰之前,其上散發出一縷縷玄妙道韻,似是在指引著元嬰前行。

但吳妄的元嬰身周包裹著七彩霞光,將炎帝令的道韻拒之於外,且反過來勾連住了炎帝令,讓炎帝令穩穩停在此處。

此前並未察覺,此時若細細感受,吳妄發現這炎帝令本身就是一件重寶。

能自虛實間不斷轉換,已足夠特異。

吳妄心底泛起少許念頭,通過元嬰感應周遭,天地竟無比清晰,視線驟然變得無比遼闊。

能見天高雲疊嶂,能見地闊山野枯。

閣樓之外,還在商量著什麼的幾位長老的身影,清晰地投在自己心底,那千嬌百媚的妙長老更顯嬌媚,肌膚細緻竟似不存毛孔。

大長老那血色長髮的髮根還有一縷縷灰白痕跡……

吳妄:……

感情您這狂拽酷炫的血發是染出來的?專門用來給孩子們講課的時候嚇唬人用的?

再看體內金丹處,異象更是多不勝數。

金丹本為‘精氣神’三者聚合,方可凝聚成的【成仙依憑】,但因吳妄跨越境界,直接邁過了金丹、靈寂兩大境界,此時的金丹已是頗為成熟。

看小腹處,有一片如螺旋星係般盤旋的‘海洋’,其內摻雜著無儘星光,居中卻是一團不斷跳動的火焰;

火焰正下方是自己的金丹,但這顆金丹……

很不對勁。

吳妄此前自是讀了不少有關金丹境修行的書籍,也知正常的金丹應該是穩固的、穩定的,為大道之基礎,其內蘊著自身之道。

成仙時,就是將這條大道釋放而出,與自身完美融合。

元嬰境之前的金丹、靈寂境修士,調運氣息、感悟天地,都是通過這枚金丹。

在元嬰境之後的修士,元嬰就成了身軀的‘總指揮’,金丹的作用便是穩固氣海、聽從元嬰調配、蘊養大道。

當然,鬥法時還可以用來炸一炸。

炸金丹算是自毀道基,爆炸效果不算太強;元嬰和金丹一起炸就是直接自爆,能產生蘑菇雲等華麗畫麵。

場麵會相當壯觀。

且說吳妄此時的金丹,卻是將星辰、火焰兩道,都拒絕在外。

通常的金丹,形狀類似於丹藥,大小自綠豆、棗核到紅棗、龍眼,都有記載。

不知是不是星辰大道的作用,吳妄的金丹竟是一團銀白色的流體,呈圓球狀,其外包裹著一團火焰。

他心念微微一動,火焰將銀白色金丹完全包裹,自身氣息顯露為火之大道。

念頭又轉,元嬰小人兒抬手高舉,那圍繞金丹盤旋的‘螺旋星係’閃耀出璀璨亮光,自己竟能清晰感應到星空中的諸多大星。

吳妄渾身各處出現了淺淺的金光,鱗片即將現形。

他連忙停下運轉,並將星辰之力歸於寧靜,重新讓火焰大道占據主動。

手指向前輕輕一滑,一抹亮光自指尖綻放,自己剛剛撐起來的法力屏障頃刻炸碎,體內那浩瀚如海的氣息不斷衝蕩。

一種,掌握乾坤之感,油然而生!

吳妄:……

莫嘚瑟,莫膨脹,自己不過區區元嬰境,人域比自己厲害的高手一抓一把。

但吳妄能明顯感覺到,有一股難以言說的力量蘊藏在自己體內,且總有一種不宣泄不舒服的憋悶。

修為境界是到了此處,自身戰力呢?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若是不能知曉自己的實力,以後遇到敵人也容易造成錯誤的預估。

而且還容易……

“少爺?”

林素輕在旁小聲呼喚,“還喝茶嗎?”

吳妄抬起手來,對著茶杯輕輕一招,茶杯咻的一聲飛了出去,砸在閣樓木柱上摔了個稀碎。

容易誤傷自己人。

“嚶。”

林素輕嘴唇一扁,頭一扭,眼神逐漸灰暗:

“嗬嗬嗬,睡一覺就元嬰……我不就嘲笑你幾句,至於這般打擊報複嗎?”

吳妄輕笑了聲:“也是你給了我啟發,讓我稀裡糊塗就走上了當前這條道,冇在此前的兩條道上做出選擇。”

“少爺你修的什麼道?”

“我道,就是本我道……你來看這個。”

吳妄抬手虛畫,一縷縷氣息自他指尖綻放,化作一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林素輕下意識看著這個字眼,一時間宛若深陷其中,抱著托盤看的有些入神。

“好好領悟吧。”

吳妄溫聲道了句,已是起身走去一旁,拿出一條褲子給自己套上,又找了雙搭配的短靴,披散長髮走去門外。

回頭一看,林素輕已坐在那個道字前,小臉上寫滿了認真。

吳妄滿意地點點頭,走出陣法,喊了一聲大長老。

他是想與大長老切磋一二,確定自己‘金龍化’後的實力,並讓大長老給他施加點壓力,有助於保持清醒、不能膨脹。

閣樓內,吳妄走後過了一陣。

林素輕麵露恍然,起身轉到吳妄原本的座位上坐下,微微鬆了口氣。

“這纔對嘛。”

剛纔看半天是反著的,還琢磨道字反著看是不是跟魔有關……

等會就在這睡一覺,說不定也能突破一二關卡。

計劃,通!

……

被吳妄抽走的靈氣,不過半天功夫,就已恢複正常水準。

但吳妄此次夢中突破,顯然給了滅宗上下極大的衝擊。

那些有利於宗主形象之事暫且不談。

單說,自吳妄夢中突破之後的半個多月,大批魔修啥事不乾,找個舒適地地方就直接躺下……

入睡!

他們睡在樹杈,睡在山嵐,睡在地脈,睡在峭壁之上,努力產生感悟,助力夢中修行。

一時間,助眠的法器在宗內盛行。

因道侶之間同時選擇睡覺,而非各自打坐,短短半個月內就有七八名女魔道宣佈喜訊,也算是喜上加喜。

真的,隻差一點,吳妄就決定給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改名

夢裡啥都有宗。

他這般突破,是因睡著了嗎?

還真是。

後麵他仔細捉摸了捉摸,確實是因為睡著了的緣故,心神放鬆、貼合天地,加上一直以來的修道積累、星神血脈的爆發,纔有了這次一步元嬰境。

那其實不是睡夢,而是進入了物我兩忘之境,神魂貼合大道,又自神魂之中綻出了自我之道。

此道無名,可稱之為天地,可稱之為本心。

吳妄冇有給自己的道新增任何名稱上的束縛,今後的路途也已十分清晰。

正所謂,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他現在已算是站在‘門’裡麵了。

且,吳妄在與大長老後續的單獨切磋中,很快發現了許多不同尋常之處。

對一個元嬰境修士而言,吳妄的神念過於強橫,且神念現出了諸多神通,可增強感知、強化肉身、直接拽動方圓數百裡內的靈氣。

大長老與吳妄偷偷離開宗門,找了個枯寂的死山,由大長老開啟結界、隔絕查探。

這就是金龍之事暴露後的一點好處,大長老都心甘情願做陪練,且覺得這般陪練對於人域而言,是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吳妄試了試變身後的實力。

當然,他也冇去抓撓大長老,隻是單純實驗力道。

一拳轟過,半塊山脊轟然炸碎,大長老佈置的結界破了六層。

大長老近乎祭起半數法力,撐起了一層又一層結界,連靈氣都被隔絕在外。

吳妄試著來回奔跑,努力去適應這般力量,如此折騰了半個時辰,身體產生了深深的疲倦感,立刻停下動作、吞服丹藥,打坐恢複精氣神。

果然,化身金龍極耗精力。

但在精力耗儘前散去金龍化身,也不會陷入無力可用的狀態。

大長老在旁感慨連連,言說吳妄這般化身,已可與真仙境巔峰的體修正麵一戰,且八成不會輸給對方。

吳妄對這般評價,自動降低為‘真仙境中期’的體修實力。

【道境的提升,對變身的實力增幅並冇有太大。】

顯然,想要獲得更強的變身實力,需要從‘非修仙’的角度去探尋。

吳妄打坐了幾個日夜方纔消除這般疲倦。

大長老一直在旁守護,那看吳妄的目光,已像是看自己的子侄一般,整個人都多了幾分活力。

吳妄又接連嘗試了不動用變身元嬰境實力,動用變身催動術法的效果,結果都不如人意。

道境是道境;

星神血脈之力是星神血脈之力。

兩者涇渭分明,難以產生‘聯動’效應。

對此,大長老安慰道:“宗主莫要因此而失落,這般化身之法前所未聞,待宗主成仙之後,繼續淬體,自能獲得更強的實力。”

“大長老的意思是,我若是走體修之路,對化身是有增益的?”

“宗主當真聰慧。”

“如此,”吳妄沉吟一二,“待仁皇閣之宴過後,我還要找些體修之法來修行。”

大長老聞言含笑點頭。

“宗主,咱們何時動身?”

“待我將氣息都收斂起來,”吳妄道,“此去仁皇閣,也不能讓人看出我破綻,勞煩大長老替我搜尋些藏匿氣息的寶物,越多越好。

此事的一應支出我自己負責。”

“是,宗主。”

大長老很乾脆地答應了下來,也冇說什麼‘宗門付款’之類的話語。

魔,不整虛的那套。

隻是吳妄並未真正顯露自己全部實力……

開著變身感應星空,再施展祈星術,似乎威力已提升不少。

看著靈台處懸浮的炎帝令,吳妄再次陷入沉思。

他這兩個身份,哪個更危險?

炎帝令的持有者?人域小金龍?

從當前的形式來看,顯然是後者。

雖然心底覺得大長老他們挺靠譜的,但出於安全考量,自己決不能掉以輕心,必須保持一份懷疑,後續多觀察。

如此說來,這次仁皇閣一行,已是很有必要。

第一,可以讓坑人不償命的嶽父大人,知道自己現在落腳之地,如此變相地給大長老他們些許壓力。

第二,他要去找神農問問!

憑啥不經他同意,就給他編了首打油詩!

還威震天宮、降服百族,這不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嗎?

他北野百族大聯盟搞的風生水起,如果哪天自己這個北野少主成了人域小金龍之事暴露了,訊息傳回北野,那豈不是容易落下‘氏族汙點’?

小了,人皇陛下的格局小了。

要對抗眾神,就必須多搞些朋友、少豎些敵人,大家都是求生存,目標很統一嘛。

“宗主,”在旁打坐的大長老開口叮囑,“此去仁皇閣,宗主還是要儘量不引人矚目,本座、老夫看不必帶隨從,咱們兩個偷偷過去就是。

若是遇到相熟之人,老夫鬥膽,就冒領宗主的師父,如何?”

吳妄仔細思索一陣,嘴角微微一撇。

“不,此次去仁皇閣,不僅不能太過低調,相反還要高調起來。”

吳妄正色道:“一個元嬰境的百大魔宗宗主,本身就已讓人無比好奇,越是低調深沉,越容易被人懷疑,九成是要被十凶殿盯上。

相反,我要表現出一個敗家二世祖的模樣,讓人誤以為我這宗主之位,是得自父輩偏愛,本身無才無德。

如此反倒是更好自保。”

言說中,吳妄看著一旁緩緩點頭的大長老,露出幾分淡定的微笑,拿出一枚手鐲用法力遞給了大長老。

“長老,這些拿去,隨意花費。這次出行大搞特搞,越奢華、越俗氣、越膚淺越好!”

“宗主,”大長老小聲道,“萬一人皇陛下不喜歡您這樣……”

吳妄微微一笑。

他已經開始期待,跟老前輩見麵時的樣子了。

嶽父大人,端酒的手可彆抖啊。

“嘖。”

……

“嗯?”

某處雅緻的山林間,赤足披著蓑衣的老者看著麵前那平靜的江水,抬手揉了揉鼻尖。

到了這般境界,已是能感應冥冥。

那小金龍又在惦記自家閨女了?

老者微微一笑,麵前的江水蕩起少許波瀾,其內現出一幅模糊的畫麵。

那是一處仙光氤氳的寶池,有顆鍍了淡淡金光的圓球,在寶池中靜靜懸浮;

圓球周圍坐著十多名身穿白衣的老嫗,各自氣息都是無比雄厚。

冇事瞎惦記啥,寶貝閨女降生最少還有最少四十八年。

四十八年,成個仙不過分吧?這要求很高嗎?

現在的年輕人,就是心浮氣躁,不懂安安穩穩修行。

“陛下,”有道身影自河麵飄了出來,“那個給出定海三策的巡查仙使茅傲武,已帶至此處。”

“嗯,這是個可造之材,讓他過來與我吃個便飯。”

“屬下遵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