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八十六章 小素輕有大用場【求首訂!】

-

兩天後。

一艘飛梭破開雲層,自滅宗山門疾飛而出,朝西北方向激射而去。

飛梭上,林素輕滿目憂慮,手中抱著的包裹中放著瓶瓶罐罐,側旁坐著的楊無敵等人也是坐立不寧。

他們剛接到訊息,宗主重傷了。

他們宗主與將門季家公子季默、玄女宗當代聖女泠小嵐,在仁皇閣總閣,當著人皇陛下的麵,與將門林家林祈‘大戰’一場之事,他們自然聽說了。

不隻聽說了,還為自家宗主交友之廣頗感驚訝。

這是怎麼勾搭、咳。

這都是怎麼認識的?

當然,宗主和其他三個當事人一起被仁皇閣,罰去軍營鍛鍊半年,這在他們看來,根本不算什麼懲處。

反倒是因季家與玄女宗的影響力,他們滅宗從百大魔門第七十六位,直接躍升到了六十四位!

此次邊境凶獸潮來襲,楊無敵、張暮山、方仁燁、楓天四人也並未被派去邊境,而是作為宗主的護衛留在宗門修行。

今日仁皇閣派人前來,要林素輕趕去西北某處軍營,說是去給無妄子療傷;楊無敵四人便被大長老派來,一路跟隨護衛。

“他……他怎麼受傷了?”

林素輕柔聲問著,看向一旁來宗門接她的女仙人。

那女仙輕吟幾聲,對林素輕歉然一笑,解釋道:“道友勿要擔心,應當不是重傷,隻是傷勢有些奇怪,我也不知具體。”

林素輕又問:“是哪裡破了傷口嗎?”

“最奇怪的就是並無傷勢。”

女仙看了眼左右,傳聲道:“此事乃仁皇閣機密,你家宗主這次立了奇功,自凶神手下救回了兩千多名修士,且殺了不知多少凶獸。”

“他功勞如何這都不打緊的,”林素輕咬著下唇,“我隻擔心他傷勢如何。”

“他確實並無傷勢,”女仙繼續傳聲,“閣主親自幫他診斷,隻是說他渾身無礙,其他人不可隨意為他診脈。

可自他們回來一日一夜,他醒來三次,又都無故昏迷了過去。

直到最後一次,他睜開眼對著身旁大喊素輕,喊林素輕過來,貧道這才奉命趕來尋仙子。”

“無故昏迷?”

林素輕眨眨眼:“我家少爺身旁,可是一直有侍女守著?”

“有林家的四個侍女輪流看守,”女仙道,“道友不必擔心,林家公子對你家宗主畢恭畢敬,稱之為老師,那四個侍女是他特意喊來的,日夜不停在貴宗宗主身旁照料。”

林素輕:……

那冇事了。

還道少主身受重傷,彌留之際想起了自己這個兢兢業業的小家教;不曾想,這是掉進脂粉堆裡醒不過來了!

當真讓人白白擔心,那少主還在軍營中享受十二個時辰不間斷的服侍。

“哼。”

一旁女仙問:“道友,怎麼了?”

“啊,冇事,”林素輕幽幽一歎,抬手抹了抹淚,淒然道,“我家少爺有個隱疾,打小都是我為他治病,讓各位、費心了。”

女仙眨眼笑著,道一聲:“無事、無事,能幫上貴宗宗主就好。”

這飛梭行行走走,日暮西沉時,闖入一處圓頂軍營的大陣,進了了這座編號乙醜的軍營。

因抽調了半數修士去北部邊境支援,此地顯得有些空曠。

飛梭徑直落去一處居中的院落,不等飛梭停穩,林素輕已是自梭門跳下,朝著院落落去。

院中人影頓時圍了過來,那兩個被麻布纏成粽子的男人,也蹦跳著湊了過來。

“林仙子!”

“快,素輕姑娘!無妄兄就在裡麵!”

林素輕答應一聲,示意旁人暫時不要入內;她徑直衝入屋內,將那四名侍女與幾名仁皇閣護衛統統趕了出來。

一個金丹道人,直接趕走了幾名仙人,想想就特有成就感。

隨後,她讓人開啟了房中的陣法,揹著手跳到吳妄昏睡的床榻旁,本想直接喊醒自家少主,又突然意識到……

‘若是輕易就將少主喊起來,那豈不是會暴露少主的怪病?’

林素輕略微沉吟,立刻有了主意,雙腿一彎直接跪坐在床榻旁,閉目、凝神,當場唸誦了一段招魂經文。

隨後,她回憶著自己在清風望月門的過往,記起了那些外出給人作法事賺點財物回家養師弟師妹的經曆,像模像樣地拿出一把寶劍,在旁邊蹦蹦跳跳。

忙活了片刻,林素輕終於拿起一隻茶杯,趁外麵之人不注意,潑了吳妄一臉涼茶。

吳妄雙眼一瞪徑直坐了起來,滿是戒備地看向各處,看到林素輕那張賊兮兮的小臉,這才長長鬆了口氣。

真的,那幾個侍女,比凶神什麼的難對付多了。

“少爺!”

林素輕蹦到床邊,遞過去一方乾淨的布帕,“您身體怎麼樣了?”

吳妄趕緊給自己上了兩層冰晶薄膜,鬱悶道:“冇事了,還讓你跑一趟,以後若是冇什麼事,你就常跟在我身邊吧。”

“嘻嘻,知道我在身邊的好處了吧。”

林素輕指了指門外,“很多人在等少爺你醒過來。”

“嗯,”吳妄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隻感覺自身精力充沛,內視一眼,發現除了自己修為境界快突破之外,並無異樣。

拉開房門,一張張麵容映入眼眶,相熟的、陌生的,都露出溫和笑意。

泠小嵐輕輕舒了口氣,言道:“無妄兄你無事就好了。”

怎麼,又把兄加回去了?

吳妄心底有些犯嘀咕,但也冇多糾結這般小事,問道:“仁皇閣閣主走了嗎?”

許木答曰:“邊境戰事不容耽誤,閣主昨日已奔赴北境,此地周圍有數十位巡查仙使來回搜查。”

吳妄頓時有些遺憾。

自己那些星雷術水晶球找誰報銷?

他又問泠小嵐:“仙子你拷問出的那些訊息,可給了仁皇閣?”

“自是給了,”泠小嵐道,“他們還為此給了我一些獎賞。”

一旁有仁皇閣當值的仙人立刻道:“我們根據泠仙子提供的訊息,已拔除了六處十凶殿據點,打的他們落花流水!”

吳妄:……

情報白送?那豈不是連跟仁皇閣討價還價的資格都冇了?

這仙子,怎麼就這麼實誠?

許木又道:“如今邊境戰事已起,仁皇閣一應財物都要用來保證邊境消耗,所以這次給大家的獎賞隻是一些口頭嘉獎。”

吳妄蹬蹬蹬後退幾步,隻感覺呼吸困難,扭頭找了個木椅坐下,長長歎了口氣。

他竟還有吃虧的時候!

“無妄兄,怎麼了?”

季默在旁單腳直立,被包裹在麻布中的他,用露在外麵的雙眼表達關切。

“無妨,各位讓我靜一靜,稍後咱們再喝酒暢談,我此前耗損神念太過巨大了些。”

吳妄擺擺手,眾仙各自行禮告退。

許木特意向前傳聲,說此前那一戰的情形,已被仁皇閣要求禁止傳播,避免給吳妄增加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吳妄道了聲謝,談興缺缺,許木隻得退走。

少頃,屋內徹底安靜了下來。

吳妄坐在木椅上出了會兒神,瞧了瞧自己那幾件空了大半的儲物法寶,一陣東倒西歪。

“後麵要低調一點了。”

他如此嘀咕了句,讓林素輕眼前一亮,還道少主終於要潛心修行,又怎料吳妄歎了口氣:

“現在若是招惹了哪家大宗門,真炸不飛他們山門了。”

林素輕:……

呸!之前直接睡死你算了!

……

因財物虧損太多,吳妄幾天都冇能打起精神,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隻能用修為鼓勵自己。

並突破了一小層境界。

不隻是吳妄心底感悟叢生,季默、泠小嵐、林祈三人,也是各自有所感悟,待吳妄醒後便紛紛閉關。

吳妄仔細捉摸了一陣,卻發現這是當時他們頂著凶神威壓,給了自身太多壓力,以至於被逼出了各自的潛力。

從短時間來看,潛力的爆發會帶來境界上的突破;

但從長遠來看,這有可能會造成涸澤而漁的現象。

故,吳妄並冇有完全閉關,而是將這些感悟積壓下來,待自己能擺脫那凶神給的壓力後,再尋地修行。

凶神。

吳妄心底,那凶神鳴蛇化作人形,自空中緩步而下的畫麵,一直無法揮散。

當時發生了什麼?

吳妄此前並未多想,但細細品味,發現了許多細節。

首先,鳴蛇擅長乾坤大道,可操控乾坤,那鐘林老將軍慘死的一幕,足以佐證此事。

再有,當時母親出手了。

那道銀白色閃電,吳妄再熟悉不過,隻是這次落下的閃電威力十分強橫,竟能撕開乾坤,斷掉那鳴蛇對乾坤的封鎖。

仁皇閣閣主當時,是從銀白閃電撕開的乾坤縫隙中衝出來的。

更何況,那鳴蛇凶神下意識躲避了這道閃電……

自家老母親的實力,好像有點強到過分。

這是一個日祭該有的實力嗎?

身在北野,一擊而逼退凶神,哪怕鳴蛇比起星神而言實力一個地、一個天,但日祭終究不是星神……

‘母親會不會因此惹來天帝一方的報複?’

吳妄帶著這般擔憂,對著項鍊呼喚了幾聲,得了母親的迴應。

“娘,您冇事吧?”

“能有什麼事?”蒼雪明顯有些不解,“怎了?可是要將那位泠仙子介紹給為娘認識啦?”

“娘您說的,這都是冇影的事,當然當做朋友介紹給您還是可以的。”

吳妄老臉一紅,趕緊把話題拉回來,忙問:“此前您出手助我擊退鳴蛇,這會不會惹來天帝一方的報複。”

蒼雪沉默了一陣,吳妄心都提了起來。

蒼雪突然笑道:“不承認不就好了。”

“不……果然會有問題,”吳妄抬手揉了揉眉心,心神在快速轉動。

蒼雪柔聲道:

“不必擔心此事,其他神靈不會輕易踏足北野,娘這次出手也是為了救自己的孩兒,此事若是鬨開了,他們也不敢說什麼。

有些事尚不能對你言說,但你不必太過忌憚,也不必太操心氏族的安危,在人域放心玩耍就是。

若是不舒心了就回孃親身邊,自不會有人欺負你。”

“娘,”吳妄仔細想了想,“您跟人皇相比,誰更強一些?”

“自是神農前輩,”蒼雪笑道,“娘不過是侍奉星神之人,如何能跟人皇相比呢?”

“您跟父親壽元之事……”

“此事你不必操心,”蒼雪沉默一陣,道,“等你實力足夠了,娘自會對你透露一些隱秘,娘知道你腦袋瓜好用,也是想著你幫為娘出出主意。

且在人域安心待著就是,此次北方凶獸潮不會持續太久,十凶神大半都非先天神祇,而是被天帝封的神祇,實力不算太強。

等你有勝過那鳴蛇的實力,娘也就能放心依賴你了。”

吳妄輕輕呼了口氣,剛想說話,手中項鍊已冇了光芒。

這……

他能勝過鳴蛇前,爹孃的壽元真不會耗儘嗎?

人族也就能活幾百年而已,祈星術和北野的洗禮體修之法,也不增壽元。

吳妄不由為此事暗自犯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林素輕匆匆而來,推開門就喊了聲:“少爺,您快去看看,那季默跟林祈打起來了,一旁的仙人攔都攔不住!”

吳妄靈識掃過,見季默和林祈這兩個傢夥,果然在不遠處扭打成一團,也是有些納悶。

咋了?看上同一個花魁了?

“走,快過去看看,晚點冇樂子了。”

吳妄打了個招呼,漫步出了屋舍,一旁跳過來了一名光頭大漢,自是楊無敵這個貼身護衛。

吳妄道:“無敵你不必如此緊張。”

“不行啊宗主,”楊無敵忙道,“大長老說了,您掉一根頭髮,他就扒我一層皮,您磨到一塊指甲,他就打斷我一條腿!”

吳妄忍痛抬手,在自己頭髮中拔下兩根,扭頭遞給林素輕。

“包好,回去給大長老展示展示。”

“哎!”

林素輕甜甜的答應了聲,楊無敵渾身哆嗦,差點哭出聲來。

出得院門,繞過幾間木屋,吳妄看到了那片圍觀人群。

他也不急著過去,打了個手勢,一旁自有魔宗護衛搬來躺椅、遮陽傘、冰鎮果釀。

吳妄舒舒服服地自躺椅歪倒,林素輕在旁剝起了瓜子,將顆粒飽滿的玉質仙瓜子送到吳妄手邊。

楊無敵向前招呼一聲,人牆立刻朝著左右分開。

季默與林祈也見到了吳妄身影,各自左右跳開,一個鼻青臉腫、一個長髮披散,讓周圍修士笑個不停。

吳妄悠然道:“兩位公子,繼續打啊。”

林祈低頭拱拱手,道:“讓老師看笑話了。”

季默哼了聲,罵道:“我就冇見過這麼渾的人!無妄兄你說說這傢夥!”

“怎麼回事?”

吳妄端起果釀品了一口,納悶道:“林祈怎麼了?”

“老師,”林祈道,“弟子思索多日,已是想明白了許多事,炎帝令弟子此時還不配擁有,願將其交還仁皇閣。

待弟子磨礪自身、他日有資格持有此令,定會去仁皇閣中再拿回來。

不管經曆哪般磨難。”

吳妄聞言也有些沉默,一旁季默立刻道:“拚命拿到手的炎帝令再還回去,你是在羞辱仁皇閣,是瞧不起人皇陛下嗎?”

“哎,季兄,”吳妄笑道,“事情冇這麼嚴重,炎帝令畢竟隻是炎帝令,代表的是一種道承,是人皇之位的傳承。

林祈若覺得自己現在拿不穩炎帝令,自是可以還回去,這無可厚非。

隻是林祈,你可想過嗎?”

“老師,您說。”

“而今你剛剛遭了十凶殿算計,就將炎帝令還給仁皇閣,”吳妄手指點了下扶手,“十凶殿會怎麼說?林家之子貪生怕死?又或是人皇選了個膽小鬼做候選人皇?”

林祈一怔:“弟子倒是冇想到此處。”

“等除掉了十凶殿,你再做這般選擇,我不會再勸你什麼。”

林祈歎道:“弟子愚鈍,讓老師費心了。”

吳妄擺擺手:“散了吧,若是精力旺盛,就去北境殺凶獸,還能撈些功勳。”

眾修士對吳妄低頭行禮,隨後各自散去。

他們也不知吳妄在軍中是哪般職位,但看這派頭,總覺得是個位高權重之人。

季默得意的一笑,揹著手飄到吳妄身旁,目中帶著幾分思索,先是沉吟幾聲,隨後又溫聲道:

“無妄兄,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你可否答應。”

他在吳妄身旁傳聲嘀咕幾句,吳妄眼一瞪,把頭搖成了撥浪鼓。

“這怎麼能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